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一十二章 网

第一百一十二章 网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三章更完了,不过这章你们看,会不会觉得剧情有点乱?

    和尚粗壮的脚拔地狂奔,镔铁禅杖拖拽着,地面划出深深的沟壑。

    转眼间,鲁智深陡然爆发开来,杀意汹涌澎湃,脚下的泥土被踩的挤出脚缝,一路极速靠近,临在七八步时,禅杖一翻,舞起,空中嘶鸣一声,当头朝对面那身影劈过去。

    青衫那人,往后一闪,手指拨动琴弦,不屑一笑。

    噹

    挥出去的禅杖,不知碰到了什么,火星在上面迸出,鲁智深咬牙怒吼,双臂猛的发力,还是砸了下去。下一刻,沈忭脚尖一歪,整个人贴着对方转开,手里胡琴一抽,弓步跨出,从琴里拉出一杆马尾弦,弦音嗡鸣,擦着鲁智深裸露的臂膀过去。

    一道寸长的血口划出。

    两人交手一瞬,分开。鲁智深先是没什么知觉,到的片刻,伤口便是火辣辣的疼痛,再看对方手里握着的一根马尾弦,一滴血液正慢慢顺着弦滑落,滴到地上,浸进泥里。

    凶性被点燃了。轮着禅杖再次欺了上去,身子敏捷,每每躲开,那杆马尾弦便是神不知鬼不觉从暗地抽出,横划,便一道血痕留在鲁智深身上,两人越打越深,远到了山林深处。虽然沈忭的步子奇异,手段防不胜防,但花和尚的攻击却是如狂潮一般碾压过去。

    在这片小树林里,魁梧的身躯挥舞禅杖声声带有风雷,劈戳绕着自己身周的身影。忽然,鲁智深将禅杖一缩,往身侧遮拦,乒乓一声,挡下那一击,随即将禅杖横在俩人中间,摆开,轮上一圈。

    沈忭意识到这大和尚似乎找到了自己步子的缺点,见到扇过来的铁杖当即往树后躲开。

    轰

    一颗碗口大的小树直接被打爆,树木倾倒,那沈忭被爆开的力道直接轰了起来,半空中,他身子轻快,双脚一绞,挂在两米多高的树枝上,反手将马尾弦抽打下去。鲁智深暴喝一声,举杖一搅,兵器交磕。

    啪的一声,那杆马尾从中当即断开。沈忭在树上惊愕一下,随后翻身落地,下落中,脚尖朝对方面门踢过去。陡然间,一只粗大手掌挡在中间,然后一握,抓住了对方脚腕,鲁智深猛的沉气大喝,手臂巨力往上举,然后猛的下挥,使劲的往地上一砸。

    嘭

    尘埃、落叶纷纷飞了起来。瞬间,沈忭摊在地上动弹不得,儒雅俊秀已然不见,原本一尘不染的青衫,凌乱不堪,沾满泥土和枯黄的落叶。他微微抬起头看向过来的大和尚,胸腔一闷,一口血喷了出来。

    那边,鲁智深拾起禅杖,裸露的上身密布细小的伤痕,眼里闪着杀气。

    他走过去,居高临下盯着对方,沉声问道:“什么神?”

    “洒家信佛的。”

    然后,一杖盖了下去。

    *****************************************************************

    时间往后倒退,林子的那一边,在鲁智深与那沈忭打去林子深处时。

    那叫‘黄幡神’的卓万里,耍着手里那把剑,瞧武松三人一眼,随即吹了一声口哨,周围冲出数十个服装兵器各异的江湖人,将他们团团围住。

    武松将地上之前掉的那把单刀往后一踢,侧脸问道:“还能拿刀吗?”

    地上,燕青撑着身子起来,拾起那把虎刀,沾着血迹的嘴角,拉出一个弧度,笑道:“想不到还有机会和哥哥们一起再杀一次敌人。”

    陡然间,李逵忽然拦在他
仙门歪道全文阅读
们前面,挡住围过来的人,目光凶狠,叫道:“杀个球,俺铁牛才不会叛徒一起杀人,你给俺滚。”

    “滚啊”

    武松当即推搡燕青一把,沉声喝道:“我们走。”

    随即,单刀冲向那叫卓万里的人,一刀劈出去,第二刀当下又紧跟而出,燕青负了伤,步子不快,却也使刀照着对方左肋戳过去。两把刀来势汹汹,锋芒交错。就在一瞬间,卓万里步子变了一下,身子斜挂,长剑向上一扬,呯的一下,磕住了砍过来的刀锋,燕青的另一把刀尖因为斜挂的原因,却是没有戳到对方,刀尖只到了他衣衫的距离,劲力便是用老。

    卓万里单脚向侧一弹,拉开距离,第二把剑取下来时,却发现武松二人竟然撇开他跑了。

    “完全没有江湖规矩啊,招呼都不打。”卓万里诧异的看着跑远的二人,随即将目光盯向还在人堆里厮杀性起的李逵。

    劲脖上的黄幡被取下来,陡然一挥,洒过去。那群人堆里,李逵劈死了几人,杀红了眼,却尚不知头上有一张黄幡罩了下来,顿时眼里一黑,当下挥着斧子保护自己,不让那群人近身,一面抖动身子想要把那黄幡给抖下来。

    旋即,他耳旁传来破风声响

    卓万里那边,长剑甩出,一柄、两柄直到四把长剑直插过去,钉进黄幡当中,那幡里的李逵惨叫怒吼,却怎么也弄不掉身上的罩子。

    直到最后一把剑,飞过去,不知道插在哪里。

    黄幡里面的怒叫戛然而止。身躯‘咚’的一下半跪,颓然向地上扑去,大量的鲜血浸着地面,从黄幡下面流淌而出。

    一阵风刮来,吹起黄幡一角,露出一张倒死也是愤怒的粗脸。

    眼睛瞪大如牛瞳,死不瞑目。

    ……………

    狼狈仓惶逃出林子的武松俩人,是不敢进城,沿着燕青指着的方向去寻东厂的探子联络,俩人跑过一个小山坡,在一条道路的岩石上休息。

    从另一边,不远的路上,过来几人看样子似乎也是绿林中人,为首那人见他二人狼狈不堪,便也很客气,拱手抱拳道:“在下洛阳红马帮堂主赵安。”

    武松见人客气,便也抱拳,却没有报出名字,只说自己二人在城里遇见仇人,打不过所以暂时出城躲一躲。

    赵安点点头,却也不走,就站在那里。倒是燕青忽然咳嗽一声,说道:“哥哥,想必那仇人快要追来,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助拳咱们还是算了,咳咳…..”

    “兄弟,你挺住,我这就带你走。”武松看他模样,急得朝那人拱了拱手,连忙背起燕青,快步朝山路那边过去。

    俩人走了一会儿,见身后那几人并没有过来,燕青在武松背上低声道:“东缉事厂对周边的大小帮派了如指掌,洛阳的红马帮的堂主名册里,并没有一个叫赵安的人。”

    武松闻言,浑身一僵,这才信了燕青之前说过的话,如果是这样,那城里的人恐怕尚不知知晓,一张大网正在周边缩紧。

    于是,脚下不由加快了步伐,急冲冲离开这里。

    ……

    在他二人身后,那叫赵安的人收回视线,正准备离开,这时在岔口的地方,有个矮子抗着一根棍子,在那里四处张望,见到他们几人时,反而走了过来。

    那矮子尖嘴猴腮,雷公嘴,很瘦、很黑,棍子却比他本人还要长上许多。走近时,张口就问赵安,“俺听说‘东海擒蛟手’白尽臣要来,你们知道他什么时候到吗?俺来找他放对的。”

    说着,那根铁棍重重砸在地上,插进土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