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一百章 前奏

第一百章 前奏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河岸,柳条在轻柔的风里微摆,刚抽出的嫩叶,断弦,飘在空中,落到喧嚣的街道上,也有些叶子乘着风,落到一扇开启窗户的阁楼里。敞开的窗户里,便听得琴音拨弦,女子清音应和着伴调婉柔着的唱着小曲。

    楼下人声鼎沸,靡靡喧闹,阁楼上,一袭青袍的年轻书生盘坐着,闭着眼睛静静的听着柔柔纤指拨动弦音,对面,软塌上一袭白衣裙摆的女子,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令人伤心悦目的气质。

    一男一女,颇为融洽,恰时一对璧人。

    偶尔,男子会睁开眼睛,去看眼前的玉人,又恰好女子微微察觉,与他对视,便忽然轻柔笑了一下,眉眼中透着似乎能读懂人心里想法的清澈,有种让人引为知己冲动。

    女子的一颦一笑,充满了看不见的妩媚,浑然不觉中仿佛就会被感染心灵。

    一曲终罢。

    她双手慢慢垂下,恰好一股清风吹进来,拂起青丝,仿佛余音未断,充斥屋内久久徘徊不去。男子仿佛意犹未尽,合着眼帘,细细品味,片刻后,他睁开眼睛,“师师琴艺果然让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若是将来不能再听得此佳音,真是抱憾终身。”

    “师师…..”

    过了一会儿,男子身子微微前倾,开口道:“莫不如,在下为你赎身可好,家中其实也颇钱财,若是师师愿意……”

    话说到一半,一袭白衣裙摆拂琴弦的女子,微微笑起来,待要说话。陡然间,房外,走廊上响起一连串脚步声,门扇被推开,数名皂衣番子挎刀将出口堵住,那李妈妈在身后着急的想要过去,却是挤不过,只得不停的对李师师眨巴眼睛。

    “众位公公寻师师有何事。”

    李师师起身冲门外行了一礼,言语表情既不谄媚也不胆怯。

    皂衣番子中,一人说道:“督主吩咐,明日府中有贵客相待,请师师姑娘过去抚琴一曲,望姑娘明日能早些过来,莫要怠慢了贵客。”

    “你们是什么人,师师乃是琴艺大家,既然相请如何说的蛮横无礼?”屋中的男子起身过来,与皂衣番子怒目相对。

    李妈妈此时终于挤了过来,挥着少了一根小指的手掌隔在中间赔笑道:“各位公公莫要恼了,这位刚进京不久,不知道各位公公是什么人物,还望公公暂息雷霆之怒,妈妈保证明日亲自把师师送到提督大人府上,要是迟了,**再咬下一根手指赔罪就是。”

    “话,咱家已经传达,到不到的了,那就是你们的事。”那名皂衣番子领着同僚离开,下楼。

    那男子脸憋的通红,显然是气的,指着已经下楼的番子,说道:“这些人…..这些人可是那东厂的宦官?岂有此理,师师放心,若是你不愿意去,我这就回去告诉叔伯让他保你,我叔伯乃是当朝少宰王黼。”

    李师师浮起一丝苦笑,叹口气转身过去,“你管不了的……”

    男子还要说,却被李妈妈拦下,她道:“莫说你叔伯,就是当朝蔡相来了,也不可能为一个妓子出头得罪那东厂的人。”

    “我不信,我这就回去。”

    那一身书生袍的男子,拱了拱手,“师师莫要苦恼,我这就回去求叔伯,可要等我。”

    说完,拜别离去,匆匆下楼。

    “师师啊…..让这位公子去找王少宰恐怕不好啊….万一…..”**看了看已经跑不见人影的男子,要是双方起了冲突,绣楼夹在中间恐怕会被殃及,想想就有些后怕。

    李师师看着铜镜,秀眉紧锁,“师师也劝阻不了的,该去的还是要去。”

    哀怨着,她看向窗外,春光明媚。

    ……..

    阳光,从树隙间洒下来,光斑印在地上。白府,花园小树林里,白慕秋坐在树下的凉亭里,手里捧着书卷看着,一身黑衫敞开,卷起后背。春兰和冬梅两人侍奉左右,端着药碗,惜福蹲在他身后拿着娟巾沾了沾漆黑的药水,仔细的涂抹。

    “相公..啊…还…还疼吗?”


武破九荒吧
    惜福眼睛湿润,想轻轻摸一下血茧,又怕弄疼相公,犹豫不定着,捏起小拳头,“相公….那个穿黄黄衣服…的….人打你吗….惜福帮你打他…..一定会….打他….打不过…我..咬他。”

    听到耳朵里,白慕秋放下书,看她时,愣了一下,只见惜福脸上全是墨色的药汁,不由莞尔,在她脸上轻轻捏了一下,“相公没事,相公只是犯错了,就要挨打。”

    又转过头对春兰二人说:“带夫人下去洗漱一下。”

    “是。”春兰二人,小心扶起惜福往回走。

    “脸…脏了啊…那惜福….洗干净…等会儿再来给相公擦药…”傻姑娘像一只小花猫,边走边回头冲白慕秋挥手。

    林子下,小瓶儿走过来,轻轻将眼前男子的后衣放下来,眼里满是心疼,俏生生立在旁边,一声不吭,白慕秋也未说一句。

    最终,小瓶儿还是打破沉寂,“督主,瓶儿来之时,路过茶厮酒楼,不少文人都在弹冠庆贺说陛下打督主打的好,这样下去,怕是不好的。”

    “权柄是官家的啊。”

    白慕秋手微微抖了一下,“打梁山,杀戮那么多,有损陛下仁德,所以有些罪责就是咱们做奴婢该抗的。”

    “可….可瓶儿看见那些文官的面孔就觉得恶心。”小瓶儿满脸怨气,脆生生叫道:“明明他们什么事都没做,弄的现在好像是他们亲手完成的一样,这帮人,瓶儿真想见一个,杀一个。”

    光斑,照在银发上,栩栩生辉。

    白慕秋放下书卷,看向她,“只要蔡京等人不倒,这些人永远不会闭上嘴。正好,借此机会,东厂暂时不动他们,让他们好好放松放松,咱们也需要调整一下内部,把注意力放到江湖上去,不然在朝堂动静太大,陛下那里也是不好看的。”

    “而且”

    他喉咙有些干涩,动了动,说道:“陛下要北伐啊,东南面的方腊也不太平,本督怕就怕在小桂子一旦北上,方腊便立刻起义,就麻烦了。”

    “算了,说这么多也是没用。”

    他说着话,一只麻雀落在书页上,歪着脑袋叽叽喳喳叫上两声,抖着翅膀欢快的跳跃。“你下去吧,夫人那里你不用照顾了,去把赫连如心最近的情报好好翻查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有关明教起事的时间。”

    小瓶儿噘着嘴,悻悻离开。

    白慕秋张开手掌,那只麻雀好奇的跳上掌心,啄了啄。

    下一秒,手掌握拳。

    血肉横飞。

    “陛下啊……..别好高骛远呐。”

    ………

    小瓶儿气鼓鼓走出府门,路旁忽然一个身影窜了出来,差点挥掌就打过去。却见来人是督主的兄长,这才收了掌力,拱手道:“原来是大兄,不知拦住瓶儿有何事。”

    白胜有些眼馋看着小瓶儿,可心里清楚这女子生是生的貌美,却也是心狠手辣的人,当下便收了心思,不好意思道:“瓶儿姑娘,俺白胜有个不情之请,想请你帮个忙。”

    小瓶儿见他模样,不由皱起眉,提起警惕,“大兄有何事需要瓶儿帮忙?”

    “是这样的,俺一个朋友被逼的没法活了,昨晚居然自己把下面给….给割了,想入宫当个太监。”

    白胜有些不好意思搓搓手,说:“刚好俺知道瓶儿姑娘是宫里出来的,里面熟人肯定很多,就像拜托瓶儿姑娘,把俺这朋友送进去。”

    原来是这事儿,小瓶儿心里松一口气,还以为督主的兄长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于是轻快道:“行,明天就有一个机会,有个宫里的贵客要来府上,到时让大兄的朋友过来就是。”

    白胜喜不自胜,“那好那好,俺以为这事很难办呢,俺这就是去和那朋友说。”

    “不过,大兄,你可要确定他是净身的。”

    小瓶儿说道:“不然被陛下发觉,督主也不好收拾残局。”

    白胜连忙点点头,道谢一番,急忙出门去找魏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