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八十章 老家伙

第五百八十章 老家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已经八十高龄的秦桧,自老妻先去了以后,很少晚睡了,越晚越发睡不着的。

    秋日渐凉后,暖**的丫鬟已经过来几回,让他歇息了,只是今夜秦桧心绪混乱如麻,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根本毫无睡意,甚至涌起想上街走走的念头,唤了几声,往日的老仆并未过来搀扶他,便觉得有些蹊跷了。

    走到院中家里的仆人家丁跪在那里不让他出去。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主事武朝中枢几十年,一身威严并未因为身躯老迈而减退,喝斥中,跪着的一名仆人紧张的磕头道:“大老爷身体重要,如今夜深气寒,若是染了伤寒该如何是好。”

    秦桧直起僵硬的腰身,疑惑更甚,秦府离皇城不过一条街,疑惑起来时,他下意识的望向巍峨的城墙。

    隐约有厮杀声传来。

    他再看看黑压压跪下阻挡去路的人影,明白了什么。

    转身。

    白须怒张:“逆子!!!”

    自院中小间,秦熺走出来,见到老父愤怒的模样,自知事情隐瞒不下去了,来到老人近前跪下磕头,“父亲大概已猜出,宫中有事变,今夜陛下驾崩了。”

    “汪直篡改遗诏,想要拥立新帝?”秦桧压下胸中怒火,望着已经六十多岁的儿子,手指颤抖的指他:“所以你也加入了是不是?”

    “父亲…”

    “老夫就问你是不是?”

    秦熺点头,“是。”

    啪——

    一记耳光扇了过去,用力过大,反而让秦桧跌跌撞撞的后退,“为父一生清誉毁于你之手,知不知道,你这是要拉着全家死绝啊!”

    跪着的秦熺,脸上还带着红印,跪着爬向老人想要搀扶,声音戚然:“父亲,你虽贵为枢密,可这么多年来你闲赋在家,儿子也是老态龙钟,就是想给子孙后辈们谋一条出路啊。”

    秦熺继续说道:“父亲无非担心宫中那位九千岁罢了,可是父亲有没有想过,若是那白宁已经老死深宫中,谁人知道?或许是皇室故意这么宣扬,好让外人忌惮。”

    老人闭着上,嘴瘪着沉默了。

    而后睁开望着这个当年过继而来的儿子,叹了一口气,“白宁若是像你这般说的无能,他四十年前就坐不上那九千岁的名号……你们根本不了解他……”

    *************

    “太子刺君造反,速速捉拿。”

    凄厉的声响蔓延在太子东宫,皇城守将金虎一马当先带着三千余人开始包围这座宫殿,遭到东宫侍卫的抵抗,千余百人占据要冲位置展开厮杀。

    火把的照耀下,汪直负着双手大摇大摆走过宫中广场,一身金边点缀的蟒纹起起伏伏,身后数列麾下番子、锦衣卫足有七八百人,理也不理周围杀作一团的东宫侍卫和皇城禁军,径直朝东宫过去。

    踏上石阶,那里也已经包围,数十名东宫侍卫护卫中间一名看上去身形单薄的少年,见到汪直过来,冯宝面带怒容挤开包围。

    “汪直!你胆敢谋反!!”他声音不够雄浑,却也是大声叱喝出来,一掌就推了过去。

    那边,走来的太监并不接招,身子侧了侧躲开,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份圣旨,抖开,朝周围厮杀的人群喊道:“先帝圣旨在此,捉拿太子是真,册立晋王赵乾也是真,若有疑问可上前查看。”

    “你颠倒黑白,以为咱家看不出!”冯宝猛的暴喝,双手呼的打过去,有人冲来,被一掌打飞,他回头吼道:“带太子殿下离开,去无寿宫!!”

    汪直反应过来,然而被对方缠住,朝周围番子、锦衣卫以及正过来的禁军将领金虎吩咐:“速去捉拿太子,别让一点小事惊动九千岁。”

    九千岁?

    很多人愣了一下,跨出的脚步迟疑,毕竟过去这么多年,这个称呼只存在别人的闲谈里,真正涉及到时,还以为在听故事……

    “还愣着做什么,金将军快去!!”

    人影混乱交杂,带着数百名禁军的金虎追出去时,有雨水溅在他头上。
失落的奇幻世界帖吧


    ………..

    延福宫最深处,新起了一座宫殿,简洁的殿门,四下清静没有一点声音。

    灯笼延绵在廊下,有些驼背的人影走过了长廊,走过了房舍,花圃中在夜间绽放的花朵被他剪了下来,放进篮子里,又去剪下一朵,然后装满,方才转身往回走,慢吞吞的像一只爬行的乌龟。

    “摘花就摘花,晚上偷偷摸摸的像什么话。”

    有些驼背的身影在走过花园屋舍时,隔着窗户里面有声音出来,“是不是夜里的花,要格外香一些?”

    “原来是师姐啊…”驼背的人停下慢腾的脚步,嘶哑苍老的男音回道,然后又看看了手中的花篮,“夜里的花才好啊,好多花都是夜里绽放的,只有这样新鲜的花适合给师娘,怎么搬到这里来坐了?宫里不是还有房子嘛。”

    “宫里太冷了…一把老骨头,冷的受不了,原本以为搬到外面,哪知今晚又吵的很,外面是不是闹出事来了。”

    驼背的老者缓缓转过身,望着天空,又埋下头专心的走路,声音也再道:“我去看看吧,闹到这里来,吵到师父师娘,这些人一个都别想活了……真是自寻死路啊。”

    门吱呀的在走远的背影后面推开,一名上了年纪的老妪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了一眼隐隐泛起火一般颜色的天空,叹口气也跟着往外走。

    …….

    漫天秋雨沙沙沙冲刷着石阶,翻飞的步履踏踏踏的跑在上面。

    雨中,身后数以百计的禁军追在后面,太子赵厚的侍卫反身扑过去,在长长的石阶上杀了起来。

    人头飞滚,滚下台阶,血染红了地上的秋雨。

    随后,轰轰轰的脚步追袭而来,仓惶后看的赵厚跌倒,又赶紧爬起来,视线里身形魁梧凶恶的将领拿一对金锤正杀来。

    步履踩掉了一只,赵厚连滚带爬的跑向那边的殿门,小手奋力的拍打,呯呯的响。

    “舅爷爷,开门啊,救救厚儿,有人要杀我。”

    砰砰——

    “舅爷爷快开门啊,那人杀过来了!!”雨水溅在他稚嫩的脸上,看不出是泪水还是雨水。

    远处追来的火把映着恐怖的人影慢慢罩住了拍打森严殿门的赵厚,那持着金锤的将领裂嘴狰狞的笑起来。

    “太子殿下,和末将走吧,这殿里哪有什么活人,再喊也没用的。”

    吓得缩在殿门下的赵厚,不死心的继续拍打,直到那边,汪直的身影赶了过来,才绝望的停下动作。

    “殿下,你让咱家好找啊。”汪直举步逼近过来。

    “你们不怕九千岁吗?这里是无寿宫,你们敢在本太子不敬,我舅爷爷会出来杀了你们——”双腿蹬在地上,已经退无可退的太子大声的嘶吼。

    围过来的人群中,有人噗哧的笑出声,响起微弱的嘲笑:“都几十年了,还有没有这个人都不知道……就算有,一个守着冰棺的七八十岁老家伙,你以为我们会怕吗?”

    汪直摊摊手,袍袖扬了一下。

    眉头挑着,带着谄媚的怪笑,对赵奕说道:“看大家都不信了,你喊了半天,有人给你开门吗?咱家一身武艺,放今天下,也少有人敌了,就算那七八十岁的老家伙出来,咱家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付。不过啊,他毕竟是厂公,大家都要尊重的,对吧,殿下?”

    “来,我们离开这里,不要打扰他老人家休息。”

    就在他跨出一步的刹那,殿门陡然间吱嘎声响起,让众人当场以为自己耳中出现了问题,再看时,宫门在视线缓缓打开。

    着白色宫袍的花白老人背负着双手走出,微微有点驼背的看着他们,秋雨和夜风吹来时,袍摆猎猎飞起。

    浑浊的目光,带着冷漠,就像看死人一样。

    “刚刚你们谁说督主是老家伙的……”

    汪直也怔了一下,呢喃:“陈公公。”

    ps:二更,今天就没了,明天继续。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