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六百六十六章 血泪(二)

第六百六十六章 血泪(二)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原野上的厮杀已经不能平静了,双方堆上去的方阵达到了两三万人,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阵型,一拨接着一拨的在打。

    镔铁铸的双锏与对方一名金将的兵器碰撞,震下上面挂着的碎肉,身侧跟随的亲兵用过来将对方赶来的士兵抵挡住,杀成一团。

    “哇啊啊啊啊——”

    身形魁梧的牛皋冲在第一列,阵中的旌旗就在他上方飘着。呐喊着巨大的嗓音、双目杀红般朝砍来的钢刀狠狠撞了上去。套着狐裘穿戴内甲的金将手中猛的一震,火花溅起,整个人被推的往后挪出几步,抵在身后士兵的身上,握刀的手腕有些发麻,五指松的一瞬,另一只铁锏横挥在貂尾帽上。

    呯的闷响,头盖骨都翘了起来,血腥气扑了牛皋一脸,对方右眼眶血糊糊一片,眼珠蹦出来掉在了地上,随后被无数只脚踏过去。

    “呸——俺老牛是左右开弓的,傻狗!”

    说话中,牛皋已经重新冲了出去,一名手绑着钢刀的武朝士兵提着一面盾牌凶猛的撞在刀光上,径直将对方撞翻在地,他想要过去帮忙,但那士兵一副游刃有余的神色,长刀拖在地上就把女真士兵膝盖以下的部位砍断。

    牛皋跑过对方:“身手不错!!”

    滴着血浆的脸上,贺从风咧嘴残忍的笑了一下,狰狞如地狱的恶鬼。此时阵中大旗跟着战将在走,是混战中士兵士气的标杆,也是后方主帅观察战场的重要标准,不能倒下的。

    “有没有兴趣给老子扛旗?”

    贺从风将左手盾牌丢掉,从举旗的士卒手中躲过旗杆。牛皋在这战场之上豪爽的大笑出声,挥锏打死一名从背后扑来的金兵,声音隐隐如雷霆:“随我来,往里杀——”

    “杀!!”

    贺从风让人将旗杆绑在了背上,双手握刀,大吼了一声随着前面的身影冲进了更前面的人群。

    .....

    山丘之上的林间,白宁坐在椅子上,合着双眼,下面是双方步兵的对撼,厮杀惨叫、怒吼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耳中,他身后依次排开的是东厂杨志、高断年、金九、曹少卿等人。

    “督主...这样打,那位岳将军会不会把士气消磨光了?”金九摸了摸脑袋,握着的金锤有些出汗。

    披着虎皮的椅子上,白宁脸上冷冰冰,手指点动扶手时,双唇轻启:“战阵之事,你我都不懂,就不要插手进去,既然本督让岳飞来打这场仗,自然有本督的道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若是他们连这半盏茶的功夫都抵挡不住,留着没什么用。”

    “现在应该在比谁先沉不住气的时候......”曹少卿双手杵着白龙剑,目光望向战场远处,那顶金国大纛,眯起眼。

    白宁闭着眼点了下头。

    与此同时,武朝的进攻当中,完颜宗翰骑在马背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对于眼前这支武朝军队能在五年之内有着如此顽强的抵抗,并不感到意外。

    “武朝终究少马,徒步就有六万,还剩一万骑兵,难怪舍不得用,可惜啊!女真最强的不是步卒...”他目光渐渐的变得严厉,猛举起一只手臂,大氅扬了一下,立在空中的手掌,然后握拳。

    “既然南人想要诱我先出骑兵,本帅如他所愿,下令,阿鬼陀率领骑兵出击,让武朝的人看看,在强横的战力面前,小聪明不会有用。”话音停顿,补充了一句:“让耶律重的骑兵顶在前面。”

    传令的士兵愣了愣,稍缓,苍凉的牛角吹响。

    海东青飞杀上天空,嘹亮的啼鸣,俯瞰战场那边锋利血线蔓延,纠作一战团开始拉伸连成一条横跨两百余丈的直线,贺从风背着旗帜推挤在第一线,胸口上被人划出一刀,到处都是血,摇晃的视线里,人潮对冲形成漩涡,不断的吞噬一条条生命,箭矢呼啸飞过他头顶,人影倒下、兵器落地、重伤没死的躺在地上呢喃惨叫。

    他捂着伤口,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原来的刀已经卷了,切不可对方的皮甲,只得在地上捡了一柄长枪在用。之前那名上官找不到了,不知是死了,还是冲进更里面了,周围人山人海,外面同样
清末之超级运输系统sodu
也是人山人海,其他同袍都在跟着他背上的旗帜在走,可他又跟着谁走?

    该往哪里冲啊……

    然后,海东青在头顶啼鸣叫了一声,他抬起头的瞬间,大地震动起来,地龙翻身?不对,贺从风思绪转的飞快,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骑兵——”

    女真大阵左右两侧靠后的位置,骑兵总数两万的骑兵缓缓迈动了马蹄,然后加速…加速…无数的马蹄在大地上翻飞,形成巨大的轰鸣。

    轰隆隆隆隆——

    穿着皮袄,里置皮甲的金国骑兵出现在贺从风的视野之中,排山倒海般的冲锋庞大如浪潮席卷而来的气势,让他头皮一阵发麻。

    片刻间,最前面,熟悉的声音在厮杀之中高喊:“后方的弓手不要后撤向中间靠拢,盾手、长枪组成防御。”

    一道道传令的呼声传递着朝后方蔓延,贺从风也传递命令中的一个,他停下嗓音,紧紧的捏住长枪。

    “千万不要撞过来……”

    ……

    车辕沉重的陷入泥土,炮身推动上前,随着第一门神风炮推过来,视野延伸下去,那是上百门铁炮一排排并列。

    火把举在士兵的手上等待着命令。

    大旗在风里轻扬,岳飞在马背上接连下达了几道命令,传令的骑兵疯狂的在阵列之间奔跑。

    “令:王贵所部顶上去,将左翼那支骑兵陷进阵里,张宪所部对付右翼,没有本将的不闻金鸣不得后撤。”

    杨再兴提枪纵马过来到近前,皱眉道:“对方是两万骑兵……张、王两位将军手里合起来不过一万人…而且俱都是步卒,万一要是缠不住,牛皋那边会被分割开。”

    “应该能挡下来…也必须挡下来。”

    岳飞第一次指挥这样的战斗,纵然后面调正、合计过无数的可能性,但真要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心里也没有多少底气,他明白女真的骑兵是实打实从战场上杀出来的,而武瑞军、背嵬军还没有多少底蕴与对方硬打。

    尤其是金人的精锐——连环马,必须要打掉。

    “让末将带骑兵上去策应吧。”杨再兴焦急的望着已经出阵的两边步卒方阵,翻下马背,单膝跪在地上拱手。

    岳飞压制着情绪,深呼吸,咬了咬牙:“不行!我们只有一万骑,还是这五年时间积累下来的,必须要用在致胜点上。”

    “传令,擂鼓!让神风炮先行开火,惊扰对方战马。”

    等候命令的火把落了下去,点燃引线。

    轰轰轰轰轰轰————

    一排排仰起的炮口喷出火舌,上百道拖着火焰的东西飞上了天空,呼啸着划过一道硕大的弧形,俯冲而下,朝着地面奔腾而过的战马前方狠狠的撞在了地面。

    然后……一连串的爆炸,气浪掀飞了泥土,火焰带着大量的烟雾从地上冲起来,上百道这样的火焰花朵在奔袭的浪潮中绽放,人的残肢抛上天空、战马掀飞摔在地上胡乱蹬踢着四蹄。一些紧随而至的骑兵在高速冲刺中绊倒在战马的尸体上,直接从绊跪下的马匹前端扑到泥土中,摔断了脖子,或者另一些不走运的,直接被铁弹击中,连人带马炸的四分五裂,断肢、鲜血四处乱飞。

    死去的骑士在这两万数量当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小部分,弥漫升腾的黑烟里面,当第一个金国的骑兵突破那片烟雾,后面更多铁骑的身影轮廓出现。

    “他们给马捂上耳朵了…..”岳飞折断了马鞭,取过一张弓,系着红巾的箭搭了上去,下一秒,弓弦震动。

    嗡——

    箭矢飞过众人的视线,插进张宪后阵数丈远的土壤里,那是代表不许后撤距离超过那支箭矢的警告。

    手握钩镰枪的将领深吸了一口气,只是望了一眼那边做出这样决定的主将,露出牙齿的笑了起来。

    然后,抬手。

    “绊马枪准备——”

    ps:只有一章,没找到更好的感觉,写了删,然后又改。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