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阴云

第一百四十三章 阴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退朝”

    …….

    …….

    日光倾城,暖洋洋的照在整座卞梁上空,今日朝堂依旧在为北伐之事争论不休,王黼近半月以来,也为此事日夜困扰,蔡京在此事上一直保持中立,不冷不热,他门下学生自然不会主动出来。

    饶是如此,童贯还是悄悄给他透了口风,官家是支持北伐的。

    这样的激动并未持续多久,他便接到一些奇怪的消息,前杭州知府沈寿被东南明教方腊所杀,头颅被割下来扔给了县衙。

    这条信息不可谓不重,也不知真假。可若是真的,那么北伐之事多半要耽搁下来,如此一来,夺取燕云的丰功伟业离就越来越远。

    宫门外,天色稍有些阴了。王黼出来时,见到身材样貌在宦官当中属于另类的童贯正在和一名官员在讨论事情,他便走了过去等在那里。

    童贯察觉身后有人,回头望过去,便露出温和的神色,微微一笑。拱手道:“不知少宰在童某身后,有些失礼了。”

    “童枢密客气了,不知现下是否有空,那边马车已备好,些许要事想要枢密使详谈一阵。”王黼心里压着那件事,自然需要找个人参考,有同一目标的童贯自然是最好的人选。

    童贯向之前说话的官员告辞一番,便同王黼一起上了马车。车辕动了起来,压着砖道嘎嘎直响,厢内,王黼将心中的情绪斟酌酝酿后,将事情说了出来。

    “……枢密与老夫在立场是一致的,原本官家也是同意此次北伐。只是前一阵子出了一档子事,不知枢密可知晓?这事我也是前两日才知道,就怕这事儿一旦传进官家耳朵里,怕是闹出大动静。”

    童贯原本闭目养神,陡然睁开眼睛看他,“会影响北伐?”

    “会。”王黼说的肯定,其实他心里也没准。“前段日***里传来一些风言风语,说那位白提督发现一种可让人延年益寿的药方,准备是要进献给官家的。可后来被盘踞东南的明教给夺了去,因为此事,官家应该是动了肝火吧?”

    童贯细回想了一下,随即笑道:“是有这么一件事,当日官家还问过童某。怎么,你说的那件事与这件有关吗?若只是这样,少宰没必要担心,官家虽然心动,但也不知真假而已,不会因为区区一个教派大动刀兵影响北伐的。”

    “可如果派去的官员被杀了呢?”王黼轻轻敲击着桌面试探问他。

    “杀官?”

    童贯差点一下站起来,瞪眼道:“这是想要造反?”

    随后,他又疑惑看向王黼,“不对,一个教派哪儿来的那么胆子?这事儿少宰又是从何处听来的?”

    “是真是假,隔着千山万水的,也无法证明。那边消息传过来估计也是一个月以后的事了,但过不来几日,老夫就要前去海上与金人结盟,若是一旦消息是真,那方腊真存了造反之心,我们如何自处啊?”

    王黼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那边刚好结盟打辽国,这边却又内讧起来,到时,是北上还是南下,这就成了摆在童贯和王黼中间的选择题,还是非常困难的选择题。

    “这事必须从中周旋,你我二人如果摊上这事儿,没人会保得住,恐怕官家那边会第一个拿你我开刀的。”王黼毕竟经过大风浪的人,有事说出来,说透了,心里反而没有那么慌了。

    “东南那边,老夫先兜着。至于北伐也不能停下,最好还是能拉蔡相进来,到时就算中间出了什么事,或许他能出手补漏。”

    这时,马车停下来,到了童贯的府上,他下了马车回头问道:“若是东南那边真出了事,你兜得住吗?”

    “老夫尽全力。”

    帘子放下,头发有些花白的老人肯定的保证着,然后马车驶离。童贯昂首屹立在府门之前,皱眉看着马车离去,心里却想着事情,在西垂之时,从未有过如此多的烦恼、思念、期待,如今短短一个月,却全部交织在了一起。

    尤其印象中的那位公公,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好的预感。

    马车消失在了街角,童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就怕你兜不住啊。”

    *******************************************************

    “柳荫直,烟里丝丝弄碧,
史上最牛暴君sodu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长亭路,年去岁来……..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映离席。”

    琴弦轻响,声声犹如流淌清泉婉转,拨弄琴音的女子,声音素素,音节啼婉哀愁将这首兰陵王唱的颇为凄然。

    最后一字唱罢后,纤柔细手轻轻捂上琴弦,轻声道:“姐姐今日怎么的突然有雅兴来师师这里听曲儿?”

    言语从她小口说出,双眸颦秋却丝毫没有过去一眼。

    桃树下,花瓣纷纷,拖着紫色裙摆的女子听着她细细轻音,琼鼻不由冷哼一声,迈着莲步过去,“本位确实多日未见妹妹,怪是想念,也怪想念妹妹琴音瑟瑟,不如再为姐姐弹奏一曲如何?”

    “师师说出来,怕是要惹姐姐不高兴了。”李师师起身让身旁宫女将琴装好,便朝赫连如心道了一福,“师师每日只弹一曲,弹多了怕心被琴所烦恼,毕竟来日方长,怎么能呈一时痛快呢,您说是吧,姐姐。”

    赫连如心想了想她话里意思,随后笑道:“自然是这个理的,妹妹蕙质兰心,对拨弄琴音自然心有体会,既然不能多弹奏,那姐姐便是先告辞了,今日已能听到一曲,姐姐已经甚是满足。”

    “师师恭送姐姐。”

    李师师将赫连如心送到走廊后,忽然又叮嘱道:“春风也有寒冷时,姐姐模样着凉了。”

    那边,紫群女子含笑点点头,转过去时,脸色陡然变的难看。李师师见她远去,对凉亭背后唤道:“她已走了,李公公还是出来吧,总是这样躲着,怕是不好的。”

    凉亭后面,闪出一个人影,连忙就地跪道:“这后宫当中,就数淑妃娘娘最为人善,小南子确实已没了地方可去,还请娘娘收留。”

    “你拿了她什么东西,惹的如妃四处寻你?”李师师向来为人谦和,对待下人从未责骂,入宫以来,在宫女內侍当中的印象是非常好的。

    “一些见不得人的账目…..”李彦微微抬了抬头,从胸口内掏出一卷包好的书本,跪着奉上。

    李师师赶紧让身边的宫女将那东西收起来,然后道:“那你暂时留在我这里吧,待义兄回来,他或许念在你们当初四人的情分上给予安身之所的。”

    言罢,她叹口气便领着宫人离开。

    “谢娘娘,小南子谢娘娘搭救之恩。”名叫李彦的太监,痛哭流涕,趴伏在地上。

    片刻之后,他起身擦干眼泪,望向曾经待过的方向,恶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往李师师离开的方向追上去。

    …………

    “气死本位……”

    一盏琉璃灯罩,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粉身碎骨。

    赫连如心将身上的紫色披纱一把扯下来,一扬,在空气中碎成了几段。她怒气未消坐在床榻上,恶声道:“一个妓子也敢和本位争锋相对?竟然警告我行事鲁莽,来日方长。无非仗着陛下的宠爱,和她那义兄的权势,真是越来越没把本位放在眼里了。”

    旋即,她压下怒火,看向屋内把玩瓷器的高大宦官,“进忠,早晨之时让你探查的事如何了?那白宁为什么还未回京?他在南方搞了什么动作?”

    魏进忠将那件精美的瓷器放回原位,恭敬道:“回娘娘的话,南边的消息似乎被人刻意掐断了,娘娘的眼线和耳目都出不了京城。”

    赫连如心起身让侍女给她换成薄纱,看着铜镜内自己柔美的胴体,一边欣赏,一边说:“看来是东厂留守的海大富干的,这人武功一般,你那天怒心法要杀他很容易,他们东厂肯定有这月余以来的情报,本位要这些东西,人手我拨给你,好好表现。”

    “是,娘娘尽管放心。”

    魏进忠躬身准备离开。

    “慢着。”赫连如心斜眼看他,勾起一丝冷笑,“把那小妮子也带上,她熟悉那边。”

    “是。”

    旋即,身影退下。

    ……..

    假山边上,女子蹲在那里看着游动的鱼儿。

    魏进忠走过去,“娘娘有吩咐,你愿意去吗?”

    突然,数枚钢针从她手里挥出,娇小的身子站起来,向外走去,声音简单清冷,“去。”

    魏进忠看她离开的背影,又看看池水中。

    数条鱼翻着白肚浮上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