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屠帮(二)宝物

第一百六十四章 屠帮(二)宝物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青楼内,顷刻间发生的变化太快。

    剑出,归鞘,数人身死,再到屠千岁踢碎栏杆从而二楼跳下落地,大厅内放着的落地灯盏,挂着的灯笼被忽然而来的震动变的明灭不定。

    “用的可是林家辟邪剑法?交出来,饶你不死......”

    雷霆若吼,转眼间燕薇楼内的妓子、龟奴陷入惊慌的混乱,纷纷往更高处安全的地方跑去。摇曳灯火明灭晃动之间,就听二楼上文破涛大叫了一声:“屠老大,小心!”

    他手中的鱼鹰铁钩猛的勾出去,罩在巨汉的身侧的同时,在门口那边,白宁忽然拔剑,明与暗交错间,身影让人眼花一错,白龙剑与黑金宫袍交织着,在两帮帮众内逼近过去,噗噗噗接连的割破喉管的声音不断响起,就算有人反应过来,也跟不上对方诡异的速度,再加上灯火摇曳,视野不明的情况下,不时有人在惨叫,在倒地,翻飞打烂桌椅。剑光影影绰绰在众人之间眼花缭乱,血光飚射,到的屠千岁面前时,噹的一声爆出星星火花,一支鹰爪铁钩挡了一下。

    “屠千岁?”

    忽明忽暗的灯光下,白发人影轻声问了一句,随即便是杀了过去。文破涛大惊失色,不再顾保留实力,直接飞跳下来,双脚一挂在楼檐下,两柄飞爪拖着铁链甩过去,在巨汉身侧两边搅动,而屠千岁抓起锯齿刀朝冲过来的身影挥砸格挡。

    青楼之中,灯光暗下来的一瞬间,打斗声爆响起来,噼噼啪啪的火星在巨汉身周炸开,金鸣刺耳摩擦,硬磕,切割不断的在响,在变化着。两人协助防守,竟也是将所有攻击挡了下来,待灯火抽正,不再昏暗时,他们才发现对方已经退开数步,寒气逼人的剑斜斜向下,一滴滴粘稠猩红的血液顺着剑锋缓缓汇聚在剑尖滴在地上。

    视野清晰后,屠千岁、文破涛二人看清大厅内这次跟随过量的帮众悉数倒在了地上,俱是一剑毙命。只剩一名未死的人吓得蹲在地上瑟瑟发抖,胯下湿漉漉,不由大叫一声:“妖怪....啊!”拔腿就朝门外跑去。

    白宁视线一直停留在那一高一矮两名帮主身上,手上只是微微一动,白龙剑唰的一下钉过去穿透那人后背来了一个穿透。

    手一招,穿插在那人身上的剑身摇晃下,噗的一声,倒飞回白宁的手里。

    这一幕,让屠千岁和文破涛俩人脸色露出些许不安。

    “你到底是谁.....这....这真是辟邪剑法?林平之用这个剑法来换我二人性命?”屠千岁胆气终是没有一些的,还不至于吓得说不出话来。

    白宁掏出白绢,将白龙横在眼前慢慢擦拭而过,似乎并没有听到那人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毕竟是自己的练的,还是有一点生涩,不过没关系熟能生巧嘛,而且咱家过来试剑法的,你们两位信吗?”

    “咱家......”文破涛脸色变了变,失口道:”...他...是...阉人....东厂。”

    将白绢丢在地上,白宁垂下眼帘,语气云淡风轻的说着,“咱家以为在南平杀了一帮武林人,东厂的名头在南方还是不显呢,看来还是有点效果的。”

    对面,屠千岁的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毕竟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和朝堂鹰犬对上了,当下拱手道:“屠鲸帮帮主见过东厂
异世圣武皇吧
的公公,不知公公是不是为林平之的事而来,他又在何处?”

    “咱家都来了,你说,是不是为林平之的事来的?”、

    白宁不管他,语气依旧陈述:“至于他在何处.....他死了....你们看,他给剑谱杀你们,而咱家杀了他替你们了了后事,现在咱家要杀你们了,也是为他报仇,看,两边都不相欠,我现在要杀你们了,不要掉以轻心。”

    “神经病....”

    那边,文破涛双手握着铁钩俯冲下来,但毕竟还是有些距离的,此时白宁的身影也动了。距离稍近的屠千岁知道事情有些微妙,但也不可能善了,他第一反应抬手举刀挥砍,然而看似极快的举刀的动作也是慢了对方半拍,举刀的手还未抬起,就被对方一脚踏在了上面。

    身影借力一踩,翻身直冲而上,白练朝着迎面而下的人就是挥了一剑,那剑光唰的带过去。巨浪帮帮主文破涛眼睛对方一剑来的太快,半空之中来不及躲避,急忙变招,将手里一对铁钩朝着下方就一砸,想要借此破了对方攻势。

    呯

    身影相错,双方互换了一招,文破涛还未来得及落地,空气中,他的背后陡然间传来空气破开的剑响,余光看过去,剑光憧憧,他猛地想要转身,但对方的剑已经过来了。

    刹那间,文破涛的脸上、颈上、胸腔、腹部甚至是四肢,剑光如狂龙乱舞,不知道被白宁劈砍、横切了多少下,身体不断的下坠的半空中震动。

    随后,便是一瞬,剑光拉出了一条直线,白宁银丝飘起,穿透了对方,先一步落地,剑插回鞘,声音轻响。文破涛微张着嘴,一声未发,脚掌刚一接触地面,周身突然布满血线,血雨顷洒,身躯仿佛经受不住重量了一般,哗啦一下,金玉落地般,散落一地碎块。

    滚烫、粘稠的血液从一堆碎肉里蔓延出来,浸透了巨汉的步履,一片温热。

    ”......真的是...辟邪剑法?”

    屠千岁此时已经没有了任何想法,只是刹那之间的事,与自己半斤八两的巨浪帮文破涛瞬间就变成了一堆烂肉,这让他有点接受不了。

    扑通一声。

    巨汉坚持不住了,随即将手中兵器扔开,颓然跪倒在地上。

    “跪下了,以为咱家不杀你吗?”白宁抬步过去,右手拇指摁在剑柄上,随时可能再次拔剑。

    “不”

    屠千岁连忙磕头道:“我愿意花钱买自己一条烂命,求公公开恩。”

    剑还是缓缓的退出,白宁冷漠的摇摇头,“咱家不缺钱的。”

    此时剑尖已经在巨汉额头停住,下一秒估计就会刺下来。

    “公公”

    屠千岁那硕大的身躯吓得猛的一抖,急忙大叫道:“我帮里有一件宝物,乃是屠某从一条巨鲸腹中所得,一共三枚奇异的珠子,服了不仅能延年益寿,而且能使人头脑清明,所想所记之事都能在重新脑子里一一浮现的。”

    ......头脑清明......

    白宁收剑,转身对屠千岁道:“带咱家去取,还有.....把你这破名字给改了。”

    巨汉当即起身,浑身冷汗连连,赶忙叫跟上前去带路。

    ps:今天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