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新活一次

第一百一十九章 重新活一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夜烛下,晚风在窗外吹荡。

    从青鸾谷回来,已是夜深,白慕秋在紧闭的书房内,呆坐在案桌前,往日那般冷漠无情的双眸此刻再也遮不住不了绝望的情绪。

    屋里很静,可是沉默是无法掩饰那种悲伤。

    哪怕今日希望和绝望都在他面前,哪怕愤怒和悲伤,他也不敢喜怒于色,甚至不能痛痛快快的做一回完整的人。啪一件精美的瓷器,砸在了地上,碎的四分五裂。

    如人前,他是东厂提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不能哭、不能悲伤、甚至连大笑都不能允许。

    如人后,他只是一个可怜的宦官的而已,一个皇室的奴仆。

    每当触拥着惜福的身体,身上、心上却是触目惊心的一道伤口。

    “我只想不造杀戮拿回这样的东西......”

    白慕秋闭着眼,手脚颤抖着,仿佛是在和空气说着话,“那样....干干净净的.....挺好啊。”

    “可.....为什么不给我?”

    此时,他又像是在反问着自己,语气忽然停顿下来,猛的一拳砸在自己脑袋,撕心裂肺的大吼:“说啊,为什么不给我!我只想干干净净的拿回我的东西,为什么要给我添堵啊!”

    呯

    呯

    一拳、一拳砸在自己的头上,一条条血线顺着额角流淌下来,白色的发丝染成了红色,轰然一下,身前的案桌断成了两截,木屑纷飞,白慕秋红着眼,头发凌乱如同疯子一般,击打着自己。

    “你们一个个都想让本督永远是阉人......想看本督的笑话......”白慕秋眼神仿徨不安,指着空无一人的角落,时而狰狞的笑着,时而恐惧的哀叫。“本督就想干干净净的当一回人啊.....那两个人为什么要从中作梗?那个神医什么不写完再死啊”

    他颓然一坐,做在一片狼藉上,粘稠的血液沾着银丝耷拉着,气喘吁吁的呢喃着,“还有那个沈寿......没用的东西...没用的东西....”

    外面,听到动静的侍卫冲了进来。

    “滚出去”

    白慕秋颤颤巍巍起身,歇斯底里的怒吼,随即合上眼帘,走动几步坐回到椅上,垂下头。那声音凄苦、孤独无助的夜晚的上空徘徊,就像黑夜中受伤的野兽,躲在阴影里舔1食伤口,记忆中那个曾经自己的样貌越来越模糊,记忆中那妻儿、母亲的样貌也模糊了,或许将来不久,就完全忘记,完完全全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一段记忆,忘记在时空尽头有个叫白慕秋的人。

    忽地,他抬起头,盯向漆黑的前面,狰狞的笑着,“系统.....如果有一天,我突然死了......你会不会也要消失?”

    “.......”脑海中并未有任何声响传来。

    “吓到了?”

    “为什么不说话啊”

    “你倒是说话啊”

    “我草你吗的!”

    白慕秋举起一掌疯狂的盖在自己额头上。

    “会。”忽然脑海响了
时空之穿越者txt下载
一声。

    手掌几乎快要擦着头皮时,停了下来。白慕秋捂着眼眶疯狂的大笑,遮挡下,眼角浸着湿润,眼泪却是滚落不下来。

    “你不是想要因果点吗?”

    白慕秋乏起骇人的冷笑,眼珠子红的几乎要滴血,声音如同魔鬼的口吻:“我会成全你的,等着。”

    .......

    门外,脚步声响起。

    吱嘎一声,书房的门推开,一颗小脑袋朝里面望了望,看到白慕秋时,弱弱叫了一声:“相公?”

    黑暗中,白慕秋嗯了一声。

    惜福这才小心进来,看到地上一片狼藉,她走过去看到那人披头散发的模样,急道:“血....相公你流血了,惜福....给你擦...”

    “别说话。”

    白慕秋声音有些哽咽,淡漠。

    可,傻姑娘依旧着急的找东西为他擦头上的血迹,随后,她的手摸到他的脸颊时,摸到湿湿的泪痕,“相公....你哭了。”

    “相公啊....你为什么哭啊....”

    惜福忽然靠过去,将白慕秋的脸按在自己的胸前,小手摩挲着他的脸,轻柔的说:”....以前...惜福记得......小时候惜福很伤心....那时娘还在....她就这样摸着惜福....讲故事....后来惜福就不伤心了的....惜福不知道相公为什么伤心....但春兰他们,还有小曹曹、小田田都好像...很害怕你。”

    “那惜福怕相公吗?”白慕秋感受着指尖带来的温柔,下意识的问道。

    惜福傻傻的笑了一下,摇摇头,干脆的说道:“不怕!因为你是相公啊.....”

    “那要是相公杀了许多人.....你还喜欢相公吗?”

    傻姑娘翘着嘴想了一下,笑嘻嘻道:“喜欢啊....你是惜福的相公.....永远不会变的。”

    “傻姑娘.....”

    白慕秋正了正身子,坐端。他伸手掐了一下她的小脸,忽然笑了,“你永远是我白宁的妻子,也永远不会变的。”

    “我们重新活一次”

    白慕秋深深吸一口气,吐出,伸出将惜福搂在怀里,“傻姑娘.....你好,我叫白宁。”

    .......

    次日清晨到来,一辆辆马车集合在府衙门口。

    头上缠着绷带的白宁,一脸冰霜冷漠的上了车辇,他背后跪着知府沈寿,一张罗列了各项贪墨罪状的缉捕行书扔在对方脸上,白宁看他最后一眼,挥挥手,“撤职查办,罪够的着就杀了吧。”

    随后,又对曹少钦二人道:“北上南平县,那里闹的够久了,场子就从那里找回来吧。”

    “那些神风火炮.....”

    白宁放下车帘,声音传来,“就留在杭州,估计要不了多久,它们会给方腊送上一份大礼。这次本督要玩一次大的。”

    然后,一支队伍离开,这段时间里,南平那边,绿林聚盟,诱饵、大鱼、收网逐渐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