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耳光

第一百九十九章 耳光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随着黄昏落幕,黑夜笼罩,宫檐下的灯火橘黄,显得柔软而浑浊。初夏的夜风微微带着一丝凉意,从宫墙内的砖道尽头吹来,微弱的风中,黑金的宫袍夹带着些许血腥的味道,引路的小黄门,不免有些颤抖,灯笼摇摇晃晃。

    “宫里换的人,越来越多了吧。”

    长久以来,白宁一直都在东奔西跑,四处查漏补缺,有时候他真的觉得是不是自己过于和善了,做的越多,反而麻烦也越来越多。现在后庭当中,以前的熟面孔越来越少,做的也太过明显了。

    归根结底,他离开皇宫太久了。

    “是的…奴婢也是才入宫半月有余,那时大总管还在江南呢。”那引路的小黄门第一次见白宁,而且他身上散发似有似无的血腥味道,让这个小黄门感到心里发慌。

    随着引路,上了延福宫石阶后,两边的侍卫将殿门打开,白宁走进去,一人高的十多盏青铜灯火焰跳跃着,灯火通明,此时天时尚早,赵吉批阅着奏折似乎专程在这里等着他过来。

    “微臣,见过官家。”白宁过去,躬身拱手,眼帘微垂言语间没有任何波动的语气。

    那边,龙案前批阅的奏折的赵吉神情专注,就像没听见他的见礼,依旧埋着头,两侧的灯火映着他的脸,显得凝重许多。

    良久,白宁合上眼帘,声音抬高了许多,“微臣,见过官家”

    “嗯?”

    赵吉恍如初醒般抬起头,脸上划出一丝惊喜,搁下手中的笔墨,连忙下了龙庭快步过去虚扶白宁:“小宁子终于回来了啊,朕刚刚批阅奏折过于专注,倒是未注意到。”

    “官家在操劳国事,微臣便是等到天明也是应该的。”

    “其实…唉…朕才是觉得有些对不住你。”赵吉脸上少有露出痛惜的神色,“每每见到小宁子长途奔波,生死之中为国家社稷犯险,朕心里多有些不舒服,你匆忙过来,应该还未用膳吧?你与朕已经许久未聚一起了吃过饭。”

    说着,让黄门抬上两张小桌,就在延福殿中摆上,俩人对桌而坐。白宁看了看上面的菜肴,心里还是叹息了一下,这些菜且能是片刻就能做好的,这顿饭怕是早已经就准备好了。

    吃过几口菜,放下筷子白宁拱手道:“官家之前所言,微臣深感愧对,小宁子本就是皇家家仆,为陛下奔走,又且能叫苦,只是在繁杂中每每有些力有不逮,说句让官家笑话的话,微臣有时候恨不能将自己分成两半来用。”

    “小宁子的忠心、为朕的江山奔走,朕都看在眼里,更是记在心里的。”赵吉唏嘘着,也放下了筷子,视线盯过来,直勾勾的盯着白宁。

    “若是小宁子因为操劳过度,倒是在朕心里更加难过,所以朕彻夜想了许久,不如安排人来分担分担,不过,放心,小宁子依旧是东厂提督这个永远不会不变的,朕想….朕想在西华门再开缉事厂,将来你们便同时为朕效力,互相帮衬,做起事来也定会事半功倍。”

  
宇宙的边缘世界帖吧
“原来如此….微臣觉得应该的。”白宁微笑着,夹一块肉含进嘴里,使劲的嚼着。

    随后,他问道:“哪….不知是何人担任西厂提督?”

    “便是上次为朕挡赫连如心飞针的魏进忠,你们二人当时也是同身共进将赫连如心那妖女击杀的,有如此默契,往后互相帮衬上应该是可以的。”

    他说着,拍拍手,侧殿入口过来一个人影,在赵吉面前跪下身段放的非常卑微,不过在他磕头瞬间,瞳仁划过眼角看向白宁,带着得意的神色。

    口中却不慢,语气显得激动、慌张以及不知所措:“奴婢谢官家提拔之恩,虽万死无以为报,但奴婢能力不及大总管万一,恐有所陛下所托。”

    “以后,你与小宁子一样,不用奴婢相称了。”赵吉微笑着让他起来,说道:“能力嘛,都是锻炼出来的,若是有什么不懂,大可问问小宁子,不过西缉事厂的组建,尚未开始,你自己得想办法了。”

    “奴婢定当全力为陛下办好每一件事。”魏进忠再次磕头拜倒,口中的称呼也不变,依旧自称奴婢,倒是让赵吉失笑起来,但显然他更喜欢魏进忠这样自称。

    该来的还是来了。

    白宁看向魏进忠心里泛起冷意,随后朝赵吉起身拱手:“官家,既然进忠如此想为官家办事,不妨让其为这次去金人商议结盟的事做个护卫,也算是西厂成立办的第一件事,从中进忠也算得到些许磨砺,一举多得。”

    “这主意不错。”赵吉抚须思考,随即点头:“小宁子刚刚从外面回来,也是辛劳。不宜再出去了,如此护送光禄大夫马政前去商议倒是可行,毕竟海上多海贼和辽国船只,进忠武功也是不错,那便就这么决定吧。”

    魏进忠脸色变了变,只得赶紧磕头,垂泪道:“多谢官家厚恩,此去万里,进忠不在身边,陛下可要多多爱惜自己身体啊。”

    “进忠一片忠心,朕已知。”赵吉再次将他扶起。“宫里还有小宁子在,此去一路,你才要多加谨慎,一定要护送好马政等人的安全。”

    “奴婢遵旨。”

    之后,宴席间又谈了许多关于北伐或者结盟之事,不知不觉夜已经晚了,白宁便是起身告辞,赵吉嘱托魏进忠将他送到殿门外时,此人脸上脸上忽然露出谄媚的笑容:“或许将来不久,进忠也是该自称本督了。”

    “大总管,当日在这延福殿,咱家说的话还是有效的,不如咱们联手共进退,便是好好享受这大好江山,安心做这天下最有权势的人……”

    白宁转身,手臂抬起。

    啪

    耳光一瞬间在魏进忠的脸上清晰的响起,对方原本谄媚的笑脸僵了下来。殿门外所有的小黄门和宫廷侍卫,一个个连忙将身子侧了侧,将视线移开。

    “你敢打咱家.....”

    魏进忠捂着脸上火辣辣的痛,仿佛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ps:第二更,没有了,春风加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