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混乱

第一百八十四章 混乱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剑身擦拭干净,重新插回鞘里。

    此时的夜幕已经降下,可能随时再次攻城的朝廷军队却没有一点动作。李文书下了城墙看着斑斑血迹的城墙回到永乐皇宫中,那里灯火通明,人影幢幢甚是喧闹。他皱了皱眉,走过去,便是听到声音高亢的诉说今日的战况。

    “….我永乐的将领和士兵也不是吃素的,今日一战,他们倒是挺凶,可那又如何,若是明日还像这般,老子倒是不怕了。”这声音不知是谁的,如今朝堂里少许多大员后,新填补上来的有些陌生。

    李文书走了进去,此时吕师囊刚好开口说话:“今日之战,倒是和朝廷精锐半斤八两,守住杭州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惜太子和方七佛的残余不知能否回转,到时便可前后夹击,一战打的童贯胆战心惊。”

    “…..太子终究是胆小了些,不似我等江湖人。”包道乙说道:“至于方七佛那里,他在大局上也是站的住脚的,兵围杭州后,他若是知道必然会过来。只要由他在外面牵制童贯,这城就破不了,拖到寒冬腊月,贫道就不信朝廷的禁军身子骨还是铁打的。”

    “眼下檑木…..也有不足,干脆拆些百姓家的房梁….往后再补偿就是….”

    殿中由吕师囊和包道乙在商谈着战事上的事情,但大抵考虑的不是那么周详,他们当中大多都是江湖中人,上到了庙堂后,参与这些事情当中,也有些绞尽脑汁在想计策,自然也有人粗鲁的性子无法收敛,闹哄哄的说着战况,大半还带有炫耀的成分在里面。

    大概就是什么样的氛围,出什么样的一批人吧。

    ………

    ………

    “你来了….”

    下面吵闹着商议事情。上面方如意端坐着微微倾斜了下身子低声问刚刚进来的男子,神色上带着关切:“北门那边听他们说…..战况很激烈,你….没有受伤吧?”

    “这到是没有…”李文书杵在那里,心里虽然知道两人之间都有些好感的,但有些事情尚未说开,未捅破那扇窗户纸,大家话语里便是有些寡言,或者一些扭捏。

    “…..不过,如意….”他鼓了鼓勇气,当着首位上那女子面叫出亲昵的字眼,倒是让方如意先是一愣,随即两颊微微烧了起来,便是点头‘嗯’了一声。李文书那边倒是未注意到她的神色,继续说着:“眼下虽然打退了一次,怕是也占了童贯劳师远来的原因。”他余光看了下面热闹喧闹的众人,“我人微言轻,你最好多提醒一下他们,说不定明日等朝廷的大军恢复过来,那才是苦战开始。”

    “嗯….我会和他们说上这件事的。”方如意原本就俏丽,微笑起来更是好看,她又顷了下身子露出雪白的颈脖,说道:“今日我爹爹已经醒过来了,还下地了呢,吃了好几碗饭,就像没受什么伤。等爹爹回来住持大局,我便与你一道上城墙杀敌,你说好不好。”

    李文书看她骄嗔的模样,有点手足无措,连连点头,“好好,你想去,我便护着你就是,不过那里到处都是残肢血腥,怕你受不了的。”

    “无事,我可是永乐朝的公主,不会怕的。”方如意俏皮的冲他眨眨眼,随后看了看下面,又毕恭毕敬,目不斜视的坐在那里,但显然今日她是很高兴的,这一点李文书看的出来。

    “好,到时我们一起去。”

    俩人私下里,悄悄伸出小指隔着空气勾了勾,做出了某种约定。

    **************************************************

    “….这封信函有人从城里悄悄传出来的,被斥候捡到送过来,里应外合这种事,会不会有诈?”

    城外,禁军大营。

    帅帐内,毕胜仔细读了
天命神相小说5200
上面的内容,皱着眉头看向帅案前闭目思索的童贯。另一边,酆美看了看信纸尾端留下的人名,沉声道:“是东厂的栾廷玉,方腊这边指名道姓的说出来,要么这人已经被抓了,或者还真有其事,末将到是觉得可以一试。”

    童贯睁开眼帘点头,深吸一口气,道:“可以一试。”

    他学着东厂那位提督的动作,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怎么约定时间,哪处门?和何人联系,这些尚不清楚,这点又不像是大总管的布置,若是他来做,什么事都已经敲定好了,才会送到这里来。”

    “但终归要试一试。”童贯心里虽然有疑惑,但为了尽快结束这边的事,他去拿下燕云这丰功伟业,留下万古贤名,所以也不妨拿几千人的命去堵上一把。

    “但还是要小心提防后勤粮草,那方七佛虽然败了,但此人还是有些胆色的。”童贯下了将令,便是要开始着手准备与城内的人取得联系,在之前他也是担心后方会出问题。

    “在此之前,按兵不动。”

    帐内众将抱拳道:“是!”

    ………….

    随着时间一天天推移,已经过去六天。一身大红锦袍甲胄的方如意立在城头上,正拿着刀无聊的砍着墙垛,又看了看不远的青年,说道:“不是要攻城的嘛,阉人就阉人,打过一次就萎了。”

    李文书皱着眉想着许多事情,他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推算对方可能会出什么招,六天下来,一切风平浪静,让他有种出拳打在空气中的感觉。

    “不会的,素闻童贯早年在西垂之地做监军,对于军阵之道肯定很熟悉,如此六天没有动静,一定是有其他目的,你看他空出一门不围便是看的出这人知道我们弱点,难道是打的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句话的算盘?”

    到了第七天,天一明,李文书带着秦勉、苏婉玲出了门,刚到大街上便隐隐觉得不对劲,远远的似乎听到城外、天空中传来阵阵战鼓的声音,街道上到处能见提着兵器匆匆赶上城墙的江湖人,隐约听到他们说:“….童贯大军正式攻城了….三路大军齐动。”

    李文书脑袋嗡了一下,他绞尽脑汁认为对方会出奇招,可到了七天,依旧是中规中矩的过来了,这点他怎么也没想到。

    然而上了城墙厚,绵延的军阵气势惊人,可真看到这里又觉得哪里不对,此时从南门调过来的石宝指点了他几句:“对方是否真要攻城,不是看人多,而是看他们准备的云梯有多少,你看看下面,别童贯驱着大军靠近过来,可云梯少的可怜,恐怕是详攻而已。”

    详攻?李文书疑惑的想着,那边靠近过来,这边只是稀稀拉拉的射了几箭,杀了几个倒霉鬼,便也是懒得放箭了,大抵是不想为这次对方的详攻付出有限的箭矢。

    可过的不久,城内下方忽然引起了骚乱,有几拨江湖侠客似乎发生了口角争吵起来,有了动手的架势。石宝在城楼上看的直皱眉头,随后招过副将张道原让他带人下去将那些驱赶离开。

    “要打,滚远点打,离城门太近了那就是找死。”石宝不屑的朝下面吐一口口水。

    离城门太近…..离城门太近…..

    李文书又跑去看了看城外,童贯的军阵射下了阵脚已经停止移动,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难道是自己多心了?

    但随后,下面的骚乱忽然变的更大了。

    激烈起来。

    有个教兵匆匆忙忙跑上来,指着下面惊恐叫道:“张副将被….被人砍了脑袋。”

    一时间,城下,上千人撕去了助拳守城的伪装。

    踩着那死不瞑目的头颅,涌向了城门。

    ps:啊,昨天居然只有一个打赏,创历史新低了啊,求点打赏、求别养了。第三更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