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屠帮(三)担心、自私

第一百六十五章 屠帮(三)担心、自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蔓延的月光下,白霜铺砌。

    寂寥寥街道上,犬吠偶有传来。两道身影在街道穿插一前一后行走,大抵的方向是过去屠鲸帮的驻地,那屠千岁此时也改了名,降了一截,叫屠百岁。原本就是混江湖的诨名,若是不怕与当今皇帝犯忌讳,恐怕改个屠万岁也是不在乎的。

    别看屠百岁如人熊般身形高大,可真要让他面对毫无价值的死亡,勇气也是不够的。他一边带着路,一边小心陪衬着,虽说算不得阿谀奉承,但与以往那种霸气深沉的形象极为不符。半道上,白宁忽然止步,让屠百岁愣了一下,随即便听对方轻喝一声:“出来”

    那边,巷子里钻出十多道人影,熟悉江湖厮杀的屠百岁当下横起手里的锯齿刀,小心戒备起。那边出来的人影在月光下露出真容,并抱拳道:“少钦参见督主。”

    “你们过来干什么?”白宁举足继续往前步行。

    曹少钦领着十多名东厂番子档头跟随在后,“督主一个人出去,怕会遇到麻烦,便是跟来了。”

    前面脚步未停,白宁只是偏偏头,道:“既然来了就跟着,之前巨浪帮勾结明教居然围杀本督,此时恶獠已死,巨浪帮就不该留下,屠帮主找个人带你们过去一趟。”

    “提督大人面前,屠某怎敢称帮主。这就唤人来带众位公公前去巨浪帮驻地。”屠百岁此时心里担惊受怕,只想着白发之人不过是东厂里面稍有脸面的人,此时听到督主二字,便是知道那是东厂的话事人了。

    巨浪帮其实与屠鲸帮在扬州相存日久,两帮垄断了城外数个大小码头,以及几个行当,表面上做着一些白道上的生意,暗地里也是会走私贩盐,两帮之间存在的冲突也时有发生,但大多时候都是摩擦,真正发生那种灭帮屠杀之类的事,倒是不可能,毕竟谁愿意辛辛苦苦打下的基业,在愤怒中毁于一旦,再者官府也在旁边看着,若是真拼了,两边的人都吃不了兜着走。

    如今,东厂提督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勾结明教造反这条谁也担待不起,恐怕今夜过后,巨浪帮就真的不在了。

    而白宁自然也不会去参与这种毫无分量的事,在屠百岁找来几个城里的闲汉,凭他的威名,那几人便是乖乖的充作向导带着曹少钦等人过去,便在前一个路口,就分道而行,这些番子档头身着鱼鳞皂衣,挎紫萝细刀,便是改组之后第一批学了武功的新面貌。

    他们杀气腾腾的过去.....

    与此同时,巨浪帮哪边不少人已经就寝。

    ..........

    天已过子时,大大的两盏灯笼高挂红漆大门两侧,门匾上写着巨浪二字,毕竟是江湖小帮派,如此时辰内,早已是没有帮众在外面值守,驻地内,倒是有些人还在巡着夜,不过在这样的夜里,多少有些抱怨。

    便是有几人提着灯笼过来,其中一人让他们等等,便是悄悄跑到墙角拉开裤子一截嘘嘘的尿上泡尿。一边还说道:“跟着帮主那群兄弟才爽啊,这时候估计抱着小姐儿在被窝里快活呢,再不济也是酒肉填肚子,剩下的咱们却是不得不打更巡夜,真是人与人不同呢。”说完,抖上两下,便是要提上裤子。

    “人家是帮主的嫡系心腹,咱们还比不了,熬几年说不定就轮上咱们了。”

    “几年?”尿完的那人重新过来,“几年,说不定老子的尸体都不知道在哪儿搁着,吃江湖饭哪有命长的,你可真想的开。”

    “好了,好了!”另一人见他们越说怨气似乎越大,皱起眉头插进话来,“都别说了,咱们还在巡夜呢,什么命长命短的,有那好命就不在这儿了,走走,去下一个地方逛逛。”

    ”.....不对,那边好像有声音。”

    提灯笼的喽啰将火烛抬高一点,照过去。院墙上忽然冒出一个人影来,手臂抬起,弦崩响,一根黑影陡然飞出射在举灯笼的喽啰身上,之后,院门那里门扇嘭的一声巨响,被人踢开,人影踏着步子冲了进来。剩下两个护院的喽啰刚要上前阻止或者喊叫,过来的几道人影一边朝里面走,一边抬头看他们一眼,抬臂小弩发射,两根过去,直接将人钉死。

    十多名鱼鳞皂衣的番子分成好几拨,冲进前院、侧院,遇到的人便是一刀剁翻在地,这些留守
君临诸天sodu
的帮众大多也就比普通人稍强上一点,也没个武功傍身,被人杀了个措手不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有些被直接杀死在榻上,有的刚刚爬起来就被迅疾过来刀锋破腹。

    一路过来,前院侧院已经被控制,染着血迹的刀锋开始朝后院过去。分散的番子此时在后院集合,曹少钦有些无聊的招招手,“破门。”

    一名身材强壮的武宦,一脚破门,随后便是一窝蜂的冲进去。一名看似七十岁的老头披着衣服从屋内跑出来,拱起手问道:“不知是江湖上哪条道上的朋友.....”

    略涂粉黛的曹少钦直接拔剑,下一刻,血线在对方颈脖上划开。

    噗

    “啊!”

    老头儿直挺挺的倒下。另一间屋里冲出来的妇女见到老人倒地,一下尖叫起来,转身就要朝屋里冲,随后又冲出门,手里提着一把刀杀过来。“我要杀了你们,还我公公命来”

    这女人或许是有点武功,也或许受到老人死了的刺激,下意识反应就是杀人报仇。曹少钦下颔仰了仰,懒得看对方一眼,再次拔剑,唰的一划,收剑归鞘,女人胸前到脖子一条长长的伤口破开,鲜血飚射出去,染满白色的亵衣,撞到了墙壁上,抽搐两下便是坐到墙根死了。

    外面杀人,里面自然是听到了,亮起了火光照亮接着就是窸窸窣窣穿衣声响起,大概是要出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曹少钦不耐烦的挥手,“进去杀了,一个不留。”

    说完,便是转身离开。

    一拨拨持刀的番子汹涌的闯了进去,各种各样的惨叫在里面传出,鲜血如同泼墨般挥洒在纸窗上,曹少钦站在院落里,负着手看着皎洁的霜月。

    似乎很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

    ******************************************************

    同一时间,屠鲸帮驻地。

    一口沉重的箱子被两名喽啰搬着抬了过来,屠百岁将他们挥退下去,堂里便只剩下他与白宁两人,于是亲自过去将箱盖打开,堆积着书本、账簿、以及各种值钱的东西,里面一尘不染,便是看得出对方还是经常使用或者清洁,那么里面存放的东西自然是宝贵的。

    这一点,屠百岁没有欺骗白宁。

    从里面一件件小心翼翼拿出的东西摆放在案几上,白宁随手抽出一本翻了翻,“覆海刀法?便是你的武功?”

    “是....”

    啪

    武功直接被白宁扔了回去丢在桌上,看的屠百岁一阵心疼。随后他从箱底找出一件鎏金铜盒,拨弄下锁上的机关,便是将其打开,霎时,屋内泛起一阵异香。

    红绸包裹下,里面放着一枚晶莹白透的小丸。白宁眸子划过去,看他:“你不是说是三颗吗?”

    “回提督大人,早先确实是有三颗的。”屠百岁解释道:“有半颗我拿人试药了,然后我又吃了一颗,前端时间双龙帮两位帮主的老母大寿,又送了一颗,便是剩下最后一颗了。”

    “双龙帮?什么帮派,扬州的?”白宁将铜盒掩盖上。

    屠百岁留恋不舍的看着盒子取走,听到对方问话,赶紧答道:“是长江边上的大帮之一,把持江宁府江河一带,老大叫流沙龙、老二叫破涛龙,两兄弟武功也很高强的。”

    白宁点点头,准备起身离开,走到门槛,语气清湛:“本督东厂麾下六扇门尚有一个总捕头的位置留着,你愿意来吗?”

    去,还是不去,屠百岁脑门细密一层冷汗。

    ..............

    屋内的巨汉思考着。

    白宁站在檐下摩挲着手里的铜盒,望着皎洁的明月,取这东西。他是为了一个人,此时心里却拥堵许多古怪的情绪。

    那个傻傻的姑娘.....若是服下这药,会不会有一天清醒过来。

    恢复成正常人应该是好的吧。

    “可.....”

    白宁眼里闪着纠结的神色,手紧紧的捏着铜盒,“我在担心什么啊......”

    最后,他把鎏金铜盒揣进了怀里。

    ps:第二章,晚上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