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二百零二章

第二百零二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明媚、慵懒的光斑在蔓延,相对于白府的热闹,在皇宫后庭才是真正的?15??闹起来,离崇庆门不远,便是一处校场,是皇宫中难得出现的地方,朝阳初升时,那里便是常常传出嘿嘿哈哈的,整齐的方阵,林立的宦官人群,一招一拳挥出,与原本阴柔的一面相比,充满朝气。

    只是大总管白宁创办东缉事厂之后,宫里便是开始有意识的培养武宦,这些宦官大多都是从新招入的小黄门中挑选身体强壮,适合练武的宦官。一面为了保证东厂人员的消耗,一面也需要负责皇宫后庭的安全,毕竟皇帝的后宅也不是什么侍卫都能进去的,就连御器班也不能踏入。

    就在武宦热火朝天的地方,前十多丈,不起眼的内宅小院里,有一名小黄门正跨进了院子,绕过了月亮门,朝内堂过去。堂中魏进忠面无表情的擦拭着那把天怒剑,有人进来,他正眼也不瞧,与平时谄媚的神态完全是两个人。

    “总管….”推门进来的小黄门,在堂下规矩的跪着。

    上首方,一身黑色点缀的金色花眼宫袍走动两下,魏进忠背对着小黄门,这是他入宫得势后,慢慢发展出来的心腹之一,当然还有多少这样的人,只有他心里装着一个数字,大抵也不会轻易告诉别人。此时他把人招过来,也是因为昨晚白宁赏给他那一巴掌,折了面子,看看底下人的反应。

    “昨晚之事,奴婢已经花了些银钱将他们嘴封上了,想必也不会过多的说出来,得罪总管大人也是不好的,他们肯定明白这个道理。”小黄门便是这样说道。

    “折的是咱家的面子,区区银钱能封堵住他们的嘴?”魏进忠目光阴郁,陡然转过身,“这样大的事,咱家只要过几日一旦离宫,片是传的全宫上下都会知道。”

    他顿了一下,眯了眯眼睛:“只有死人才能不会乱说话,找个时间,让这些人犯点错,就杖杀了吧,崇庆门这么近,那里的煅人炉已经好久没开火了。”

    小黄门跪在那里,浑身发抖。“大总管那里若是知晓奴婢们这样做了,怕是会….”

    “你们就知道怕他,就不怕咱家”

    那边,原本还沉静的人,忽然之间声音嘶哑尖锐的吼出来:“他白宁再厉害,能大的过官家去?西厂开设,就是陛下的意思,就是让咱家来制衡他白宁,免得他一家独大。”

    魏进忠随后缓了缓语气,继续说道:“不过这次,稍不留意就被他拿捏了一下,不要紧,待咱家护送使臣回来,就是咱们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小羊子,给别偷懒啊。”

    “奴婢知道,还请总管放心,奴婢一定把总管交代的事办的称心如意。”

    “嗯,你看这样说,大家心里都舒坦。下去后,挑二十名武功厉害的宫人与咱家一道出使金国。”他将天怒剑放下,坐到椅上端起茶水喝上一口,“咱家混迹市井的时候,最会看人,这白宁就是个大忠似奸、大奸似忠的人,这样的人只要在心里寻一个踏实的理由,便是毫无顾忌的就要杀人,这次咱家出去一趟,肯定会有埋伏的。”

    “那且不会很危险,听闻白总管的武功很厉害。”那名小黄门担忧的问道。

    魏进忠摆摆手,“危险肯定有,但他白宁肯定不会亲自出手,他东厂的高手也不会随便出手,因为那些人如果暴露了,反而会让白宁在官家面前交不了差,他不会那么笨的。这些事,暂时不说了,上次交代于你的事,可有着落?”

    “目前,下面的人尚在寻找,要找到如淑妃娘娘那般美貌的女子怕是很难了。”

    “有多难?偌大的汴梁城,这么多的人,你告诉咱家寻个貌美的女子这么难?咱家不管又多难,汴梁没有,就去河洛一带找,河洛没有就去南方找,武朝这么大,怎么可能没有?待咱家从金国回来之前,一定要看到人!”

    魏进忠说到激动处,便是一脚蹬在对方的肩膀上,“滚下去,记着!咱家一定要看到人。”

    那叫小羊的黄门爬起来,连忙在地上磕了几个头,片刻后握着拳头低头离开。“真是蠢的跟猪一样,咱家倒是佩服白宁,竟然能笼络到那么多得力的手下为他效力,被那么多高手簇拥的感觉,一定….一定很威风的啊。”

    打发那名小黄门走后,魏进忠在堂中舞了两下剑,此时他院内的近侍过来,悄悄在为他耳旁说了些什么,便是惹的魏进忠微微蹙眉,随即表情又十分精彩的笑了起来,“既然是老朋友,咱家怎的也要见上一见的,白胜此时可在宫门等候?”

    “是的。”近侍回道。

    “皇城外,白宁的耳目众多,怕是已经知道了他兄弟过来的事,你过去将他带到咱们的地头,就算从这傻瓜身上得不到好处,也要恶心恶心白宁。”

    同一时刻,也确实如魏进忠所说的那样,白胜前脚刚到宣德门,便是被东厂广布的耳目看的一清二楚,连一炷香的功夫都还未到,就传递到了白宁的手上。

    此时,白宁正在与燕青说着话,叮嘱一些事情。

    “这么说,武松
主宰漫威吧
、鲁智深俩人还在白马寺挂单?这样的人其实并不方便用的,一则他们身上还挂着梁山匪寇的痕迹,想要洗白身份,本督暂时并未找到合适的机会。二则因为这俩人的性情太过嫉恶如仇,用起来看似方便,可也随时会被人反过来利用,小乙就不要想那种将他们安排进东厂的想法了,以他们的性子也不会进来的。”

    侧旁坐着的燕青拱了拱手,神情自然。

    “督主说的,小乙明白了。此事也是一时兴起才在督主面前提起,也未和二位兄长知会一声的。那小乙这就去趟宫里见雨千户一面,将事情与他交代一番。”

    “去吧,事情办完后,莫要在宫里逗留。”

    燕青英俊的脸侧笑出迷人的色彩,似乎很高兴一般,连忙告辞而去,脚下生风般,转眼便是出了东厂衙门。

    白虎节堂的门慢慢合上,白宁手里捏着一张纸条,冷笑着。

    “一个聪明人和一个糊涂鬼搅合在一起,会发生什么事呢,真叫本督拭目以待,你说呢,系统?你会不会也很期待?”

    脑海里一片沉默,并没有系统的声音传出。

    “无趣。”

    白宁起身,甩袖离开。

    *************************************************

    而在遥远的江南,遍地的烽火已经在童贯的大军离开后,逐渐熄灭。原本作为明教起源的帮源洞已经在大军的围剿当中被捣毁,里面的祭坛、大明尊法相被扑上火油点燃,推到,然后付之一炬。

    “太子…”

    “有公主的消息了。”

    ……..

    歙州、杭州、睦州三地交界的昱岭关,这里曾经是明教暗地修建的总坛,建于云心寺的基础上,因为还在修建,对外尚在保密当中,而且童贯急于北伐,也没有将整个江南梳理一遍,所以杭州被破、方腊身死后,有不少明教的人偷偷在这里聚集。

    而之前突围逃跑的太子方天定以及他手下的八骠骑带着万余人便是隐匿过来,躲进了山里,休整后准备反攻之时,方腊已经身死。

    后来陆陆续续零星逃回的厉天闰、邓元觉等人暂时盘踞山中。

    “如意现在何处?”方天定二十多岁接近三十,身形中等,样貌上也没有特别出众之处,此时听到亲人的消息,自然显得有些激动。

    “金芝公主躲到金燕门,被随后赶去的东厂钉死在山门上面,金燕门也被那群阉人屠了满门,这件事已经在江湖上闹的很大,今日便被外面的教众暗地传来回来的。”说话的,便是四大元帅之一的司行方。

    “爹娘…现在连唯一的妹妹也没了。”方天定盯着总坛内,那座刚刚在上的石座,手里的宝剑恨不得一剑将它劈成两半,剑身在半空晃了晃,又慢慢放下,吼道:“我家破人亡了啊”

    “是法平等,无有上下。我爹念了一辈子…..”

    “现在念的全家死的就剩下我一个人…….”

    “还念个屁啊!”

    宝剑在他手里掷了出去,咣当一声钉在那张石座上,摇晃着。他或许懦弱,或许胆小,更或者没什么才能,但陡然之间,听到全家就剩下他一个活人时,换做是谁,也会歇斯底里。

    ………

    歇斯底里的发疯,抓狂。司行方颇有些不忍,几次劝说着,也无济于事,而此刻远远近近的外面,阳光下,一群人正过来,然后走进这里。

    “方天定说的很有道理。”

    女子独有的嗓音,带着柔媚平缓着又像一阵风飘来,窈窕有致的身影扭动着腰肢也走进了对方的视线里,女子身后则是明教残余的教众以及厉天闰等人。

    “这里挺不错的,奴家倒是以为会是山壁洞穴里呢”女子迈着牡丹绣鞋踩着极小的步子往石座过去,飘盈的红色薄纱在方天定的脸上拂过,片刻后,她说道:“奴家乃是摩云教新任圣女,此次过来是为了重新整合明教。”

    那边方天定、司行方陡然拔出了武器,方天定上前一步,怒声道:“明教是我爹一手创立的,怎么可能假手于人,更何况与摩云教一点关系都没有。”

    “呵呵….”

    石阶前,女子轻笑半遮颜,一双勾着桃红色的眼帘散发着魅人的光彩,“明教来源于我摩云教,阁下也有撇开干系吗?既然方教主已死,自然是要重新推举新教主的,奴家说的对吗?既然太子殿下不愿意轻易拱手相让。”

    笑容慢慢隐去,俏丽的脸上忽然露出狰狞之色,一声男人的嗓音,带着雄浑的内力陡然在宽阔的殿内响起。

    “明日,光明顶上决胜负,谁要是不服”

    女子脸上又泛起柔媚的笑容,兰花指在红纱袖口下挽起,轻音浅浅:“谁要是不服…..奴家就灭他满门。”

    方天定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对方,恶狠狠道:“好,本太子明日恭候圣女大驾。”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