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关

第一百三十九章 出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光明普遍皆清净……常乐寂灭无动诅……

    ……..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

    …….常受快乐光明中……若言有病无是处…….

    ……

    ……

    轰

    火炉鼎,巨大的火柱轰然燃起,带起的热浪将两面图形旗鼓动、飘舞,一面为日,一面为月。

    “圣火起,为向光明故,净诸恶”

    祭祀高亢,祭舞足蹈,喧念着圣词。石阶而下,数百尚白袍衣教徒,匍匐于地,惶惶跟念,礼到心诚。

    在他们之上,巨大的火柱背后一尊大光明牟尼法相,慈眉善目遥望众人。

    …….

    帮源洞石窟之内,一扇石框,人影晃动了下,拖着长长的皂袍快步离开,石阶下方,迎面过来一个彪型大汉,眉上阴阳鱼微皱着,低声在那人影耳旁说了些什么,断断续续的声音在石道内回荡。

    “朝廷…那个郑寿..好像….说……关于药方….事。”

    人影简单嗯了一声,并未做任何回答,径直到了下面,出了石窟后,外面已是下起了雨,微暗的白昼,映出这人已是年过半白,两鬓染霜,颔下山羊胡也早已是雪白,尖勾鼻,眉目间透着一股阴很的味道。

    临近这处山谷不远,是一座庄园。水珠自是沿着檐下滴落,那人拖着葛衣皂袍,身后跟随着之前的大汉,以及数十位白袍教兵自是走进了庄内。庄子的正院大堂内,一身官服的中年文士立足而盼,见到过来的老人,大喜的上前迎接。

    “久闻明教广善,善教众民光明快乐。如今得见护教法王,真是罪官福源深厚啊。”这说话之人,自然便是被蔡京保下一命的郑寿。

    被称为明教法王的人,却是一身道袍,大刺刺坐在堂上首位,很快便有教众过来沏茶。老人道:“什么法王不法王的,你我心里清楚就行。不过今日郑知州过来,可是为那药方的事?”

    被点出来意,郑寿也并未觉得尴尬,此次过来是为天子办差,临走时恩相书信中言辞凿凿的提醒他,此事一定要办妥,若是没有大功他想再复起,怕是难了,为前程考虑,郑寿这是第二次讨要同一个东西。

    细细想来,却是让他感慨万千,来的路上只是希望,别遇上那俩姐弟。

    “包天师慧眼如炬,郑寿原本为杭州父母官,奉命上青鸾谷向虞神医讨那延年益寿的药方,却是被圣教两个毛头小子搅合了此事,结果也将药方带走了。那可是东厂公公要献给当今圣上的紧要宝贝啊,家师蔡相觉得若是此事为两个小孩所扰,而迁怒贵教,也有些不近人情,故此便是差我过来再次讨要,免得双方商了和气。”

    这次他把话说的颇有些暗藏杀机,也是有了前车之鉴。

    而首位上,包道乙闭目抚须,说道:“你说的那两个毛头小子,一个是本教圣女、一个乃是圣旗使啊。”

    “呃…..”郑寿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拱手道:“这…在下也是不知,还望包天师莫要计较,只是那药方您看,能不能尽快还于我手中,郑寿也好快些回去复命。”

    包道乙忽然摇头叹口气,将手里茶盏放着,起身道:“知州大人有所不知,这药方老夫也是想还于朝廷,与当今蔡相结交一番。可那俩孩子,一个乃是本教教主的女儿,另一个是教主侄子,让老夫如何开口?上次我那徒儿郑彪看老夫年岁已大,想
小夫小妻小仙人帖吧
借药方配上一副,以表孝心,可也是无功而返,反而还被对方奚落一番,让老夫脸皮都有些发烧,此事便就此搁下,不做也罢了。”

    “那如何是好?”

    郑寿大急,原地转了一圈,干脆问道:“那不如问问方教主的意思,他是一教之尊,又是家长,他发话,那圣女和圣旗使谅也不敢不拿出来吧。”

    “若是教主在,此事也好办的。”

    包道乙说道:“可惜方教主如今正闭关参合一套武功,知州大人怕是无缘得见了,还是就此请回吧。”

    “回….不得….回不得啊!”

    郑寿平素也不结巴,但此时乃事关他前程和生死,若就这样空手而回,如何甘心?当下急的失了方寸,见那包天师已经走到了门外,一咬牙,忽然冲过去在面前陡然一跪,“还请天师发发善心,带我去见见方教主,教主一日不出关,郑寿便在门外守一日。”

    望着跪下磕头的人,包道乙望着阴沉雨帘、雾蒙大山。斜视过去,不由冷笑,边走边道:“既然知州大人忠心耿直,老夫又且能无动于衷,行吧,便跟老夫去一趟圣坛,若是教主提前出关,那便是你的福源。”

    他说着,抬步便走,身后郑彪低声道:“恩师….教主如今在关键时候,若是这人过去扰了教主分心,会不会不好?”

    “慎言….而且教主差不多该出关了。”

    包道乙轻言一声,眼皮微微垂。袍袖摆着,径直出了庄子,带着一干人回到山谷内的帮源洞。

    绕过圣坛,郑寿低头不敢四望,他知道有些什么东西是不能乱看的,视线便一直盯着前面那人的脚后跟,辗转几个岔口后,大概是来到了圣坛的后面,这里也是非常的宽阔,四周除了教兵把守外。

    除了郑寿自己,再无外人,不免心中忐忑。

    此时,停了下来,郑寿胆战心惊的看了看周围,火把啪啪的响了几声,便是再无响动,他嘴唇微微抖了抖,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未说出口。

    “想说什么就说吧。”包道乙立在昏黄的火光下,表情变的捉摸不定。

    郑寿颤颤磕磕道:“天师不是说教主在闭关吗,这里为何没有一点动静?”

    过的几息时间,包道乙在这罪官的肩上缓慢而用力地拍了两下,似乎懒得再看他,而是抬了抬手,指着正前方,一扇紧闭的石门。

    “教主且能在外室闭关,你不是江湖人,自然不懂这些的。”

    “那我便是在这里等教主出关?”

    “自然便是在这里等的,刚刚你不是说了的吗。”

    “我说了的…..可是这里….”

    这里昏黄无比,阴风徐徐,与郑寿心里所想,自然相差十万八千里,便是有了退却之意。

    他们说着话,声音颇大。石门那边应该是听的到,随后时间推移,门内便是响起另一个声音,低沉如狮虎,不怒而威风,声音穿透过来时,犹如一阵劲风扑面。

    让郑寿感觉自身汗毛一根根竖起来。

    “你们在谈何事”

    ………

    门裂开,雄伟高阔的身躯走了出来,尚白衣袍、黑绒领。

    …….

    包道乙、郑彪赶紧半跪道:“恭迎教主出关,习得大明尊法相神功。”

    剩下便是郑寿茫然不知所措看着阴影下,那雄壮身躯。

    ps: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