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五十二章 辟邪

第一百五十二章 辟邪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皇城,春日灿烂。

    宫里的战斗已经结束,清点尸首、救治伤员在继续着。原本皇宫的守卫本就是严密的,只是赫连如心的身份让她受到阻拦降低,待到皇帝寝宫发难时,才打了禁军一个措手不及,否则就靠几百人的摩云教教兵想要冲破重重守卫是很难的。

    只是接下来的疑点,却一直徘徊在白宁的心头。原本只是借着明教造反提前将大后方的这根不稳定毒刺拔掉,却拔出了更大的一个疑惑。

    摩云教到底留下了什么秘密。

    “搜查的如何?”

    皇城广场上,白宁半眯着眼独自站在那里让自己尽可能沐浴在温暖的日光中。四周大量的侍卫和番子在搜索赫连如心留下的蛛丝马迹,然而过来汇报的高断年摇摇头,“就差把房梁拆了,可一点线索也没有,就连小瓶儿从哪儿逃出皇宫的,也一无所获。”

    他目光望向垂拱殿,随后,举步过去,身后的黑衣铁甲厂卫紧握刀柄排成了长列,护卫着朝那正前方的大殿过去,哐哐的脚步声踏着石阶而上。却是迎面遇到过来的燕青,他脸色有些不好,“淑妃娘娘受到了一点惊吓,不过安道全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而且意外发现淑妃娘娘已经有了两个多月的身孕。”

    只是听到李师师怀有身孕的消息,让白宁冷漠的脸,终于露出些许笑容。但也并未过多的去过问,甚至也没在意燕青的神色,便继续朝大殿进去。

    黄门推开殿门…..里面的龙座上,赵吉正在大发脾气。

    “王黼你自己看看,这是从你家里搜出来的军情急报和江南各地的奏折,竟敢做这等事,朕以前真是太纵容你了。”赵吉大声叱喝,巴掌拍在龙案,或许是发泄长久以来受到欺骗的愤怒。

    王黼此时早已被摘取了官帽,所犯之罪如果还能继续当官的话,怕是天下人都不会信服,再加上赵吉心里憋屈的怒火,正好有了发泄的对象。

    “罪臣一时糊涂…一心只想拿回我朝的燕云哪….陛下。”王黼戴着枷锁跪着上前艰难两步,花白的头发凌乱晃了晃,泪流满面。

    他看向文首的蔡京,连忙道:“蔡相,看着你我同殿为臣这么多年的份上,开开口啊。”

    蔡京瞥他一眼,出班奏道:“陛下,如今江南烽火已起,贼寇连下两州数城,此事再也耽搁不得,王少宰他有罪在先,但总归还是以国事……”

    殿门打开,白宁径直走了进来,拱手:“微臣见过官家,见过蔡相,刚刚听闻蔡相似乎要为王贼求情,却不知蔡相的父亲在九泉之下,可否会骂你不孝?”

    “白提督,何故出言辱本相?”蔡京到底是城府深,闻言,依旧面无表情。

    白宁说道:“本督也不拐弯抹角,刚刚接到消息,杭州被围,而蔡相家祠,也就是蔡相的父坟被方腊的人给刨了。”

    哐

    蔡京手里的笏板拿捏不住摔在了地上。老眼顿时一红,看向王黼,手指颤着,指着他唇动了动,一句也说不出,当下身体颤颤磕磕摇晃两下便倒了下。幸好身后有人赶紧将其扶住,稍缓一口气后,蔡京虚弱道:“陛下,当以国事为重,个人感情当放在一旁,王黼奸邪误国,当以**处。”

    “依**处太轻了……”赵吉猛然拍打了桌子,目光凶戾地指向王黼,“……把他交给东厂,朕不想他死的那么轻松,奸
重生之光辉人生笔趣阁
臣误国,朕的家底都让你们败光了。”

    今日的皇帝让满朝文武胆战心惊,对外他们只知凌晨有摩云教教徒混入宫中制造混乱,如妃死于对方手里,或许爱妃的死刺激了这位帝王,这才满腔的怒火只得由倒霉的王黼一个受下了。

    知道其中隐情的人,都适当的闭上了嘴,毕竟这里面有皇帝不光彩的事,要是传扬出去对谁都没有好处,至于摩云教教徒如何混进宫里来的漏洞,也没人去揭破。

    “还有那朱勔….也一并交于东厂审讯,然后送到刑部大牢。”赵吉负着手背对众臣,“童贯已备大军不日将要南下平叛,众位爱卿最好恪守职位,把这事给朕办漂亮一点。”

    “退朝”

    小黄门高喧一声。随后便是厂卫进来将喊冤求饶的王黼拖了下去,高断年拱手问道:“督主,这人该如何处置,还请示下。”

    “铁钩穿琵琶骨挂在市口,明日先锋军开拔时,凌迟处死。”白宁朝皇帝离去的方向过去,边走边道:“至于朱勔,审讯就免了,让他在牢里多享受一些日子。”

    高断年抱拳目送着黑金宫袍的人离开。

    殿外阳光灿烂,在这里显得有些昏暗,白宁穿过垂拱殿后,走上廊桥,追上了怒气冲冲的赵吉,躬身拱手,“陛下,微臣或许有件事能让官家不再心里发闷。”

    “何事?”

    赵吉眼里闪着戾气,赫连如心的自尽并未让他心里舒畅,反而郁闷纠结着。而且数年独唱的戏码,就有刀刻在心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微臣先恭喜官家已为人父了。”

    “小宁子….你和朕开什么玩…..”赵吉说到这里,语气一滞。

    不由瞪大眼眶,一把捏住白宁的胳膊,喘着粗气问道:“你说….你说….师师她已有了身孕?朕要当父亲了?”

    “如果安神医没有撒谎的话,便是如此了。”

    赵吉原本一张充满戾气的脸,陡然化开,喜笑颜开的丢下白宁一人,快步朝柔心阁过去。一路鸡飞狗跳,随行的小黄门一个个紧张不已的唤皇帝慢点,小心地滑之类的言语。

    白宁笑了笑。

    转身离开,马车上,他掀开帘子回望那偌大的皇城,忽然心里泛起从未有过的孤单,仿佛他生命力除了敌人就是属下,要么就是皇帝。

    车帘放下。

    或许,唯一给予他温暖的,就只有惜福那个傻姑娘了。

    ……

    车上,他闭上一眼。

    “系统,抽取人物转盘一次,抽取武功秘籍一次。”

    “扣除两百,剩余两百因果点。转盘启动……”

    “……抽取完毕,抽取到笑傲江湖林平之,目前身份乃是林云迟之子,其父在扬州开设武馆,无意得到辟邪剑谱秘籍,遭到屠鲸帮和巨浪帮的联手夹击而身死,因为宿主以及金九和高断年与其有旧,林平之愿献上秘籍替父报仇。”

    “…..武功秘籍抽取完毕,恭喜宿主获得笑傲江湖中田伯光的狂风刀法。”

    “你可以滚了…..”

    白宁睁开眼睛,猩红的舌头舔了下嘴皮,狞笑起来。

    “辟邪剑谱啊……当初太后放走的林云迟居然变成了林平之的父亲,系统,你真是处处出人意料。”

    ps:第二章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