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四十八章 让铁木真飞一会儿

第五百四十八章 让铁木真飞一会儿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万里无云的蓝天下是浩瀚的草原,在这样的夕阳下,白宁牵着马缓缓走过枯黄的草地,回首看向西边,彤红的光里,这片草原温柔而又壮丽。

    通过东厂在草原的商贸渠道的消息,在这个秋天,乞颜部开始大量调动骑兵的迹象,结合上次的铁木真与札木合交锋失败,那么这一次应该是草原上的最后一次争夺——阔亦田之战。

    无论如何他都有理由过来见一见这位草原上将来的王。

    “希望没有错过这样的战争……”

    白宁从夕阳收回目光,脚下的泥土传来细微的震抖,天空有飞禽过去,他眯了眯眼,目光所及,两骑一前一后的追逐,马蹄翻飞,两骑挨近,箭矢陡然间射了出去,被前面的部落骑士埋头躲开,朝白宁这边飞来。

    袍袖轻轻一扬。

    修长的手指稳稳的将飞来的箭矢夹住,尾羽尚在微微的颤动。凶戾而尖锐的暴喝声中,两骑并行飞驰,刀光磕碰在了一起,见到那边站立的人影,一名骑士勒过马头分开,另一名骑士做了同样的动作,

    轰隆隆…..

    两匹战马狂奔着从白宁身边两侧疾驰过去,风吹起了银丝,宫袍鼓动的烈烈作响。过去的一瞬,站在那里的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反手一掌推在右侧的战马臀部上,奔跑中的马匹翻倒在地上,上面那名草原骑士直接一头扎进草地,脖子啪嚓一声缩进了胸腔。

    “吁——”

    相斗的另一名骑士勒住缰绳将速度降了下来,疑惑的目光看了看扑倒的战马在挣扎,以及一头撞死在地上的敌人。

    显然他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那人收刀下马,单手按在胸口朝白宁鞠躬,随后,豪爽的大笑起来将身边的酒袋解下来递了过去,黝黑脸上洋溢出一种热情,然而转身,那名草原人挥刀砍下敌人的脑袋系在马脖子上,又用套索捆住尸体的脚,翻身上马,冲他招手。

    “思想观念…真是淳朴…对敌人就是生死相搏,对朋友毫不吝啬……凶残和淳朴竟能同时存在…”白宁对这一时期的蒙古人下了简单的判断,至少在这个人身上很容易判断出来。

    语言上是无法交流的,白宁正好可以跟着他去看看,这样的身手应该是某个部族军中的斥候。

    随后,白宁点头,翻身上马,抖了一下马缰随那名草原斥候离开了这里。

    …….

    阔亦田。

    夕阳西下,黑烟卷过在空旷的草原残破的旗帜,烈火在燃烧,失去主人的战马甩着尾巴,低头拱了拱脚边一具永远无法醒来的身体,以它为中心,视线升高向周围扩散开,倒下死亡的马尸身上无数的箭矢插满,被一根铁枪钉死在地上半躺的士兵,抱成一团至死都还握刀柄的身影,一具具这样的死状在这片草原上层层叠叠向四面扩散铺开。

    低沉的牛角号在草原山丘的一端吹向,那是清理战场的意思。

    还活着的人影在这个时候拖着带伤的身子爬了起来,被同伴搀扶着离开,
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无弹窗
有新加入战场的士兵挥舞着长枪、弯刀开始清查尸体,然后补刀,顺手拿走死者的战利品,在嘴角轻吻高举天空像是在感谢苍天赐予他胜利和财富。

    山丘上,白旄大纛dao四声屹立。

    战争结束了,血腥在弥漫。白旄下沧桑黝黑充满威严的一张脸上,目光鹰视扫过战场,“…草原上的战争结束了,新的王到来了。”酒水从酒袋中慢慢倒出在马头前洒了一圈。

    “长生天在注视一切。”

    挂着铃铛和铜镜的长裙下,纹有蛇形图案的鞋子在走在男人身后,声音沙哑:“……长生天已经决定了谁是这片草原的王,无论今日你带来多少无畏的勇士,胜利都将会是你的,铁木真!这个名字必定响彻在苍穹上,如雄鹰一般翱翔。”

    最后一滴酒水落进土壤里。

    铁木真抬起头,看向身后的戴着鹿角头饰,遮着面纱的女人,冷静的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目光重新放到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身上:“我并不信这一套…但是他们信,盲目的崇拜,便是你的职责,大祭司。”

    “从古自今,从武朝到草原不都是这样吗?”鹿饰上的神带飘着,女子语气有些不屑。

    铁木真笑了一下,对方说的汉话,他已经能够听懂了,策过马头,马蹄缓缓离开山丘向下面而去,白旄大纛随之移动起来,附近,数十名身着黑色皮甲,背负两把弓的骑士戴着面罩一直沉默的保持距离的跟着。

    “武朝的女人都是你这样的吗?那男人呢…男人又干些什么?在家里看书还是带孩子?”铁木真见到女子跟上来,笑容古怪。

    一身萨满神衣的女子摇了摇头,铃铛轻响,她抬起头看向那片彤红的余晖:“也不全是…至少有些男人无能,有些却强如天神,也有些就像阴影里蛰伏的毒蛇…若是有一天你遇到了,可要小心他们的毒液,会致命的。”

    “雄鹰只要不落地,毒蛇永远不会有机会的…”铁木真扬了扬鞭子,“除非…那只鹰已经老了,飞不动了。”

    哒哒哒……

    马蹄声自远方过来,视线的尽头,两个黑点在天际线那边移动,大纛下的男人伸开双臂大笑:“看…木华黎回来了,又有一个敌人死在了他的弯刀下。”

    列阵的队伍一拨拨的分开,让出一条道来,两骑已经到了大纛六七丈左右,站在铁木真身侧的女子看到后面那一骑时,整个人微微颤抖起来,戴着手套的双手紧紧绞住了缰绳。

    “可汗——”

    木华黎从马脖下取过一颗头颅举在手上,在过去的瞬间,马蹄缓下来时,身后一起而来的马匹直接越过了他,疑惑泛起的刹那,那马背上的人影冲了起来。

    大纛下,铁木真笑容僵硬,人影撞了过来,旌旗呼的一下吹了起。

    下一刻。

    威严的草原之主从战马上飞到了天空,张牙舞爪——

    白宁负着手,看着颤抖的女子。

    “先让他飞一会儿,本督过来就问你想不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