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总要杀一批

第一百五十九章 总要杀一批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不行”

    知府杜韶等人脸上笑容瞬间一僵,堂内的乐声停了下来,雅雀无声。陈大宝面色古怪的看着他,有点不怎么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回答。

    “指挥使大人在说笑…..吧?”

    “就是笑话…..”

    杨志来回走上两步,指着他们,厉声道:“本指挥在半月前奉东厂提督大人命令,三天之内转移杭州百姓,能走多少走多少,前往嘉兴避难。尔等守着钱财不愿离去,口口声声愿与杭州共存亡,如今兵凶战危却是要本指挥使偷偷开门放你们出去。若是让明教的人趁机夺了城门,朝廷不杀我,提督大人也不会放过我杨志,陈员外,你这礼物,杨某怕是无福消受!”

    他一口气说完,抱拳:“告辞!”

    “哎!杨指挥使….留步…”

    “….有话好说,还有商量的余地嘛。”

    …….

    那边已是转身带人离开的青面兽头也不回的径直出了这座府邸。他背后,不久便是传来打碎酒盏瓷器的哗啦声响………以及一声声的怒骂。

    此时,出来已是夜深,几人一连数日酣战已经到了人困马乏的地步,便是回到府衙寻了处房间,蒙头睡过去,休息停当后再上城墙。

    也不知过去多久,朦胧中杨志听到门外一连串的脚步声,有人在喊:“北门那边出事了,快去帮忙……”各屋木门打开,便是许多脚步声赶了过去,杨志一个激灵从榻上弹起,他本是穿戴甲胄睡的,拿过桌上的刀便是打开了房门。

    “怎么回事?”

    过来报信的人,连忙拱手道:“禀指挥使,北城门被守将谭仁斌的人打开了,想要出城的居民堆积在那里,我们东厂的厂卫正跟守城的士卒对持起来。”

    杨志脑子不蠢,立即联想到昨晚那几个大户说的话,难保今日发生的事不是他们在背后捣鬼,若是让东门和南门的明教发现,怕是要一战夺下城门的。

    当下他不敢再犹豫,快步出了衙门翻身上马,集合过来的厂卫朝北门过去,路上见到不少还有拖儿带女大包小包扛着的百姓也在朝那边过去,心下便是怒气蓬生,呵斥一道:“加快脚步,尽快敢过去。”

    ………

    天蒙蒙亮时,陈大宝相约的几名大户大车小车二十余辆悄然出了宅院,奔往昨夜在杨志之后收买的北门守将谭仁斌,趁天尚未大亮时,便好出了城门一路朝嘉兴过去。到的城门时,那里早早有人接应便是要出城了。

    却是被东厂留守的每座城门的厂卫拦了下来,数十名厂卫拔刀将裂开一条缝隙的城门堵住,与围过来的守城军卒对持了起来,随着时间推移,天越来越亮,街上出现的行人也越发多起来,知道此间事情后,反而不少人回家整理起了行囊贵重物件便是打着跟着车队出城的算盘。

    之后,便是一大群百姓蜂拥过来,将车队拥挤的水泄不通,想要调动回去都难。

    “让开啊”

    站在马车上,陈大宝举着一根鞭子就往下抽打,肥厚的嘴唇喷着唾沫,叫道:“滚啊,快让开,本员外可是和守将乃是熟识,行不行现在就杀了你们。”

    被抽了一鞭子的人或许见对方身势厉害,不敢还
御史不好当笔趣阁
嘴动手,只得骂骂咧咧挤到其他地方去,到饶是这般几次下来,总有碰到性子刚烈的,一言不合,便是出现怒骂、推搡,随即在人堆动起手来。

    之后不知是谁把马车上的陈大宝拖下来马车打了几拳,陈府的家丁自然不干了,拥挤过去将主人护了起来就是和对方发出冲突,而后面的人发现前面喧闹起来,以为城门打开了,于是蜂拥着往前挤,一时间混乱无比,逃难出城的人群犹如大浪般扑击过来,甚至将大门撞开了半扇,厂卫立刻拔刀阻拦,又被守城的将士挡住。

    两边一搅合混乱开始蔓延开,城楼上,身着戎装的谭仁斌带着士卒分开人群挤到两边,看着城门不断有人涌出、跑进、斗殴的城门口,便是一声暴喝:“都给本将住手,谁在动手,休怪本将无情。”

    “谭将军,还请先把城门关上,如今天已大亮,明教的探子很有可能在附近出没,一旦被对方混进城里就麻烦了。”厂卫中,有人如实喊道。

    谭仁斌斜眼看了一眼还未出城就被卡在半道上的车队,心里便是窝起火来,当下对那名厂卫呵斥了一声:“我乃北门守将,容的你来插嘴?若不是看你身着一身虎皮,非得治你顶撞本将的罪。”

    “把门都给本将打开,立刻安排人手将车队护送出来。”

    “还有那帮百姓…..让他们退后….否则格杀勿论。”

    他说着,摆弄着威风挡在厂卫的前面,连连招呼士卒架起兵器组成一道人墙将平头百姓挡住。

    那边车队这才有了空隙缓缓动起来,陈大宝鼻青脸肿爬上马车,叫嚷:“谭守将把那几人给我抓起来,我要杀了他们,回去我会在蔡相面前替你多多美言几句。”

    他话音刚落……

    身后马蹄疾奔,踏踏而来。

    “你要杀谁”一声暴喝,紧接而来。

    暴喝响起那下一秒,城门那边的守将谭仁斌厉声喝道:“什么人。”

    然而回答还未到来,一道刀芒闪起,一个身影从马车踩踏而过纵身飞来。名为谭仁斌的守将拔出刀与对方接触的瞬间,一抹血光冲天而起。

    刀碎、身首解体,脑袋飞了起来

    ………

    脚落地,刀不沾血。

    青色的胎记扭曲着,杨志眼眶充血,紧着刀柄,指着城里方向的人群,一字一顿说:“谁要是再敢踏过城门。我就杀了他。”

    他一脚将那具无头尸踹了出去,偏头对守门士卒吼道:“关城门!”

    “你们又想要毁我杨志的前程啊…….好不容易有了点起色……你们又要毁我…..光耀杨家门楣真这么难啊……我杨志不服…..”那里那头‘青面兽’双眼通红的看向了马车上的陈大宝,裂开嘴狰狞的笑起来。

    随后,那鼻青脸肿的人冷汗涔涔,吓得胯下失禁,一头栽下了车辇。

    ………………..

    “这样的人,总要是死一批的。”

    杨志便是这样想的。

    ................

    暗藏的凶机已埋下,或许便是在新的一天里。

    ps:三更就三更,没食言吧,然而求你们别养了啊,再养就要真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