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七十八 烟火在天空流逝

第五百七十八 烟火在天空流逝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初平七年最后的一天,雪花开始飘起来,崭新的灯笼在街边挂上,烟火升上夜空,一团团的爆开,映红了汴梁的上空,无数的人在这天走上街头,就算是最穷的人家也拿出锅盆在门口敲打,孩童在大人的呵斥中在雪中追跑。 更新最快

    女真求和的消息北来,无数人在这一天吐出心中积怨已久的浊气,那时的金国打到城外面,死了无数的人才将对方赶走,他们的野蛮,可以在城里听到外面金营里女子发出的惨叫声。

    在这大胜的消息里,自然关于大定府的惨状归咎于报应,虽然有人诟病这样的做法不为人道,但在这样的舆论中,始终不是主流,也不会有多少人在意。

    街道拥挤的人流涌向新北大门,在这一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北征的将士回来了,看到他们卷口的兵器,沾染血垢的甲胄,不少人热泪盈眶,疯狂的挥舞着手为他们祝贺凯旋。自女真去后的五年里,朝堂去除了阻碍,一心励精图治,国力蒸蒸日上,方才能在破家之后又有能力北伐。

    中间,也有不少来自民众请命。

    一支残破的军旗走进城门,那是一支金国的狼旗,举着旗帜的牛皋坐在马背上向周围的百姓这是完颜宗翰的帅旗,就是他牛皋砍断的。附近街边,楼肆上,响起无数的欢呼,对于沾罕,其实他们没有多少印象,那次南下的女真当中,沾罕在雁门关被炸伤眼睛一直在休养,但并不妨碍百姓对女真元帅战败在自家军队下的高兴。

    人群中,一道人影被搀扶着站那里看着从眼前过去的残破旗帜,沉默着转身回到轿子里,回到白府的院里,他坐在躺椅上,望着天空飘落的雪花,仆人拿着毯子过来给他盖上,陡然被他发脾气的扔到地上。

    目光出神,似乎他又看到了那面残破的狼旗,手指用力绞在一起,发青,“你怎么能死在他手里……你病死也好,被宗干害死也好,怎么能够死在他手里啊”

    完颜宗望痛苦的闭上眼睛,对于自己的民族和国家,他是有感情的,纵然当初想要结武,也不过是想要在内部赢得一些立足的位置。

    而今一切都不一样了。

    某一时刻,他望向北面,泪流满面。

    女真求和、沾罕战死的消息还在蔓延传开,与此同时在汴梁不远的一处乡镇上,有人听到这道传来时,在酒肆中喝的伶仃大醉,在周围不解和异样的目光中,放声大哭出来,没人明白这个曾经风光过、**过、懦弱过的扎须大汉。

    他叫黄信。

    原是朝廷的军官,后来被人用计迫上了梁山,做了一名山贼头领,重新归顺朝廷,与秦明一起委任驻守雁门关……想到这里他突然含着泪水哈哈大笑起来,有些癫狂,店家见他模样,让伙计将其轰了出去。

    提着酒坛,摇摇晃晃的走在简陋的街道上,酒水洒了出来。

    天光晦暗,朦胧的灯笼延伸而去,两个孩在一家门口挥舞棍棒追逐,一个好像在扮演女真人,一个是武朝的士兵,噼里啪啦打的浑身是汗,他们的母亲依靠在门口笑吟吟的与另一家妇人闲聊。

    “他婶啊…这下好了,仗打完了,你家里的应该快回来了,这下家里有依靠了,心里不慌了吧。”

    那妇人羞涩的笑了一下,望
钢铁萌心帖吧
着两个孩的身影更加甜蜜。

    “战场刀枪无眼,别高兴的太早了啊……”

    黄信摇摇晃晃的走过去,胡口乱了一句,之前安慰的妇人从屋里拿出扫帚追打过来,叫骂道:“哪里来的破落户,别人丈夫沙场厮杀卫国,哪里容得你这只知道喝酒的醉汉乱话,还不滚远一。”

    挨了几下的醉汉并不在意的继续走,站在镇子外面的桥上望着下方漆黑流淌的河水,眼中已有了眼泪。

    耳中仿佛听到了秦明在那晚的声音。

    “守不住了…”

    “我给你们争取时间…往后,多帮我杀金狗……”

    男人压抑着情绪,趴在护栏上,漫天的雪花飘在河里,身子前倾的想要往河里跳下去,然而他陡然一臂甩出。

    噗通!

    水花溅起,酒坛在水面荡了一下沉到水里。

    “啊啊”

    他抱头蹲下靠在护栏,大声痛哭起来,哭的很伤心。不久之后,他独自一人上路,去到了北方,完成他的诺言。

    汴梁,白府。

    脚步踩着地上的雪,喜庆的灯笼映着两道互相牵着的身影在花园走过,相对于外面欢庆的喧闹,这里是宁静的,偶尔会有白娣的大女儿提着一盏兔灯笼过来,看看俩人后又笑嘻嘻的跑出去。

    身后,已经十五六岁的少女委屈的跟在后面,望着女子虚弱的背影,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之前在屋里,惜福叫过她安静的谈了一些话。

    “娘原本不想睡过去的…但一想到,万一…娘一旦离去,就再无人能让他静下来了…玲珑别哭…娘只是睡一觉,或许明天、或许后天就醒过来了,娘不在的这段时间里,你多看着你爹啊,别让他一个人待着,会胡思乱想的……”

    “若是你劝导不过,就可以离开京城吧,外面的世界也很大的,你也长大了,该去到处看看,要是有一天想娘了,就回来看看娘,还有啊,不要学东厂的那些公公们那般做事,女孩子就该像女孩子一样,不要打打杀杀,你喜欢用针,也可以用来救人啊…”

    “…来让娘多看一会儿,让你爹在外面多等等,不急的,真想等有一天睁开眼的时候啊,你已经成真正的大姑娘了,穿着漂亮的衣服……娘想啊,那时候娘一定是最开心的时候…乖…一定要好好的,娘会一直在家里等你,等你回来啊。”

    ……

    玲珑走在后面,情绪压抑不住,捂着嘴声的抽泣起来。

    飘着雪的天空,灿烂的烟火光芒在闪烁,某一时刻,白宁牵着惜福坐下来,俩人相依相偎靠在一起,闪烁不同颜色的光芒划过眸底。

    这将是她最后的一天。

    “……相公会寸步不离的守着你,等花开的那一天,夫人不会寂寞的。等你起来,相公让全城再放一次烟火,只为你一人放。”

    惜福没有话,只是紧紧的握住男子的手,靠在他的胸膛上,望着那一道道光芒在天空升起、消失……看这沁人心脾的景色,周而复始。

    花园静谧的只剩下他们,没有话,也不需要话了。

    时间慢慢流逝。

    历史也会翻去新的篇章。

    ps: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