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七十九章 岁月如梭,寒风凛冽

第五百七十九章 岁月如梭,寒风凛冽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时光荏苒,春去秋来。

    枯叶在树枝凋零,飘下。武朝翰宁十年,国力攀升,太原、大同已经重建,从中原迁去的百姓,人口日渐兴盛,北来南往的贸易中途都会选择在这里抛售货物,转手北去贩入草原或者金国。

    大同府,此时已经焕然一新,与四十年前相比,已经是集商、兵为一体的重镇,自梁元垂、关胜等人相继离世后,由岳飞在此建府,为武朝镇北大元帅,四十年间,不断出兵在边界袭扰,常与金国发生摩擦,金国元帅完颜兀术与他大大小小打过数十仗,各有胜负。

    为此事,已经老迈到难以走动的枢密秦桧时常气的站在自家门口对着北边大骂他不体恤士卒,擅起兵士,徒费钱粮。无数弹劾的奏折雪花般飞到皇帝赵奕的手中,均担心其拥兵自重的,性情温和,内里却是刚烈的皇帝初时只是笑了笑并未在意,后来暗地还是警告了北地的镇北大元帅,收敛一下锋芒。

    虽然外面征伐不断,但国内一直处于平稳发展的趋势,即便赵奕对他有些不满,东厂也有关于岳飞越权的罪证,但终究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的过去了。

    西北面,镇守艰苦之地的呼延灼在二十年前,西夏叩关时,迎击铁鹞子,出军几乎快杀到兴庆府,后因年事已高在战阵中过度劳累而亡,只有随身七星打钉皂罗袍送回汴梁,其子呼延钰世袭镇守。

    翰宁十一年,赵奕病重,太子赵厚监国学习处理政事,其年十五岁,另有东厂汪直掌权柄,大行诏狱,对于这位憨厚纯良的太子并不看好,反而年龄尚幼的晋王赵乾有拥立之心,只是东厂其余几位千户如冯宝、刘瑾等人各有打算,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而关于东厂提督这个一直空悬的宝座,无人敢想,西夏入边之时,战事糜烂,常年不出的那位九千岁出来主持了一次大局,便又消失在深宫当中,这让原本心存幻想的汪直不敢再越雷池一步。

    关于这个武朝九千岁,很多人看不清楚。

    拥有无上权利时,却激流勇退,还政于皇室,但秦桧等人却明白,不换政,百年之后,怕是连尸骨都无存了。

    至于白宁的想法,会不会和他们心里一样,也只有他自己最为清楚。

    然后这又一个秋天,叶子黄了。

    山峦如聚,老旧的山村,金色茫茫。

    老人坐在长凳上看着一片片树叶飘下来,卷进风里,吹出很远。偶尔有路过的人与他打招呼,有些惶然耳背的笑一下,黄黑的皱纹聚起一道道刻痕。

    山下有小孩子打闹的声音跑来,数道小小的身影跑到他面前仰起小脸在笑:“太公…..太公,今天讲什么故事啊,先说哦,我们不想听鹰大侠锄强扶弱的故事。”

    “太公,你接着前天的故事讲吧……我想听九千岁白提督的故事呢。”其中一名年龄尚大一点的小孩蹲在老人的膝边央求。

    “你们这些娃娃啊…大侠的故事都不听了,就喜欢听一些古里古怪的故事…”老人溺爱的摸了摸鬼头鬼脑的毛脑袋,笑呵呵说道:“从哪儿开始呢…太公老了,记性也差了,想不起前天讲到哪里了。”

    其余几名小孩苦思回想着,一名年龄看上去只有六七岁,竖着小辫子的女娃拍着手道:“想起来,太公讲到九千岁大战沾罕狼主。”

    “鬼机灵…”

    老人笑了笑,便给他们开始讲起了故事,一个时辰后,苍老的身子熬不住困意,讲着讲着昏昏沉沉的在凳子打起了瞌睡,几个小孩捂嘴偷笑的看着白须老头打盹儿的样子,然后悄悄的离开了。


脑核风暴吧
    嘎——

    老鸦站在树枝上啼叫了一声,惊醒了老人,睁开眼时,已经是日暮了,染红的天云在西边飘着,映着老树倒过的影子一片殷红。

    老人缓缓从檐下起身推开后面的房门,蹒跚的走进屋子,在香案上翻出两炷香点燃插进香炉,双手合十,佝偻的腰朝前弯下。

    他的前面,香台上,是两尊灵位,其中一尊比较新。

    “大哥啊…你就活的不值得,你看看猞猁,家里孩子生了一大堆,福也享了,最后两脚一蹬,留给老子一堆破事。累的我泪也流了,还要每天早晚两炷香的侍候你们。”

    老人或许站累了,颤颤巍巍走到门口,坐到门槛上,平淡的望着外面烧红的天空渐暗下来,像是在和谁怄气的在说:“天快暗了,老子多活一天,就赚一天,这世道多好啊,你们两个才是没有福气的,村里一天一个样,我家的第五个孙子也出来,比猞猁那混蛋多了一个,嘿嘿,大哥,你羡慕吧?老子就不过继一个给你,气死你……”

    “不过…我也快下来陪你们了,走不动了,吃不下了,看来也是快死了。”

    他笑眯眯的这样说道。

    夕阳最后一点余光将天空的云朵烧出火一般的颜色。

    天光远去千里,在这个夜晚,燃烧火烛的宫殿里,龙榻帷帐之中,病重的人影立下了遗诏。

    半年前偶然患疾的皇帝赵奕,在这天早晨突然咳出血来,到了晚上,病情急转直下,自知自己大限已经到了。

    他一岁便登基称帝,十七岁初掌皇权,受到那位舅父和母亲的教导,对这天下算是兢兢业业,虽然刑法过于严厉,但百姓活的也是太平稳定的,看这日益强大的国家,他还有许多抱负没有施展,还想牧马西夏,去看看那里的风景,驾车北地看看曾经骄傲的女真。

    但是他的身体……已经到了尽头。

    夜风在檐下吹过,外面甲士的影子剪在纸窗上,飞虫围绕着静谧的火烛嗡嗡的飞着,赵奕写过几行字后,已经是满身大汗,虚弱至极。

    “就这些吧…国家不用打仗了,下一位君主该是敦厚良善之辈,厚儿就是最好的选择,拿朕玺印来盖上。”

    然而自黑色里,走出的黑影一把夺过了近侍手中的圣旨,随意的看了看,烛光映着那人戏谑、狰狞的表情开口:“咱家的陛下啊,你还真让那傻太子登基,这不是不给汪直一条活路嘛。”

    龙榻上,仰起身子的赵奕看清来人,颤抖的指了过去:“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自然是陛下重新写过。”汪直一张老脸笑开花,有粉末掉下来,然后将御笔塞过去,脸色陡然一厉:“快给咱家重写——”

    颤抖的手猛的将毛笔扔在太监脸上,沾上一大块墨渍。

    “朕…写你娘亲……”

    破口骂出声的皇帝,在挣扎了一阵,气的吐出一口鲜血后,倒在了被褥上。站在榻前,捧着盖有玺印的近侍颤颤兢兢看着满脸冰霜的老太监。

    “千户…剩下的怎么做?”

    汪直掏出白绢擦去脸上的墨渍,瞟了一眼死去的皇帝,烛光里,他简单的交代了一句:“皇帝驾崩,太子涉嫌谋逆,让金虎将军带人捉拿。”

    “是!”

    近侍的声音响道,不久之后,巨大的混乱在皇宫出现,禁军、宫中侍卫持着的光芒蔓延而开。

    ps:第一更,后面还有。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