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屠帮(一)

第一百六十三章 屠帮(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天光至深夜,扬州城内逐渐少行人,安静了下去。只有一家家酒楼、一家家青楼或许还亮着灯火,在这个时代,无论文客雅人,还是三教九流绿林豪客,夜宿青楼自然是一件很时髦的事。

    相对于南边方腊闹的欢腾,这里依旧繁荣热闹,歌舞升平。像这样的造反虽然闹的比较大,却是成了读书人最后高谈阔论的谈资,毕竟雄图江南,他们也是不看好的,既然不看好,那他们还担心什么。

    燕薇楼是扬州城内算得上较大的烟火之所,乃至深夜,依然是门庭若市,只是今日江湖打扮的人较多了起来。三三两两携兵器的人结伴而行,在青楼进进出出,也有嫌里面吵闹的,拿着一坛酒坐到外面檐下独饮。偶有普通人过来时,便是被青楼龟奴拦下,告诉他们:今晚燕薇楼被本地屠鲸帮、巨浪帮给包下场子,不能接待外客。

    里间莺莺燕燕的妓子放浪形骸依偎在豪客身边,捻菜敬酒,时不时在对方调戏下,眉目含春的看过去,娇声嗔怒,却又身子贴紧磨蹭。引的男子放心酒杯直接将女子拦进怀里,使劲揉捏,亲吻。

    相对一楼的放浪的画幕,二楼上看台上被清出一片空位,一张大桌摆在中间,巨大体型的猛汉,坐在那里显得有些不协调,一碗酒水从嘴角溢出顺着浓密的络腮胡滴落到胸襟上,浑然不觉。

    一饮而尽后,空碗乓的一声,猛磕在桌面上,“满上。”

    侍女过来斟酒时,巨汉的眼睛瞪过对面,一个两颊消瘦的男子,此人额上一缕发丝斑白向后梳着,桌边摆着一对鱼鹰铁爪钩,这人轻轻拿酒杯啄饮,声音阴沉的一边说道:“….杭州那边真是热闹啊,若是方腊过来扬州,屠兄是接呢,还是拒啊。听说西军的童枢密已经领军南下,二十大军呐,也不知明教的人能不能抗下来。若是抗不下来,这南方一带的江湖豪侠都会躲着当兵的走。”

    巨汉的手轻轻拍在桌面,刚刚斟满的酒水当即溅了出来。姓屠的巨汉眯了眯眼睛,声音雄浑如雷般传来。

    “文帮主,你的话跑偏了。江湖人就不要扯到朝廷,这让屠某感到不舒服,你我二人在扬州能创下这般家业也不容易,若是牵连明教的事里去,怕是以后朝廷秋后算账,我们变成丧家之犬……”

    “…….二来,我们是商量辟邪剑谱的事,那林平之原本是可以截住的,却是因为你帮里的人,让他给跑了,那林云迟死后,整条街都被你揽了过去,我屠鲸帮却是半点好处都未捞到,这事儿总得给屠某一个交代吧?”

    “文破涛…..你说呢?”

    屠千岁身子动了动,布衫被他撑的紧绷绷,脚边立着一把锯齿金环大刀。

    “有便宜,你又不占,怪的了我?”文破涛四平八稳继续喝着杯中酒,丝毫未将对方言语威胁的腔调放在心上,他又说道:“那林平之的生母,乃是秦刀寨老寨主的小女儿,秦红药。就算那女人和林云迟那傻蛋和离了,老子也是不敢过去招惹她的。”

    “…..哼。”屠千岁端起碗一饮而尽,丢在桌上,“可惜林家的兔崽子并没有去找他生母,而是去了卞梁,这个你恐怕不知吧。”

    文破涛视线向上微微斜,“你知道他去哪儿了?”

    那边,巨汉摇摇头,粗壮的指头在桌面敲了一下,“老子担心这家伙一个人躲起来把剑谱上的武功学会了,过来咱们麻烦…..听说当初林家武馆里透出消息的小子说,那武功应该是门上乘的剑法。”

    “呸…..”文破涛不屑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一个书呆子而已,你都怕?”

    屠千岁沉默片刻,
神级修理术全文阅读
随后狰狞的笑着望过去,手去摸那柄锯齿金环刀,“怕?老子觉得还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咱们先把之前的帐算算如何。”

    “你当我怕你?来,算啊。”文破涛自然将对方的动作看在眼里,胳膊动了动,随时去拿桌面上的鱼鹰爪钩。

    俩人在二楼上前一刻还在语气平和的谈着话,下一秒便是争锋相对起来。

    隐隐有了开打的架势。

    ………..

    燕薇楼外。

    夜风拂来,带着凉意。金纹黑底的步履,踏着缓慢的脚步走在街上,袍摆微微晃动着,随后停在了青楼的门前,便是举步过去,往台阶上走。

    “这位贵客,今日小店恐怕不方便招待啊。”龟奴上前挡住了白宁。

    他脚刚放下立在台阶上,袖袍往外一拂,那人便是直接倒飞出去,越过一张木凳,摔在地上,倒是没死,只是伤的不轻,正捂着胸口,痛苦的呻1吟。

    动静闹出来,一楼的所有屠鲸帮、巨浪帮的帮众立刻举起了兵器围了过来,门外同样也有闲散的人将门堵住,拿着刀摇摇欲试。

    “不是屠鲸帮、巨浪帮的人立刻离开。”淡淡的语气从白宁口中说出,他微微抬头看向二楼………

    …….二楼上,原本就准备开打的两人此时也停下意图,走到木栏那里往下瞧上一眼,正好和白宁看过来的视线对上,心里便是一凛。作为一方老大,这两人怎么可能从对方淡漠的眼神里看不出杀机?

    “白头发的人….这么淡定?屠老大小心为上。”

    “打过才知道,你我二人恩怨暂且放下,先看看这人独自一人过来是要做什么。”

    说着话时,下面陡然间发生了些许变化,让他们措手不及。

    一头白色发丝被门外的夜风呼的一下舒展开、飘散、又滑落下来,白宁安安静静站在那里看着数十人,阴柔、冷漠的脸颊不做丝毫表情,然后嘴角微微动了一下,有些僵硬干涩,又有些冰冷刺人的声音传出来…….

    “你们听说过,血液飘散在风里的声音吗?”他便是这样说出话来。

    “这人脑子有问题吧….”

    “….先砍了他….”

    “敢在两帮面前说什么胡话。”

    ………

    原地,白宁走了一步,左手剑柄慢慢推出,白龙剑剑刃露出鞘身,细碎的出鞘的声音在青楼显得清晰。

    “人说,如果剑快,血喷出来的时候,就像风一样好听。”

    他轻声说着,白龙剑叮的一声出鞘。刹那间一鸣,白宁的身影在这些帮众的眼里模糊起来,一道白练横空划过,迅捷到了诡异的程度。

    站在前面的数人只是刚刚举起兵器,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便是走了两步陡然捂住自己的脖子,先是感觉不到疼痛,但随后脸色痛苦惨白,两步后,鲜血顺着手指隙渗出来,不停的往外淌着。

    白龙剑轻鸣着,一剑归鞘。

    数人捂着脖子上的伤口,歪斜着,软软倒了下去。

    霎时,白宁的身影再次站定,他看着地上的尸体,轻声自语道:“第一次靠自己学,还是有些生涩。”

    而那边,楼上的俩人,则一脸惊诧。

    随后,惊呼:“辟邪剑法…….”

    嘭的一声,巨汉一脚踹开木栏,拿着锯齿刀跳了下来,单手一指,“交出来,绕你不死。”

    ps:今天没什么状态,心浮气躁。感觉像心律失衡了一样,有点喘不过气。可能今天就一章打底了,容我休息一晚,明天补上,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