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番外第三十八章 白宁的话从来不要当真

番外第三十八章 白宁的话从来不要当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微胖的身形滚在积水里,瓢泼大雨落在脸上时,一只手伸来,咔嚓脆响,将他下巴掰正回去,海大福抓住他头不多的头发提起来。 x更新最快

    “等会儿,督主问你什么,你最好老实回答,对付不老实的人,我有几十种方法。”

    竹下雄治连忙头,头绷紧的手方才松开,他心看了一眼旁边积水中的头颅,吞了口唾沫望向前方,一黑色的雨伞连成排,雨噼里啪啦打在上面,下方,白色的身影将一把细长的黑色刀刃交给了一个胖子,随后走了过来。

    雨伞跟着移动,挡去了落下的雨帘,白宁蹲下来拍拍那日.本人的脸,“第一次见面,我叫白宁,中.日友好。”

    “…中…..日友好…”竹下雄治磕磕巴巴回了一声,将头埋到了胸口上,声音了下来:“……阁下的部众很厉害,竹下雄治服了,不知你们是中.国哪个部门?”

    海大福咧咧嘴,踢了对方一脚:“到这份上了,你惦记着打探消息。当初咱东厂真该去当时的扶桑收买一些人做走狗的…这倒失算了。”

    白宁笑了一下,摆手让他不要下去,目光看着竹下雄治,带着笑意:“给你两个选择,回答我的问题,满意就放你离开,不满意我把你和你的同伴尸体一起沉江里喂鱼。”

    “阁下请。”那人似乎也妥协了。

    对面,白宁站起身,伸手接过一滴从雨伞滑下的水珠,嗓音清冷:“你们一共四个人,还有一个从别的路去厥门了吧?”

    “是的!平田武走的陆路,此刻应该快到那边了。”

    水珠在手心滚动,白宁眸子转动,盯着竹下雄治的脑勺,“嗯,还算诚实,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们盗窃的机密到底是什么?”

    “这…”也不知是水滴还是汗珠从日.本人的额角滑落,犹豫的刹那,一滴雨水自白宁手中弹了出去,撞在对方耳垂上,穿过一道血口,疼的竹下雄治叫了一声,但口中依旧发出‘哈依’,额头触地,毕恭毕敬匍匐跪在地上:“…机密是关于中.国能力者的,还请阁下让周围的人散开,以免这种珍贵情报落入旁人耳中。”

    白宁拿着白绢擦了擦手心,揣进上衣口袋里,“直接。”

    “是。”

    匍匐下跪的身影再次埋下头,不敢直视,“我们潜伏中.国数年之久,其实是为了打探通勤六组和九组关于能力者的秘密,因为日.本的能力者多数依旧来自于天生的,而且还存在能力的大区别,事实上能派上用场的不过寥寥几人。”

    “这一,我也有些怀疑九组能力者似乎有些多了,变得不是很值钱……”白宁皱了皱眉,也赞同这人的话,“你继续。”

    “确实如此,经过我们数年的打探和收买,终于撬开了一个人口。”竹下雄治似乎对此事颇有些得意,抬起头与那双冷冰冰的眸子对上的一瞬,又赶紧低下去、

    白宁收回视线走出半步,“你们收买的人,是高熏那个女人吧?”

    “是的阁下。”竹下雄姿
茅山之阴阳鬼医sodu
头,继续下去:“从她口中,我们才知道中.国的能力者,除了天生的意外,大部分都是靠一颗宝石激活身体中隐秘基因,出现细胞突变,从而让人有了大不一的各种能力。”

    “宝石……”白宁闭上眼睛,将脑中最近发生过的所有事,回想了一遍,各种可能的关联拉在一起拼凑,不久后,他睁开眼帘,嘴角弧起一个角度。

    “蔡琰那个女人要求他夫君…应该是那颗宝石…难怪需要人帮忙,这是在火中取栗啊……差着了她的道,到时锅让本督来背……粗陋的算计……”

    口中念叨着,白宁转身,手一扬:“把他手脚砍下来,放他一条生路。”

    那边,竹下雄治大惊的在几个黑衣人手中挣扎,嘶吼:“阁下…你过放了我……不讲信用!!!”

    “督主最讲信用的。”

    曹少卿摘下眼镜卡在上衣口袋上,伸手从麾下一名黑衣人手中结果一把带有锯齿的大砍.刀,“……除去手脚,你还活着,不就是放你一条生路吗?不过咱家还附送你一个福利。”

    挣扎的身影被拉倒在地上,皮鞋踩在了双腿之间,猛的向下挤压,吧唧,空气里隐约响起血肉被压爆的声响。

    “啊….”竹下雄治脸色血红一片,青筋血管凸起在脖子上,整个人歇斯底里的嘶叫起来,几个人使出全力才将他按下来。

    曹少卿弹了弹刀锋,“那么…开始了。”

    一瞬。

    刀口呼的劈下去,断肢和血光扬上雨帘里……

    ……

    另一边,白宁坐上车,招过海大福:“好好给阴九龄治伤,顺便问一下他关于厥门那边的情况,今天….”话停顿了一下,探头朝那边正施型的文雅身影问道:“明天学校放假吗?”

    “今天星期五,明、后是双休要放。”曹少卿擦过脸上的血迹,保持儒雅的形象。

    白宁头,缩回车内,方才继续道:“那就集体旅游一次,听厥门的赌.场挺多的,大福有兴趣吗?”

    “……没有什么难度,听声辩位这种伎俩,能把他们赌.场赢的关门歇业。”海大福显然对这些事并不上心。

    “歇业更好,顺便收过来,给宦门增加资产也不错。”

    白宁像是轻松的着这些话,对于了解他的海大福而言,便是知道厥门那边的帮会估计要倒大霉了,尤其是那位和日.本有瓜葛的帮会…

    听还是一个日.本女子……海大福笑了笑:“或许,高沐恩更感兴趣,老奴还是留守后方好一些。”

    “嗯,这里就交给你处理了,时候不早了,你处理完就赶紧回去休息,这里不是武朝了,咱们没有那么多担子来扛。”

    白宁叮嘱他一句,随后让司机开车返回。海大福目送车辆离开后,迎着下来的阴九龄走了上去,便开始了他的职责。

    ........

    天明不久,一行十多人离开了崇宾这座城市,坐上了游船顺江而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