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番外第九章 温暖的家

番外第九章 温暖的家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树林的边缘,有蜿蜒的公路在山腰横挂,偶尔有人声响起。

    “从这里下去就是我之前过来的公路,车就停在山脚下,师父真的不让红玉送你离开吗?”

    “你先走,为师处理一下身后的尾巴,然后直接回去。”

    站在山边一块岩石上的女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点点头,一个纵身跳跃,附身冲向下方的树林,脚在树顶枝头轻踩,眨眼的功夫没入林子里,有鸟雀惊的飞起。

    白宁望着里离开的身影,侧脸冷哼,“出来吧。”

    身后的林子两道脚步踩着沙沙声走了出来,正是之前尾随在后的一男一女,其中壮硕魁梧的男人环抱着双臂,颔首:“我们是通勤第九组,奉命缉拿,要么跟我们回去,要么带你尸体回去。”

    “嗯,可以。”白宁负着双手转过身,看着他们:“再跟你们回去之前,有个疑问,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别和他废话,他想要拖延时间?之前那个女的先行离开,可能会折过来埋伏我们。”旁边的女人颇为谨慎,出言提醒同伴。

    白宁眼睛这时眯了起来,他视力极好,在那女人说话时,注意到了她鼻翼不自觉的扇动,虽然很细微的动作,但对于他这样武功高一定层次的人来讲,很容易察觉到。

    “你是靠气味?”白宁原本因为重逢带着高兴的眼神,渐渐冰冷了下来。

    “嗯?你还挺观察的。”那边大个子握起一只拳头在另一只手掌上呯的击打,“她代号叫犬女,确实是靠气味来追踪的,只要你闻过在空气里留下的气味,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能抓到你们。”

    粗壮的大腿向前迈出,走了过去,狂野的裂开嘴角:“听说你很能打,我倒是第一次见到会武功的,不知你是否挨的下我一拳。”

    “你们俩要死了。”

    风林间拂过,白宁平静的轻轻张了张唇隙,并没有因为对方嚣张的语气而带起任何情绪。那头,大汉偏偏脖子,拳头张开按在了地上一颗岩石上,手掌几乎变了颜色,与那岩石一般无二了,他举过手臂时,岩石就像他手臂的一部分跟着抬了起来,极为轻松。

    然后,由走动变成奔跑,卷起地上的落叶,朝那边负着双手的身影猛的挥出臂膀,凶狠的砸了过去,声音大吼:“武者,拔刀啊!”

    “你?还不配。”紧绷的白色西装扬了一下,手臂向外一挥。

    那边的女人闻到了危险的气味,毛孔顿时炸开,“小心——”大声提醒,举枪便朝白宁射出子弹,呯的一声枪响,弹头出膛的瞬间,手掌轰在砸来的岩石上。

    “什么——”

    男人的表情在刹那惊讶的变幻,石屑就飞溅起来,连在他手臂的岩石几乎被打的崩裂。

    大汉的身形踉跄不稳,击打岩石的那只手偏转向他一抓,按在了他额头上的同时,另一只手中翻转,便是呯的一声,火星在黑刀的刀鞘上跳起来,子弹嗡的一声飞旋回去打在女人脑袋上,殷红的鲜血从弹孔中缓缓流了出来,尸体嘭的一下栽倒在地。

    白宁松开手指,大汉陡然跪在了地上,朝前扑倒,尸体已经发黑,全身的肌肉几乎已经干瘪了,腐烂的黑气在肉身上徐徐飘着。

    “不错的能力,可惜本身弱的可怜。”

    原本白宁不打算杀人,然而对方的能力却是靠气味来识别,放他们离开显然已经不可能的了,望着了一眼那两具尸体,一个转身,白色的皮鞋踏过树枝,树叶轻摇的一瞬,身形已经消失在山林的尽头,白色的残影转眼消失无踪。

    山下,他在一所大学附近包了一辆黑车回到妻儿所在的城市,车站肯定已经设了盘查关卡,既如当初东厂一样,针对在逃的嫌犯,通常都会沿途设卡,控制要道,在搜捕山林村落,很少有人能躲进深山不再出来,可一旦露头,就难免逃脱法网的。

    然而这个时代,有黑车这样的交通,这些司机可是精通道路的,他们有自己的行驶路线,哪条路是捷径能省油,哪里有盘查的,他们都会提前知道,自然有自己的渠道交流,若是前面有人被挡下,就会通知同行不要走这条路。

    这就是为什么白宁会选择坐黑车的原因。

    当然,他能想起来,还是下山的时候看到那所大学一排排停靠在路边的车辆,驾驶员无聊的玩弄手机,这才提醒了他。

    几近黄昏,他回到崇宾市已经第二天的下午,近郊的行人很少,打车并不容易,庆幸的是站台那边正有一辆出租车停靠在那里,司机手里提着一个大袋子,里面有叮叮当当的响声,他看到白宁朝这边走过来,抬起头,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打车?”

    “嗯。”白宁点头应了一声,然后报了地址。

    “不过先说好,我先去一个地方,把这些瓶子都送过去,然后再送你过去,放心多出的路不会收你钱。”

    “可以。”

    嘭。

    后车厢关上后,白宁方才与司机上了车,驶离这条环绕公路朝更偏僻的路线过去。不久之后,车窗外黄昏景的色变得荒僻,杂草怪树林立,有白色的塑料袋挂在树枝上,空气里有腐烂的气味,远远的一座垃圾山的轮廓出现在他的视线里。

    “这位大兄弟,你别怪。”这名司机握着方向盘对着后视镜朝后座上的身影笑了笑:“放心不会乱收费的,只是把几个口袋里的塑料瓶子、拉罐给一个人,那憨子挺可怜的,咱能帮一点就帮一点。”

    白宁望着外面,没有说话,那司机以为他有些不高兴,解释的说道
万域天穹无弹窗
:“那孩子挺可怜的,脑子不好使,我也是无意间知道的,就每个星期在同行手里收集一些瓶子,到周五就给他送过来......有时候不够数的话,我也不会来,今天你只是不凑巧。”

    “哎,到了,你看那边那个大胖子就是......”司机指着垃圾山那边说了一句,然后将车停下来,急匆匆的跑去后车厢,将里面几个口袋提了出来,哐哐响着提着朝那边走过去。

    “大壮这边。”

    白宁眼睛眨了一下,视野远处一座肉山在一堆垃圾里直起上身,那是膘肥的体型,手臂粗的都快赶上他的大腿了,圆形的大脸盘,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头发杂乱粘成一团团的发结,仅仅是目测身高就在一米八以上,高肥的身躯朝那名司机走过去,隔着衣服也能见到肥肉在抖动。

    只是这样凶悍的身形的人,乌黑脏乱的脸上却带着憨笑,甚至做出抠头发这种幼稚的动作。

    “筋骨不错......是个好苗子。”

    白宁呢喃一声,那边谈话很快就结束了,那名司机似乎不想让乘客久等,说了两句后就朝这边走。回城的途中,他说:“兄弟,说句吓着你的话,那大胖墩今年才十六岁,那体格,啧啧...”他眨巴一下嘴,又叹口气:“可惜了,这娃他爸死的早,听说是工地上摔下来死的,家里又有一个瘫痪的女人,那开发商就赔万把块就把他们打发了,这孩子脑子又有问题,连上地儿去告也找不到路,他妈就只好教他捡垃圾,这一捡就捡七八年......”

    一路上司机喋喋不休的说了许多,直到白宁坐的小区才停下嘴上的话,付了车钱后,天都快要黑了,打开家门,拖鞋踏踏踏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跑过来,小鱼一下扑到白宁的怀里。

    “爸爸...小鱼好想你啊。”

    白宁将儿子举起来转了一圈放下,捏捏他的小鼻子:“一回来就这么乖,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我一向都这么乖的啊。”

    小鱼眨了眨眼睛,跑去将鞋柜里的拖鞋给白宁准备好,脱鞋的时候,惜福端着饭菜从厨房出来,看到丈夫,脸上化一抹笑容,将菜肴放到餐桌,“小鱼为什么这么懂事,还不是今天是星期五。”

    “星期五?”

    穿上拖鞋的身影走过去,将女子搂了一下,惹的对方轻捶了一下他肩膀,细声娇嗔:“儿子还看着呢。”

    “我什么都没看到。”白小鱼捂着眼睛贴在墙上摆着头,古灵精怪的说道。

    白宁揉揉他脑袋,蹲下来望着小人儿:“说吧,星期五你想干什么?”

    “这你都不懂吗?还要我明说。”小脸鼓起气,愤愤道:“由你这样当爸爸的吗?我都好久没去过游乐园了,你说是不是?明天妈妈也放假,我也放假,你也不用上班,是不是一起去玩啊。”

    还未等白宁表态,白小鱼的声音又软下来,哀求的拉着白宁的手臂摇起来:“好不好嘛,爸爸,带我和妈妈一起去嘛。”

    “缠人的小鬼!”白宁笑了一下,捏着儿子的脸蛋,“好,爸爸明天就带你和妈妈一起去,行了吧。”

    “好耶,爸爸最好了!!!”

    白小鱼高兴的搂着白宁的脖子,小嘴在他脸上啄了几口,高兴的在客厅里跑来跑去,大喊:“我要坐木马...”“我要坐云霄飞车...”“......还要和爸爸妈妈去看鬼屋。”

    望着惜福在一旁微笑,儿子高兴的满屋乱跑,这类的感觉,是让白宁感到最温暖的时刻,那是与站在巅峰受人膜拜的感觉又是不同的,而且......更像是一个有心跳、会喘气的人。

    ......

    夜深了下来,猫儿不知在哪家的阳台上一声声的唤着。

    惜福偎依在白宁的臂弯里,指尖轻轻在他胸口画着圆圈,青丝柔顺的铺在枕头上,她盯着墙壁上挂着的黑刀,“这样的生活真的好好,有时候早晨醒过来,好怕只是一场奇怪的梦,要是有一天睁开眼,没有小鱼、没有你,而是冰冷冷的冰棺,我不知道会不会发疯.....”

    “你是女侠......有武功的怎么可能发疯,你第一天到这里还能想去上班,你比谁都强大。”

    听到调侃的话,惜福拧了一下他肋下,又连忙揉了揉,脸轻轻的靠上去:“难道惊慌失措的跑上街吗?我又不笨的,自然要先观察啊,慢慢理清现状嘛。”

    随即沉默了一下,白宁开口:“你不问相公,黑刀怎么找回来的吗?”

    惜福摇摇头,搂的更紧。

    “找黑刀的时候,相公碰到红玉了。”

    听到这里,女子这才抬起脸看过来,充满惊喜:“她也来了?相公为什么不让她过来?以前身体不好的时候,一直都是她在身边侍候的,每次看到她那么厉害的一个人,却像丫鬟一样忙前忙后,我心里很过意不去。”

    “相公已经把地址给她了,过段时间她会自己过来的。”

    “嗯,要是爹...小晨子...还有高沐恩那傻小子一起来,生活就有趣了啊。”惜福憧憬这那天可能出现的画面,嘴角弯弯,笑的很甜。

    白宁摩挲着女子的青丝,望着静静挂在那里的黑色刀刃,在他短发里,大片大片的发根开始泛起了银色,只是不那么引人注目。

    ps:第一更,先缓两章,再给大家暴高.潮吧,话说今天是春风的生日啊....好想去玩。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