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即将而来的噩耗

第一百八十一章 即将而来的噩耗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死了的人要抚恤,家眷要安抚……”

    “怎么抚恤?拿钱?谁拿?….别看我,户部没有。”

    “….死了的人还好办,粮草怎么解决?杭州周围都被刮地三尺,春耕的粮种都没了,再从百姓伸手,只能杀人作肉补充军粮。”

    …….

    下面吵吵嚷嚷,沸沸扬扬如同菜市口,问要钱的、问要人的,两句话不对付便是扯袖子脸红耳赤的开干。初次想要掌握全局的女子,脸色发苦的看着父亲手下的人,以往在他眼里,这些在自己爹爹面前乖的很,可现在她想的太简单了。

    压不住啊。

    “要不然我来说两句?。”一身白衣长袍的李文书小声道。

    对于金燕门的二师兄,方如意是看在眼里的,这人大局观稳重,人又风度翩翩,说话得体,看到对方关心的眼神望过来,她不知怎的有些微微别扭。

    那边石宝倒也觉得这人顺眼,便是力挺他。

    “嗯,你来说两句。”方如意便是点点头,脸微微有些发烧。

    李文书对她做了一个放心的手势,走到阶前他看着下面人声喧闹,随即发出了声音,声音文弱,但还是清晰的在众人耳旁响起。

    “众位,既然不把我师兄妹三人当做外人的话,可否听一下我的看法?”李文书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当着永乐朝官员的面,将事情重新梳理一遍后,说道:“其实事情上还不是太坏的,大家只看到了十余万大军的庞大数量,却没有想到军营当中尚还有备用的口粮,撑个几天想必是没有多少问题的。”

    见有人谈到了正事,原本有人还想搅合一下,但看到石宝提刀立在那里,倒是不敢乱说话了。静静的听着上面那年轻人继续讲。

    “昨日白昼的时候,听陛下在祭天台上的说的那番话,文书感慨良多,大家都是江湖人,当初咱们都是光脚的,什么也怕,一条命豁出去,刀砍过来,事情就办完了。可如今大家都富贵荣华了,变成穿鞋的了,一旦被人把鞋子穿走,就一个个红了眼睛,真正该拿刀的时候,又开始顾惜自己了…...”

    “……朝廷的大军想要压过来,时间上我们还来得及。可若是内讧了,不用朝廷过来,我们自己人就能打死自己,大家都是从一无所有过来的,再咬咬牙,把这难关挺过去,一切都会拨云见日了。”

    下面,稳如泰山的包道乙和吕师囊闭着眼一句未说,那个年轻人说的话其实已经说到他们心坎里去了,他们现在是上岸了,为了眼前的大局,确实不该再继续搅稀泥。

    “稳固杭州的话…..”吕师囊说话了,“不是不可以的,让方七佛立即舍弃嘉兴城劫掠周边村寨,将粮食运回杭州,便是可以暂时缓解。”

    包道乙毕竟由江湖到朝堂已经算是上岸了,虽然是个******,可眼下也不能让它就这样败落下去,朝廷的军队下来确实还需要一段时间,这个时候他不想搞事,否则就算方腊真的重伤卧床,其他人也不会让他好过。

    “七佛那边确实是一条路径…..”包道乙便是说道:“眼下粮草尽数被毁,不妨向城里的江湖人借一些,他们当中不少人是各个山寨的人,从他们借点,说明原因,总归是能拿到一点到手上的。”

    “不过若是拿不到,不妨拿他们开刀,朝廷剿匪也是师出有名的。”

    这话刚说完,猛然间,娄敏中的身影出现殿门,头上包扎着白绢,脸色惨淡,他过来瞪了着包道乙:“出师有名?老夫不
宅时代小说5200
来,如意这娃娃估计要被你给带偏了,才洗白一天就忘了咱们永乐朝是怎么起家的?杀了绿林同道,便是断了自己的根茎啊,你知不知道。”

    “见过左相…..”

    “….还是娄丞相见识多一点。”

    …………..

    下面人窃窃私语着,想通关键后,不少人恍然一悟。而包道乙听到这些话脸上不由青一阵,白一阵,他本就是打打杀杀的江湖人,字也识不了多少,虽然有点见识,但和同样岁数的娄敏中一比,自然有看不透的地方。

    “刀子朝向江湖人,这一点,我也不赞同。”

    石宝坐在椅上,刀就立在他旁边,脸上晦气的说:“毕竟同为一脉,伤了和气将来还如何自处?杭州城里该抢的,都差不多抢光了,我看不如大家再勒紧一下裤腰带。”

    被石宝一顿实话说出来,众人脸上也是无光的。破城那天,所有人都疯了,更何况下面的人,破城冲进去后,便是一路杀人放火,奸1**女,什么东西都在抢,现在抢光了,再遇到难事,回头一看,发现自己这帮人还是短视了一些。

    此时宫门外,马蹄声响起,那信骑直入进来,手里的加急军情便是递了上去,很快有宫中卫士将那封情报呈到了侧殿。

    娄敏中看完信纸,几乎是眼前一黑,捏着信纸的双手颤抖,到的最后心里涌上来的情绪,大抵已经是难以说清。

    “方七佛败了…….五万人马仅剩万余人撤回………歙州也被破,守将晁中被杀…..太子正率兵稳固北方战线……但怕是也撑不了多久…..”

    此时殿内的人听到情报后,同样也被震撼到了,瞬间鸦雀无声。就连之前还鼓舞人心的李文书,皱了皱眉想要说些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化作了沉默的长音。

    娄敏中将书信撕的稀烂洒在半空,“竟然…..竟然那么容易就被打下来,一群饭桶,往日一个个诨号比谁都叫的响亮,现在….现在就是一群活着的笑话在乱跑。”

    可气归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歙州门户屏障已失,朝廷大军指日便可南下,现在终归要思考接下来便是要面对的,片刻之后,住持大局的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她叹口气:“城中缺粮,歙州、攻打嘉兴又失利,若是等朝廷大军合围过来,不如趁现在放弃杭州把这里的烂摊子交换给对方,我们退回去,重整旗鼓再来就是。”

    “妇人之见。”

    眼下好不容易积攒而来的富贵,要叫下面的人再吐出来,和拿刀架在他们脖子上有什么区别,这次不光是包道乙等人不愿意,就连明知退出杭州利大于弊的娄敏中此时也犹豫万分。

    他们愿意打、愿意守、甚至愿意挨饿,但没人愿意放弃富贵荣华。

    一辈子光着脚打打杀杀过来,为的不就是这些吗?

    ………

    但之后,五月底,初夏快要来了。

    歙州方面的王惟忠、突破方天定防线的童贯大军、嘉兴方面的王禀、王子武,三路大军合围过来,压向了岌岌可危的杭州城。

    ………..

    杭州城外,破烂的小村。

    “杭州的事基本快要结束了,真是出其意料的顺利。”

    在地图前,白宁喝着茶水目光盯着一座座城池的名字,随后将茶盏放回小晨子的手中,指着杭州以南的路径,“我们便是要在这里劫住他们……”

    指头指着一处地名:独松关。

    ps: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