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番外第二十五章 崛起(二)

番外第二十五章 崛起(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雨水啪啪啪打在车窗上。 x更新最快

    是那个女人?曹少卿透过车窗看到酒店柜台前的身影,自然也看到她的男人,随即将视线一转,轿车嗡的驶离这里并不停留。行驶之中,后座上,颤抖的豹爷嗤牙咧嘴坐起来,悄悄伸手从裤腿拔出匕首,眼睛却死死盯着前面开车的人,探出手的刹那,金丝眼镜闪过一轮寒光,看也不看对方,随手从副座位上拔剑往后一刺。

    “啊”惨叫陡然响起。

    举着匕首的身影后仰,宽长的剑身直接从他肩膀刺进去,钉在后座上,鲜血顺着伤口的间隙流淌出来,花格子的衬衣染红一大片。

    “想找死,咱家不介意。”曹少卿平淡的着,反手一拔,身后再次响起一声“啊!”的惨叫,豹爷还在的那只手一把捂住伤口在座位上摇摆滚动。

    随后,止血的绷带和止痛药被丢了过来,豹爷自然不想死,咬着绷带给自己断掉的手腕上缠了起来,硬生生嚼碎药片往下咽,脸色惨白虚弱的看着放在副驾驶的白龙剑,以及沉默开车的身影,微微的张嘴:“兄弟...狠人呐,眼皮都不眨一下就砍下人的手,以前我怎么没听过你的名号?”

    “以后你会听到的。”镜片下的目光抬了抬,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趴在后座上流血过多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的男人,视线转回去,接着专心的开车。

    车内沉默了片刻,一栋栋建筑从窗外过去,豹爷不想放弃,又道:“兄弟,你透个底,断我一只手,又不杀我,为的什么?地盘还是钱,只要你放了我,什么都给你,怎么样?”

    “今夜像你这样的人还有好几个......你别害怕。”曹少卿打开中控台的收音机,“……夜还很长。”

    车中响起古筝的声乐,车轮碾起的水花溅在了路边,从主干道飞驰而过,雨越下越大,很快消失在雨夜里,像这样毫无征兆的事件,还悄然的还发生在这座城市的其他地方。

    嘭……

    巨响发生在街道,车的碎片叮叮当当一路沿洒开,有人拒绝了邀请,开车途中与呼啸而来的大车相撞,里面的人尚未清醒过来,就被丢进了后面尾随而来的轿车里,或有在家里休息的大佬,墙壁轰然被汽车开进来撞塌围墙,撞破防盗门,一群黑衣人从被窝里将的身形带走,平静的城市下,地下世界有针对性的打击带来了风暴。

    一栋建筑,三三两两的轿车从不同方向驶来,率先停下的车子里,曹少卿打起雨伞走下来,提着步伐蹒跚的豹爷走进大厦。

    “你们是阴九龄的人?”豹爷认得出这里,以前来过很多次。

    提着他的人依旧沉默,推开一扇玻璃门。

    人音嘈杂喧闹传入耳中,视线扩展开,椭圆的长形会议桌坐满了人,豹爷站在门口看去有些自愿而来的,另一部分脸上、身上多少有伤染血的,和他一样都是被“请来”的,模样颇为凄惨。

    “崇宾有头有脸的道上人都被请来了,阴九龄这回想干什么?”

    “……干什么不知道,反正我们不想来的也来了。”

    “咱们十几个人也不少,干脆冲出去,他们也不一定全部拦的下来,若有兄弟出去,立即召集人手打过来……”

    “…都是老胳膊老腿的,你冲的出去?”

    “妈.的,和阴九龄这老家伙干了!!”

    周围骂声传来,叫骂拍桌子的大多都是身上带伤的几名头目,也有几名脸上淤青带血痕的中年男人,气势却沉稳许多,等着这些年青一些的在闹,自己好好看着就行。

    室内声音嘈杂群雄激愤,然而真正到动手的,大抵是在等,或者过过嘴瘾而已,气氛热闹之余也有人看到了进来的曹少卿和模样更加凄惨的豹爷……

    “阿豹手被砍……断了…”

    “那人干的…”

    窃窃私语间,曹少卿推了一把虚弱的豹爷,将他丢在一个空位上,提着白龙剑走到上首位的侧面,一动不动的阖上眼帘,众人声音渐,随后会议室里沉寂了下来,盯着那位戴金丝眼镜的年青人,等他开口。

    十几分钟过去了,有人按耐不住情绪,想要上前出手制住对方夺下武器再挟持着出门去,只是他刚踏出一步,曹少卿睁开了眼睛,那人只好乖乖的坐回去。

    不久,会议室的大门再次打开,身着轻绸唐装的老人走进来,一时间会议桌上的人,激动拍响了桌子站起来,有人硬气的大喊:“阴叔,咱们都是你的晚辈,你就是这样坑自己人的啊?咱们道上混的,讲的什么,你比大家都清楚,一个电话过来,我想都没想就来了,现在你看看,大家变成瓮中鳖,真他.妈晦气”

    阴九龄到底是混迹江湖多年,对于这些人的处境,虽然是自己做下的,但也并未羞愧到让他像众人赔罪的地步,垂着眼帘慢腾腾的朝前走,就在众人骂声中,在会议桌侧面第一个位置拉开了椅子坐下。

    旋即,所有人闭上了声音,在座的都不是蠢货,坐到那个位置上明阴九龄也并非这件事的主谋。

    “不是阴叔,那会是谁?”有人低声发出疑问。

    一名崇宾北闸道的大佬垂头丧气:“妈.的,感觉这次栽到姥姥家了。”

    “阴叔”豹爷抬起头,看向那边的老人唤了一声,没有了嚣张的语气:“人是你喊大家来的,你知道的比大伙多,就算咱们死,总让咱们死个明白吧。”

    阴九龄睁开眼,目光复杂,叹了一口气,朝在座的后辈拱手:“老都老了,还给大伙带来麻烦,只是今日不让大家过来,后面他们会一个个的清理,你们叫我一声阴叔,我自然不愿看到你们流血丧命啊。”

    “好牛啊…阴叔你他们是谁?”一名挨个儿光头的汉子,满身纹龙画虎,颇有气势的站起来:“是好汉的,就响当当的站出来,真想拿下崇宾,就真刀真枪的来,阴谋诡计的,老子不服”

    “真刀真枪
纯阳武神无弹窗
….”阴九龄想到那个阴沉的中年胖男人,一掌将大理石茶几打碎的画面,摇摇头,正待话,他上方站立的身影也在此时陡然拔剑,便是在那人‘不服’一出口,唰的一剑隔空斩过去。

    ….嘭……

    那人面前摆着的水杯陡然炸裂,开水溅了他一脸时,玻璃碎片四溅飞射,划伤了两侧人的脸颊,瞬间,鸦雀无声,那人呆呆的看着只剩下底座的杯子,乖乖的坐回到了座位上,脑子里嗡嗡的乱响。

    “服了吗?”曹少卿冷声问他一句,手腕翻转一插,剑身唰的归鞘。

    那人脸上被烫的通红,只是弱弱的头,“服了……”

    外面脚步声传来,大门再次推开,恶行恶相的笑声拖的很长,圆滚滚的身躯走进来,“啊哈哈哈…好热闹啊,要不要给大家找一些姐姐来玩咪咪啊。”

    对这个走进来的人,在座的有人认识,有人不认识,但默契的在此刻都没有话,下一秒,进来的身影往旁边一站,躬下身。

    一道修长的白色身影快步走了进来,面容阴柔,满头银丝,目光直视着前面,走过之前冰冷,武功高强的身影时,对方同样躬下了身,这样的场面,让所有人越发感到心里不安,如坐针毡的望着已经端直坐下来的人影。

    “……我没有那么闲话与你们。”

    白宁端坐座位上,手指敲着膝盖,扫视在座的十余名在崇宾有地盘的大佬,嘴角陡然勾起笑容:“你们不要紧张,既然没死人,那就没想过要杀你们,都不要紧张,放轻松,因为接下来,我的话,你们要听仔细了。”

    他嘴角的弧度不减,摩挲着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抬起手,勾了一下指头,一直贴身的海大福恭谨的托着一叠文件过来,取出当中一份递到白宁手中。

    “把其他的,让在座的各位看看。”

    海大福头,随即让人将这些内容一致的文件发下去,下方翻转纸张时,白宁的声音很平静的传来。

    “通勤九组特约顾问,关于这个机构或许很少有人知道,但不要紧,你们只需要知道,我能有和市级相平衡的权利,可以让与该机构任务相关的权职部门配合行动,比如缉毒、打黑、清查污秽官吏,当然我只是顾问,可能权利没有那么大……”

    白宁敲着膝盖,笑容减下去,“所以上面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将有一个叫宦门的组织立在你们头上,而这崇宾市的地下势力,将来我白宁了算,当然你们当中也有些人不服,没关系,我会一个个扫过去。”

    敲击膝盖的手指抬起呈爪一吸,白龙剑哗的一下飞出剑鞘,落到他手中,白色的袖口扬起的一瞬,那边,会议长桌两边的众人连忙双脚在地上蹬,想要拉开距离。

    剑锋划过空气,所有人眼中一条白线像是切断了空间一样停留在长桌上,稍缓,剑锋插入鞘时,会议桌的发出清脆的响声,眨眼间,便是哗的一声裂响,一道平整的裂痕在长桌上笔直的蔓延。

    砰砰砰….接连几声椅子倒地的声响,几乎围坐的江湖大佬们慌忙的退开,腿上有伤的,退开时踉跄不稳倒在地上,仍旧惊恐的连滚带爬贴到墙壁那里,睁大的眼眶之中,倒映着那长长的会议桌从中间断开,左右倾倒下来。

    “我宦门崛起势不可挡,谁挡谁死,包括你们。”白宁站起身,负着双手从裂开的会议长桌中间缓慢走过,“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心里有没有其他想法,但今天我把话在这里,往后崇宾不得有毒品、不得贩卖妇女和儿童,至于高利贷和皮肉买卖,双方自愿情况下,我不干涉,若是让我发现有人把刚刚的话置若罔闻,这张桌子就是你们全家人的下场,所以要心了,我喜欢斩草除根的……”

    脸色苍白的人群里,有人想要站起来话,被身边的同伴拉一把,但仍旧出来:“少了这些进账,我们这些人怎么活?手底下的兄弟要不要养?要是让其他城市的江湖同道知晓,会笑话我们。”

    “谁笑话,那就谁死,到时候你拿出证据,把名字、地址列出来交给海总管,他会处理,我时间有限就这么多,不要再和我提养多少兄弟,你养过几十万人吗?你养过几百万人吗?没养过就闭嘴,你们明面上的生意够你们养几千人了。”

    白宁往回走,手在一个光头大汉头上摩挲,露着渗人的笑:“还是之前那句话,千万别让我抓到,毒品和贩卖人口尤为重要,抓一个,我杀全家,这是习惯了,你们要多包涵,千万别贯着我,知道吗?”

    那光头大汉的脸色瞬间涨红,饶是换做别人,他早就将对方沉江了,可眼下身子止不住的颤抖,就像有一条剧毒无比的毒蛇吐着信子在舔舐头,让人毛孔悚然。

    只得无比憋屈的了头。

    周围人的表现出什么情绪,白宁并不在乎,他一身功力,这些就算再加上一百个,也是多几秒钟的时间而已,身影往回走,洋溢的笑脸上,冰凉的目光与那边还坐着的老人对视在一起:“你呢?我觉得你应该比所有人都懂的吧?”

    阴九龄只对视了两秒,就感到头皮刺痛,转移了视线,苍老的手背的捏紧,他了头,终于出声音:“懂。”

    “那就好。”白宁快步走回椅子坐下,双手啪的一声按在扶手上,“既然了宦门压在你们头上的坏处,那么就好处,不管白的黑的,只要犯了事,我都给你们捞出来,当然罪大恶极,咎由自取的,我不管。还有一个,你们当中谁想习武的,每个帮派挑一些人入我宦门,资质好的,可入内门,想学真正的杀人术,你们这些大佬也可以来试试…..”

    最后一句话,白宁的语气就像恶魔的口吻在**,原本下方还处在担忧和恐惧的众人,不少目光有了闪烁,不久之后,有人上前单膝跪下拱起手来,然后一个两个……更多的人上前跪下……

    白宁脸上露出赞许,窗外雨声变的急骤。

    ps:直接四千字大章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