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孙不再

第一百九十一章 孙不再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边露出鱼肚白色的曙光,渐渐地第一缕晨光射穿薄雾、茂密的枝叶,从树的间隙倾洒在简陋的营地里。铁链晃荡,不少明教的人或者站在明教那边的江湖人或多或少受了伤,套着枷锁从外面走来,情景颇为凄惨。

    熄灭的篝火,残余的青烟淡淡的飘着,时断时续。

    一张简陋的担架上,躺着一具头骨尽碎的魁梧尸身,身上尊贵华丽的龙袍,提醒着所有人,他曾经当过皇帝。

    “这就是方腊?”

    黑色的步履站在尸体的面前,身影仿佛融入在橘黄的晨光当中,垂头看着,随后白色的发丝轻落,白宁冷漠的脸上划出一丝遗憾的表情,“被你杀死的...嗯?金毒异?”

    在他身后,篝火堆前,盘腿坐着两个男人,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眉上额前一对阴阳鱼,另一个高瘦,面容枯瘦,鹰鼻,一对白眉。被叫金毒异的男人,脑袋上缠着绷带,黑色的袍子上好几处脚印盖在上面,听到那边位高权重的东厂提督的问话。

    连忙起身顶着绷带毕恭毕敬回道:“草民原本乃是包道乙的弟子,但一直在家习武,后来听闻家师随反贼方腊聚众造反,可草民心里依旧向着朝廷的,便是暗地联络师兄郑飚,协助东厂留在城内的人打开了城门......”

    “好了...本督只问你,是不是你杀的。”白宁挥挥手让人把尸首抬下去,这才正眼看他。

    “是....”

    “是个屁!”

    另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男人坐在熄灭的篝火堆前,望着青烟渺渺的出神,随后冷冷的暴喝一声,视线转到金毒异身上,“方教主乃是自我了断的,且能算到你头上?”

    “师兄,你怎么还一口一个方教主,包道乙临死还不忘给你下‘毒药’!”金毒异原本眼看到手的大功被一句话给搅飞,心里自然是气的,可两人之前也打过,也没分出胜负来,眼下他劝说道:“那包道乙是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你还没看明白,他教给咱俩的玄天混元功,他自个儿需要女人来采补,你呢,要吃人肝,我更加惨啊,下面都练废了,你说他没在武功里动手脚?亏你还信他这么久,他临死给你说的那番话,师弟也是听了些许,完全就是糊弄你,就为了让你心里不好过,让你我二人自相残杀啊。”

    燃尽的枯枝,偶尔传来噼啪声,弹出一丝火星。郑飚皱起眉头,一对阴阳鱼交织在一起,变的更加沉默,张狂的头发下,他坐哪儿,如同踞伏的巨兽,散发着一股股危险的气息。

    “你要你的富贵,我走了。”

    良久,郑飚拾起虎头锤转身准备离开。刚刚二人的对话,让白宁不由多打量对方两眼,这个大块头的武功上来说能活到现在应该是不低,而且能把系统召唤出来的金毒异打的脑袋缠上绷带,应该是有他独具一格的一面,于是他把手中的事物暂时搁下,走过去。

    “听闻你有一个魔君的称号,江湖白道怕是不容你的,如今又作了内应把杭州城打开,又杀了自己的师父,你还能走哪儿去?”白宁就站在那里,身姿挺拔的负着手说道:“这江湖很大,但想有一个容身之处怕也是不容易的,来朝廷吧,之前你原就是兰溪县都头,再回来不算丢人。”

    走到辕门的高大身影抖了一下,声音嘶哑艰难的从口中咽出来:“是啊,这江湖那么大,做了这等事,谁都容不下我了。”

    “师兄....”

    金毒异心里盘算着若是郑飚走了,也就带走了另一半的功劳,他待在东厂的地方恐怕也不会太高。想罢,他过去劝说,那边郑飚忽然一锤向后轮起来朝他砸过去。

    呯

    一枚石子破空而来,击在虎头锤上弹开,一袭紫色花领长裙的妇人忽然冲出,娇喝一声:“郑飚,你敢打我夫君。”

    这突如其来的妇人在年龄
女系家族txt下载
上看去似乎比金毒异稍大一点,发髻插着一朵红花,过来时也不给郑飚解释的机会,直接挥掌便是打过去,俩人顿时在辕门战成一团,阴风呼啸吹的营帐疯狂摇曳,地上的砂石乱飞。金毒异则连忙在旁劝架,却也没见他上去帮上一把的打算。

    “督主,就让他们在这里胡闹啊....要不俺老金过去一锤子将他们三个砸开!”

    这时,风从林子吹进营地,片刻之后,轰隆隆的马蹄声伴随吆喝,进了营地,正打着一团的三人顿时避开,那边为首过来的大汉手握锯齿刀从马背上下来,招了招手,便是将后面带回来的邵氏尸首摆在了白宁面前。

    “原本方如意和金燕门三人都会被属下和顾捕头所擒,可钻出一名瘦小的汉子,一手棍棒功夫很厉害。”

    白宁抬起视线望了望辕门外:“所以你把人也带回来了。”

    “什么?”屠百岁脸色一变连忙和顾觅转身朝后看,气氛陡然间拉高到了极致,辕门外的树林里,一阵惊鸟冲出。

    “什么鬼....”

    “那人来了....”

    白宁眼睛一眯,伸手一握,旁边曹少卿手上的白龙剑瞬间出鞘飞到他手里。树林哗啦一阵摇动,一道身影极快的狂奔过来。

    轰的一下,棍影挑起,几乎夹带风雷之声由远而近,原本辕门前乱战的三人被迫分开让过那道身影携裹尘埃过去,便是一棍朝天,下一刻,轰然砸向白宁。

    风如虎吼,直接吹起了白宁的银丝向后飘飞,宫袍在猎猎作响。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停留在头顶不足一个手指距离的漆红棍棒。

    “嘿...你咋不还手?”

    袭来那人疑惑的看着白宁,急的抓绕脸颊,问道:“你不是武功很高吗?刚刚那一棍你该还手的啊,快快,俺要和你放对。”

    “咱家记得你。”

    白宁看到这人的样貌,忽然想起了数年前那个人,“你与卢俊义的比试如何?”

    那瘦小的男子当即收回棍棒放在肩上,左右打量几下,随后退了一步,“俺好像真见过你,不过那时候你好像头发还是黑的,不过这下好了,既然是熟人,来!咱俩打上一回。”

    “你还没告诉咱家,你与卢俊义比试结果。”

    “有个屁的结果。”那人似乎说到这里就来气,往地上一蹲,拿手里的棍子戳着地面,“那家伙早就不在家了,听说是去梁山,可俺又不认识路,一路打听过去,听说梁山又被剿了。俺老孙想找个人比试一下,都那么难。”

    这家伙越说越来劲,又从地上跳起来,接着道:“后来又听叫什么南...什么县的,要开武林大会,而且听说白尽臣也要去,俺心想这下应该有高手和俺放对了吧,可俺去了后,又有个叫赵安的家伙告诉俺,白尽臣跑去南海练拳了,俺就一路朝南走,走到这里又听说有个叫方腊的很厉害,但是又被人杀了,昨晚几个小家伙说是你杀的,那你武功一定很厉害,俺从练好武艺下山就没有遇到真正厉害的,手痒的紧。”

    “咱家不会和你打。”

    白宁眼里闪过一丝戾色,但随即恢复平和,转身离开朝帐里过去。

    那孙姓汉子急的想要过去,被金九拦下,“俺家督主受了内伤,怎么和你打?你要打,去那边,那三个人武功还行。”

    “受伤了啊,行,俺老孙不乘人之危,等你伤好了再和你打。”

    “还有...俺叫孙不再。”

    黑瘦的汉子兴奋的搓搓手扛起漆红铜棍看向辕门那边,口中喝道:“你们三个一起上,还是一个个来,俺老孙都统统接着。”

    ps:今天第一更,这不是孙悟空哈,不过用的却是大圣棍法,设定上来说这家伙很强,但智商欠费的那种,嗯,就是愣到不要命,什么都不顾的,二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