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过渡

第五百三十六章 过渡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递交国书原本是正式繁琐的一个过程,但对于后面要做的事,白宁并未知会其余文武,私下里就将事情做下,毕竟玺印就在他与曹震淳手中掌握。

    白宁想要攻下金国,以武朝目前的状态显然是不行的,哪怕往后几年的时间里,也是做不到。退而求次,只能让金国乱起来,但首先燕云必须先拿回来,作为北方的纵深,也可做为将来往北扩疆的跳板还是后勤补给,都是必争的一块。

    七月下旬,天气越发的炎热难忍。早晨天气尚有些凉爽,白宁带上李师师去了皇宫,早先的承诺也确实该兑现了。

    车辕驶过宫门,皇城内,窈窕的身影下了车撵,抿着嘴望着环绕的宫舍楼宇、漆红的宫墙、青砖石道延伸出去……

    “这一幕看的还眼熟?”白宁弹了弹袖口,将手负到背后,往前走。

    李师师并没有答话,紧步跟在后面,更像是一个外面的村妇进到了皇宫,将头垂的很低,不时也会抬起目光悄悄打量周围,像是怕别人发现她是谁一般。

    前面,白宁大步在走,随后回头看了她一眼:“可知本督为什么今日突然带你进宫吗?当年咱家亲手将你送进来,也让你仓惶离开这里,而现在你又被送了进来,你心里….”语气停顿了一下,目光冰冷:“…恨过咱家这个做义兄的吗?”

    “没有…”李师师挤出笑容,眼眶微红:“…师师现在就是想见到奕儿…往日之事,早已忘得一干二净,更不敢做他想。”

    黑金的宫袍晃动着继续往前走,手指点点对方,轻笑:“说话不老实…”

    “师师不敢。”

    “人活着连想都不敢想…算什么?本督的权利还大不到让人连别人想法都不敢生的地步。”

    穿过宫墙下的官道,白宁如此说的时候,目光所望的方向里,紫宸殿侧面已经在近前了,走在后面的女子脚步缓了缓,钗子在发髻轻摇,微微张了张口,“不是奕儿是否还记得有我这个娘亲…”

    听到她略有些伤感的话语,白宁半垂着眼帘,声音平缓:“疏远是必然的,但很快你们相处会很愉快……走吧,今日奕儿在紫宸殿面见金国元帅…此时差不多该结束了,过去正好见到他。”

    随着步履踏上,阴沉的视线里,两侧一排排宦官、侍卫自觉的低下头,将侧殿的门推开,不敢看这边过去的两道身影一眼。空旷的侧殿里,静的只有脚步声在走,远远近近,能听到曹震淳宣旨的声音传来。

    随后白宁与李师师一起在侧殿坐下等上片刻后,通往正殿的门扇打开,一队宫人侍卫护着一个小小的身影走了过来。

    李师师唰的一下站起身,手指紧紧的绞在一起,激动的浑身颤抖不止,身子前倾的一瞬,眼里有水渍滑过脸侧落了下来。

    上前迈出一步,声音有些嘶哑的开口唤了一声:“奕儿….”

    摇摇晃晃走路的小身板,寻着声音抬起小脸,“哦?!”偏了偏头。

    “我的孩子”

    陡然间声音拔高,有些迫不及待的冲了过去,前面侍卫要拦下来,曹震淳挥了挥宽袖,侍卫便左右退开,奔跑的身影跌跌撞撞跑来,一把将小皇帝搂在怀里。

    泪珠吧嗒吧嗒往下掉。

    赵奕有些惊慌不安的扭动身子,挣扎着想要从突然抱住自己的女人怀里出来,但搂着自己的手,搂的更紧了。

    周围,侍卫被遣了下去,李师师俯着身子,吸了
第四生物帝国帖吧
吸鼻子,淌着眼泪的脸颊不停的摩挲着孩子懵懂的脸庞。她这一路坚持过来,所受的苦,压抑的思念,终于在抱着自己孩子的刹那,如同眼泪一样,打开了。

    “…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见不到你了…”

    李师师不停的抹着眼泪,仍旧止不住的流下来,“…以后,我们不分开了好不好…娘想天天看到你……看着你一天天长高…”

    有些害怕的赵奕眨了眨眼睛往后缩,望着面前这个哭泣的女人,摇了摇头,稚嫩的声音断断续续:“…不认得你,娘长…不是…这样…的…”

    女子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

    白宁沉默了一会儿,起身殿外走去,至于里面的母子相认的事,已经不需要他去操心了,外面,初阳已经升了起来。

    捧着武朝国书的身影还立在那边。

    “提督大人真是言而有信,宗望佩服,既然国书已递交,便来告辞了。他日我们在北方再会,若是有闲,不妨也来金国,宗望定当尽地主之谊,带提督大人看看北国风光。”

    白宁拱拱手:“元帅急着要走,本督就只能送到这里了,来日兵马齐备之时,便北方再会。”

    “告辞”

    完颜宗望点了点头抱拳,言语自有一股威势,说完不久后便离开了皇宫。

    白宁笑着的脸渐渐收敛,恢复冷漠,视线里,望着远去的背影。旁边,有身影躬身过来,垂首立在那里,似乎在等候什么。

    望着绵延宫舍下,那远去不见的背影,白宁目光冷厉,缓缓开口:“……该走下一步了。”

    老宦官谄媚的笑了一下,拱手:“是。”

    也紧跟着离开,把命令悄然的传了出去。

    ……

    信鸽扇动翅膀穿过温暖的光芒,落在了城外通往北方的道路林间,有人取过纸条看了一眼,撕碎。

    他身后,林间数十上百道人影在整装待命。

    “…终于等到督主的旨意了…山狮驼那边盯着的人可有消息传回?”

    有人过来禀报:“有传回,对方有动静了,似乎也知道完颜宗望要从这里过,在前面做了埋伏。”

    “听说此人武艺高强,大家小心一点。”那人将碎纸踩进泥里,走进了林中,一双铁拳冰冷森森,散发杀气。

    *************************

    晌午,日头微微有些偏西。

    车辕哐哐哐的抖动,在高低不平的道路上行驶着,两侧的景色皆是林野高山,看上去颇为险峻,有些山头上光秃秃,露出黄色的土地。道路上,偶尔有衣衫褴褛的农人扛着锄头走过,脸上多有菜色。

    完颜宗望看这一幕,随后放下车帘,望着装有武朝国书的紫金盒子,沉默了下来。

    这个一幕,他还是记得的,南伐武朝时,攻打汴梁造云梯、投石车的木材都是出自这里,去年大肆杀戮,今年却又故地重游,只是有些变了….

    ….他摩挲那只盒子。

    “如此深仇大恨,怎能说放下就放下…真当本帅是一个莽夫吗?”

    络腮长髯下,阔口勾勒出笑意。

    “…..想算计本帅…到时兵器粮草到手…别想从狼的嘴里拿走一块肥肉。”

    随后,马车、队伍顺着道路继续前行……

    ps:回来晚了,但还是要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