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番外第十一章 我父亲是超人

番外第十一章 我父亲是超人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医生,病人的情况怎么样?”

    脸上带有疤痕的男人与一名医生在走廊的过道着话,递出去的烟被对方拒绝后,那名医生解释道:“病人没有什么大碍,随时可以出院。 x更新最快”随后,停下脚步推开身边的房门,摇摇手指:“还有,病房不许抽烟。”

    东方旭看看烟头,随手交给了身后的齐守恒,便跟着医生走了进去,看到病**上的女子正吃着稀粥,精神上看去好了许多。

    “……没什么事就下地多走动,看看头有没有晕眩的感觉,有没有呕吐的症状之类的,不过看你能吃下东西,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病房里,那名医生简单的做了询问和检查后,用笔做了一些记录如此叮嘱了几句,就转身离开,齐守恒朝背影挥了挥手:“慢走不送啊。”便走进房里关上门。

    东方旭取过凳子坐到**前,那边蔡昭看了过来:“没卸职?”

    “没有。”东方旭摇摇头,接着又道:“身体好了,就回来吧,我和齐昨天刚刚把档案查找了一遍,很可惜一无所获。”

    女人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掀开洁白的被单从病**下来,穿上拖鞋:“难得能多睡两天懒觉,行吧,看在你们这么真诚的过来邀请,就勉为其难的回来工作吧,不过你们不会还没一线索吧?”

    “不,有一了。”

    东方旭手指了脑袋,“虽然指挥车里的所有资料不毁,但是局长手里还有一份,我已经看过了,留意了一个细节。”

    蔡昭倒了一杯水,靠在窗户前,金光洒下来,唇性感的翘了翘:“嗯?什么细节。”

    坐着的男人抬起头来。

    “那人最后离开的方向,朝东南的……看那人举止气质应该不是地方的,直接地级市开始筛查,总会有一些线索。”

    水杯轻摇,水波泛起一圈圈的光芒,女人了头:“虽然工作量比较大,但总应该是比较实际的做法了。”

    完,她喝了一口水,目光望着窗外在风里摇曳的树叶,层层叠叠的洒下光斑,蝉鸣在树上一阵接着一阵的叫。

    吱….

    …..吱吱。

    同一片天空,燥热的空气里,课间的电铃响起在蝉鸣中,欢快的脚步声跑出教室,黑色的高跟鞋踏踏走在楼道上,惜福一身黑色职业套裙,戴着金丝眼睛,只是走的稍有些慢,像是在适应这种别扭的走姿。

    “慧……”同一间办公室的女同事,拿着尺子刚好也从教室出来,快步赶上来与她并肩走在一起,“我得到一个消息,跟你提一个醒,最近咱们新来的那个曹校长性情有些古怪,还未上任的时候来学校,对谁都热情客气,可前几天上任后,一副冷冰冰的样子,那双眼睛看的人毛孔悚然,你可别招惹他……”

    惜福抿嘴笑了一下,“谁会没事招惹官大的啊。”

    “的也是。”那女同事头,随后又撇了撇嘴:“的轻巧,万一他看上我,故意刁难怎么办?”

    “脸皮真厚啊你。”

    就在俩人走进办公室是时,里面座机电话响了起来,有人接起嗯嗯几声,抬起头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看到惜福走进来,道:“慧姐,你家调皮在二楼的办公室罚站了。”

    “怎么回事?”惜福皱起了眉头,放下课本。

    “和别的朋友打架呗。”那男老师耸耸肩:“孩儿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你也别着急……喂…喂…慧姐…”

    门口哪儿还有什么人,高跟鞋咯噔咯噔的踩在过道上,到楼梯口时,轻轻一跃,鞋掌踩着扶手上,极快的滑了下去,落地,脚蹬在墙壁上,又跃起来,身子扭动,整个人转眼就到了二楼的入口,整理一下衣裙,大步朝三年级的办公室走进去。

    里面传来倔强的声音。

    “不…我就不给他道歉,是他先取笑我的。”

    “但你打人就是不对。”

    “他取笑在先,我就打他怎么了?”

    “我已经叫你妈妈来了,看她怎么收拾你。”

    “….我才不怕”

    ……

    推开门,两个孩惨兮兮的贴着墙壁站着,脸上都挂了彩,鱼看到惜福走进来,把头埋了下去,另一个男孩鼻孔塞了纸团,还有血丝沾在附近,眼眶红红,看到又有进来,便是一副想要哭的冲动。

    “妈妈…”鱼埋着头心喊了一声。

    惜福看看他,又看看另一个孩儿,方才问那边坐在椅子上的男人:“徐老师……他们谁打谁了?”

    “你儿子先动的手,是这个同学取笑他。”那男老师摊手:“现在孩子可真不好管教,一言不合就动手打架。”

    “我看徐老师的有些严重,男孩子哪有不打架的。”惜福笑着圆了一下,虽然不了解对方的想法,但她生长的环境里都是江湖仇杀,对于孩打架自然没有对方看的那般重,更何况一个还是自己的儿子。

    惜福不再理他,拿过纸巾温柔的给儿子另一个孩擦了擦血迹,语气柔和:“鱼,你告诉妈妈,他为什么取笑你。”

    “还不是你儿子他爸爸是超人。”那男老师插话进来,“哪有这样教孩子的……”

    纸巾在手心捏成团,温和的女人皱了眉,转过去望着那人:“徐老师,你有孩子吗?”

    “唔…目前没有…”

    “那就闭上你的嘴,既然让我来了,就让我来管来问,你再插一句嘴”惜福语气拔高的瞬间,手一把握在那老师的保温杯上,然后拿开。

    徐老师瞪目结舌看着杯身上五道指印,整个人都发懵在那里。

    出了心中一口闷气,惜福转过身,门口又走进一个穿着花格子衬衣、短裤,嘴上一撮胡子的男人,的木拖在地上响起,那边一直没有话的男孩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过去抱住那男人。

    “我儿子都被打出血了,这事儿怎么解决?”那男人只看了一眼自己儿子鼻子上塞着的一团纸巾,一屁股坐到办公桌上,指着惜福:“你就是打人的那崽子家长吧?来,咱们好好聊聊接下来怎么解决!”

    惜福看着这男人,皱皱眉,“我儿子先打的人,作为母亲给你道歉就是,若是付医治的费用也可以的,但毕竟是两个孩子因为口角打架,再正常不过,希望作为家长放低一些咄咄逼人的姿态。”

    “看你样子是老师吧,话挺有条理,行,这事就算了。”男人跳下桌子,看了鱼片刻拉着自己的孩子走了出去。

    屋外,他掏出电话:“喂,森哥…你要找的货,有着落了……放心……保证没背景…对对……好...好…还是老地方。”

    他收了电话望了一眼背后的办公室,拍拍自己儿子的头离开了。

    不久,办公
天咒sodu
室外,低着头的鱼跟着惜福走了出来:“对不起…以后鱼不打架了。”

    惜福蹲下来,揉揉对方脸,“傻儿子,如果别人打你怎么办,你就要打回去知道吗?你爸爸可是很厉害的,从不多话的。”

    “那爸爸还是超人吗?”

    “是啊,但是你忘记那天答应要保密的事了?”

    “不心出来的。”鱼低头认错,片刻后,温柔的手在他头摸了一下,“好了,别想了,赶紧回去上课,这件事就这么过了,知道吗?”

    到这里,惜福方才看到这人儿终于又重新笑起来跑回了教室,摇摇头,重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天光西斜,已是最后一节课了,白鱼心不在焉的听完后,收拾好书包就坐在教室里准备等着妈妈一起回家,九岁的容貌颇为俊秀,只是现在眉头紧锁,想着之前妈妈给人道歉的样子,心里很不舒服。

    “凭什么他取笑我,还让我妈妈给他们道歉……”鱼揪着脖子上的红领巾在手中扯来扯去,大抵是不服气的。

    教室外,有人靠近,一个单薄的身影站在门口正挑衅的看着他:“白鱼,你敢跟我去学校外面打吗?”

    “打就打,你等着!!”

    反正妈妈还没过来,收拾他还不是轻松的事,心里本就有气的白鱼,将书包丢在座位上跟了上去。

    然而……到了校外的一个巷子里,站着的是几个成年人,意识到不好,连忙转身想要逃出巷子,结果背后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吱吱唔唔挣扎了片刻,视线就黑了下去。

    学校里,收拾完毕的惜福从楼上下来,教室的走廊昏黑,没有灯光,她喊了一声:“鱼回家啦。”

    然后推门进去,打开灯,里面没有人,只有书包还放在座位上。

    转身就朝外面跑去。

    ……

    与此同时,白宁坐在一间破破烂烂的屋里,外面有流着污黑水渍的阴沟,散发着阵阵恶臭,他对面,是一张透着霉味的木**,一个身形面容都枯瘦成不像人样的女人躺在上面,身上有还有隐隐的屎尿气味。

    “大壮这孩子命苦……白先生…你想收他为徒…我这个母亲也很好高兴…只要他有一口饱饭吃…我就很高兴…听…拜师都要…收礼的…先生要是…在家里看上什么…就尽管拿吧…..只求大壮这孩子…将来能让先生多看他一眼…多教他一些…咳咳…”

    **榻上,脏乱的被褥间,虚弱的妇人着一些破碎的语句,早就没有多少色彩的双眸里,一眨不眨的望着门外分拣瓶子、拉罐,如山般的身影,只剩皮的脸上忽然笑了一下,微微张开口唤了一声:“大壮…进来。”

    “哎,来咯。”

    黝黑粗糙的大脸露着憨憨的笑容,手里还拿着两只空瓶子,埋头挤进木门,抖着大脑袋:“妈…你…叫大壮…过来啊?”

    “给…这位先生跪下…磕头…”妇人挣扎的抬了下头,手指动了一下。

    “哦,好的。”

    魁梧肥硕的身影想都没想就朝那边坐着的白色西装轰的跪了下去,头磕在地上,让白宁感到脚下微微震动了一下。

    “好,你既然姓金,为师就给你取入门的名字,叫金彪吧。”白宁摸摸那颗硕大的脑袋,随后擦了擦手,起身走过去,坐到妇人的**前,“大壮跟着我,不会让他饿着肚子,只会做人上人。”

    妇人含笑头,但还是:“…别让他干坏事,他心眼直…分不来好坏……脑子也不好使…别让他干坏事啊…”

    白宁应了一声,转身走到外面,“大壮,跟为师来。”

    露着憨态的金彪眨了下眼睛,看了看**上的母亲在头:“去吧,以后听师父的。”跪着的身影站起来,抠着脑袋懵懂的走了出去。

    “大壮,看这块石头……”

    白宁原本是要让他看着地上的一块大青石是怎样被打烂的,然而正在他话时,手机陡然响了起来。

    “相公…鱼不见了。”里面响起惜福焦急的声音。

    青筋一道道的在白宁脑门上凸了起来,在收起手机的瞬间,一脚踏在那块大青石上,的一下,石头四分五裂的崩飞开,有几块直接砸进垃圾堆里,各种瓶子拉罐轰的飞上天空。

    大壮眼睛几乎瞪了出来,口水流到了嘴角,吸溜一下呼进嘴里。

    “好好照顾你妈妈吧,为师改日再来。”白宁拍拍发呆的身影,声音犹如沉在海底的火山般,身影在下一秒只留下了残影。

    不久,天黑了下来。

    天空晨星闪烁密布,车流交汇,滴滴的喇叭声拂过大大的街道,七彩的招牌灯闪烁着映出一家酒吧的名字。

    迷迷糊糊醒过来,意识逐渐恢复的人儿,视线依旧是漆黑的,没什么光,感觉身上很热,伸手摩挲,像是被装在了口袋里。

    隐隐约约,他能听到一些有节奏,打击很强的音乐在响,只是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是被谁弄走的。

    然后想到自己好像是和一个同学约架去了巷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有脚步声轻微的响动,白鱼感觉自己被提了起来,头好像有一双大手在动作。

    “…..我父亲是超人……很厉害的…不能丢脸…”

    “妈妈现在一定很急了…我要回去,不害怕的鱼…”

    “等会儿,咬他…”

    脑海里激烈的挣扎着,很快,他视线里看见了光,哪怕很微弱的光,那是一个成年人的身廓站在他面前。

    “子…猜到你快醒了,过来给你封嘴…..啊啊…”

    原本以为像兔子一样温顺的孩儿,陡然间张口使劲咬在伸来的大手上,转身就朝附近的一扇门冲了出去,那是一条绿莹莹的通道,双腿飞快的奔跑,前面出现岔口,他准备拐过去,迎面一个大汉走了过来。

    “快抓住他”后面那人追上来大喊。

    刚走到这里的男人反应过来,视线里的孩儿像条泥鳅一样从他身边滑走,撞向前面不远的一扇推拉门。

    耀眼迷离的灯光照进白鱼的眼里,随着暴躁强烈的鼓、呐喊的音乐,闪烁的灯光里男人女人的身体在疯狂摇摆,然后一个闪身钻进了人群里,身后的那扇安全门里,几个大汉跟着冲了过来。

    “不见了…”

    “在那边!”有人似乎发现了,喊了一声,冲过去挤开人群。

    离此不远的,一个大坐台周围女人莺莺燕燕的摆动妩媚的身躯,一道声音在其中大笑:

    “…大白腿翘高一,哈哈哈….对对就是这样…..那边谁过来,让本衙内摸摸……哈哈……这里真太娘的棒啊”

    ps:第一更 4490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