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四十一章 时光荏苒

第五百四十一章 时光荏苒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哒哒哒…..朦胧的夜色下,月光里,马蹄踏响地面的声音沿着路径来到城关下,城楼上有火把探出来向下张望。

    “开门,百里加急。”城下的骑士朝城上的人大声开口。

    举着火把的士卒摇了摇手臂:“夜幕一律不得开城门。”

    那骑士兜转马头走了两步,勒着缰绳的片刻,从怀里掏出令牌:“我乃东厂锦衣卫,有加急情报需要传达东厂衙门海公公手里,尔等可验明真伪!”

    不久,一顶篮子自城墙放下来。

    声音又在城头喊道:“把令牌放上去!”

    骑士哼了一声,随手一抛,那枚漆黑令牌翻滚落进篮子里,随后被拖拽了上去,有人取过东西在城头上飞跑。城墙下,那骑士望着禁闭的大门,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怀里藏着的信件,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开城门!”

    或许验过真伪后,城门发出吱嘎沉重的响动缓缓打开一条缝隙,城头上那名士卒将令牌从上面抛下来。

    “驾——”

    骑士轻喝一声,马蹄刨动地面纵跃而起,他伸手朝空中一抓,将落下的令牌揣入了怀里,眨眼便冲进了裂开的城门缝,没入黑色的长街。

    大门缓缓又合上。

    从北方回来的骑士一路马不停蹄找到了东厂衙门的所在,验过身份后他去了校场后方的小楼里,见到了正准备歇息的海大福。

    房里的光芒并不是非常明亮,两人安静的站在烛光下,海大福视力有些不好,籍着烛光虚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的看了下去,一切都显得安静。

    年老的胖太监叹了一口气,将那份信函重新叠好装进纸封里,打量眼前这位送信的骑士,捏着信走了过去:“如此远的一趟,倒是辛苦你了,咱家记得你叫猞猁吧…还有一个叫山狗。”

    除去斗篷的男子正是离京两月的锦衣卫猞猁,此时他颔下留起了浓密短须,看上去比从前稳重了不少。

    “是的,千户,我兄弟当中还有一个夜鹰。”他拱了拱手。

    “夜鹰…”海大福弹了弹信函,背负双手在房中走动,“…他倒是可惜了,却是一条顶好的汉子,对了,山狗好像退了吧,如今他在哪里安家?若是家中有什么事,尽管来东厂找杂家。”

    那边,猞猁听到说起夜鹰和山狗,心里颇有些酸楚,原本不想提这些事情,但最终还是道:“回千户,山狗乡营安家,有督主赏赐的财物,家中还算宽裕,而且也成亲娶了一房婆姨,日子自然比我强上不少。”

    海大福爬满皱纹的脸上堆起笑容,笑眯眯的看着对方:“看来你也想退了啊。”

    “这…千户听卑职解释…”

    “没什么好解释的,心里想法是正常的…”海大福摆摆手,“杂家虽然主持东厂事务,但也不是不通情理之人,你属杨志手下,真有了想法就去告诉他吧。”

    说着,将信函又放到猞猁手里,拍拍他肩膀:“去吧,将这封信交给督主,这就是你最后的差事了。”

    猞猁脸上顿时浮起欣喜,激动的拱手拜了一拜,急急忙忙转身离开。望着空空的门扇,海大福笑着的脸慢慢冷了下来,又有复杂的情绪爬了上来。

    转身,挥手,门吱嘎一声自动合上。

    信上的内容让他心里颇有些难受,或许自己年岁越来越大,就越来越念旧了,他还记得九年前,自己被一个小宫女叫出御膳房的画面。

    那个…调皮、势利的小姑娘往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见面了吧。海大福坐在烛火下,楼下传来番子巡逻的脚步声,更远一点,打更的声音隐约的也传了过来。

    白府书里,三更天。

    披着外衣的白宁有些诧异的接过信件,看了猞猁一眼,回到书桌后面展开,纸面上那是女子独有的娟秀小字,字体颇有些眼熟。

    “小瓶儿…她的信是怎么过来的?”白宁皱了一下眉。

    门口,猞猁拱手道:“回禀督主,是通往草原的商队带回来,通过她提供的联络方式找到了我们。”

    白宁眼中有些疑惑,静谧的烛光下,信纸上的字跳入他视线里,就像看到了当年那场宫变里,她挥手帮自己挡下的那一针的画面。


我的妹妹是偶像吧
   “……督主见信如面,宫中一别已过去数年,往日恩怨还请督主不要放在心上,是瓶儿一时鬼迷心窍……如今往事如过眼云烟……听到督主大破方腊、女真的事迹,牢中数年也让当年的那个小宫女看透了许许多多的事情,心有所感悟,明白督主为这个国家呕心沥血所做的事。

    瓶儿不敢和督主比肩,只能为武朝尽一些绵薄之力。瓶儿所居部族为乞颜部,首领铁木真雄才大略,野心不小,现在正在与另一个叫札木合的部族首领发生战争,不管谁输谁赢对武朝而言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瓶儿知道往前的路并不容易,可总要试一试,不管哪一方胜利,都会是慘胜,瓶儿只能将胜利者引向西边,减少武朝的威胁,以方便将来督主北夺燕云。”

    引导铁木真西征?看到这里,白宁揉着眉心回想起前世似乎铁木真的一生中还真没有南下过宋朝一寸土地,难道……

    白宁摇摇头,原本以为自己到的这个时空会有所改变,目前看来,历史的车轮和修复是谁也挡不了的…那么自己的将来呢?史书上会怎么写?

    不过也不重要了。

    他目光再次看向信尾,还有几句话在讲。

    “……刚刚说了那么多沉重的话,现在好像知道督主变成什么样子了,海公公还是不是原来那么胖,听说夫人已经变成了正常人,瓶儿心里很是高兴的,如果可以的话,还请督主代瓶儿说句对不起。

    说到这里,瓶儿还是忍不住想要向督主炫耀一下,现在的瓶儿借督主当年教的那些课程,已经成为他们的祭司,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大祭司,相隔这么远是不是也感觉到瓶儿很厉害……”

    信到结尾并未写完,显然还有许许多多的话要说,可惜到了这里就断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或许也是她的一种暗示。

    …有说不完的话……但永远也写不出来了。

    “这个小瓶儿…”白宁轻声说道。

    ……

    纸张自他手中放下来,目光这才看向等候许久的猞猁,叹了一口气:“走吧,以后不要来东厂了,这样的消息让你送来,海大福是想要杀你的…”

    猞猁瞪大了眼睛。

    “这信里的消息非常重要……”白宁过去将门打开走了出去,“本督会给你准备一些钱财离开京城,和山狗一起好好的去生活吧。”

    身后,高大的男人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磕头:“谢督主不杀之恩。”头抬起时,背影已经远去在长廊尽头。

    ……

    白宁走在屋外的檐下,卧房的烛光还亮着,他推开门进去,烛光下惜福端坐在那里。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

    身影走过去在旁边坐下来。

    惜福轻轻靠在他肩上,烛火在她眼里闪烁,“在等你回来,现在看你心事的样子,也不急着催你睡下,和我说说吧。”

    白宁搂着她胸膛起伏深吸了一口气。

    “是有一件事……”他想到小瓶儿写在纸上的内容背后,字间虽说的轻松,可不能看出里面的艰辛。嘴唇磨动了几下,终究还是艰难的说了出来。

    “……往后怕是一辈子都见不到她了。”

    惜福抬起头,看着那双眼眶里的血丝,伸手将疲惫的脸搂在了怀里,轻轻拍着他背脊,“…相公不要难过,人总有相聚和离散…”

    怀里的人影动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惜福,握住那双白皙的小手,紧紧的捏着:“相公今日与公孙胜、安道全找到了能医好你身中剧毒的方法,只是……时间很会长…很长….”

    .…..

    窗棂上女子身影在听完所有的话后,很淡的笑了一下,伸手在白宁脸上抹去水渍,轻轻摩挲着。

    “…没关系,只要你在身边就好。”

    修长的手伸过来紧紧抓住女子的手,“…在寻找那朵花的时间里,就陪在夫人身边,相公哪儿也不去,直到你好为止。”

    ……

    秋天,叶子渐渐发黄,从树枝落下,冬天大雪覆盖上去,厚厚一层,打着雪仗的小孩子一个个在上面疯跑……

    时光荏苒,一年随着一年过去。

    ps: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