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第五百七十五章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是夜,岳飞回营不久。 更新最快

    一匹战马闯入背嵬军营地,骑士举起手上调令发出声音:“责令背嵬军全部后撤扎营,不得有误”

    “岳飞接令。”

    在传令的骑士走后,牛皋一身绷带过来,瞪大眼睛看着威严的主将手中调令,嗓门嚷了起来:“咱们马上就要攻城了,怎么让俺们后撤,把功劳都让出来啊。”

    杨再兴、张宪等人也是看过来,岳飞将调令收起,转过身背对着他们:“听令行事,后撤十里下寨休整,不得有误。”

    “唉!!!”

    牛皋一拳砸在矮几,愤愤起身走出营帐,杨再兴脸上也不舒服,终究还是考虑到大局,拱手:“末将去看着那头老牛,省的跑去提督大人那里闹出乱子。”

    垂头沉默的身影头,众将一一下去,张宪走过来让他坐下休息,又去倒茶,“鹏举,你从提督大人那里一回来,调令就紧跟而至,到底出了什么事。”

    “日间,见到河间府军所作所为......”岳飞叹口气,双手捏成拳头按在案桌上,嗓音低沉:“我看不下去,就寻提督大人理论,他上位者,该存大仁而非义......我哑口难辩......”

    茶水递过去,张宪坐下来笑道:“自然难辨,提督大人是站在他的位置上看待事物,虽你掌军五年,可真正指挥大军征伐才是第一次,尤其还是在金国土地上,你想想看,当初女真南下时,武朝又是何等模样,其实啊,不难看出,提督大人这是在保护咱们,毕竟才打了沾罕,兄弟们死伤严重,若是参加攻城,到时候随咱们回去的,还有几人归?”

    “可......可终究是百姓苦难,看不下去。”岳飞举着茶杯刚放到嘴边,又重重放到桌上,“也罢,眼不见,心不烦。”

    不久之后,另一边的王贵悄悄拜见了背嵬军监军冯宝。

    “此事,咱家已经从督主那里知晓了,你大可放心,督主不会对背嵬军做什么,只是敲打敲打岳飞而已,好让他知道,朝廷...”手指敲在茶盖上,冯宝的眉头挑了挑,平静的开口“.....朝廷是谁了算。”

    王贵沉默片刻,拱手:“末将谢公公解惑。”

    “嗯,知道就好,王将军请回吧。”冯宝起身背着双手走出,仰头望着黯淡星辰,尖牙细语:“咱家还要去看看将作营准备的怎样了,就不送你了。”

    目送远去的背影,晚风拂过大旗,猎猎作响,工匠营地那边,隐约传来喊号子的吼声。

    然后,迎来黎明。

    ……

    咚……咚咚咚……士卒挥舞双臂,鼓槌如雨敲在牛皮大鼓上,地平线上,犹如海浪卷滩的黑线延展开来。

    站在城头老人叫耶律德,昨天出使过武朝军营,然而没想到的是,才过去一个夜晚,攻城就已经开始了。

    城墙下方还有无数攒动人头的身影,黑压压的朝城门这边拥挤,上百张恐惧哭泣的脸,疯狂的拍打城门,哀求的声音在人群里传来。

    “求求你们开城门啊……”

    “……把我孩子放进去,求你们让孩子进城啊。”

    “还有我爹……还有我爹。”

    “武朝人不是软蛋吗……你们出城迎敌啊,你们这帮王八蛋。”

    “……俺不走,让俺死吧,田也没了,叫俺往后家里几口人怎么活啊。”

    混乱嘈杂人群拥挤推搡,有人哭喊着昏厥过去,一个男人抱着孩子一口气撞在了
诸天邪圣txt下载
城门,蓬头垢面的妇人撕心裂肺哭喊着冲过去抱住男人和孩子的尸首。

    ……

    耶律德嘴唇颤抖,指着城下一幕,眼眶微红起来,衰老的手拍在女墙上,下一秒,他大吼:“开城门让他们进来啊。”

    “不许开!”

    守城的将领乃是女真人,拔离速,他望着下面百姓的生死,并没有多大感触,“本将职责是不让城池丢失。”

    挥了挥手,有士卒上前。

    “带耶律大人回去府邸休息,没有什么事就别让他上来。”

    完,不再理会被拖拽着挣扎的身影叫嚷。

    拔离速抬手作了一个手势,城墙上,一排排弓箭手上前,弓弦紧绷。

    “下面的听着,你们别被武朝人利用,速速散去,不然形同通敌之罪论处,给尔等一柱香时间考虑。”

    一名金兵喊完话,拿来装满土的陶碗,将燃的香插了上去。

    “还让不让人活了啊!你们女真人就是人,我们就不是了?契丹人,汉人怎么就猪狗不如了?”之前那名死了丈夫和孩子妇人,哭喊着朝城墙上的身影叫骂。

    嗖……

    有黑影飞下来,叫骂的声音顿时止住,妇人瞪大眼眶,嘴角含着鲜血在流,一支羽箭贯穿了她的脖子,没多久便没气了。

    拔离速放下弓时,目光抬起,地平线上的黑线终于推了过来,无数的马蹄,脚步震动地面,马的声音,人的声音,战鼓声音排山倒海般逼过来。

    风卷旌旗猎猎拂动,兵临城下。

    “来啊,武朝人,我拔离速岂会怕你们。”

    他咬牙切齿,凶狠的将钢刀劈在墙垛,灰屑四溅,打败了粘罕的这支军队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羞辱。

    然而,接下来他迎接的并非血勇的厮杀……

    城外,带着木轮的器械吱咯吱咯呻.吟的推动,然后停下,操作手开始校准角度,偶尔会有石弹试发出去,砸在城墙上,掉进护城河,水花飞溅。

    马蹄扬起尘埃,晨光倾洒人间时,插着令旗的骑士在喊:“督主有令,上火弹。”

    篓车被推过来,一颗沉重的密封陶瓮,搬到投勺,有人上前浇上一层火油,火把移过来。

    轰的一下,火焰燃包裹着陶瓮升腾而起,热浪扭曲了空气,人的声音响起,绞盘的声音响起。

    战马奔腾,骑士在阵前过去,挥舞令旗,他的视线延展,是上百架燃烧陶瓮的投石器械。

    “放”令旗挥下,声音嘶吼。

    嘣…

    嘣…

    嘣…

    一柄柄钢刀挥下去砍断绷紧的绳索,一道道火球飞上了天空,在它的下方,越过了骑马的人影,朝对面巨大的城池而去。

    城楼上,拔离速望着火球飞来,“架盾”他奔跑大喊,然而一颗火球落在他不远刚刚架起的盾墙上,陶瓮瞬间砸裂,四溅的液体遇到燃烧的火舌,猛的窜起来,包围数名举盾的金兵。

    撕心裂肺的哀嚎,燃着火焰的身体四处乱串奔跑,火油在地上流淌,火焰随之烧了过去,整个那一段城墙几乎是一片火海。

    拔离速及时躲开,惊吓的表情里,他看见还有一部分那种火球飞进了城里。

    片刻后,他听到人的惨叫,房屋燃烧的黑烟卷上天空。

    “武朝人,你们真刀真枪来打啊”

    ps:这章是用手机码的,人还在加班,还没吃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