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下靡靡其中

第一百九十六章 天下靡靡其中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兴和五年,初夏暴雨。

    方腊之祸已经过去,但所带来的恶劣影响,还未完全消弭掉,永乐太子方天定、元帅厉天闰、邓元觉等人依旧在逃,目前尚未有下落寻觅到。童贯的大军便是立即北上,来至护步达冈的战况已经传来,让一直窥视燕云的童贯心潮澎湃。

    “辽国竟然靡烂如斯,七十万打两万竟反被别人打的狼狈溃败.....”

    “.......如此这正是我等军人开疆扩土的良机.....这不世之功,咱家要笑纳了。”

    随后,遣刘延庆为前军,领五万兵马先行,又着手书让京东数路兵马配合北上燕云,自己则亲手书写奏折快马传递至龙庭,请求皇帝即可派遣使者与女真结盟,前后夹击,分割辽国。

    至此,江南闹的沸沸扬扬的明教造反一事,终于在另一个大时代前落幕了。

    …….

    “….童贯做的好,朕是要赏的。”

    御阶下,满朝文武在听闻南方平定的真实性后,其实难免会有些骚动一阵,稍后安静了些,望着御阶之上走动的人影坐回到龙椅,那位新晋的内廷副总管在侧旁拉开圣旨宣读了关于童贯军中各大将领的一些升迁。

    “…..童贯戎西垂、平方腊之乱劳苦功高,封爵楚国公…..”

    龙庭上,对于禁军的封赏没有人有异议,唯独童贯封爵让多少人有些意外,甚至嫉妒,文臣班里有人想要出列,却是被蔡京用眼神制止,此刻在这种北伐节骨眼上,赵吉毫不吝啬的封赏,是有文章的,像蔡京这种在朝廷摸爬打滚数十年,一想就透。

    他心里微微叹口气,觉得入夏的六月,紧张的气氛会在陡然间席卷而来。

    一个尚未出现的人,此刻到底在哪儿?或许人老的缘故,蔡京心里已经越来越不安,有些浑浊的视线里,那龙椅边上站立的哪里是一个人,分明就是一头瘦狼,而还未现身的那人又是另外一头白色的狼。

    浑浑噩噩间,就连朝议何人出使女真,何时出发,蔡京都未听进去。

    退朝后,紫宸殿方向。

    “小宁子现下到了哪里?”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链接的廊桥上,慢慢走着,此时的雨已停,久违的阳光只露出一缕从乌云缝隙中伸出,在天空挂着。

    跟在后面的魏进忠半躬着身子,显得极为谦卑,小心翼翼说道:“回禀官家,大总管尚未回京,应该还在运河上,大抵是在游玩吧。”

    “游玩?”

    赵吉随即冷哼一声,大步走动,“北伐大事上,居然还能玩得起来,童贯都知道打完方腊立即北上,他到底想干什么?”

    “官家…大总管也是劳苦功高啊…..”魏进忠垂首压低着声音道。

    “是啊,确实是劳苦功高,一晃眼过去几年了,帮朕重夺皇位、赈灾、平梁山,如今又协助童贯破了杭州城,甚至擒获方腊,一桩桩一件件让朕确实有些故意不去。”

    赵吉望着天空那唯一的一缕阳光,“是该找个人给他分担一下了。”

    ************************************************

    六月十一,方腊授首的那份奏折到达汴梁时,东厂的三艘楼船却是依旧在玉蒙县城附近停靠,关于北方传来的信息也已
白衣道尊无弹窗
经通过东厂自身的信息渠道传达过来。

    白宁抬头望着甲板上空的雨:“北伐的事,我们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总不能让咱们东厂去战阵搏杀吧。”

    岸上忽然一队缇骑过来,交了一封信笺给小晨子,随后又转交给曹少卿,理开信纸看了一下,低头过去轻声道:“督主,据眼线的汇报,有人发现小瓶儿的踪迹。”

    随着,舱门打开,遮雨的披风让小晨子取下挂起退出去后,白宁坐到案桌前,思绪纷乱,那次逼反赫连如心遗漏的一枚钢针,便是小瓶儿出手打掉的,曾几何时,他就希望她不要再回来了,皱的远远的,可现下对方回来了,真当到那个时候他自己也拿捏不准到底是杀还是不杀。

    “她是要来京师,完成赫连如心没完成的事?”白宁感慨些许,收起思绪,又回到了冷冰冰的模样。

    曹少卿摇摇头:“小瓶儿连河1南府都没有踏入,直接取道南下了,而且轻易的躲开了咱们安插的眼线。”

    “她.....”

    案桌前,白宁合上眼帘,短暂的沉默,叹口气:“以她对东厂的了解,之前就不会被眼线所发现,却偏偏发现后又藏了起来。她这是给本督的信号,她在告诉本督,她回来了,而且南下的目标大概也是收拢明教的残余势力。”

    ”....摩云教在明教的底子仍旧在,若是没有这次北伐,清除掉摩云教当初留下的影响还是能办到的,但如今领军的、朝堂里的,都把注意力放在燕云上,咱家若是说的多了,反而遭人烦。”

    “六扇门的组建也是迫在眉睫,清剿方腊余孽的事交给屠百岁、顾觅等人来办,现在事情变得一锅乱粥,本督想一个人静静,你出去吧。”

    曹少卿告一声罪,退出去。

    关上舱门的那一刻,嘭的一声,案桌被白宁猛的掀飞,笔墨纸砚摔的四处乱滚,他坐到椅上,盯着地上凌乱的杂物,声音发狠。

    “你为什么还回来”

    “回来逼着咱家杀你啊,你这个蠢女人。”

    “北伐、女真、魏进忠、赵吉、方腊余孽!大不了”

    内力鼓起,轰的一下,袍袖向外一拂,地上杂乱的物件噼啪啪啦的砸在木架、窗户上,扫开一条干净的大道出来,白宁红着眼心情浮躁、暴怒的看着门的方向。

    “大不了,老子全都搅乱,不干了!”

    在这段时间里,他心里的压力其实非常的大,各种各样的事压过来,也不管他接得住,接不住都得接着,他想先剿清明教,可北方女真大破辽军于护步答冈,下一个目标就是燕京府了,就算白宁想拖延一点时间把明教、摩云教在江南的根基彻底的弄干净,现在也不可能办到的。

    时间、人都已经没有任何的余地了。

    良久,白宁平静下来。

    “希望关胜他们的新军在对辽上面有所作为。”

    他想着,外面响起脚步声,曹少卿在门外说道:“督主,刚刚番子来报,林教头等人在玉蒙县里发现了方如意等四人踪迹,金燕门可能就在附近。”

    “杀光他们。”白宁心里暴虐的怒火无从发泄。

    随即,打开舱门,提剑下船。“这次,本督亲自动手。”

    ps:第一更,原本早先写好了一章,但并不满意,所以删了,重新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