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合作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合作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子时,夜不太算深。

    昏暗的长街,不远处的城门,一队百人的黑衣铁甲悄然无息开进了城里,与城东、城西的热闹相比,这里已经被衙门的人暗地封锁净街,至少在子时这段时间是这样。进来的队伍,沉默着沿着内城墙下沿,朝东北方摸过去。

    其实到的如今城里这么大动静,城里的那帮人四处游走到处搜索,不少人家已是不敢早睡,时有在远处些许别院里浸出迷离的灯光。金九看了一会儿,也随着队伍继续前进,随后前面人停下来,火折子亮了一下,翻出一张注有标记的手绘图纸,声音细微的说着,像是在分派任务。

    随后,火星熄灭。

    那人过来,对金九道:“九哥,按时辰,督主很快过来。骆家院子不大,应该能最快清缴完成,只是…..”

    金九用手碰碰他铁盔,“俺厂卫办事,反抗者杀,不反抗倒是可以活命,前提还是看督主的意思,好了,咱们走。”

    铁面下看不出表情,只见他点点头,握着刀柄的手紧了紧,一身黑衣甲胄很快没入夜幕,便成了很好的伪装。今夜的天空并无皎月,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就像踏着别人的梦境,一路而行。

    随后,在一家大合院停了下来,挎刀搭手,人影一个接着一个翻越院墙。

    ……

    由至深夜丑时,院内人家大多已是睡着。这段时期,院中也是有巡夜的,待听得一丝声响后,寻了过去。

    院落中,阴影里,人影耸动,巡夜那人手中灯笼一丢,张开嘴就要大喊。

    远处,有人抬起手臂,小弩抬起,嗖的一声,一条黑影扎进对方咽喉。然后,进来的人影打了几个手势,散开。

    金九慢慢走了出来,取下铁面,看着悄悄杀入厢房的厂卫,心里出了一口气。他手下这批人原本是不需要过来搞这种事的,只是在分配当中,待在北地这边的人并没有东厂的番子,暗杀这种事自然就落到他的头上。

    幸好,燕青对这事多少是有经验的。在他指挥下,这些厂卫趁着深夜掩杀过去,除了少许的房内能听到人在梦里被杀的闷哼外,一切都算顺利。此次清理过去的顺序便是有侧院开始,这里大多坐的是丫鬟、家丁,只是片刻时间,院里院外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最后,便是内院的两个大院。

    一憧憧黑衣人影提着滴着血迹的刀,快速靠近了过去,金九手里有一张名单,骆七的亲眷是不杀的,至于其他人只能怪他们命不好了。

    丑时,一辆马车如约而至,停在了骆家大门口。

    ……..

    南平的动静闹了许久,直到老天爷又开始下起雨来,才渐渐停止。雨落檐下,形成水帘,晦暗的光从火把上照射过来,极其疲惫的骆七已不像壮年那般,此时精疲力尽,不得以下坐着马车在几个弟子的护卫下打道回府。

    敲开大门后,他便领着弟子进了宅院,他内宅那边走了几步,忽然一皱眉,回过头盯向开门的门房,问道:“周老头呢?老夫好像没见过你。”

    站在院门前的陌生人,慢慢将院门的门栓插好,随即清秀俊朗的脸上露出微笑,链接内院的廊下,十数名黑衣铁甲的厂卫手持弓弩对准过去。燕青绕过对方走回到廊下,说道:“屋里有人等你,其他人就在外面候着吧。”

    骆七捏了捏拳头,本想动手,可手里却是没有武器,而且对方在自己家里,多半妻儿已被俘虏,反抗只能断送他们性命。

    “你们留在这里等老夫。”骆七对身后的几名弟子沉声吩咐道。

    那几人一时间也犹豫不定,或许是被弓弩对准,心里终究是不安的,可听到自家掌门这么说了,也只能待在原地等候。

    骆七咬着牙快步走上廊檐,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弓弩激射的声音,弦在颤抖,然后便是噗噗噗十多声,箭矢入肉的响动,他回头,只看到雨帘下,几名弟子身上插着七八根还在抖着的箭矢。

    “你们”

    骆七愤怒的大吼,举掌就要杀过去,随之而来便是上弦的弓弩转过来对着他。

    回廊的尽头,燕青冲骆七招手,“你现在还有时
武神天下帖吧
间,再耗下去,你家里人便没有时间了。”

    这个五十是的老人,捏着拳头愤恨的盯着那个年轻人,然后举步跟着走过去,原本走在熟悉无比的家里,是那样轻松,可现在他每走一步都是心惊胆战,很怕出现不敢看到的一幕。

    在那正厅,领路的青年将门吱嘎一声推开,里面灯火通明,骆七跨脚进去,当先看到正中间摆着平时只有他能坐的八仙大椅,一个白头发的男人闭目正坐在上面。后脚一跨进,那白发的人像是知道他来了,开口清冷:“给骆掌门看座。”

    在正堂另一侧,十多人跪在那里,见到当家的回来,原本恐惧的脸上划出希望,争先恐后的想要去抢这根救命的稻草。

    “老爷…就奴家..”

    “爹爹…..爹爹…..我怕…”

    那是自己的妻儿老小,骆七想要过去,可看到寒气森森的刀就架在他们脖子上,他便收回了脚,双眼通红,紧握拳头盯着大椅上的人,嘶哑吼道:“放了我家里人,你们要什么老夫都给你们。”

    “好”

    白宁起身,白多黑少的眼珠盯着他,“和东厂合作你也肯?”

    老人一愣,随后张嘴‘呸’了一声,唾沫吐过去。宽大的袖袍一扇,唾沫倒飞回骆七的脸上,白宁坐回到椅上,双手举起轻轻拍了一掌,年龄与骆七相当的男子被拖了出来。

    那人颤颤磕磕看向骆七,“哥….哥…..答应他们…..救我….”

    骆七却愤声道:“若是与你们合作,老夫还有何面目在江湖上立足?休想!”

    “有道理……”

    白宁起身轻轻拍拍身旁站立的小女孩,走到那捆着的男人身边,从侍卫那里拿过一把锋利的匕首,握在了小女孩的手里。

    “以后你要报仇…..杀只鸟是不行的…..要杀人才可以…..”

    他轻轻握住女孩的手连带匕首一起握住,尖口慢慢在那颤抖的男人身上移动,他声音如同魔鬼一般诱惑着说:“玲珑力气太小..刺胸口是不行的….有时候会刺不进去…而且那些人都会穿戴甲胄…更刺不进去的,不过你看这里….”

    匕首停在了咽喉上面一点,“这里就很好,没有什么东西可以保护,在措不及防下,用力的刺进去。”

    噗

    破开皮肉的声,匕首已经没入半截。温热的鲜血顺着刀身流淌,瞬间染满了两手的手掌,腥腥的、黏黏的。

    “阿弟”骆七瞪大眼睛立在原地,眼眶浸老泪。

    白宁甩了甩手上的血液,用绢帕擦了擦,遗憾的说:“你是杀死的,本督只是代劳而已。”

    随即又招招手,这时人堆里拖出来的却是一个小男孩,同样被丢在了白宁的面前,他蹲下来看上一眼,转头对玲珑说:“他比你大上一点,你得要叫一声哥哥。”

    之后,便是把匕首递过去,“来,这次你自己一个人来,体会一下每个人被利器刺入皮肉时不同的声音,你看这里还有很多,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应该能让玲珑适应报仇的。”

    “嗯”

    玲珑脸上沾一丝血迹,双手握着那把匕首慢慢过去。

    小男孩踢着脚,尖声哭喊在地上扑腾,惊恐的看着燃着血迹的匕首一点一点靠过来,嘴里叫道:“阿爹救我。”

    骆七闭着眼睛,使劲的咬着牙,不敢扭头去听。此时,光头独目的大汉过来,一把扭住他的脑袋,使劲转过去,搬开他眼皮,让他亲眼看着。

    “你们…..你们不能这样做。”

    骆七看到那把匕首已经停留在了自己小儿子的脖子上,他那么小的颈脖,那匕首扎下去绝对会一起断的。

    儿子会死…..全家都会死….骆七松开牙,张大嘴,悲吼道:“老夫愿意合作….愿意合作,别杀了,别杀了。”

    “一开始这样,不是挺好的吗?”

    白宁冷笑着让玲珑停下手,又冲骆七勾勾手指,“松开,骆大掌门,给他到点酒压压惊,本督想和掌门人聊聊人生。”

    ps:今天就只有两更了,等会儿要去加班,大家谅解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