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徒劳

第一百一十八章 徒劳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木楼之下,顷刻间便发生了变化。

    不过也是方杰等人预料到的,毕竟对方人多,出来一两个像铁面人那样武功厉害的不是没有可能,只是片刻间令人窒息的沉默。旋即,方如意娇斥一声:“做梦!”便飞奔起来,冲了下去,一身大红衣衫飘然,手里一节长鞭卷动,抽打。犹如旋转的黑蟒在搅动,瞬间听到呯呯两声,与那白衣妖娆的男人战到一起。

    方杰双肋夹着两个小丫头,自然不会上去。于是使劲一踏,脚下的木板啪的一下,踩出一个大窟窿,落到下面,落地刹那,手中刀横劈,当即就与砍过来的一把刀锋磕住,抵开。随后拖着两个小丫头往水缸方向移步过去。

    “水缸那里有一条天然洞穴......”虞神医的话是这样说着,方杰在左右找了一圈,也未见到,此时那边越来越多的敌人,如潮涌而来。眼前的局势让其十八岁的年纪,饶是武艺很高,也难免心里惊慌失措,片刻间,果决的将玲珑两姐妹护在身后,手里一把钢刀在借着木楼下面支撑的柱子掩护,杀了好几个靠过来的东厂厂卫。

    涌过来的厂卫忽然分裂两边,一道身影从那里急速奔过来,一剑刺出,直取方杰的眉心,干净利落,凌厉无声。方杰也有了些防备,见那剑锋芒毕露杀到了眼前,搂起两个小丫头向后暴退,然后一脚,踹在水缸上。

    轰

    水缸离地而起,与那把剑轰然一撞。四散的碎片炸开,两旁刚好有黑衣铁甲的人冲杀过来,便被激射四散的碎片钉倒在地,受了无妄之灾。使剑的那人落地,却是一身水渍,将其脸上的粉底腮红糊成了花脸,狼狈不堪。

    袍袖在脸上擦拭而过,露出狰狞暴怒的脸孔,曹少钦切齿一声,“咱家杀了你。”随即白龙剑呼啸着,刺了过去,剑上罡风带起,一搅,将对方普通的单刀打的寸寸断裂。方杰心里大骇,下意识将刀柄朝那人面门掷出,扑过去就是一掌。

    呯的一声,曹少钦冷目闪烁,挥剑将飞来的刀柄打开,随后也是一掌推过去,两人一抵,闷响乍然。方杰陡然间变掌握拳,他挥臂越过,就是砸过去,此刻白龙剑上移,剑身挡在两人中间,然后弯曲,凹陷,曹少钦冷哼一声,脚下暗起一脚,直接踹在对方小腹上。

    方杰啊了一声,小腹剧痛,跟着就是倒飞出去,撞在支撑木楼的木柱上,抖擞灰尘落在他头顶。随后,他便见到夺人眼球的剑芒过来,越放越大。

    “休要伤我堂弟”

    一声娇斥,舞动的鞭风席卷。

    那身影突飞猛进过来,鞭子缠上剑身拉拽,僵持住。方如意急的口喝道:“方杰还愣着干什么,你脚下!快走!”

    如梦初醒般,方杰这才看到刚刚水缸的位置下面,露出一口黑乎乎的洞穴,当下一脚上踢,将剑尖踢开,陡然转身跃起,半空连环踢过去,将那黑衣太监迫开几步。方如意收鞭,退到两个小丫头身边保护起来,而在那边刚刚与她对战的白衣太监也过来了,甚至更多的厂卫也过来了,将木楼围的水泄不通。

    “咱家眼看就要杀了那小子,你怎能让那女人过来?”

    曹少钦斜眼看着过来的雨化田,嘴里说着话,虽然淡漠,但也听的出里面的火气。雨化田摇摇头,也不作辩解,只是盯着那处洞口,慢慢移动脚步,剑尖微微摆动,随时做出出剑的动作。

    双方忽然僵持了一下,随后围拢的厂卫步步紧逼过来。

    “玲珑、幼晴,你们怕不怕?”方如意搂着两个小丫头,柔声问着。

    两个小女孩点点头。

    “别怕,姐姐会救你们出去的。”

    说着,她也向洞窟靠过去,皮鞭在半空打了一记脆响,凶狠的对靠过来的厂卫道:“说要是过来,本姑娘就先让谁死。”

  
龙醒法师笔趣阁
  曹少钦持剑上前一步,威目赫赫,“死得了么?”

    “试试看?”方杰握拳摆着架势挪步挡在前面,丝毫不怯,与他怒目相对。

    雨化田轻笑一声,招招手,后面,一队弓弩手过来,一字摆开,搭弓上弦。他冷笑道:“看你能保护谁?”说着,他手抬了起来。

    弓弩随之抬起,箭矢就要激射。

    一点火星忽然从方杰手上的火折子上燃起,他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纸,在对方眼前扬了扬,说道:“这是最后一张药方,你们不是想要吗,敢动手我立马烧了它,大不了一拍两散,来啊,谁怕谁!”

    这时,身后厂卫涌动分开一条通道,那里快步走来一人,黑金相间的宫袍在这里非常的显眼,方杰等人看过去,冷笑道:“正主终于出来了啊,怎么样?放我们走,这药方便给你,考虑一下。”

    曹少钦、雨化田俩人持剑微微躬身。白慕秋从二人中间走过,站到前面,原本冷漠的眼里陡然发出渴望以及按耐不住的兴奋神色。

    “让你们走....可以。”

    白慕秋伸出手勾了勾,“本督只要药方,不想取你们的命。”

    那边,闻言后,方杰催促堂姐带着两个丫头下洞去,随后自己也慢慢挪到洞边,小心谨慎的看着周围的人,待见到堂姐三人已经下去半个身子时。

    方杰忽然诡秘的笑了一下,火折子移到了纸角。

    “你要做什么?

    “你敢”

    一声暴怒的声音恍如雷霆般炸开,身影极快的冲过去,伸手就去抢夺已经燃起火苗的纸张。那边方杰将手一扬,兴奋的往后一退就要跳入洞窟当中,他吼道:“得罪明教,你们等死吧。”

    电光火石之间,冲过来的身影轰的一下撞了过去,然后跟着一起冲下洞窟。

    谁也没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洞内,原本就比较狭窄,陡然间响起打斗声,好一阵后才停息下来,随后白发的身影重新跳出来,将一个娇小的身影抛给曹少钦后,便死死盯着地上已经烧了一半的药方,浑身颤抖,眼眶发红。

    白慕秋咬着牙,忍着,可心里仿佛在滴血般难受。

    他毫无知觉的走出木楼,看到跪成一排还活着的村民,垂着眼帘,冷漠的看着他们。而四周的厂卫感受到了什么,随即扬起了屠刀。

    刀锋下,剩下的老弱妇孺瑟瑟发抖,妇女抱着孩子哭喊哀求,半大的孩子看到锋利到刀锋就在头顶,恐惧着哭泣的嘶喊,老人默默流泪闭着眼在等死。

    “督主,虞神医已经气绝身亡了,这是在他临死前写下的东西。”杨志从木楼里出来,手里拿着那张尚未写完药方,铁面下看着那群村民,眼里透着不忍。

    那尊彷如已经冷成了冰塑的人还是接过了药方,他看着上面的颤颤磕磕的笔迹,仿佛从上面感受到了那位老人生命最后一刻在做的事。

    纸张揉成一团,扔在了地上。

    ”..........把他们都放了。”

    白慕秋转身离开,在这一刻,他忽然想明白了许多。翻身上马后,他声音清湛冷漠对着曹少钦等人道:“传令下去:青鸾谷虞神医无意配出能让人延年益寿的神药,普通人服了可多活二十年,习武之人服了能精进武功。东厂提督想要抢夺此物敬献皇上,奈何此药方已落入明教方杰手中,冲破东厂重重围困已逃回明教。你们便将此事宣扬出去。”

    “是。”曹少钦、雨化田二人立刻明白其中关键。

    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此消息一旦在江湖传开,借着虞神医的大名,相信的人肯定会很多,窥视之人更多。恐怕就连明教内部也会有人对此药方生出念想,到时恐怕就连他们内部也展开一场争夺的内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