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破城

第一百八十五章 破城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蜂拥而来的脚步凌乱的响着。

    通往城门的道路上,刀光漫漫,血腥气弥漫开,原本协助来守城的江湖人突然扯去了面纱,将过来调节矛盾的北门副将张道原一刀砍下了脑袋后,人潮轰然冲向了城门,转眼间直接到了城下。

    在城楼上,石宝紧握劈风刀,眼睛一眯,脚掌踏了下直接从上面直扑过去,下坠途中脚在墙面上缓了缓,照着冲去城门的人群便是一刀砍下。人群中,一根八菱混铜棍伸出,疾风破响。

    嘭

    刀势被阻,石宝半空一扭稳稳落下,左右挥砍两刀便是杀了几个从他身旁跑过的江湖人后朝刚刚那人看去。

    冲向城门的江湖人当中,持棍的男子走出,头上的斗笠摘下来,扔在了旁边,便是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

    “在下东厂教头栾廷玉。”

    随后,他脚下地砖迸裂,出手的那一瞬间,铜棍尚未看见明显的挥出的轨迹,但在下一刻,四周天地仿佛在此时也都已经响起了烈风呼啸的声音。

    八菱铜棍带着索命的架势破空而来,砸向石宝。那边石宝手中的刀反向后移了一下,腰肢扭动,之后一瞬,悍然杀了过去,挥刀的臂膀借着腰力用劲朝前一劈,转眼便是迎向砸来的铜棍。

    呯

    就像打铁一般的巨响,在这个明媚的早上,火星在金铁相交之下猛然爆了起来。两人脚下地砖瞬间承受不住俩人巨大的碰撞力,陡然间松动、挤飞。

    刀棍相抵间。

    劈风刀忽然刀面偏转贴着棍身忽地一下朝对方抓握的手指削过去。栾廷玉赶紧收回那只手,另只手收棍向后退开的刹那间,顺手将铜棍掷出,轰的一下飞离手心朝石宝袭过去,八菱铜棍立即与对方手中的劈风刀一碰,铜棍撞击后被磕飞,但一瞬间发出噹的一声,力道之大,直接将石宝震的往后退了两步。

    半空中,身影跃起,伸手接住震荡的铜棍一端,变换身姿,照着石宝脑袋,棍影重重直劈而下。

    裂地一棍!

    见状,只是一瞬,石宝连忙跳开,他朝身后城门那边大叫:“躲开”

    话音刚落,棍身带着残影嘭的一下轰击在地上,闪电状的裂纹哗哗的朝前裂开,一个明教教兵惊慌的看着裂过来的地砖不断的后退,吓得忘记了躲开。当蔓延到他脚下时,一股巨大的力道,直接将他撞飞出去,砸在城门上。

    城墙上,李文书师兄妹三人也冲了下来,当然他们不敢直接从城楼,待下了最后一截城梯,那边冲击城门的江湖人几乎快要打开门栓。最先打头的一人,使一把铁枪极为老辣,挥舞间,便是将拦路的教兵捅飞,内脏搅烂,甩在半空时肉屑横飞,将整个城门下方杀得犹如修罗屠场一般。

    “我去拦住那使枪的,师弟和师妹去拦住那些江湖人。”

    李文书嘶吼着,纵身冲过人潮,便是拔剑,白光一挥。那边林冲余光扫了一眼,甩手就是一枪打过去,嘭的一声,砸在对方长剑上,剑身啪的脆响,然后折断,铁屑四溅。

    短暂激烈的交手,李文书直接倒飞出去,砸倒几个捉对厮杀的人后,又在地上滚了几滚,发髻披散下来,狼狈不堪,失神茫然的看着手里的断剑。

    “跳梁小丑”

    林冲不再看他一眼,拽着枪杆拔腿助力狂奔,随后对着城门的巨大门栓,沉气探出枪头,铁枪寒光刺出,嘭


足球角斗士最新章节
   木屑崩出,枪头直接没入包裹铁皮的门栓上。“呀啊”林冲怒目微红,双臂猛的发力往上一挑,那巨大嵌在城门上的木栓吱嘎一声被撼动……….

    随后,北门大开。

    城外,童贯军中早已准备好的骑兵轰然从隐藏的方阵中突然冲出,数百米的距离转眼便至,如潮水般涌入,铁蹄冲击过处人浪直接掀飞被破开。紧跟着,禁军步卒蜂拥而入,城内此时的城墙已经没有必要再守了,纷纷冲下来去阻挡,而后被杀。

    石宝与栾廷玉交手几回合后,气急的惨叫一声,集合队伍赶紧朝皇宫撤过去。李文书那边三人也见事不可为后,连忙跟着明教的队伍开始离开,而此刻由北门涌入的兵锋已经开始朝城内街巷蔓延。

    ……….

    “情况倒不是很乱,还有的救…..这样吧,派脚程快的兄弟去寻七佛回军牵制童贯…..”

    永乐皇宫内,伤重初愈的方腊脸色稍恢复了点血气,正与娄敏中、吕师囊等人商议事情,他说着话时,外面喧闹响了起来,随后便是见到方如意风风火火过来,“爹,童贯的禁军打进来了。”

    “什么”

    方腊霍的一下从龙椅上站起,摇摇晃晃了两下。吕师囊、娄敏中连忙上前去搀扶,被他摆手推开,嘶吼道:“到底怎么回事?石宝呢?他不是守北门的吗,他不是保证不放朝廷军队快过城墙的吗”

    “爹爹莫气。”方如意擦着眼泪,说道:“不是石叔叔的错,是那些江湖人,但不知道是谁指使的,是他们假装守城,却突然袭击了城门放童贯大军入城的。”

    娄敏中闻言,整个人气的喘不过气,颓然坐到椅上,双眼失神道:“成也江湖,败也江湖……老夫不甘啊。”

    当初明教起事,收拢绿林草莽便是他的主意。

    “娄先生…..娄先生….”方如意见他模样赶紧过去,使劲摇了摇发现娄敏中已经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息,只有嘴皮微微蠕动两下,便是躺靠在椅上不动了。

    “我们离开杭州。”方腊咬紧牙关,恨出声。

    随后,立即召集皇宫中的军队,又与石宝、厉天闰、厉天佑等十多名将领从南门突围出去,径直朝清溪过去,毕竟他是从那里起的家,根基自然还是有的,此时回去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然而正如白宁所料,方腊称帝,童贯怎么可能会放过他,在撤退途中,往独松关方向便是遇到了童贯设的伏兵,和一路追杀,百余里的路途上,伏尸不少于万人,直接被打散、打残明教剩余的军队更在不少数,其中不少人在半道失踪或死亡,当真正快要到独松关时,能活下来的走到这里的,十不存一。

    然而在这里,混乱的军队当中,东厂的獠牙才刚刚张启。

    ..........

    “我等你们很久了啊........”

    骑在马上,白宁望着远处残破的队伍,稀稀拉拉的在夕阳下过来。随后,他挥挥手,原本停留在船上的锦衣卫和东厂番子此时也在设伏着,看到了准备动手的信号。他们手中的弓弩、渔网已经准备好了,而白宁身旁屠百岁和顾觅第一次遇见这种阵仗不免有些慌张,手心全是汗水。

    “他们失败了,但我们不会失败。”白宁拍拍俩人的肩膀,最后声音消失在风中。

    随即,手挥了挥,箭矢如蝗。

    ps:今天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