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个相依相偎的人

第一百八十九章 两个相依相偎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薄薄的雾气萦绕在山林,微凉的风吹在夜里,树叶哗哗摇曳,虫儿轻鸣。一行上百人的队伍在山林间的路上缓缓而行,火把也排列如一条长蛇。

    此时,夜未尽,天未明。

    昨天黄昏时分那场拦截的厮杀,再到童贯骑兵的插入进来,瞬间方腊这支溃兵击散,虽然拿下、或杀死不少永乐将领,但首要的几位人物还是突围窜进了山里,夜幕降临时,漫山遍野的缉捕早已开始,四处能听到爆发出来的乱战,兵器碰撞、人声惨叫。

    “督主,你的伤…..”曹少卿骑马走在后面,先是扫视了周围后,才看向前面骑在马上的人。

    “无事…..”

    “….只是本督有点太以为然了,原本以为能和方腊打个平手,实则对方能在有旧伤的情况下将本督战平,委实厉害,到底还是低估了对方。”

    马蹄缓缓前行,背着火光,看不见白宁的表情是如何,只听他声音和火光在风里摇摆,“不过咱家对方腊,觉得有点可惜…..若不是方如意和方杰这两个草包,要想钻明教的空子是在太难了……….少卿,现在战况如何?”

    曹少卿坐在马背上,双臂交叉抱着剑,“明教被冲散后,有一辆马车在几个人保护下朝西边山麓过去,顾捕头和屠百岁带人已经追过去,极有可能是方腊的家眷。其中一个女子身上挂着我东厂的令牌,应该是之前在南平时,燕青放走的那三个金燕门的人。”

    他顿了顿,语气加重,“督主,你看要不要将江南的金燕门也一起屠了,毕竟这些人与明教有些牵扯。”

    刻意的强调,让前面的白宁慢慢侧过头,眸子滑到眼角斜看过去,带着阴冷,“少卿,你一定知道阴盛阳衰的道理吧,好比一个王朝,武之极,文便是衰弱,带来的只会是破坏,相对的,文盛至极,武道自然旁落,带来的何尝不是另外一种破坏。我东厂行事阴狠残忍可刀向无辜百姓?可滥杀一气?”

    “…..针对的无非是那些想要在这块民族之上分一杯羹的人,明教已经没了,但摩云教的底子依旧还在,可童贯不会在这里多做停留的,皇宫里的陛下也不会将过多的注意力放在这里,毕竟北伐的大战也是快要开始了,所以这里的摩云教势力死灰复燃也是必然的趋势,杀并不能完全的解决这些…..”

    “…..本督这是要为将来、为这武朝留下一些尚武的底子,若是杀干净了,将来外敌打进来,光是靠现在的这些军队和朝堂上那些文官,恐怕也是守不住的…..”

    曹少卿第一次见到白宁说了这么多,心下还是有些感慨,但心里终究有些疑惑想要表达,可一时之间,并没有多少信息可供参考,但以他的思考能力,怎么会不知道,白宁说的什么,“….督主说的外敌可是女真?可,那只是一群野人而已,督主怕是担忧过重了,这些人或许连武功都不知道是什么。”

    “武功,不就是我们老祖宗在穷山恶水中与猛兽、恶劣的灾害做挣扎生存,琢磨出来的吗?”

    他说着,一片树叶从头上的树枝落下来,被两指夹住,火把的暗灭间,白宁继续说着:“现在的女真有着强壮野蛮的体魄,与野兽、辽人、恶劣的灾难做着艰难求生,不正是和咱们老祖宗做的一样吗?”

    “小瞧他们会吃亏的…..”

    ****************************************************

    夜云厚沉,无月无星,蜿蜒的山道上,远远一骑过来,来人连忙下马单膝跪下拱手道:“禀报督主,前方发现石宝、厉天闰等人正要过河逃窜,金指挥使和高指挥使正在与对方交手。”

    “过去看看。”

    听到终于遇见有分量的事情,山麓上的百人队伍,终于有了一点精神,随即前行的人影高举火把步伐加快,走十多里后,隐隐已经听到在一片树林的后面,传来交手的声音,刀兵碰撞喊杀声。

    过了树林,一条河流犹如玉带拦在前面,河岸不远便是有两拨人在交锋,而对方隐约还有一拨人,看情况似乎是从这边逃过去的
最牛微信朋友圈最新章节


    马蹄迈着轻盈缓慢的步伐,白宁抬起视线看过去,目光冰冷冷的看向河岸草地上交锋的几十人。

    随即听到啪的一声,有人飞了出来摔在地上。便是听到那边有人着急的大喊,像是要冲过去救人。

    “厉天闰,带邓国师先走”

    “….别拉老子,我要先救我的女人,你们走啊,老子给你们断后。”

    ……..

    那人的声音喊的敞亮,人影轰的一下在人群中劈了几刀,领着一两个人冲过去,便是要扶刚刚被打飞出来的人。

    这边,曹少卿迅速出剑,从马背上陡然间连踏出去,黑色宫袍在半空飞着,逼近,照着对方脑袋一剑刺出。对方武功也不低,或者两人的武功都接近相似,一刀一剑相交,便是‘呯’的一声脆响,曹少卿本是半空,顿了顿落下后退两步,那使刀的汉子也退了一步。

    曹少卿冷笑,目光冷漠,剑动了动,斜斜向下一指,剑尖抵在脚边一个人雪白的颈脖上,还是一个女人。

    “石大哥,别管我走啊。”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二十四将之一的凤仪。

    石宝目光复杂,含怒却又悲伤,一言不发。

    那边,白宁下马,或许之前的伤还在,走的较慢。来到女子身旁,低头打量一眼,便是朝石宝看去,袍摆一掀,侧旁一个番子急忙过来往地上躬身趴着,他的身形缓缓坐下。

    白宁的目光看着对方,低声开口:“想要走,没人拦得住你,她是你女人吧,那你走的了吗?”

    河岸对面,厉天闰的声音过来:“石宝!走啊。”

    “你们先走,去找教主。”

    石宝没有转身,目光一直停留在被剑尖抵着的女人脸上。随后,看向坐在那里的白宁,咬牙切齿:“你想怎样….划一条道下来,石宝都接着,你们一群大老爷们儿拿女人做威胁算什么。”

    “爷们儿….咱家听到这话真该感到高兴呢,还是讽刺?”白宁看着他笑了笑,安静片刻,目光凶戾起来,声音冷漠:“你走她死,她走你死。”

    “不要选,石大哥…..你走,不要听他们的,他们这是要逼你去死啊。”在极度压抑的喊声当中,凤仪哭了出来,她看着那边立在昏暗火光下握刀的男人,整个人都发抖,随后忽明忽暗的身躯动了一下,劈风刀朝自己举起……

    凤仪不顾压在脖子上的利刃,情绪波动着出她的眼睛里流转出来,眼泪哗哗的淌着,声音轻微的呢喃着:“不要….死….”血线在她脖子上被动的划出,点点鲜血渗出,她已经往前爬动两步,想要起身,又被压下去:“….不要死啊….石大哥….你是英雄好汉,小凤这辈子承你的情。”声音不高,但在这黑夜中飘着。

    石宝牙关紧咬,微颤。

    “凤妹….好好活着….”

    他这样说道,刀口割向颈子。

    ……………

    ……………

    “打断自己两条胳膊,带着你女人走吧。”黑暗中,白宁忽然开口。

    所有人,被突然的话弄的愣住,石宝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向对方,随即他问道:“此话当真?”

    “本督从不说假话,也从不重复第二遍。”

    石宝丢掉手里的刀,说了一句“好”挥起右拳猛的砸在左臂上,清晰骨折声音传来,他皱着眉一声未吭,随后右臂抬起丝毫不见犹豫往地上砸去,恐怖的扭曲程度瞬间在他臂膀上出现,断裂的骨片折出皮肤,翘出来。

    在阴暗的天空,河岸的草地上,双臂无力垂下的男人在女人的搀扶下,沿着河岸离开,直到再也看不见身影。

    “走吧…”

    许久后,深夜了,白宁深吸一口气,也转身离开。

    “…..一个肯为自己的女人不要命,这种人也算值得尊敬。”

    “而且,双臂就算接好了,武功也会大打折扣,算是废人了…..今后,你们不要再去找他们麻烦。”

    声音向是在解释,又像是在和自己喃喃自语。

    ps: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