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雨

第一百四十二章 风雨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望着在那里默写武功秘籍的曹正淳。

    白宁心里没由一丝快意,在他印象里,那部天下第一影视当中,除了长相外,曹正淳的手段还是厉害的,武功也是高强。只是为什么糊里糊涂间,就被撵的跟丧家之犬一样?

    “叮咚,系统提示:李进忠目前更名为魏进忠,武功:天怒心法初段,武器:天怒剑。”

    唔....

    被突然而来的系统提示,让白宁霍然起身,瞪大了眼睛。原本心里还未通透的地方,此刻逐渐明朗了起来。

    魏四.....李进忠....魏进忠....

    名字渐渐清晰的串联起来,另一个模糊的名字转明出现在脑海中,他身子微颤了一下。

    ‘九千岁’魏忠贤。

    “这个魏进忠会不会就是以后那个大名鼎鼎的魏忠贤?”

    想到这里,他看向曹正淳,声音冷的似乎起了冰渣,“以你的武功,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那李进忠,应该不难的。”

    案桌那里,曹正淳抬起老脸,察觉出了语气中的寒意和疑惑,连忙放下笔墨,快步拜下,哭诉道:“大总管啊,原本那天奴婢是要杀他的,可你保了他,让他做了殿前公公与奴婢变成了一个品级,再后来,他又不知道从哪儿学来的武功,变的非常厉害,初学乍练便能与奴婢打数十回合。”

    老太监的表情不像作假。

    “本督保的他?”

    这下白宁想起那日在延福宫殿门前,那个卑躬屈膝的太监,原来他就是魏进忠。难怪见机奉承的厉害,饶是他也不免对这人大生好感。

    “你忙你的去。”

    挥退了曹正淳,白宁推开书房的门站到了院中,看着初开绽放的花朵,喃喃自语:“九千岁....难怪一个曹正淳斗他不过,只是你野心未免有些大了啊。”

    ”....相公...”

    那边傻姑娘已起床,在厢房里正梳理青丝,一边挥手笑嘻嘻在敞开的窗户里朝他招手。

    白宁划出暖笑着,冲她点点头,心头那一点不快慢慢冲淡。

    “大总管,武功奴婢已经写好了。”

    这时,谄媚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瞬,白宁的冷了下来,转身回到书房,他坐回木椅上,看着递过来的武功纸页,他拿过看上几眼,放在一边。

    “此次,你只管回去,后续之事,本督定有安排,记住好好为咱家做事,绝对不会亏待于你。”

    曹正淳老脸泛起讨好的笑容,连忙作揖道:“奴婢定当以大总管马首为瞻,绝不会像那李进忠贱婢,做那种翻脸无情的事。”

    “不要对本督保证什么,只要好好做事,本督会看着的。前途甚远,你便现在就上路吧,回京之后,咱家会派人知会你下一步怎么走。”

    白宁叮嘱了一番,便着人将曹正淳送出门去。

    随后,他把那本抄下来的天罡童子功捏在手里,脑海中吩咐道:“给本督检测该武功的真伪。”

    “检测中.....叮咚,检测完毕,行功路径无误,天罡童子功乃是宿主本身金刚童子功的晋升武学,可衍生天罡元气,是否融合。”

    “融合....”

    片刻后。

    白宁闭上眼,周身浑然一荡,轰的一声巨响,案桌、木椅、书柜陡然间炸开,被无形的气劲直接在半空糜成粉碎。

    睁开眼,冷漠的眸子,闪着兴奋。

    这里闹的动静很大
网游高级学院笔趣阁
,闻讯赶来的曹少钦、雨化田还没未进门,就见一只袍袖挥了过来,直接一道刚烈的劲道抵开,后退数步。

    “什么人”

    两人俱都惊骇,但仍旧暴喝一声,就要上前出剑。待看到白宁慢慢走出来时,连忙收剑拱手道:“属下等人不知是督主,罪该万死。”

    “无妨....”

    白宁转身朝前院过去,招手让他们跟上,边走边说:“立刻吩咐下去,收拾东西咱们回京。宫里的乱子可不小,再不回去,有人的野心可要收不住了。马上快马通知海大富,收拢一切消息,阻断南边传递过去的任何有用的信息。顺便试探王黼,方腊杀官的事,看他什么反应。”

    “是!”

    两人不敢过问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但大致也猜到眼前这位东厂提督的武功恐怕是又精进许多。等二人下去着人准备时,白宁却是陷入了沉思。

    “魏进忠.....待明教造反,赫连如心就会成为你累赘,你会如何应变呢?咱家很拭目以待,曾经的九千岁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狠角色。”

    他坐在堂中大椅上,双手交叠,只是微微半眯着眼。

    ................

    “臣妾,恭送陛xhy区里花香喷鼻,鸟语唧唧欢乐,几只蝴蝶在花蕊上来回扑腾。宫苑下的一扇门打开,一道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四下宫女、内侍、侍卫连忙跟在其身后往前面主殿过去。

    而房内,轻纱遮掩的胴体垫着脚尖,踩着柔软的毛毯走到铜镜前。随后,一个粗燥却挽着兰花指的大手拿过一柄木梳轻轻把女人梳头,青丝很柔很顺,木梳一滑到底,溜出发尖。

    “进忠吶,你这奴婢可真贴心。”

    叫赫连如心的女人娇媚的在铜镜上眨眼看自己的面容,却是哀声叹了一声,“可惜,女人再美,终归是要老的,江南那帮家伙也无用,反被人算计了,也不知那药方带没带回来。”

    “小南子,去把丝带给如妃娘娘拿过来。”为赫连如心梳头的太监,转脸对门前候着的李彦呵斥道:“没用的,还愣着干什么。”

    李彦微微一愣,脸上发烧,随即便是去挂在床帏前的一条丝带,低声下气道:“启禀魏大公公,丝带拿来了。”

    “嗯...放这儿吧,然后到门口去候着。”

    魏进忠看也未看他一眼,手里继续忙活着,随即谄媚的对女人说道:“娘娘那些话啊,还是不要和奴婢们讲的,咱是没福气的人,就算有那个心,也不能为娘娘分忧啊。”

    他话锋悄悄转了起来,“这宫里啊,谁不想成为大总管那样的身份啊,又威风又能为官家还有娘娘分担一二,毕竟奴婢们都是无根之萍,比外面那些当官的要忠心耿耿。”

    “本位可听的出来你这话呢。”赫连如心轻轻起身,青丝轻摇下垂,滑落到傲人的一片雪白上。她丝毫不在意屋内人的眼光,轻轻侧卧榻上,“你学我摩云教的武功,不就是为本位服务的吗,放心,你比小南子激灵能干,站的自然会比他高,只是最近南边的消息传递的越来越慢,你去过问一下。”

    听出床榻上的女人要把一条消息的渠道交于自己,魏进忠当下谄媚过去,挺她轻柔细捶,“娘娘自然会放心的,想必消息会很快送到娘娘手里。”

    门外,李彦咬着嘴唇,掐着手指,掐的出血。

    斜眼瞄着屋里的男女。

    也是怨念丛生。

    ps:今天第二章,好了,咱们明天上架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