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四十八章 独角戏

第一百四十八章 独角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青蒙蒙的街道,早起的小贩已经开始忙碌张罗着,地面忽然震动起来,抬起视线望向街道的尽头,晦暗的视野当中,一憧憧黑影踏着隆隆马蹄声,冲了过来。不知当中谁喊了一句:“小心”

    几名摊贩赶紧向街边一扑,数十乃至上百匹缇骑夹裹中间一人直刺刺的冲过街道,转眼便消失在尽头。

    “….这些是谁啊…”

    “他们好像是冲着皇城过去的。”

    “…..会不会出什么大事了…..”

    几名小贩谈论着,随后,一队队皂衣番子和厂卫开了过来,径直朝崇庆门过去。这些摊贩这才意识到,刚刚过去的是东厂衙门的人,其中一个头发雪白的,是东厂提督。

    ………

    ………

    “来人下马。”

    皇城脚下值守的禁军将门把守,大声呵斥过来的骑士。当先一人,鬼脸铁面盯过去,瓮声一喝:“东厂办案,把城门打开。”

    看了眼对方手令,守卫惊骇了下,也不敢阻拦,连忙给城楼上面的值夜将士打招呼,这才将城门内闸打开,随后,马队再次冲进去………皇城内,纵马飞驰,白宁在马上对身后一人说:“小乙,你带二十人去保护师师,顺便将沿途禁军将士收拢起来。”

    戴着铁面的指挥使,连忙道了一声:“是。”语气显然很轻快干脆,披风一展,分出二十人转道朝柔心阁过去。

    “左右,立刻将安道全找来。”

    “是”

    又分出两名缇骑出去。

    延福殿外,驻马停下,白宁一抖宫袍踩着人凳下马,上了石阶已是看到雨化田擒着一个人在那里等候着。被捆绑的人正是王黼,他见到白宁过来,张口就骂:“阉人,你敢抓老夫,等会儿见到陛下,定当参你一本。”

    “参我?随便。”

    白宁面无表情的盯着他一眼,“私自将南方方腊造反的事截下来,你胆子很大嘛。”

    “你…..你们都知道了?”

    王黼挣扎两下,想要起身,却被按了下去,颓然又不甘的说:“北伐在即,又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若是不把握住,百年再难遇见啊,南方不过一群蚁贼而已,成不了气候,先让他们呈一时之气,待北伐之后再收拾也不迟的。白提督,你是官家身边的人,你替王黼美言几句如何。”

    “怕是不行。”

    白宁冷中带着狰狞,蹲在对方面前,在他老脸上轻轻拍了拍,“王黼啊,做了这等事就不要怕死,来,你告诉本督,你想怎么死?”

    旋即。

    “把他带上,咱们一起进去见官家。”白宁起身,进了延福宫,身后金九一把将王黼给拽着一路拖行到了大殿中间,侧门那里早已有了小黄门去通知了赵吉,此刻刚好赶过来,不过瞧他模样,肯定还未睡醒的。

    “小宁子….天还未亮….你这是干什么?”他打了下哈欠,揉揉眼这才看到五花大绑的王黼,“少宰也来了…..嗯?小宁子,少宰烦了何事,需要这样捆绑。”

    “陛下,微臣有失察之罪。”

    白宁先行上前一步,跪拜道:“陛下让微臣监察四方,可江南明教造反一事却是传递不及时,让奸人掩盖真相。”

    闻言,赵吉这下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从龙椅上站起,快步走到御阶下,急声道:“方腊造反?此事可是真的?”

    “官家何不问问王少宰。”白宁继续道:“半月前,微臣在南方便已察觉那明教暗中有不轨举动,便留了指挥使杨志在杭州镇守以防不测,在微臣返程途中,便听闻方腊已反的消息,微臣写了数道奏折,以及江南各州的军情加急送往京师,返程路上微臣却是未见到一兵一卒开往南方,于是便让东厂番子暗中调查,原来这些奏折都被王少宰截了下来。”

    “王黼”

    赵吉咬牙瞪着他,问道:“小宁子说的可都是真的?你回答朕。”

    “是…”

    王黼支吾着,汗流浃背。

    呯

    一记响亮的耳光,啪的一声扇在对方老脸上。赵吉指着他,气的浑身发抖,“好….好的很…..你们这帮老家伙,成天想着北伐,朕家后院都着火了,还北伐!北伐个屁。拉下去….给朕拉下去。”

    赵吉扶着额头,摇了摇。

    “这帮老东西……后院着火了都不管,竟然…..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隐瞒不报。”

    他扒着白宁的肩膀,看着被拖走的王黼,说道:“小宁子你起来,朕不想再见
偷香txt下载
到你跪着这样和朕说话,你起来。这世上恐怕再也没有人像你这般维护朕了,再也没人像你这般维护朕的江山。”

    白宁挥挥袖袍,让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出去。他将赵吉扶回到龙椅上坐着,这才道:“官家,微臣今日过来,不只是为了王黼这一件事,还有关于赫连如心的。”

    “如妃?”

    赵吉抬起脸,神情疲惫,问道:“她怎么了?朕知道她是摩云教的人,和明教有点瓜葛,但毕竟夫妻一场,朕不想动她,小宁子你也别动她。”

    一个皇帝把话说到这份上,可见他心里其实已经是怎样的了。白宁忽然想到曾经那个与自己彻夜商谈,雄心壮志的小皇帝,如今再次看到眼前的人时,他心里多少有些感慨。

    可有些事必须要做的,赫连如心就像稳居在白宁大本营后方的一根刺,还是一根随时刺过来的毒刺,不拔掉的话,终究是一个隐患。

    现下,他硬起心肠还是说了出来。

    “微臣是担心如妃对陛下不利。”白宁故作欲言又止的神色,“而且….而且….”

    “而且什么?”赵吉急道。

    白宁四下看了看无人后,低声道:“微臣怀疑如妃娘娘还是处子。”

    “荒谬”

    皇袍一拂,赵吉气的站起身在御阶上走了几个来回,“朕与如妃数年的夫妻,行房都不知几回,怎么可能还是处子,你这胡话说的也太过天方夜谭。”

    白宁躬身道:“请容微臣寻个人来。”说着,朝殿外叫道:“安神医可来了?”

    “御医安道全已在门外恭候。”小黄门唱了一声。

    “让他进来!”这句是皇帝赵吉说的。

    殿门打开,安道全走了进来,当先拜道:“下臣拜见陛下,见过提督大人。”

    “安神医,你为官家检查一下后颈和椎骨等处。”

    “下臣不敢。”

    赵吉却是主动将外面的皇袍脱去,说道:“朕让你检查就检查,什么敢不敢的。”

    “那下臣便冒犯了。”

    安道全推脱不过,只得来到赵吉背后,靠近过去,细细检查一番,先是倒未有什么,检查到后面,不由咦了一声,失声道:“官家,您这后颈、背心等处莫名多了许多针眼,虽然孔洞极小和毛孔无疑,但仔细辨别的话,还是能看出端倪。”

    “针孔?”赵吉瞳孔一缩,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白宁让安道全先下去,替赵吉穿好皇袍,他道:“微臣的妻子惜福,官家是知道的,在平梁山时,她便对微臣说老是有人梦里对她说话,起初微臣并不在意,却差点酿成遗憾,最后微臣在她后颈发现了这些针孔,也就是说有人趁微臣妻子睡觉时,用这种旁门左道在作怪。”

    “是小瓶儿干的……”

    赵吉并不笨,一言就中。

    “官家英明,微臣也是怀疑小瓶儿,因为只有她与赫连如心走的近,而就在昨天夜晚,她和另一名武艺高强的黑衣人带着几十人杀进东厂,想要窃取机密,用的也是这种针法将海大富给控制住,所以……..”

    白宁言语迟疑了一下,看到对方额头青筋鼓鼓,适时的住嘴了。

    赵吉闭着眼,摆了下手示意他别说下去了,另一只手握成了拳头压在龙案上,颤抖着,声音压的极低,嘶哑深沉,“这几年,也就说….朕其实……其实….都是独自……独自一人在唱独角戏….”

    独角戏?白宁觉得这只是文雅一点的说法罢了。

    ……..

    …….

    “哼哼”

    “…..哈哈。”

    “….独角戏…”

    赵吉时而呢喃着,时而哼哼笑出声来,片刻后,睁开眼,眼眶湿红一片,积攒在眼角的泪水直流而下,目眦尽裂,将龙案上的摆件拂落地上。

    “赫连如心”

    他站在那里,撕心裂肺的咆哮。

    ………

    这时,大殿外,忽然传来骚动和混乱,以及一声凄厉的惨叫。

    “那边出事了….”

    “有人杀人了…他们冲过来了。.”

    “…..保护陛下!”

    喊杀声,陡然在殿外升起、碰撞,随后,便是殿门被撞开,几名侍卫倒飞进来,门外厮杀一片。

    ps:今天就到这里,赫连如心很厉害的,明天精神状态好的时候,把那种场面写出来。感谢大家的订阅,求多支持,反正每天两至四更是跑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