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零九章 发怒的人

第一百零九章 发怒的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嘭

    殿门陡然间被撞开,数名守卫直接倒飞进来,重重摔在地上,滚动两圈。门外,皂衣番子、黑衣厂卫、禁军以及大内侍卫,和一些面无表情的的宫人碰撞、搅合在一起,厮杀声逐渐扩大,蔓延的动乱似乎已经彻底的无法收拾了。

    身中数刀的人飞去翻滚,无头的身躯蹒跚走了两步轰然倒下。此次白宁带来的厂卫其实并不多,一则皇城不允许,二则就算逼迫赫连如心狗急跳墙,谅她也不可能在皇宫内隐藏多少人。因此,在来时就带了五百名厂卫。

    再加上大内侍卫和禁军侍卫,他在眼里没有水能逃出去。

    现下,他估计有些错误,冲过来的人已经算不上人了,像是剥夺了情感和知觉的怪物,他看见金九一锤将对方手臂砸的粉碎,却感觉不到疼痛似得,依旧举刀砍过去,这种悍不畏死的表现,让他想到了某些狂热的宗教分子。

    ”....护送陛下退到后殿!”

    白宁招呼一声,随后便冲进来十多名禁军侍卫,将赵吉保护在中间,慢慢朝龙椅那边的侧殿入口过去。

    “官家.....你这是要去哪儿呀?”

    清冷、妩媚的女声此时在殿门响起,一袭紫色裙摆在混乱中飘着,来人的手中还掐着一名侍卫,随后,白嫩的手指微微用力,颈骨咔擦一声,断裂。被提在半空中的尸体被随意扔在了一旁,脚裸踩着冰冷的地面,垫着脚尖,纤细的腰肢、丰润的臀部随着走动微微扭动,跨出的莲步,隐约能见到裙摆下,丰韵浑圆的****,充满了神秘和妖娆。

    “臣妾还有许多话,想要与官家解释呢,怎么能就这么走了呀......”

    “赫连如心.....”

    护卫中间,赵吉气的浑身发抖,红着眼看她,“你带兵杀入内宫,还解释什么,数年夫妻.....你是摩云教的人,朕都知道,你与明教有瓜葛,朕也知道,可念夫妻一场,朕让小宁子他们不得动你,可今日.....今日还有什么可说的?”

    “原来陛下是这样维护臣妾,臣妾却一点都不知......但,提督大人...却是在逼.....”

    “不要再解释了”

    赵吉拔开前面的侍卫,狰狞咆哮道:“朕颈后的针眼怎么解释?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赫连如心,你告诉朕啊...告诉我啊...五年同床,难怪朕连一个子嗣都未有.....”

    手臂忽然抬起,手指指过去,指着紫色的倩影,一字一句,锵锵有力:“你我二人,从此恩断义绝。”

    那身影微微颤了下,那张精致美艳的俏脸,垂着眼帘,嘴角微微勾起泛着妩媚的笑容,“确实.....不需要解释了,陛下既然要断,那就断吧。”

    紫色在所有人视线里,陡然间动了,一眨眼,便是靠近过来。

    “带官家离开。”

    白宁抢上前去一甩袍袖,手掌伸出,一掌抵过去。

    那边紫色裙摆翻飞,一掌挥出,掌力盖过来。

    两掌一抵,气劲爆开,白宁脚下地砖直接裂开,整个被平推向后滑动,每退一步,便是碾碎一匹地砖。视线中晃了晃,赫连如心直接绕开他,直奔身后的赵吉而去,刹那间,就听数声惨叫,几名侍卫直接被打飞撞在了殿柱,头骨碎裂。

    “护驾”看见直冲而来的女人,赵吉第一次感到头皮发麻般的恐惧,大叫一声往龙案后一躲。

    剩下十名侍卫举刀拦在御阶前,齐齐冲了过去,在赵吉视线中,根本看不清对方是怎样动的,下一秒,十名侍卫中有两道身影像是受了力道冲击,朝不同的两个方向倒飞出去,身上细细碎碎的血肉,在半空洒下,一落地便是已经气绝身亡,胸口上一片血肉模糊。

    “你们保护陛下离开,赫连如心由本督来”

    刚一说完,前面女人侧过娇媚的容颜,冷笑,随即手指一弹,嗖的一下,有什么东西飞了过去。白宁手臂一扬,当在面前,两根手指中间夹着一枚非常细小的钢针,随即,捏弯,扔在地上,直冲过去。

    到的此时,他也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你不是喜欢逼奴家吗?”赫连如心遮颜娇笑,“这次换奴家逼你,杀了皇帝,让你连太监都做不成。”

    说完,身影一瞬,直接越过八名侍卫,脚裸站在了龙案上,她身后侍卫陡然间在也爆发出来,八把刀杀过去,赫连如心猛的跃起,呯呯呯刀锋齐齐砍在桌案边角,那女人在半空,伸出白皙的脚掌在侍卫额上踩踏过去

    一瞬。

    噗噗噗....接连八声。

    褐色头鏊、红色的血肉、白色的脑浆、骨渣,骤然一下八人
我从凡间来小说5200
的头盖骨直接被掀飞起来,洒到了御阶上。赫连如心脚裸重新落回龙案上,娇柔道:“看谁还能救你。”

    她看过去,愣了愣,龙椅那里却是没了赵吉的影子。

    龙案下的黄绸突然掀起,一道金黄的身影猛的从里面钻出,连滚带爬跑向殿门那边。白宁在那里接住赵吉,护在身后,直截了当的迎着已经冲过来赫连如心就是撞在了一起。

    白宁直接用上了九阴白骨爪,直扣对方肩颈以及上身脉门,阴风鬼哭。陡然交手便是两回合,赫连如心同时也化掌成爪,两方手指顿时绞在一起,两人竭力抓扯扭动,隐隐能听见指关节传来的嘎嘎声。此时,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人,持着一柄宽剑,还染着血迹。

    赫连如心叫道:“杀了赵吉。”

    白宁顿时心神一分,转头看去,正见到魏进忠双手持剑大步大步踏着地砖过来,“我杀了你”

    情急间,一只脚裸伸了过来,直直踹在白宁腹上,整个人如遭点击般踉跄后退几步,视野晃了晃,就见到那女人贴近,就是连环几掌打在胸上,最后一记,却是把白宁胳膊抓住轮起甩飞去,撞在右侧一根殿柱上。

    轰的一下,整根柱子拦腰炸开,碎石乱飞。

    倾倒下来,差点把逃跑的赵吉给压在下面,赫连如心冷笑一下,脚下连踏追上去,正巧对面的身影也冲杀过来,叫那一句“我杀了你”后

    直接跃过赵吉,半空中轮出巨大的半圆,斜斩下去。

    “果然....太监都没有一个好东西。”

    赫连如心俯冲、贴近,直接挥袖,噹的一声。芊芊玉指捏住了剑锋,死死扣住,然后便是一脚踹出,持剑的魏进忠喷了一口鲜血,倒在地上滑了一截。

    “东西是奴家教的......什么地方有缺陷,奴家且会不知?”

    赫连如心垫着脚尖慢慢渡着步子,优雅、性感此刻融为一体。满含春光的眼神盯着茫然不知所措的赵吉,缓缓抬起手臂,轻笑一声,“官家,该你了哦。”

    旋即,轻轻一洒。

    飞舞的袖口,数枚钢针迎着黎明照进来的晨光,闪闪发光。

    .........

    原本倒地的身影忽然翻起,扑了过去。赵吉视线放大,看到魏进忠张开双臂挡在了自己面前,紧接着身子微抖,脸色顿时发白发青,忽地一下半跪下来,宫袍后面凹进去了一片。

    “进忠....你....”赵吉扶着他肩膀,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魏进忠嘴角含着血,依旧谄媚笑了一下,“官家,奴婢有罪.....奴婢本该察觉到如妃娘娘心怀歹意,可....还是来迟一步.....”

    “不...不...你们都没有罪....”

    赵吉拍拍他肩膀,含怒看向那里的女人,“你和小宁子都是好样的,有罪的是她.....还有朕.....”

    ......

    白皙娇嫩的脚尖踩过地面。

    .....

    一抹嫣红的唇上浮起笑意。

    “难得你们主仆情深,那就一起下去吧。”

    随即,手掌抬起,就要盖下去。

    一滩废墟中,石块滑落、推开,甚至嘭的一下,一块人头大小的碎岩击飞,照着女人砸过去。赫连如心抬起的手向外一挥,啪的一声,盖在碎岩上,将其打偏落在旁处。

    视线的那边。

    身影立在那里,些许破烂的黑金宫袍鼓起、摆动。白发下,那张残留血迹的嘴角,微微翘下,单手猛的向下一抓,五指啪叽一声陷入半截殿柱内。

    轰的一下抬起,带着呼啸的罡风,横挥而过。

    一扫便是丈余的距离,赫连如心仓皇后退,想要跳开躲过,忽然脚下一紧,一双手死死的抱住她的脚腕不松,刹那间,殿柱轰然过来。

    嘭

    一声巨响,赫连如心直接双臂合围将石柱抱住,平移了一段。她嘴角顿时溢出一丝血迹。石柱那头,白宁眼里闪着凶戾的杀机,双掌顶住向前推过去。

    那边,赫连如心尚未缓过气,却是被推着向后不断倒退。

    ........下一刻,殿柱似乎承受不住压迫,噼啪乱响,开始寸寸断裂,白宁脚步加快,手掌上青筋直冒,最后便是轰的一甩巨响。

    天罡元气。

    碾碎了殿柱,双掌再次与女人的双掌对抵。

    紫色的身影,拖着长长的裙摆直接倒飞出了殿门..........

    ps:今天第一章,光是设计这个打斗,花了很长时间,不过赫连如心的大招还没放呢,期待下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