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下缉捕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天下缉捕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白云一丝丝挂在天上,阳光逐渐偏西,有昏黄投在湖面上倒映出一轮通红的波光,飞鸟停歇在柳枝上,对着从旁错过的同伴啼鸣,拍动羽翅追了上去。

    自晌午发生的事情,已过去三个时辰,繁华的京师依旧繁华,商人忙着贩卖货物、百姓忙着生计、朝堂上的大人物们意气风发,汴梁北方土地依旧荒废,大量的灾民正回归家园,谁也没注意到京城里陡然掀起的风浪,又在眨眼间风平浪静。

    白府,悦心湖上有扁舟泛过,耶律红玉在撑着船杆。

    “当年在东海...本公主可是乘巨舟捕海中大鱼,你们宫里那个魏忠贤,也被我一舟给撞到海里去过。”

    “知道...知道...听你说过几回了...没完没了...”

    玲珑撇撇嘴,随后她看到湖岸边散步的两道身影,踮起脚尖朝那边挥手,两条束起的小辫子摇啊摇,小手拢在嘴边呈喇叭状,大喊了一声:“娘——”

    .....

    惜福捋过青丝到耳后,听到呼喊声,朝湖心望过去,脸上露出笑容,朝那小小身影挥手,风荡起了柳枝,吹动岸上她的秀发。

    ”...安道全给夫人检查的怎么样了?”走在旁边的白宁这样问道,私下里其实二人像这样独处的时间并不多的。

    那边女子收回手跟上他,挽住对方手臂,脸轻轻靠上去:“我还想问相公为什么突然让安神医急急忙忙从宫里出来给我检查伤病...可我也没觉得哪里受伤了啊,上次的伤也不重的,服了一些药就自然痊愈了。”

    “相公只是担心而已...以后啊,每个月都让御医过来检查,不只是你,还有姐姐他们。”倾听着鸟儿啼鸣的白宁轻声开口,手在惜福头上拍了一下:“以后这便是常例了...所以你习惯。”

    “知道啦——”

    惜福抱着白宁的手臂在走,皱起鼻梁娇嗔了一声,纤柔的手指调皮似得逗弄他的下巴,”...对了,才想起一件事,相公啊,明日我去把爹接过来吧,自从回到京城后,他一个人坐在外面,孤零零的,惜福不想这样。”

    说到这件事,她有些忧虑。

    “好...夫人哪天想去就去。”夕阳的光芒照在白宁阴柔的脸上,化开的是一抹微笑。

    “相公最好了!!!”

    得到答复,惜福搂着相公的手臂雀跃的跳了起来。

    “也就只有你觉得我是最好的了。”白宁低下头看着洋溢着笑容的女子,目光之中尽是怜爱。

    不久,他牵住惜福的手,俩人静静的走在湖岸。

    夕阳下的景色变得静谧。

    .....

    湖中央,小舟微微荡漾,有鱼儿啵的一声跳出水面,又落了回去。耶律红玉坐在船尾撑着下巴呆呆的望着那边有说有笑走在柳荫下的两人,喃喃道:“...男女之情到底是什么感觉啊?为什么我就感觉不到呢?”

    视野里,一张小脸探了过来,笑嘻嘻的望着她:“耶律姐姐,想要这种感觉啊...首先你得重新打扮一下自己的...你看你现在....啧啧...”

    小玲珑怀抱手臂一副可惜了的表情,摇着小脑袋。

    “我怎么了?”耶律红玉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挺挺胸:“没什么不妥啊。”

    小人儿老气横秋的叹了一口气:“你底子不差的,平时应该多注意梳妆打扮啊...你看看你现在就像一个男人,谁眼
第七号命令sodu
瞎才会看上你,恐怕你得一辈子待字闺中了。”

    “虞—玲—珑!!”恼羞成怒的耶律红玉大声喊了出来,气得脸上又是红又是白的,“别跑——”

    一阵风刮起,小玲珑拖着长长得裙摆踏过水面,跃去了岸边,身后身影追了过来。远出,屋檐下,纳凉的老狗打了一个哈欠,无聊的扇扇耳朵,又埋下头吐着舌头继续睡觉。

    黄昏快要落下,白宁拉着惜福坐在岸边的石头上看了一阵,回去后惜福要去看看姐姐的肚子,便走了一步,剩下的身影回转到凉亭那边。

    片刻后,小晨子带着安道全走了过来。

    “下官见过九千岁。”此时得安道全已经五十有三,算得上是位老人了,只不过精神倒是神采奕奕,据白宁知道的,这老家伙隔三差五会去青楼的,他不是文人,自然不是去以文会友,剩下的也就不用明说。

    那边的身影靠在木栏上,侧着阴柔的脸望着湖水,声音平淡:“起来吧,夫人情况怎么样?”

    跪下的老人利索的起身,保持着躬身的姿态,说道:“脉象看似一切正常,可隐隐约约中却是有些不对头,据下官检查,夫人体内脏器有微微的衰弱,若真是一种毒,那下官觉得可能就是世间最毒的毒了,等到发现,就什么都晚了。”

    木栏上,手指抖了一下。

    白宁收回目光看向躬身的老人,眸子的冰冷吓得对方连忙将抬起的头埋下,“你只需要告诉本督,怎么医治夫人...你需要什么药,咱家给你什么,就算要人心做药引,你说个具体数出来都可以。”

    话语冷漠,安道全脸色发白,豆大的汗珠滑到下颔也没察觉:“九千岁...下官需要一点时间...来...来仔细为夫人检查,初步查看...只要不饮酒应该不会立刻毒发,想要彻底解毒的话,还需要一些时日。”

    “多久?三天还是一个月?”白宁嚯的一下起身,吓得那边身影颤了颤。

    “这...这...没有具体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两...”

    白宁皱起眉头:“两个月?”

    “是...是两年...”安道全吞了一口唾沫,颤抖着竖起两根手指,艰难的说出来。

    嘭——

    亭中的石桌飞了出去,摔的粉碎。

    神情冷淡的人,已经处在了暴怒的边缘:“那本督夫人到时...且不是已经...无药可救了?”

    安道全听到石桌摔碎的声音,眼睛闭了闭,长须微微抖了抖,最终还是说出话:“千岁啊...不是下官不尽力,而是这毒药出自摩云教教主之手,想来也不是凡品...下官又没有实物可供研究,只能通过脉象来推理...除非...除非督主能找到入云龙公孙胜来协助下官,他云游天下,见多识广,当初在梁山上时,就说过西域有许多有意思的事,说不得这毒他知道一二。”

    如此,白宁望着他几秒,垂下了眼帘,远处,残阳终于尽没了最后一缕光芒。

    第二天,天未亮,东厂缇骑四出,携带公文走往各地,每个衙门收到公函上,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公孙胜。

    以及他的画像。

    天下海捕,启动。

    ps:第一更。有朋友问春风有没有开新书的打算,这个自然是有的,不过厂公还没结束啊....这卷过后,还有番外卷,可能要把六月写到底,番外,春风会把前面让你们掉泪的,补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