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以牙还牙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以牙还牙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临潢府,皇城。

    燃烧的火烛摇曳着人的影子,人的声音持续的传来,像是在争吵。

    “…宗干,你变了。翰忽是你弟弟,他对你皇位并未做出任何不当的阻碍,作为兄长,难道就没有一点容忍?”

    “皇叔,他与宗望走的太近了,哪怕他对我这个长兄没有不满,但也不得不防。”空置的金銮上,人影走动,一掌拍在金柱上:“现在说这些都晚了,副使忽图鲁会杀掉宗望,翰忽也难逃一死。”

    独眼的老狼望着意气风发的完颜宗干,摇了摇头:“你父亲的胸怀你一点都没有学到,原以为你向南人学习是好的,现在看来……”他叹了一口气,“……看来也把南人不好的东西也一起学了去,南人不会咽下这口气的,战争迟早会来。”

    灯火呼的拂动,完颜宗干走下金阶,笑容满面,摊开手:“这样不是很好吗,一旦开战,国家需要统一的指挥…….”

    说到这里,他双手握拳,一字一顿:“本王就可以登上九五。”

    老人在叹气。

    “你一直在盘算这皇位……真的就那么相信女真一定会赢?”

    “难道不会吗?”完颜宗干拂袖转身走上金銮,回头指着殿外:“我女真万人,便可从那穷山恶水里杀出来,覆灭一个国家,胜迹为何不可再现?”

    “你闭嘴——”老狼目光一厉,终于忍不住了,踏踏朝他走近几步,数十侍卫忽然冲来将金阶围起来,兵器朝着这位愤怒的元帅指了过去。

    完颜宗翰咬在牙,瞪着对方,“你想干什么…知不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后者宗干在金阶上坐下来,表情严肃认真的点头:“自然知道,不过你人在这里,其他的就不重要了。”

    “你现在后悔….”

    宗干笑着,微微张启的嘴正要将话说完,殿外传来吵杂声,嘭的一下,殿门推开,完颜金弹子一身甲胄闯了进来,几名侍卫被推倒在地上。

    他望着殿中的画面愣了一下,宗干不着痕迹的挥手,对持的亲卫撤了下去,宗翰慢慢后退,对身后的义子问道:“何事慌慌张张闯进来。”

    不知道殿中二人发生了什么事,完颜金弹子却是有更重要的事要汇报,拿出一份情报,递了上去,神色很不好。

    老人看过上面的消息,脸沉了下去,将情报扔给走过来的完颜宗干,转身走向殿外,对方尚未来得及看,他停下脚步,背着对方,声音低沉沙哑:“你现在如愿以偿了,我的陛下,祈求我们的军队在这五年过后,还有当年的凶狠吧。”

    完颜宗干握着纸张的手,有些发抖。

    上面写着:武朝二十万大军陡然发动突袭,涿、易二州陷落,重镇蓟州告急。另武朝有偏军进入云内州。

    突然而来的战争讯号直接扎进了完颜宗干羸弱的身躯,变的迟钝起来,烛火映在目光中,仿佛看到了那一端的战争已经开打。

    蓟州,关胜的五万人犹如洪流般在第二天黎明升起时,凶狠的扑上了城墙。当阳光升到一定高度时,黑烟在城上升腾,鲜血从城墙上大片大片的流下来。

    “举盾——”督察的军士握刀奋吼。

    城墙下,是密密麻麻奔跑的人影,在传令的声音响起时,有人将盾牌顶在了头上,一根滚木从城头扔了下来以及伴随而来的箭矢,宣赞躲在躲在盾牌下,猛的有重物砸在了上面,手臂绷紧的顶回去,耳中嗡嗡嗡的发出耳鸣。

    他从缝隙中瞥了一眼距离,低吼:“再进!!”

    城墙上,密集的箭矢接踵而来,噼噼啪啪打在盾牌上,身边举盾的士卒惨叫一声倒地,眼眶上一根羽箭穿透进去。

    宣赞急忙抓住快要掉落的盾牌使劲的顶住,咬牙,脚步越来越快。

    一箭之地。

    旋即,盾牌一掀,他大吼:“架云梯,给我杀上去——”

    视野从城墙下蔓延开,如海浪般叠叠层层翻起的盾牌下面,发出无数歇
鬼王相公,娇宠妻!全文阅读
斯底里的呐喊声,数千人分成数十股从盾墙下面钻出提着一支支云梯撞向那座雄伟的重镇。

    后方本阵,郝思文骑马在挥剑,弓手开始射击掩护,远远的,如潮水的人流攀爬上了城墙,巨大的厮杀声终于开始发出最为惨烈的时刻。

    城墙上无数的金国士兵挥舞着长枪,试图在拦截攀爬上去的武朝士卒,然后将人捅一枪掀了下去,在空中发出惨烈的呼喊中,下方密密麻麻的人群不断的踏上云梯,有人掉下来,有人冲上城头与金国士兵杀到了一起,掩护身后的梯子。

    宣赞用嘴咬下插穿手臂的一支箭矢,吐了出去,手中的斧头在攀上墙垛的一瞬,砍了出去,血花从一支断臂中飙上天空,“啊啊啊啊——”断臂的士兵不想死,赤手空拳疯狂的冲过来,随后被斧头削掉了脑袋。

    “还有谁站上来了,聚过来!!”

    染血的大斧在人堆里划出一道半圆,血肉模糊的沾在了兵器上,宣赞拉过几名站上来的武朝士兵,向周围大吼。

    不久之后,以他为中心,聚集过来的武朝士兵开始扩散开,已经超过一百人…..宣赞奋力的护着城墙下的云梯,这个世界仿佛已经没有其他的声音了。

    “杀——”

    人们拼命的呐喊鼓气,无论敌我。然后,再次凶狠的碰撞,刀枪剑戟,血肉横飞。

    …….

    城头的厮杀还在持续,隐隐的血腥气自城墙那边传过来。

    本阵上,青袍金甲的身影拂着长髯,眯眼,正观望着攻城的事态,这次他想要兵贵神速拿下蓟州重镇,这里的女真士兵布置颇多,大概有一千多人,其余大抵是曾经的辽国兵将,他总归想要试试打不打的下来。

    “算算,梁元垂的兵马早该来了。”

    青龙刀倒悬的片刻,踏踏的马蹄声,有骑士疾驰的身影从远方过来,近前,翻身下马拱手道:“启禀关将军,梁将军的兵马已经过来,离这边不足三里,只是…..”

    “只是什么?”凤眼看了过去。

    那士兵吞吞吐吐说道:“…..梁将军…他…他驱赶着易州女真百姓。”

    关胜重重的吸了一口气,转身对传令兵低吼了一声:“让郝思文坐镇,本将过去那边看看。”随即,一夹马腹,疾驰出去。

    马匹穿过重重阵列,奔行出了大军的范围,远远的,有一支兵马的轮廓在西南方向出现,走的极慢,在他们前面是浩浩荡荡被驱赶的人潮,凄惨的哭喊声已经能清晰的传了过来。

    步伐颠簸的老者、抱着襁褓瑟瑟发抖的妇人、满脸血污、残缺身体的男人,被一根根绳子缚着双臂,哭叫的声浪着朝城墙的一面过去,里面大多都是穿戴女真服饰,关胜已经明白梁元垂要干什么了,疯狂的抽着缰绳冲进骑队里找到了那个浑身充斥野蛮的将领。

    “你疯了?!!”关胜拦在男人前面,“杀手无寸铁的人,你想被那些读书人骂死?还是将来被人秋后算账——”

    “我只是以牙还牙而已……”

    梁元垂望向城墙,答了一句。

    “以牙还牙而已!”然后他又肯定的重复了一声。

    关胜气急,兜着马头叫嚷:“不明事理,手无寸铁之人,关某看不下去,无论他们是谁!”

    慢慢策马而行的男人勒住缰绳停下来,呯的一下,将重枪插进土里,偏头看向关胜,咬牙切齿:“不明事理的人是你!”

    他指着蓟州方向,通红的双眼怒睁,咆哮:“女真人你也可怜?我们当初死的百姓谁来可怜?他们可怜过吗。秦明以身殉国你忘了?他是你同袍啊!北地那些惨死的百姓,残尸、头颅被挂在柱子上、城墙上,一排排的死不瞑目望着你的时候,你忘了?他们是你同胞啊!”

    愤怒如野兽的身影拨马回转,拔出重枪举起。

    声音冰冷:“进攻——”

    一名骑兵将苍凉的牛角号吹响。

    ps:二更来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