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番外第二十二章 返程

番外第二十二章 返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过去一个时,院门口的几人还在吵闹,附近乡邻听到吵架的声音陆续出了门朝这边围过来,毕竟又都是乡亲,便两不相帮就当是看热闹的。 x更新最快

    吵架而已,不是什么大事。

    “打伤了我家的狗,你到底赔不赔?别以为你一个老婆子挡住门口不让我们进去,你儿子就不赔了?”

    “你家的狗是老娘打的,扯上我儿子干什么,你狗眼瞎了是怎么的。”母亲何琴举着木凳立在大门中间,劈头盖脸的冲他们一阵数落:“你家狗吃了我几只鸡,那也几条命啊,要不你我的鸡崽子的命赔回来,老娘就给你家的狗上医院。”

    “蛮不讲理了啊。”黄老四一脸痞相,眨巴下凸起的嘴,朝周围看热闹的村民嚷嚷:“这老**见儿子回来了,有主心骨了,开始耍起了无赖,大伙儿评评理,是几只鸡崽子值钱,还是我这名狗宝贵?”

    他转回来,一手撑在门框,手指比划了一下:“这么着,我赔你鸡的钱,你赔我狗的钱,怎么样?合规矩了吧?”

    这番话,周围乡邻却是不开腔应和,俩人吵架都有无赖性质,自然也有起哄的,在人堆后面喊道:“干脆你们打一架吧,哈哈哈......哎哟喂......”

    惨叫的人捂嘴蹲在了地上,嘴角淤青起来,一颗石子正地上打转,眼睛瞪的直了,起身朝前面门口看了一眼,转身吓得屁滚尿流的跑开,站的远远,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黄老四捂着脸往缩了一下,脚边那只卷毛狮子狗呜咽一声趴在了地上。

    “你...你...还敢打人,咱们上派出所去。”

    白宁站在母亲旁边,收回手目光垂敛,“黄老四...我记得你...”目光抬起扫过他身边的几个人,“你们我也记得,时候没少蹭我家便宜,现在手上有钱了,更是欺负我母亲来了,真当没人收拾你?”

    其实白宁看到母亲和这帮人吵架,吵吵就过去了,没想到对方还不依不饶的过来,若是放做武超那会儿,这些人怕是早已人头落地,而眼下,他所处的时代已经不允许再造更多的杀孽,对于他个人而言,就算面对重武器,他也能轻松的应付,可关系到年迈的母亲、儿子,他们都是不会武功的普通人,根本应付不了危险的局面。

    面对这些动动手指就能摁死的人,却显得有些无力了,众目睽睽下,他不见得能将人都杀了。

    “明明就是你先动手打人的,走!今天我们去派出所理论清楚。”那边,脸红肿起来的黄老四原本想抬手指过去,但视线对上后,又犹豫的放下来,身边几个壮汉性情也大多粗野,见同伴被打,激愤起来,跟着大声嚷嚷着要找人过来修理白宁。

    老妇人举过凳子站到前头,将白宁挡在身后,推了推他:“你进去,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有妈妈在,谁敢动你,老娘就和他拼命”

    就在这时,白宁身上的手机响了。

    “督主,你老家在林子里那边啊,我们到了,有条路车开不进来。”

    “往里走,见到一座坟往右有个巷子口,穿过来就是。”

    “慕秋啊。”老妇人回头看着收起电话的白宁,“谁给打电话啊,是不是你同事要来咱们家?哎...不能丢你的人,妈干脆就把钱赔他们吧。”

    白宁搂过母亲的肩膀,视线盯着黄老四等人,勾起笑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不用,等会儿啊,儿子亲自给他们钱。”

    “白慕秋,你刚刚叫人了是吧,我们不怕你,就在这里等着,打伤我的狗还有我脸上一巴掌,不可能就这么算的,我给你,今天你要是.....”

    话的当头,背后的林子间的路,脚步声传来,前排为首的年青人掏着鼻孔摇摇摆摆朝这边走来,后面一众黑色西装
宠你入骨,总裁的初恋小妻子全文阅读
革领的大汉,侧面一个背着手短发的中年胖子沉着脸,独自走在旁边。看热闹的乡邻也都见过电视上演过的电影情节之类的,主动分开让出一条道来。

    走到院门前方,黄老四愣了一下,随后想要拦过来,被走在旁边的海大福拧着领子扔出四五米远,摔的滚动几圈,原本还在看热闹的众人,笑脸僵了下来,一个个不敢作声的看着这边。

    一众黑衣人散开,高沐恩摘下墨镜的一瞬,就跪了下来,朝老妇人磕头:“沐恩拜见老太君。”

    随即,周围围开的数十名黑衣人浩浩荡荡的跪下来磕头,默不作声的乡邻有些惊住了,有窃窃私语响起在人群中:“这...拍电视剧呢?”“白慕秋在外面是干什么的?”“好大的排场.....”

    无关周围的事,老妇人也是惊了片刻,连忙放下凳子,去搀扶高沐恩,“哎哟,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一个老太婆,跪我干啥,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快起来!快起来!”

    跪地上的人拉不动,老妇人这才挥手打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臭子,快叫他们起来。”白宁也对高沐恩、海大福突然的做派有些疑惑,头对下方的人轻声唤了一声‘起来’后,邀着母亲回院子里去。后方,滚在地上一身泥土的身影爬起来,叫嚣:“想走?没门!”话音落下,之前摔他的中年胖子视线转过来,当即闭上了嘴。

    “就你在和老太君叫骂?”高沐恩站在门口,手臂一挥:“打他,打伤了算本衙内的,不差钱儿。”随后,便不再管门外的惨叫,和海大福一起走进院子里,将门关上。

    ......

    院落房檐下,老妇人紧张的看了看紧闭的院门,担心道:“你朋友会不会把黄老四给打死啊,出人命怎么办?慕秋啊,叫他们别打了,妈可不想看到你吃官司。”

    “知道。”

    白宁一边安慰母亲,一边朝高沐恩使了一个眼色,片刻后,外面的惨呼声才渐渐停息下来,他拍着母亲的手背:“等过几天,儿子就回来接你去城里坐。”

    “算了,城里我坐不惯的,眼睛又不好使,出门都找不到地儿,还是就坐在老家好一些,周围人都认识,闷的时候也好话,城里面你又要上班,鱼还有慧啊,白天都看不到人,所以有什么关系呢,往后你们多回来看看我就行了。”老妇人欣慰的握着儿子的手,模糊的眸子藏着温暖的笑,“妈啊,就不过去给你们添乱了,好好过日知道吗。”

    大多数时候,都是老妇人在讲,白宁在听,偶尔会上两句,海大福和高沐恩站在院门那边一声未吭,天光西斜,过了许久后,那边檐下的身影站起来时,他们才打开院门一左一右的跟在身后走了出去。

    院外的地上,之前闹事的几个汉子满是伤痕的倒在地上呻.吟,见到白宁走过来,一个个将脸朝向地面,将头埋了起来,耳中就听,平淡的声音在:“打人伤狗,这钱我赔,但你们要的接的住才行。”

    黄老四眯着眼,看到十多张钞票洒下来,赶紧的伸手在地上捡,也顾不着身上的伤了,偶尔抬起的视线里,白宁他们已经离开。

    走到村口的一行人,白宁让人开自己的回去,他坐上了高沐恩那辆加长的奔弛车里,车子发动时,他看到村子的路口,母亲在那里冲他挥手告别。

    “留下人,等天黑的时候,把那几个人手腿打断。”车子发动后,白宁收回视线端坐在后座上,目光看着窗外在视线里倒退的树木,声音又道:“今天你们怎么带着这么多人过来,还有高沐恩又坑爹是怎么回事?”

    车内沉默片刻,海大福先开口拿过了话头。

    “督主,还是让老奴来吧,我们像再建一个看不见的东厂。”

    ps:第一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