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修真小说> 厂公 > 第五百三十二章 错误的今生

第五百三十二章 错误的今生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身影窜过众人视野急速冲来。

    “保护督主——”

    冯宝一声暴喝出口,一字排开的众宦官锦衣卫,做出各自的反应。曹少卿并不畏惧,拔剑迎上去。海大福、曹震淳二人同样一左一右夹攻,而杨志也在转眼间带人围过来,想用人数将对方缠住。

    赫连如雪红袖一挥,犹如金铁般猛的将挥掌打来的冯宝抽翻在地上。此时马车上,白宁的声音过来:“你们退下——”杀出去的众人听到命令,下意识的缩回脚步,而且对方武功到了这种层次,怕也只有督主能亲手解决掉。

    绣鞋踏过马头,上了车撵的一瞬,隔着布帘一掌推了进去,罡风呼啸,卷起了帘子,里面同样也是一掌打出。

    呯的一下,两掌相抵,恐怖如斯的劲力自二人掌心撞击向周围扩散,坐下马车承受不住这种力量,吱嘎声响起,车轴从中间断裂开,轮子向两边呯的弹出去,整个车身正落下来,抖动中,车厢碎裂向四周飞舞洒落。

    整个中原有数的高手决战,甫一开始,便是如此威势,叫他们目力难以所及,在躲开飞来的马车残骸,挥散弥漫的尘埃,视野那头二人的身影保持着出掌的姿势,比拼内力。

    鹰翅宝冠已经飞了出去,银丝向后飞洒,白宁保持坐着的动作,与掌心对面的女子说道:“赫连教主好大的手笔…但这样的代价,可是让摩云教毁于一旦。”

    说话的声音平静的回荡,御车的马匹受到气劲的波及,四蹄翻飞轰隆隆的在地上被推行出去。

    马声凄厉长嘶——

    “代价…”赫连如雪轻吐两个字眼,掌力上轰的一下用力,身形飘然向后,翻转落地俩人瞬时拉开距离,举目望着一堆残骸中的身影,似男似女的声音笑了起来:“…本座连亲妹妹都搭上了,还担心什么代价。”

    轻微的风抚动银丝滑落肩上,白宁信步走出残骸,风卷过衣袂扬了一下,“西夏国力日益衰弱,而武朝国力依旧,所以你花费多年的精力,就是想要将汴梁下面历朝历代的废墟炸塌陷…到时皇室、百姓大多都难以幸免,到时各地蜂涌作乱之人群起,你们便可趁此机会重新打开一个新局面。本督说的可对?”

    “猜的倒也差不多了…”赫连如雪看了一眼那边状态已经有些癫狂的女子,缓缓开口:“既然事情已经败露,本座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正好验证一下,无境的武功到底有多厉害,上次如心从少林回来后与我讲过,终究是说的,不如亲自验证一二。”

    白宁背负双手朝她走了过去,迈步间,伸手一抓,马车残骸中,嘭的一声有黑影冲出飞到他手上。

    “白宁——不要和她纠缠,惜福有危险的!”

    原本想要离开这里的女子,陡然间大喊,冲开林冲等人的阻挠,朝这边过来,“我不想你将来后悔的…那日在府里的人不是我,她给惜福下毒…你快回去啊。”

    “哈哈哈…..哈哈…”

    赫连如雪笑声震切天空,红袖一挽负在身后,粗鲁沙哑的男人声道:“晚了——”

    如心已经冲过来,原本朝白宁过去,身形陡然加快一转,照着大笑的人影就是一掌。那头,负手的赫连如雪冷哼一声,侧过身子看了一眼擦过胸前的手掌,抬脚就是一记猛踢。

    呯——

    受了一脚的身影,整个身子都弓了起来,向后飞去。赫连如心卷伏在地上蠕动,手在泥里抓握,声音喃喃呻.吟:“白宁…快回去,快去啊。”

    那边,白宁垂着眼帘,半眯的目光里凶戾闪烁起来,隐隐有难以形容的气势在扩散开来。

    黑刀在手中轻吟颤抖。

    赫连如心微睁的视线里,一双黑色金纹的步履站在眼前,那人低头看了她一眼,“先解决她,还来得及……虽然你不是小瓶儿,但还是要说声谢谢。”

    “白宁……”

    女子低喃一声,伸手去抓那只步履的一瞬,对方举步走开,然而她听到空气里有拔刀的声响。

    脚下泥土迸裂溅飞,刀光唰的一下出鞘冲天而起,白宁横过黑刀,堪堪两步,转眼间就与对面的红色身影陡然拉近距离,黑色的刀就像明灭了所有光芒,气劲如潮汐般涌了过去。

    “啊——”暴喝响彻这片天空。似曹少卿等人还来不及眨眼,刀锋嗡的一声,在空气里挥出一道波纹。

    阳光下有剧烈的风扑面而来。

    赫连如雪挥动双臂,大风吹的裙袍猎猎作响,发髻散乱不断在空中飞舞,她脸色狰狞扭曲,努力的稳定身形,一双绣鞋下,泥土寸寸裂开深陷下去。

    “白宁!当真本座会怕你——”

    “赫连如雪,你算什么东西——”

    疯狂飞舞的银
都市巅峰强少吧
丝下,阴柔的脸渐渐没有了五官,一道道血丝开始密布上去,整个人似一道黑色的流光,仿佛能把光芒和空气都被斩开的错觉。

    赫连如雪扬起下巴,双掌疯狂的运气内力照着对方身形推了过去,那是有着睥睨一切、傲世群雄的轻蔑….伸手想要挟制对方。

    ……黑色的流光霎时穿过红色的身影,在不远处停了下来。撕裂布帛的声音,两道血线交错飞起在天空。

    点点滴滴鲜血落在地上,转眼间,血流如泉水涌了出来。

    随着破碎的红色碎片一起落下的还有两只白皙半截胳膊在地上抽搐,四周,那是密密麻麻的丝线,在阳光照射下,亮晶晶的一片。

    “气劲化丝…..已经强到这种程度了…”脸色苍白的女子摇摇晃晃间呢喃了一句。

    背后,刀归鞘的声音,随后人影走过来。

    白宁竖起手指:“三个问题,第一,赫连如心,也就是你妹妹,为什么一直认为自己是小瓶儿,就算告诉她真相,也无法相信?”

    “你算是求本座?”赫连如雪张了张口,满嘴都是鲜血,语气依旧带着戏谑:“…如心她那日并未真正的死,本座暗藏在宫里的人在此事过后,悄悄将她转移了,用了一张人皮面具..和一个身形差不多的…宫女…但是那次过后,她内力絮乱导致精神有些失常…”

    说到这里,她情绪有了些波动,说起话也是断断续续。虚弱的闭了闭眼,开口时又睁开,看着地上颤抖的身影,继续说下去:“…本座那时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她代替那个小瓶儿…接近你…然后本座也加入进来,俩人轮换着演给你看,这样…就能明目张胆的在汴梁活动…”

    那边匍匐的身影越来越颤抖,眼泪一滴滴掉在地上,赫连如心咬着牙不停的晃动青丝,“不是这样的….一定不是这样的…我怎么会是赫连如心…我是小瓶儿啊…”

    白宁站在哪儿,深呼吸了一次,“…本督算是明白了,你把真的小瓶儿过往和记忆,以你们圣女武功荻女移魂大法用类似催眠的方式灌输进赫连如心的记忆里,所以她一直到现在都仍为自己是小瓶儿,而不是她自己。”

    “催眠…那是什么…”

    看到投来疑惑的目光,白宁摆摆手:“不重要了…只不过,你让自己的亲妹妹活在别人的世界里,去喜欢一个,她本该仇恨的人,会不会有些残忍?”

    “这世道…..不…就是如此的吗?”赫连如雪笑了笑,目光深邃,也在渐渐失去颜色。

    晶莹气丝里,失去双臂的身影开始摇晃起来,她是摩云教的教主,也是西夏国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才,但也见到的是西夏残酷的生存,那片地方,粮食常年都是短缺的,为了粮食能杀人、为了某件稀罕或有用的物件也要杀人,杀来杀去也就觉得理所应当了,所以也就觉得牺牲一个人,哪怕是亲人也没什么不妥的。

    ……为了生存。

    好像没什么不妥的啊…

    她仰起头,那是明媚光芒照在脸上,隐约她听到闹市有喧闹的人声、叫卖声,阳光也不似西夏那般那么热。

    “…要是我生在武朝多好…”

    ……

    “第二个问题,那日刑部大牢里,说那番话的…是你吗?”

    赫连如雪低下头,平视的看向白宁,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本座……我…我…不告诉你…就让你想一辈子…思一辈子…”

    “…还有…惜福身上的毒…解药我也不告诉你怎么配…”赫连如雪张开双臂,陡然大笑出声,笑声震上天空,仰身一倒,撞进那片交织密布的刀气里。

    噗——

    ——娇柔的身形顷刻间化作一堆流血的肉块。

    望着那一滩血肉,白宁合上眼,心里并没有一丝高兴的情绪,低头看到赫连如心的身影时,对方也要看了过来。

    白宁知道一切后,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沉默中转身举步离开。

    身后,赫连如心从地上爬起来,望着离开的背影,伸出手臂想要喊出声音,可是张口一瞬,原本想要叫出的名字滚动在喉咙里难以喊出。

    随后,大声的哭了出来。

    远远的,离开的身影停了一下,曹震淳望了一眼哭泣的女子,低声道:“督主,她怎么处理?”

    白宁望着万里无云的蓝天,手指微曲,过得好一阵,捏成了拳头,“……放她离开吧,一个人,却活在别人的记忆里,比死更加痛苦。”

    旋即,挥挥手,离去。

    “备车回府…”

    炎热的夏日,云淡,女人的哭声,远去的背影…….一段故事。

    ps:三千一百字,今天就这么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