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杭州

第一百一十三章 入杭州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阐述一下,有些读者可能对最近的故事交替有些迷糊吧,因为是两条故事线并行进行的,到最后主角这边完了以后,便是北上了。其实故事线就只有两条,应该不会那么让人迷糊吧

    夜色将尽,东边蒙蒙发亮,杭州北面码头,三艘楼船靠岸,十多辆马车,数十名船夫悄然无息的番子监督卸下沉重的重物,再搬上马车,押运进了城里。白慕秋搂着还未睡醒的惜福下船,让春兰和冬梅两个丫鬟服侍着上了最近的一辆宽敞马车。

    “督主。”

    火光下,一身金花白底的雨化田过来,妖娆冷媚的脸上黑线勾眼角,原本倨傲的神态略微收敛,只是持剑躬了躬身,谦卑中依旧带着他的冷傲。

    “边走边说。”白慕秋踏上车辇,坐进里面,车帘微微撩起小半。

    车夫抖动缰绳,车辕缓缓滚动朝杭州内进去,雨化田打马过来,挤开曹少钦的位置,不理会对方的微怒的眼色,拱手禀报:“青鸾谷之事,属下已经查明,确切在铁瓦山一带,不过那里人迹罕至,通常都是一些江湖人来往,与那虞冲之的交情甚厚。”

    马车行进着,帘内的人冷哼一声,声音没有一丝颤音与语调,淡淡说道:“江湖人?不用理会他们,可查明铁瓦山在何处?”

    “太湖以西五十里,杭州城一路北上就能见到,杨志所率的厂卫已经潜伏在那里。”

    此时听到这里,车内没了声响,帘子放下,随即一行三百人拥着马车朝知府衙门过去,半响后,天已经微亮,府衙差役见到街道尽头过来一列队伍,当下上去吆喝,被当头一名档头推开,一枚令牌在他面前晃晃,“去把你们知府大人唤出来迎接东厂提督大人。”

    东厂?那差役自然是没见过,也就听闻过一些北方那边的传闻,现下见到有点仿徨不知真假,连忙转身跑回府衙,通报去了。沏茶的时间不到,数人从府衙里跌跌撞撞出来,忙着整理官袍、腰带,到了马车前,重重拱手躬身,“下官杭州知府沈寿拜见东厂提督大人,下官来迟还望恕罪。”

    白慕秋下了马车,披风展展,伸手在他肩上拍了拍,便径直走进府衙。曹少钦走到他面前,冷面盯着他,开口道:“还不起来?”

    杭州知府闻声,抬头左右看看这才发现人不见了,连忙起身向府衙内过去。正堂之上,明镜悬挂,那张案桌前,白慕秋伸开双臂,自有宫人过来替他取下披风,又搬来知府的太椅,他坐上去,向后靠了靠,微微偏头,冷漠的目光看着有些发抖的沈寿,问道:“本督问你一件事.....一件小事,可知青鸾谷?”

    知府沈寿连忙点头,虽然眼前这人语气淡漠,但里面透着的寒意,让他有点喘不过气,赶紧回道:“回禀提督大人,下官略知道一点,青鸾谷那边多是.....多是江湖草莽过去.....不过那里有位神医,颇为厉害,小人老母亲前年发病,城内大夫束手无策,便去请过那神医,就一针下去,老母亲
钻石王牌之全能棒球手最新章节
的病痛就全消了,提督大人问此事,莫非也是来求医的?”

    “放肆”

    曹少钦当即拔剑,威目一瞪。

    “无妨,沈知府说的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白慕秋靠着,摆了摆手,“不过听闻知府大人乃是当今蔡相的门生对吧?”

    沈寿连忙点头,“是是,下官确实是蔡相门生。”

    “本督与蔡相同殿为臣也算有点交情,你又与那青鸾谷的虞冲之有些交集,本督想要他手上一本叫独阳化玉散的偏方,你辛苦一趟,代本督要来如何?价码随便开。”

    白慕秋摩挲着手指上的玉扳指,话到了这里,停顿一下,然后声音陡然发狠,“但是不识趣的话,那青鸾谷内将鸡犬不留。”

    “这....这....”

    毕竟有过救母之恩,沈寿自然不愿见到虞冲之出什么事。当下求情道:“提督大人.....望三思啊,若是虞神医不愿,下官另想办法就是了,那神医在江湖上也算是有些名望的,若是杀了他,恐怕会对提督大人的威望有所影响。”

    “影响?!”

    白慕秋冷嘲一声,然后站起来过去,阴冷的目光上下打量,忽然伸手整理沈寿的领子,语气淡淡,就像和一个老朋友叙话般,“本督不需要别人尊敬。只需要咱家走到哪,就让别人死到哪。”

    说完,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

    沈寿的脸色瞬间涨红起来,这轻轻拍脸的动作,却是比打上一巴掌还要折辱人,嘴上不敢说,心里却是气的发颤,无论怎么说,他好歹是一州父母官,又是蔡相的得意门生。但片刻之后,他还是咬紧牙,憋着怒火狠狠点头道:“下官一定让虞冲之交出独阳化玉散,不会让督主失望。”

    “嗯”

    白慕秋瞧了一眼他的脸色,然后接过小晨子呈来的参汤,饮上一口,“味道不错,给夫人盛一碗过去。”随后,虚指点沈寿,道:“做出这幅模样,你不觉得惭愧?这些年你收刮的民脂民膏,本督还未找你麻烦,这么一点小忙,就让你感到憋屈了?”

    “滚下去吧,保住性命和官身,还是那可笑的面子,你考虑一下。”

    白慕秋面无表情,眼里狂躁和冰冷却是暴露无遗,随即转身去了府衙后宅。雨化田立足廊下似有似无的说:“督主近日的变化.....急躁了。”

    曹少钦走前面停顿一下,像是听到了他说的话,侧过脸,冷漠的眸子只是淡淡看向对方,随后,持剑跨步继续跟上。

    “咱家说错了么?”雨化田歪了一下头,不解。

    ................

    回到屋内,关上门。

    白慕秋端起一杯清茶灌了下去,他心里确实着急着,因为他想成为完整的一个男人。

    但是,他是这样想着,透过屋外的窗户,花园里,看着惜福和两个丫鬟在那里快乐的逗一只小猫,可他看去,却尽是迷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