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白宁屠蛟

第五百四十五章 白宁屠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山麓、窄道,有车轮碾过的痕迹,夕阳下的山巅,信鸽扇动翅膀沿着道路延绵飞去,数个日夜后,终于在咆哮的黄河岸边一处隐蔽营地的木架上收拢的羽翅。

    附近有人靠近。

    一名番子从木架上的信鸽取下纸条,恭敬的交给正走来的青年宦官。

    拂尘甩开,小晨子接过纸条在指间展开看了一眼,嘴角勾起欢喜的角度,快步朝中间的大帐过去,候着帐帘声音尖细:“夫人,大喜事啊。”

    “咳咳…”

    轻声咳嗽的身影被丫鬟搀扶着走到帐外,陡然听到消息惜福脸上微微呆了呆,声音有些虚弱:“玲珑他们有没有受伤?”

    小晨子很早就跟着白宁,吃住基本也在白府,更是将眼前这位女子看成了自己的亲姐姐,此时脸上遮不住的喜色,手激动的颤抖着挥了挥,“都没事…都没事…就是死了几个下面的人,只要夫人的药找到了,一切都值得。”

    “死人了?”

    惜福轻声说了一句,从他手中取过记载消息的纸条,看着,随后合上眼帘,眉头紧锁,“为救我一个人,却让那么多条人命……”

    “一切都值得。”

    金九听到消息也走了过来,他一个大老粗说不来什么话,将金瓜大锤往脚边一丢,拱手道:“要是夫人有什么三长两短,死的人更多…夫人啊,你活着就是好事。”

    那边,小晨子瞪着他沉下嗓音:“你说什么浑话!”

    金九也回瞪过去:“俺说不来啥好听的,就是直话,夫人心好,干嘛遮遮掩掩的。”

    咳咳…咳…咳咳…

    自咳嗽声传来,二人方才停下话语,惜福捂着嘴摇摇头,伸手让丫鬟冬菊停下捶背的动作,柔声道:“…金大哥的话…我没往心里去的,只是想到那些死去的人……大家都活的不容易…心里像是堵了一下,感到内疚。”

    “哎哟…夫人呐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小晨子掌了掌嘴,叫道:“冬菊,快些把夫人扶进去,山里天气凉,别惹出风寒了。”

    惜福叹了一口气。

    像是透支了体力,脚下有些不稳的往帐内走去,掀开帘子时,惜福回头:“过去多少时辰了?若是相公回来了,一定通知我。”

    “晓得晓得。”小晨子虚张着手臂将惜福请了进去后,笑脸收起来,狠狠的瞪着后面的粗汉,啐他一口:“夫人急不得的,要是心里窝出个病来,你家老小不知道死几回!”

    金九扣扣头顶的铁盔,耸耸肩:“俺就是心直口快,再说原本我想跟着督主一起下去的,结果老高被点了名,俺窝在营里满身都不自在…..”

    小晨子像是没听到他的话,望着夕阳自顾自的说道:“…督主他们都进去两个多时辰了,怎么还不出来…”

    “瞎担心,督主一身武功,这天下间谁能敌得过?”金九拾起金锤转身走开,朝着那边严密守卫的地方过去,手扬在空中:“安心啦,洞口有俺老金守着,保管不会出意外的。”

    他回到岗位上,木柱支起来的架子上,一条手臂粗的绳子一直延伸到了下面的洞窟里,探头望了一下,里面漆黑见不到底,似有似无的冷风吹下面吹上来。

    冷的刺骨。

    顺着绳索,我们的视线投下去,穿过犬牙交错的圆筒洞窟一直往下到底,湍急的水流哗哗哗在黑暗中持续着,冰冷的水滴从
天神诀笔趣阁
上方洞顶的钟乳石上一点一滴的落在岩石上。

    滴滴嗒嗒……

    自远处的黑色,有十多道光亮在摇摇晃晃,透过黑暗,那是一支举着火把的队伍在怪石嶙峋的地下河岸缓慢的移动。

    这样的环境里,队伍中间有人移动火把照着周围,小声讨论。

    “这水真是奇了怪,又不结冰,却冷的死人。”

    “说不得这里有什么异宝,不然督主也不会过来…..”

    “…会不会和夫人的病有关?”

    “嘘…小声点。”

    俩人说话的前面一个枯瘦猥琐的脸转了过来,嘴角扬扬得意翘起:“你们说的没错,这里面确实有一件宝贝,还是我发现的,可惜与我无缘,今日督主既然要,我老李自然…..”

    “什么声音…”

    有番子转过头看向水面,队伍中刀唰的拔了出来,前方行走的身影停了一停,公孙胜紧张的握住了剑柄,旁边的身影,冷漠的脸只是侧的一瞬间。

    水面嘭的一声炸开。

    浪花溅起一丈多高,昏黄的火光下,一道黑影自水中一闪而来,停下的队伍里有人惊呼了一声,被卷起飞在半空。

    “啊啊….救我….”

    凄厉的长呼响起的刹那,整个人在眨眼的功夫没入水中消失,流淌的水面再次平静下来,就像刚刚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

    “谁掉下去了…”有人慌张的问,队伍中的档头连忙清点人数,又将消息传去前方,“好像是刚刚的李先生….”

    “那个盗墓贼?”

    白宁清冷开口:“继续走。”说完,转身朝前迈动了脚步,身后的队伍只得克制惊慌,打起十二分精神警惕起来。

    “督主…那老李好歹带我们过来…”公孙胜见熟人就这么消失,心有些不甘。

    云纹步履走在湿漉漉的地上,小石子滚动的声音。白宁瞥了他一眼,“一个已经没用的家伙死就死了吧,再说他们这种盗别人墓的,早晚也不得善终。”

    说话间,白宁顿了顿,手中的黑刀轻摇,那条阴河里有水逆流的声响传入他耳中,随后,袍摆下,脚步偏转了方向,猛的拔刀。

    哗哗哗哗——

    水浪翻滚,逆流的水面拱起了巨大的水幕,霎时,一对通红的光芒在水帘后面闪烁,在队伍所有人反应过来时。

    嘭的一声,水幕破开,一条黑色的长影直扑向队伍中间而来。前方地面上,脚步哗的一下跃起,身影拔刀,昏黄的火把明明灭灭起来,只见一道黑色的半月在所有人视线中划开。

    呯——

    一道刺眼的火光在黑暗里跳了一下,破开扑来的水浪哗的倒飞回去,黑色的刀刃像是与水中的东西硬磕了一记,一声从未有人听过的吼叫声响起,又飞速退回了水里。

    白宁落地收刀归鞘,岸边嘭的一声有东西落地。

    附近的番子举过火把照过来,下一秒,他捂住嘴才没让自己叫出声来,地上的东西是一根如同手臂般粗细的爪子,上面是密密麻麻的鳞片在火光里反射寒光。

    白宁冷冷看了一眼,转过头去:“把那东西的手爪带上…..”他目光朝前望过去,河道的尽头上方,有一块发出莹莹冷光的物体。

    “那大概就是寒玉了….”

    ps:还有一更。好了下一章就转回主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