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来了

第一百一十六章 杀来了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黎明将至了,青鸾谷内幽寂与蒙蒙逐升的光线交织着,一片奇怪的安详。在这之前,原本认为会出现的报复并未出现,无论谷外还是谷内一直大抵是松了一口气,方姓姐弟却是失望,哪怕来一两个也好,最终,他们的警觉也熬不住彻夜未眠正在消退。

    总之,不管怎么说,既然伤害并未有发生,或许还在来的路上……反正是心里是松了一口气,因为还有时间。

    躺在榻上的虞冲之便是这么想过的。经过一番调理,目前他病情稍微缓和了许多,能下地了,只是再怒气攻心的话,接下来如何,他自己也只能听天由命。看着外面,青幽的天色,便唤醒守在床前的儿子。

    他撑起一点,缓缓地开了口:“汉钟,那姐弟二人看似天真,实在胆大妄为,心窍不通,毕竟这谷里百姓并未与他们二人,乃至他们身后的明教有任何关系,怕是死了,也不见得会感到内疚,但你我不行啊,这里原本是一处安置他们的世外桃源,若是常此下去,必然变成葬身之所。老夫心里愧疚、痛心,干脆你立刻出谷去寻杭州沈知府,与他说明缘由,暂免刀兵之祸。”

    虞汉钟抬了抬头,然后,嗯了一声,匆匆下楼去办。在木楼底层,木纳沉默的汉子牵过马匹便沿着梯田间那条小路踏着黄泥,朝裂口那边过去,马蹄踏踏踏的踏着地面,穿过水帘,临到出口,那前方立着一个人。

    “虞叔叔这是哪里去?”

    人影过来,青衣皮甲,手里持着一杆方天画戟。方杰揉了揉眼眶,哈了一口气,不屑道:“那帮官兵估计见天色不敢以身涉险,若是我明教行事,早在二更天便拿了下来。虞叔叔不会武功还是回去吧,我还能守上一会儿,待天亮时,姐姐便来替换。有我二人守这一线天,对方纵然千军万马也是过不来的。”

    马背上,虞汉钟黝黑粗糙的脸抽了抽,双肩起伏,缄默的汉子白底黑瞳的盯着对方,喘着粗气,而后,便是怒吼,“你们两个草包”

    “我爹被你们气的下不了床,知不知道他也是没几年了啊,你们还在他面前做那种事…..那种事……这么些年,我爹为了保谷里的几十号人,把身子累垮了,你们这帮妖言惑众的匪人,知道个屁,就知道打打杀杀,还给不给人活路了!”

    向来给人寡言少语的汉子,此时有股难以言喻的愤怒,那种积攒在内心长久以来,压抑终于在这刻爆发出来,而对象就是经常登门的青年。

    “你们想杀官造反,你们想活着做人上人,但你们也要给我们一条活路啊。不是每个人都想像你们那样活着,也不是每个有你们保命的功夫,杀完人就像宰一条畜生!”

    他语气停顿,便又是一声怒吼:“滚啊,我要出谷。”

    “好啊,原来你打的是私通官府的主意。”

    方杰起初还被对方一番言辞震撼了,但听到后面越觉得不一样。想明白过来,知道他这是要去官府那里,于是手里的画戟一横。

    “我更不能让你去了,要是让你去,虞爷爷在江湖上的‘神医’之名还不给你毁的一干二净?虞叔快些回去,今天这事,我方杰当没发生过。”

    “你”

    虞汉钟心中被气的说不出话来,想起父亲说过这二人看似天真,其实心窍不通,现在回味,难听点,不就是缺心眼吗?

    再说下去,饶是说通了,这天也是亮了。


龙与恶魔txt下载


    他捏了下手里缰绳,想要纵马一口气冲过去,忽然,却又停了下来,出口那边,蒙蒙天色下,又一人站在那里。

    黑衣铁甲、铁面,一袭披风。

    …..方杰转身,见那人装扮甚是奇怪,口中喝道:“今日神医不看病,改日再来。”

    稍后,那人身后踏踏的脚步声蜂拥过来,影影绰绰,同样是黑衣铁甲,手握刀刃兵器,以及后面跟来的弓弩手。

    “杀”

    寒气森森的刀尖指过去,铁面人口中冷喝一声,数十道身影踏着沙沙的脚步声,蜂拥着,杀了过去,清晨的风拂过,带着杀意漫天。

    那方杰并未见人多就惧怕,反而兴奋一抖画戟,大声道:“终于来了,来啊,朝这里砍。”

    随后,那边身影接近,两把刀锋劈过头顶,朝他过来。画戟随之一振,向前破开,再横挂,顿时,血倾洒,夹杂着骨头断裂的声响,冲在最前面两个厂卫,瞬间断成两截,扑在地上。后面,数双脚步越过,飞驰,刀锋轰然过去。方杰稍退一步,横戟舞挡,呯呯呯数声,全砍来的刀锋遮挡下来。

    随后钢刀压在戟杆上,又被推了回去。方杰眼里一闪兴奋之色,转身一挥,戟尖画出一道半圆,呯的数声,火星在那几人铁甲上爆开,随后倒地呻1吟。厮杀中,对面杀来的人群破开,一道身影冲过来,脚步沉稳,而且奇快,然后便是一跃,那人手中寒气森森的刀,在空中嗡鸣一声。

    刀照直砍在戟杆上,便是爆出一声刺耳的巨响,俩人徒一交手,退开。方杰这才一改之前的不屑,眼里凝重,叫道:“比那帮官兵强了不少,好汉,你叫什么。”

    “东厂指挥使杨志。”

    下一刻,身影向前暴突,转眼便将两人拉近,方杰也毫不犹豫地迎了上去,他原本武艺就不弱的,又经过教里众多高手指点调教,至少在年轻一辈当中,也是在佼佼者之列,尤其手中那杆画戟,勇猛不下当年三国吕布。

    一瞬,两人撞在了一起,呯呯呯刀砍戟削几招,他俩速度也是很快,威势惊人,刮道凸出的崖壁,便留下深深的痕壑,碎石飞岩四溅。又硬拼了几招后,忽地,方杰身躯抖了几抖,僵硬了一下,他紧咬着牙,后退几步,胸腔火辣辣的疼痛,这才想起虞神医的叮嘱,月余之内切记不要动武之类的话。

    “铁面汉子,下次小爷再和你过招。”

    方杰一收画戟转身跳到虞汉钟的马背上,将他挤到前面,调头一夹马腹,便是要冲回去报信通知堂姐。

    “哪里走”

    “给我留下来!”

    杨志暴喝一声,双脚发力,原地奔射出去,然后一跳,双脚踏在右侧岩壁连跨数步,来到对方上方,竖刀往下便是一劈。

    马背上,方杰单手持戟朝后一挥。

    呯

    手臂承力不住,颓然一软,画戟掉落下马。

    杨志落地,走过去,拾起。随后单手朝后面手下勾了勾手指,指着前方,厉声道:“杀过去。”

    ……..

    匹马疯狂冲出裂口,回头一望。

    四周山壁上,火把绰绰,然后便是

    一根根绳子抛下,一道道黑影下来,喊杀之声从四面八方响起,然后便是围拢、收缩,杀了过来。

    “姐”

    “东厂的杀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