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八十二章 九千岁

第五百八十二章 九千岁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父亲,儿子知错。”

    雨帘下,斑白的头颅磕在地上,秦熺在听完父亲这些年为什么会激流勇退,只挂虚职在家后,总算是明白还政皇室后,有些位置必然要换人的,若是秦桧站着不挪窝,只能会让皇帝亲自动手了。

    秦桧是个聪明人,所以主动请辞,在赵奕再三驳回后方才同意下来,最后君臣欢喜,完满结局,毕竟一个有了面子,一个家族安全。

    雨中,已经年过古稀的秦桧扶起这个儿子,叹气,沉默片刻,“做错事不可怕,要懂的回头啊。还好提督还在的,看在爹的面子上,他会放过你,咱们将功补过吧。”

    他将腰上的一枚玉佩解下,递过去,拍拍秦熺的肩膀,拄着拐杖举步朝外走,“拿着这枚玉佩去三衙,让他们出兵平叛,老夫当了几十年枢密使,从未真正带过兵,临到死了,还能过把瘾,哈哈哈——”

    秦桧慷慨的大笑,朝后挥手,雨渐渐收住,东方的云层泛起了光亮。

    一缕晨光下来,士兵汹涌冲向皇城,原本守卫宫门的禁军撤离值守,融入着人海的浪潮,无数的脚步溅起地上尚未干透的水渍,涌进了宫门。

    “汪直行谋逆。”

    “降者不杀——”

    “汪直的手下听好,从贼者,夷三族,此时将功补过,尚来得及……”

    尚有汪直麾下中参与此次宫变的禁军以及将领,有人是被胁迫,但此时有些意动,挥刀砍向曾经的同袍,也有并不相信对方口中所说的禁军、锦衣卫、番子等等,依旧在顽抗。

    而后双方撞在一起,无数厮杀的呐喊声冲天而起,长刀翻飞过人头,血浆四溅,数百人与数百人的对抗,上千人与上千人的搏杀,宫人、侍女尖叫着躲回房舍宫殿,只敢隔着窗户悄悄偷看。

    战马的铁蹄踏过了青砖宫道,朝垂拱殿而去,杀戮铺展的更远了。

    ******************

    无寿宫。

    碎裂的冰渣,一双蹬云履走过去。

    修长、微有摺皱的手自花篮中取出一朵朵带有冰霜的花朵放在帷帐之内,隐约的能看到里面一具长形棺椁的轮廓,映射着油灯找来的火光,晶莹透亮,散发一阵阵的寒气。

    放上去的花朵褪去了鲜艳的颜色,丝丝的霜气蔓延上去,凋零。

    “韶华易逝,落尽多少残花啊……”冰棺上倒映的是一张爬满皱纹的脸,银丝垂肩,便显得更加苍老,“和小晨子说多少次了…不要再带花进来,他不听,说是要尽徒弟的孝道,这一孝顺啊,就一辈子了。”

    “对了,奕儿死了…上次见到的时候还是个小伙子,,现在他儿子都十多岁,相公这一觉睡的太久了……一眨眼就死了。”

    “这么久,相公都没和你说话,会不会很寂寞…原本相公有很多话想和你说的,上次不小心睡过去了,忘记说到哪里…”

    “也不知道玲珑那丫头回来过没有,等会儿啊,我去问问小晨子,相公知道你心里一直挂念着她…那丫头喜欢在外面跑….喜欢在外面跑…我也好久没见过她了……”

    白宁说话断断续续的,手拂在冰上,寒气呼呼的散开,帷帐从僵硬变得柔软抚动,冰下的人性变得更加清晰了,原本有些惨白的脸色,也逐渐有了血色。

    细细密密的汗珠在他额头密布。

    殿门口,小晨子驼背恭立在那里,这样的情景他看过几次了,也没有了多少感慨,只是心里有些发堵,那边的督主亦是师父,每次醒过来都会给师娘灌输内力,恢复一些生机,若不是这般,督主也不会老的这般快的。

    他悄悄抹了一下发红的眼眶,过了许久,那边的身影从帷帐出来,才牵着身旁哆哆嗦嗦的赵厚走上前,那边在椅子上做下的身影开口响起声音。

    “皇宫发生叛乱,曹少卿是干什么吃的,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过来的俩人,小晨子低头:“督主,曹公公十年前就去世了,因为练功走火入魔,经脉絮乱,原本想要向督主求救,还没到这里就在半途吐血身亡了。”

    白宁睁开了眼睛。

    下方站立的老宦官,比之上次见到时,更加老了,加之刚刚动了内力,气血都有些不顺畅,心里叹息。

    “他也死了啊……除了金九那没心没肺的还活着,还有谁死了,一口气告诉本督。”

    “还有高断年,他与寻仇而来的厉天闰一起死了,被发现时,两个老头子埋在雪地里,都冻僵掉了,不过俩人岁数加起来都一百好几了,这样死也算不亏。”

    “……”白宁沉默着点点头,站起身,依旧挺拔,他走下石阶,搂过发懵到现在一字未说的太子赵厚,沉哑开口:“走,舅爷爷带你去…..登基。”

    延福宫外,大片大片的厮杀,兵器随着惨叫飞起又落下
长生庄主笔趣阁
,混乱在四处蔓延,波及到了一些宫人和宫女,收不住劣性的禁军扛起尖叫的侍女冲往角落,挡去路的宫人被他一刀枭首,尸体倒下,脑袋孤伶伶的在血泊里打旋。

    尖叫声中,被撕烂衣裙的侍女晃动的视线中,狰狞兽性的男人飞了出去,血洒出一路撞在殿柱上。

    不久,延福宫外,白宁带着赵厚站在了那里。

    “武朝九千岁驾到——”

    “众人跪迎!”

    小晨子持着拂尘用内力将声音迫去远方,他想起了曾经的一些过往,不由挺直了一些驼着背。蔓延的混乱当中,兵器的碰撞少了下来,大量厮杀的人望过来,那一头银丝,黑金的宫袍立在晨光里。

    “真…真的是九千岁…”

    “和衙门里的画像一样…是老祖宗啊。”

    “不…不打了…”

    噹的轻响。

    东厂的一些宦官主动丢了兵器,锦衣卫也不由放下了手中的绣春刀,铛铛铛铛……越来越多的兵器丢在了地上,不是他们没有厮杀流血的勇气,而是对于这个一直存在巨大影响力的宦官,他们是不敢动手。

    毕竟很多人都是听着他故事长大的。

    “我等拜见九千岁——”

    山呼海啸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在他们口中喊出,身形跪了下来。地上尚受伤的,未死的,挣扎的伸长脖子在张望那道身影。

    “拿起你们的兵器,随本督平叛逆,前罪不纠。”

    巍巍老矣的白宁牵着目瞪口呆的赵厚在众人的拱卫下走向垂拱殿,原本互相敌对的人,纷纷抄起了丢弃的兵刃,“既然千岁说不纠,那还造什么反。”“兄弟们!!走啊。”“咱们返回去杀了汪直那狗贼。”

    招呼的声音一道道的传达下去,势均力敌的局面汇聚成了数千人的洪流,有人重新骑上战马,有人持着长枪、钢刀蜂涌着护卫那心目中的神话再去完成另一个了不得的故事。

    汹涌纠缠厮杀的垂拱殿周围,汪直阴沉着脸看着密密麻麻厮杀的人群,他手里抱着从里殿夺来的玉玺,人群中,他隐隐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拄着拐杖在指挥。

    “原来是这个老不死的带兵坏咱家好事,秦家的饭桶真是信不得。”

    那边,秦桧也看了过来,挥起拐杖:“捉拿窃国之贼汪直者,封侯!”

    然后,铺天盖地的呼喊声、脚步踏在地砖上的轰轰巨响犹如巨浪触礁一般席卷过来,秦桧和汪直望了过去,那里是望不到头的人挥舞兵器朝这边冲杀。

    汪直心里咯噔猛跳,让人搀扶想要逃离,被满身鲜血的金虎拦住了去路,他碰了碰金锤,撞出火花,狰狞笑起来:“你跑掉的。”

    随后,海啸般的声音过来。

    “捉拿汪直!”

    “九千岁驾到!”

    “东厂的人快快停手,不得在老祖宗面前放肆。”

    各种各样的声音自那边数千人中喊出来,这边杀场死地渐渐停息下来,过来的数千人分开,白宁看着周围满脸血污的每一张脸,都是陌生的,却又是亲切的。

    牵着赵厚一步步走上染血的石阶,他像带着教育的口吻在对少年缓缓说着,走过一张张带着单纯崇拜的脸孔:“…看看他们,记住了,厚儿,作为皇帝,他们才是你牧民之本,不是身边说好听话的人,记住这天下只有两种人可以信赖,一个就是他们,另一个是外面只要有吃有坐就容易满足的百姓。”

    “马上,你就要为皇了,记住最后一点,不要有常人之心。”白宁看着还有懵懂的少年,“懂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害怕,赵厚还是点了一下头。后方,有苍凉的声音在喊:“提督大人…”

    白宁回身看过去,那是自人群中走出的老人。

    “秦桧?”

    老人嘴上没有多牙了,他走到近前,眼睛眯起打量一番,将拐杖放到一旁,颤颤巍巍要跪下,白宁探手握住他手臂扶起。

    “千岁,你也老了啊。”老人眼眶陡然微红起来。

    白宁微皱的脸难得泛起笑容,转身走上石阶,挥手:“本督从不服老,会之可愿意与咱家做一回从龙之臣否?”

    “老臣遵旨!”

    秦桧大笑起来,朝是身后士卒叫道:“随千岁杀贼——”

    “随千岁杀贼——”

    “随千岁杀贼——”

    “随千岁杀贼——”

    ……

    汪直抱着玉玺的匣子,在心腹的搀扶下,望着海潮狂怒的兵锋,吓得直接跌坐到了地上,那几名心腹手下,更是吓得四散逃远。

    海啸直冲云霄。

    ps:二更,明天主线完结。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