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大的雨,也洗不干净人间的恶。

第一百七十一章 再大的雨,也洗不干净人间的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擂台上,打的火热朝天,下面那帮绿林人士喧闹叫嚣着。

    府衙对面,凭栏相望,包道乙抓捏着木栏看着的却是天边,隐隐有些出神,就连他身后徒儿郑彪郑魔君的话,有些置若网闻。

    “师父….你有在听吗?”眉纹阴阳鱼图案的郑彪下意识的问问。

    明媚的阳光并未持续多久,便是阴沉下来,雨伴着雷声下来。台上依旧打着,拳拳到肉,丝毫不受阴雨靡靡的影响,湿冷的气息混搅着空气扑在老人的身上。

    包道乙睁开眼帘,语气淡然:“你说。”

    后面,郑彪愕然一下,还是道:“师弟来了,而且他夫人也跟着来了,说是要找师父的麻烦。”

    “独异?想必老夫交与他的玄天混元功练的有几分功力了,此时过来也是想借着沾光的。可以理解,若是不来,老夫反而觉得他心里坏有鬼事。”

    包道乙不再看外面雨幕下的情景,坐回桌前,独饮杯中酒。外面轰的一下,雷声炸响,雨帘陡然转急,哗哗的雨声倾盆直下。他慢慢继续说着:“他夫人红花鬼母,到是略有耳闻,只是什么要找老夫麻烦?”

    显然郑彪有些犹豫,见到包道乙盯过来目光,只得吞吞吐吐道:“金师弟练武把自个儿下面给练废了……”

    男的练武功练岔了法子,伤身子是很正常,可练的把下面给练废了可就有点让人感到深深的无奈,此时包道乙就是这样的心情,现在人家夫妻不能人伦,眼下赶过来兴师问罪,好像也是名正言顺的。

    “这个…..真是平添无妄之灾。”包道乙满杯一口而尽,随手将酒杯扔在了桌上,起身就往外走,楼梯口前停住脚步,他叮嘱道:“教主大典之期也是快了,途中不能出事,你去拦下他夫妇二人,一切事待教主登基大典结束后再来了解。”

    说完,下了楼,外面拥拥挤挤的江湖人躲了进来,见到包道乙下来,便是自觉让开一条道。

    “那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到时候封赏的时候有没有咱们都不知道。”

    郑彪嘀咕着,也是下了楼去。一楼那里有人影被击入雨帘,落在街道上,无数的水花被落地的人影溅起炸开,酒楼内,似乎发生了争执,两拨人拉开了阵势,换做往昔郑魔君或许会评评理管上一管,但现在他没那心情,走出酒楼后。

    里面,打斗声乍然而起,混乱成一片,以及酒楼老板痛惜的哀叫。

    独自走在雨水里的郑魔君有些彪莽,在包道乙跟前有些唯唯若若,他在江湖上能闯出魔君这个称号,不光是靠残忍血腥来定夺的,他心里也有自己的算盘。这明教起事到得如今风光,若是要封侯拜将了,他是不怎么看好包道乙的,还不如趁机会多掠一些钱财要紧。

    今日府邸里争论那一幕,他也是在场,看得出方腊偏颇多于那邓和尚。想着他叹了一口气,拐入一个巷口,前段时间城里混乱的时候,他在这里强占了一名妇人,这家人家境一般,见有人劫掠便饶有兴趣的进去看看,便是见到这家里的男人已经被打死了,家里稍值钱的东西也被抢的一干二净。

    那伙人似乎正要把那妇人剥的干净强来,不想郑彪一眼就相中这女人。

    随即出手将三个趁乱劫掠的江湖草莽一锤敲死,自个儿褪下裤子将那妇人按在桌上狠狠****了一番,每次见她哭叫的样子,郑彪心里甚是舒坦,很享受。临走时,他留下一些金银,和一面他郑彪在教中的小旗挂在对方门口。
叛军全文阅读


    此次过来这里,他也是存了想要发泄的念头。

    走出十余步时,前方阴霾的街巷尽头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速度极快的靠近过来,远远的,有道人影破风过来,阴暗笼罩。

    郑彪猛右手猛的在背后一拔虎头锤,照着冲过来的人影就是一锤打过去,噗的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空中爆开,热热的液体淋了他一脸。

    他一抹一闻,是血。

    黑影落地,仔细一看,正是赤身裸体的女人,头部被砸的稀烂,脸部上依稀辨认的出,是自己相中的那个女子。

    顿时,他恼了,冲着巷子里怒喝了一声:“谁”

    声音刚过去,与此同时,有人拖着长长的披风扑了过来,这边虎头锤也不慢,横扫过去。便是听到乓的一声响,对面来人一掌击在锤身上,阴风吼吼。

    相相受力,两人各自退开半步。

    “金师弟….”

    来人一个照面,郑彪便是收了力道,不由叫上一声。

    “师兄,别来无恙。”

    来人慢慢走到光明处冲对方抱拳,长的却是一副鹰钩鼻,白眉,嘴唇稀薄,眼睛似条毒蛇般有些狠毒。

    郑彪过去将他衣襟揪起来,铜铃大的眼珠瞪着对方,嘶哑低沉的怒吼:“谁他吗让你杀她的?老子好不容易有个看的上眼,就被你给搅黄了。”

    被揪着衣襟的男子便是金独异。

    此时他却是不恼,说道:“有件泼天的富贵机会,想来找师兄一起,不知愿不愿意?”

    金独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滚…..”郑彪不傻,手松开,转身就走。

    走出巷口,忍不住回头看一眼,那身影依旧站在那里等着他。

    整个人忽然犹豫不定起来,“其实…..人应该有更多的机会。”

    ……………..

    雨越下越大,街边没处躲雨的行人仓惶在街上奔跑。

    路过一条街口,一个少年,衣不蔽体坐在巷口,浑身脏兮兮满是污秽,捧着一只破烂了几处的碗,可怜巴巴的望着冒雨经过的行人,他一条腿膝盖以下已经乌青,扭曲变形的厉害。

    “….吃的…..我好饿…吃的…”

    少年颤抖着,高举着破碗并不是在向老天乞讨,而是希望将绝望、饥饿的目光望着来来去去的行人。

    在巷口,那边林冲看不下去。

    将身上带来的干粮放进了小乞丐的碗里,那小孩很有礼貌的冲他点头,口中不停的念着‘谢谢’的字眼,似乎小男孩曾经是有家教的人家。凌振拍拍他肩膀,“走吧,原本他不应该是这副模样的,看伤势应该是被人一棒打成这样,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做,救不了他。”

    林冲默然点点头,转身进入小巷。

    走出十余丈,身后忽然响起混乱,他们转身看过去,七八个与那小男孩一般大小的孩子蜂拥过去抢走了饼子,甚至还将对方嘴里吃进去的馕饼也一并掏了出来,抢来吃掉。

    “这造的什么孽啊。”

    看到这一幕,林冲心里充满尖锐的隐痛,就算流眼泪也无法使它减轻。

    他咬着牙,默默转身回去,看着从天冲刷下来的雨珠迷糊了双眼,驻足片刻,心里压抑着,愤怒着,低吼一声。

    “贼老天”

    “你洗刷不干净的啊。”

    ps:今天的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