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50章徐贤的社交与电影(上)(你猜是几合一?)

第350章徐贤的社交与电影(上)(你猜是几合一?)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韩国娱乐圈进入到了一种急速繁荣的状态。

    这里面有很多诱因,时局的稳定是一方面;新旧政府一波又一波给力的扶持是另一方面;中韩大环境变好,市场大肆拓展更是一剂直接了当的强心剂,各种节目版权,尤其是综艺版权天价般卖出去,简直不要砸晕了小家子气的韩国娱乐圈。

    这种情况下,无论是张东健等人被雪藏还是kbs电视台台长被青瓦台的‘监督员’给架空,其实都显得无所谓,因为赚钱的机会就在眼前,这才是一切的根本。实际上,这种大环境下,就连mbc竟然也没罢工,只是闹了一出反对新任台长金钟国的pd联合签名而已,简直跌破大家的眼镜,遑论他人?

    当然了,金钟国也没敢吭声或者报复,因为《无限挑战》等综艺节目的中方版权已经在协议中了……真要是惹到那群pd,然后坏了生意,那九人委员会里,无论是总统的人还是在野党的人,又或者执政党的人,恐怕都饶不了他!

    而这,似乎也从侧面证明了金钟铭之前的那种说法,经济就是一切,为了钱,所有人都会本能的维护这个大好局势。

    总之,就是在这个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大好局面下,韩国娱乐圈的一号人物,所谓kakao谣言里经常有传闻说是韩国娱乐圈**oss的那个金钟铭,突然间驾临东国大了。

    “可能我的理解跟你们想的不太一样……但在我看来,无论是导演还是演员,都只是一部作品的必要条件之一而已,剧本、投资保证、市场环境、电影工业水平,每一个的作用都不亚于导演和演员的作用,不能因为我对着一群以演员和导演为梦想的诸位,就可以顺着你们的心意说谎话。实际上,我觉得演员和导演之所以看起来鲜亮,之所以每部作品一进入公众视野首先就被人盯住,只是因为演员在这个行业的最前端,而导演则处于这个行业线条汇总的点上!换言之,这两个职业之所以受到大家的关注,更多的是因为他们职业的特性,而非他们本身的分量。这就好像诸位导演系的人总是喜欢自己写剧本一样,未必是因为兴趣,而是因为在韩国电视台的框架里,编剧才是那个行业内部线条汇总的职业……至于所谓明星演员和明星导演,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了,就需要去请公司的李秀满会长过来,给大家讲讲怎么能把自己运作的红起来了……”

    说话的自然是金钟铭,时间是4月19日傍晚,地点是在东国大首尔南山主校区的主礼堂,他此行是来参加自己那个一年一百亿韩元一所大学一栋楼的慈善仪式的。

    说实话,金钟铭也没想到东国大这边会这么给面子,非但没有人追究他说人家蛞蝓大学的事情,反而热情异常,上午的捐赠仪式搞得隆重万分不说,更重要的是后台尽出,从曹溪宗的和尚到学校的行政官员,几乎一个不拉。

    而到了下午,东国大的人更是又拉住他在学校礼堂搞了次见面会之类的东西,而这所大学最知名学院,也就是戏剧表演和影视艺术所在的影像大学院几乎是倾巢而出。而且学生们也同样热情,既没有对他扔鞋子也没有对他拉横幅……呃,或许,像徐贤那样能记一年仇的人才是真正的少数派。不过,等到金钟铭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了台下角落里的时候,他反而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心了。

    “嗯,好了,感谢金钟铭先生最后精彩的阐述,在我看来他这番话固然是金玉良言,但其实是言犹未尽的。很明显,金先生是想劝诫一下诸位戒骄戒躁的,只是考虑到大家年轻气盛,又不想过度打击大家的积极性,所以有些话不愿意多讲而已……当然了,等回到教室里,这份意思我们这些教授会跟你们讲的,这也是我们的责任。”最后,说话做总结的是下午这次见面会的主持人,也是东国大影像大学院的一位教授,叫做朴永焕。

    话说,这名字固然是韩国最常见的名字,他本人也不是什么知名教授,但实际上这位朴教授不仅思路清晰口才了得,头脑清醒,更重要的是人本身也很年轻。

    所谓才三十七八就拿到了副教授的职称,这在韩国可是了不得的。

    当然了,就是因为这个他才有机会来做这个主持人的。东国大方面午餐的时候就专门做了解释,说是主要考虑到金钟铭本人年轻的过了头,需要一个对的上号的人跟他对话,所以就最年轻的一个副教授上去跟他搭档……即便如此,东国大的一位主管教学的副校长也坐在了台下,表示尊重。

    “已经到傍晚了,晚上还有一场晚宴,金钟铭代表一并来了吧?”刚刚结束见面会,顺便跟几个前排的学生合了影,那位一直盯着见面会的东国大副校长就再次挤了过来。

    “中午已经叨扰了。”金钟铭笑了笑决定还是推辞掉算了,毕竟他已经假笑了一天了,着实有些累了。“晚上就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不碍事的。”这位副校长也是有眼力的,一眼看过去就明白是真推辞还是假客套。“既然如此,就不打扰金钟铭代表了,今天劳烦您受累了……”

    “哎,承蒙招待,该道谢的是我……”

    就这样,双方稍微客套了一下,就算是和和气气的了结了这么一档子事……不得不承认,韩国的和尚们之所以搞得来这么大的产业,还是有自己独到之处的。

    不过,有些东西推辞的了,有一些却未必了……在接着跟几个热情学生合影之类的以后,金钟铭刚准备自行离开,就被另一个人给挡住了。

    “怎么了?”金钟铭一眼就看出来徐贤其实是有些不大开心的样子,只是藏得比较深而已。

    “我有几个同学,想问oppa你有没有时间……”徐贤有些闷闷的答道。“晚上能一起吃饭吗?”

    金钟铭顺着对方的目光看过去,果然,看到有三个女学生等在礼堂的远角处,一副忐忑不安又期待万分的样子。

    “这得问你了。”收回目光后金钟铭当即笑道。“你说我有时间自然有时间,你说我没时间我自然没时间,只是你这个样子反而搞得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有时间还是没时间了……”

    “那就有时间吧!”徐贤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同学。“其实都是平日里相处还不错的同学,不是今天才腆着脸过来的,有一个还是出了道的演艺圈后辈加学校里的前辈……糊里糊涂的……总之,我也不想搞得太僵。”

    金钟铭笑而不语。

    “金钟铭代表要去和徐贤一起吃饭吗?”说来也怪,本来一旁的那位朴永焕教授眼看着散场已经准备收拾东西走人了,但瞥了一眼等在远处的那群女学生后竟然主动掺和了进来。

    “朴教授也没吃饭吧?”徐贤倒是突然眼前一亮的样子。“一起来吧,不用给我这个oppa省钱!”

    朴永焕立即点头,答应的非常利索。

    金钟铭看了看这两人,心中微微一动,却依旧笑而不语。

    说是不用给金钟铭省钱,但实际上徐贤依旧把晚饭定在了东国大所处的首尔南山校区,而且她做主安排的菜式也非常简单和随便……看的出来,这丫头也是成熟了,懂得一些细微的人情世故了,毕竟,有金钟铭在的话那吃的再随便也无所谓,可要是去的地方过于脱节了,反而容易给几个女同学造成压力。

    人嘛,都是会长大的。

    不过忙内的一片好心似乎没起什么作用,可能是因为突然加塞进来了一位教授的缘故吧,饭桌上的气氛一直都很沉闷,先后起了好几个话题,却都是被这个朴永焕教授和金钟铭之间来回晃悠,搞得跟之前的见面会一样一样的……板板整整,却又言之无物。

    讲实话,考虑到这里终究是饭桌上而非学校礼堂,这种气氛就显得不合时宜了。于是乎,为了照顾同学的心理,理论上是中间人,实际上也应该是这个饭桌上人际关系核心的徐贤都不好多开口了。

    “服务员,麻烦加四份甜点……你们有什么喜欢的甜食吗?”说完一番话后,金钟铭突然替几个女生招呼起了服务员,很显然也是想改变一下气氛。“自己挑一份。”

    “我最近有点胖,公司一直在嘱咐不能吃甜食。”其他人还未开口徐贤就赶紧摆手了。“oppa少叫一份吧。”

    “那我来吃好了。”金钟铭全然不以为意。“我之前在菜单上看到有南瓜松糕,给我来一份……”

    果然,此言一出,之前崩的很紧的三个东国大女生也都纷纷就势点了一份甜品,而等甜品端上来以后,桌面上的气氛明显轻松了不少。

    “金钟铭先生还真有水平,看来平日里很会哄女孩子开心吧?”朴永焕教授瞅了瞅三个女生,然后似笑非笑的端起自己的茶杯道。

    “确实习惯了。”金钟铭微微一皱眉,但马上就把眉头隐藏了下去,并换回了刚才的笑意。“从小带着家里那两个到处跑,她们可不会客气,不考虑身材的时候肯定会中途点甜食,一来二去的就变成习惯了。”

    “原来如此。”

    “其实钟铭oppa习惯的何止是那两个人?”徐贤倒是插了句公道话。“做练习生的时候公司逼得紧也管得严,大家眼睛里都只有吃的,而那个时候oppa基本上就不缺小钱了,大家一蹭饭就找他,然后呼啦啦一大堆女生……”

    “原来如此。”朴永焕再度点了点头,却依旧是那句话。

    “说起这个的话……”就在这时,一直没找到机会的一名女生终于屏住呼吸开口了。“金钟铭代表就不需要担心自己的体重身材之类的吗?演员的身材管控也很严格吧?”

    “这是自然。”金钟铭笑着点点头。“不过最近没什么电影,两个综艺,一个吃一个跑,对这个更没什么要求。”

    “恐怕不止是没要求吧?那两个节目我都有看,总觉的前辈多吃点才是正理。”另一名女生也笑吟吟的接上了话。“《runningman》需要体力不说,而《三时三餐》里面,自从第一天做饭出了问题以后,感觉朴昭妍前辈似乎就有些走火入魔,总是能在一种莫名其妙的心劲下整出一些奇怪的料理来,前辈每次都很辛苦的帮她‘处理后事’……”

    金钟铭笑而不语。

    话说,这个说话的女生姓朴,正是徐贤所说的那个已经出道了的演艺圈后辈,却同时是忙内在东国大学校里的前辈,比徐贤大一岁,也大一级,是戏剧表演专业的学生。而更值得一提的是,金钟铭老早就注意到此人明显比另外两人更为出众,这个出众不仅是指脸蛋更漂亮身材更好之类的,毕竟嘛,虽然毫无印象,但能出道的年轻女孩肯定是有硬条件的……这个出众其实指她毫不怯场,而且餐桌上的表现无可挑剔。要知道,旁边那两个女生,一个紧张的不停吃东西不敢说话,一个紧张的一点东西都不敢碰,再加上徐贤都有些闷闷的,而那位朴教授也一直本着脸讲一些显得很严肃的东西,反倒是衬出了这个朴姓女孩极的自然和出色。

    “这倒也是……”另一名一直吃东西的女生这时候也趁机插上了话。“不过金钟铭先生搞什么都很出色,《runningman》版权卖了天价不说,再这么下去,《三时三餐》也要破《花样爷爷》的有线综艺收视纪录了!”

    “凭良心讲话。”金钟铭这次却连连笑着摇了下头。“《三时三餐》把我换成别的人也能破纪录的,因为这个综艺的成功核心在于罗英石pd和他的团队。至于其余人,包括我,还有昭妍姐和初珑,甚至再到电视台,都只能说是表现及格而已,最起码拉动收视率的要点不在我们身上……”

    “罗英石pd不也是在给金钟铭代表打工吗?”朴教授难得认真的称赞了一句。“没有你这个老板的放开手脚和认真参与,罗pd也释放不出这种潜力来……据我所知,tvn电视台是金钟铭代表少有的直接掌控的产业吧?”

    “还真是羡慕朴昭妍小姐和朴初珑小姐。”那个姓朴的女生忍不住插了句嘴,看似有些直接,但以她的身份而言却也很容易让人理解,再加上之前的一直表现良好,所以确实很难让人为这种话而不满。

    但是金钟铭微微一笑,却也没有回复对方的意思,这明显让这个朴同学有些失望。

    “罗英石pd身上有一种电影人的特质。”就在这时,朴永焕教授突然又正色继续了这个话题。“那个综艺节目太火了,我也有看,我觉得金钟铭先生在第一集里面有句话说的太对了,虽然有些开玩笑的意思,但确实就是如此……随着现在韩流综艺的成熟发展,无外乎是两条路,一个是金泰勇pd的那种话剧表演化,而另一个就是罗英石pd的纪录片真实化了!这个概括非常精辟,罗英石pd不比现在的一些乱七八糟的电影导演差,只是差个名头而已!”

    “是不是可以请他来东国大当教授?”金钟铭笑眯眯的问了一句。

    “是该如此。”朴永焕依旧正色答道。“罗pd再怎么讲也总比我这种只拍过短片和广告片的电影导演强。实际上东国大有一千六百多个拥有正副教授职称的人,我们影像大学院也有足足四百余人,而里面像我这种只拍过广告片的都是少数……”

    “术业有专攻的。”金钟铭轻声笑了下。“虽然是影像大学院,未必就要人人都有那些经历的……”

    “说的也是。”朴永焕立即收声,倒也没有借机发牢骚的意思。“教授终究是教育职业,而不是行业里的从业者,两者的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只是因为经常出现有些导演导而优则教的情况,显得二者是一致的一般……这就跟下午咱们在礼堂里说的那个话题一样,有些演员演而优则成为人气明星,看起来是一致的,但实际上演员和人气明星根本就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只是太容易出现两者的结合体,所以才会让人误解罢了!”

    “朴教授言之有理。”对于这种政治正确的古板言论,金钟铭当然连声称赞。

    “说起这个话题。”这时候,那个戏剧表演系的朴姓女生已经从刚才试探失败的打击中回复了过来,然后很自然的参与到了这个话题里。“之前在礼堂的时候就听教授讲,前辈您其实是言有未尽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明星和演员怎么就不是一回事呢?讲实话,我是先考上大学然后才出道的,对于这方面的理解……怎么说呢?两位的话听得我云里雾里的。”

    “也不能讲不是一回事。”金钟铭饶有兴致的打量了对方。“其实这年头演员和明星的分类已经很无所谓了,再加上所谓的名词概念向来是根据认知来判定的,而当整个社会上上下下所有人都觉的演员就是明星的时候,那也就无所谓有这种区分了。而我和朴教授这么讲,本身也就有一种落伍和过时的感觉了。”

    “没错。”朴永焕跟着点了下头。“其实虽然我和金钟铭先生下午很强调这一点,但这并不是代表这就是至理名言或者说是一成不变的概念了。说的多,只是因为你们这些年轻人太过执着于追求所谓的一夜成名而经常性的忽视演技,所以有些担忧……当然了,话说到这里,我还是得说一句,虽然说这种认知在日渐混淆,但主流演员中还是很看重这些区别的,人气明星是人气明星,演员是演员,对不对,金钟铭先生?”

    “这是自然。”金钟铭好像从愣神中回过味来一样敷衍了一句。

    “听教授和金钟铭先生说了这么多,怎么感觉还是有些不太明白?既然是概念,怎么既无所谓又依旧是主流呢?”说着,这位表演系女学生忍不住惭愧的笑了一下,而这么一笑确实显得很漂亮,配上那个格外出众的身材,金钟铭心里都难免一动,也难怪这位朴教授会坚持跟来做保护了。

    “其实打个折扣,取个中间值也不是不行。”收回心神后金钟铭稍微笑道。“你可以把这年头的演员分成靠演技吃饭的和靠人气吃饭的,这样就简单明了了……”

    “确实。”表演系的美女眼睛微微一亮,不过在瞥了一眼旁边的人气idol徐贤后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马上就重新收敛了表情。

    “不过,这两者中如今更受青睐的明显是后者。”朴永焕作为徐贤的师辈,自然可以不用在乎这点顾虑,所以他堂而皇之的接过来侃侃而谈了起来。“一些电影和电视剧,宁可用没什么演技但却人气出众的青年演员,也不愿意去用那些愿意打磨演技的无名演员……其实这倒也罢了,毕竟影视剧前期需要人带动话题,或者用一个时髦的话来讲,是需要有人在开始带动流量的,这也是一种本事,凭这个吃饭理直气壮。”

    这话说的很有道理,很让讲道理的人气idol徐贤服气,所以这位少时忙内都忍不住连连点起了头。

    “但真正让人感到忧心的是,所谓的流量担当和演技担当获得的报酬却差距太大。”安抚了一下徐贤后,朴永焕话锋一转,却又毫不顾忌的批判起了演艺圈的现状。“流量担当可以换高收入,那演技担当在发挥了同样的作用后也应该拿同样的收入吧?但实际上,一切光鲜和金钱都是那些人气艺人分走了,甚至如今电视台给报酬都根本是按照人气档次来给的……”

    桌上的三个女生一起点头表示赞同,而徐贤虽然有些被刺到的感觉,但却又难以反驳,也不好对老师反驳什么,所以只能低头不语。

    “这也是没辙的事情。”看到这一幕后,一直对朴永焕显得有些敷衍的金钟铭却难得笑眯眯的摇了摇头。“讲实话,这种所谓‘小鲜肉’的风气和东亚地区的传统道德天然不符,所以中日韩的演艺圈都有批判‘小鲜肉’的思潮。而所谓的‘小鲜肉’明星艺人凭着流量担当的身份,获取了远超同行的离谱报酬,也确实进一步催涨了这种思潮……总之,这种说法没得黑!可是,现在既然咱们是在酒桌上而非学校礼堂里,那抛开一些教育人的正确的话,我就难免要在商言商的多说一句了!”

    “愿闻其详。”朴永焕也赶紧正色了起来,看来金钟铭的态度转变也给他带来了压力。

    “所谓存在即合理。”金钟铭面色轻松不以为意的应道。“咱们得明白,这种风气是商业活动自然而然带起来的,背后是有自己的市场规律的。大的内在道理不好讲,就从投资者的角度说两个小点的结构性理由……首先一个,咱们讲流量担当这个概念,为什么有这种概念存在?还不是因为他们可以在影视作品正式出产前就给剧组带来一种保底的基础流量,而保底这个词汇对于任何一部作品背后的投资者乃至于所有非演员成员而言,其实在心理上都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用谁不是用?小鲜肉就一定演技烂?多点片酬如何?纯当买保险了!”

    “这倒也是。”

    “其次一个,说道流量担当演技不一定烂……其实流量和演技担当还有一个重要区别,那就是这两个概念的产生有一个时间差。流量担当是作品放出前就能体现出来的,人家粉丝数量摆在那里,价值一上来就有体现,自然可以在合同里给大钱。可是演技这东西,你就算演的再好,那最少也得等作品拍摄过程中导演说了算吧?然后还需要剪辑,还需要观众和媒体的最后评价,难道要让剧组一开始签约时就摸着黑给钱?小鲜肉未必演的差,可所谓实力派演员就能在一部作品开始拍摄前保证自己这次会有高水平发挥?说句不好听的,真要是到了开拍前就让人信服的水准,那这种级别的实力演员肯定本身就是最顶级咖位的大佬了,分成还是片酬都是人家说了算,又怎么会在意自己剧组里有几个小鲜肉?耐烦了像我这样为他们辩护几句,不耐烦了直接跟剧组说话撵出去便是!你看剧组听谁的?”

    “这倒是……确实无可辩驳!”朴永焕教授也是脸色一暗,并深呼了一口气。“不过这么一讲的话,不还是应该要打磨演技为先吗?小鲜……人气明星终究只是虚的,演员的道路来到最后还是演技说了算嘛!”

    “话虽如此,可是难啊!”金钟铭一口气说完,本来都要去吃自己的南瓜松糕了,却又再度放了下来,并往忙内那边推了下。“因为演技这条路实在是太苦了!”

    “这个……崔岷植前辈……”朴永焕教授似乎也没想到金钟铭会有这么大反应,情急之下只能本能的说起了东国大出身中最出名的演员名字,但说了以后又不知道该如何引申开了。

    “我不知道两位到底懂不懂。”金钟铭不以为然的看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那个漂亮的表演系女学生。“可据我所知,一个演员真正到了崔岷植前辈那份上,其实是非常痛苦的!”

    “这话怎么讲?”朴永焕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的节奏。

    “演员嘛,真要讲演技无外乎是那几个流派,所谓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

    “没错。”

    “宋康昊前辈是公认的体验派
重生的美丽人生全文阅读
,崔岷植前辈是公认的方法派,我和安圣基老师是典型的表现派……这也是老生常谈的话。”金钟铭略显无奈的解答道。“这其中,方法派可能会轻松一些,体验派最遭罪,而表现派则要讲究一个缘法,这也是大家都公认的事情。”

    “金钟铭先生是说入戏深浅,然后以己度人吗?”那名女生似乎也明白了过来。“一旦入戏确实很痛苦……”

    “确实是以己度人,但却不是所谓入戏不入戏的问题。”金钟铭连连摇头。“因为哪怕你只是演一个两句台词的配角,哪怕你只是按部就班的按照导演的要求简单建立模型来表现出角色,可但凡只要讲点演技,那就要一定带入!区别只是体验派讲究带入整个角色,方法派讲究带入某种情绪,而表现派讲究临场按照拍戏的节奏构建模型再带入而已,然后是角色戏份多少罢了……而既然是都要带入,那就必然回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忙内本来已经准备开始低头吃金钟铭推过来的那份南瓜松糕了,听到这话却又放了下去。

    “迄今为止,我也算演了不少电影。”金钟铭略显无力的回忆道。“可真正评价较高的那些个电影背后,哪一次都不轻松……《大叔》和《恐怖直播》的背后都是连续数月全身心的投入和情绪带入,那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吸了毒或者精神病发作一样。”放下松糕的徐贤突然插嘴道。“整个人都跟平常不一样的,既兴奋过度又时不时的情绪失控……五层楼跳下去坚决不用替身,谁都拦不住;用药物放大瞳孔,放大到收不回来,整个剧组都心惊肉跳;平日里捧在手心里的妹妹,嚷嚷着就是要把你砸死,还要拿墙把你压成肉饼,搞得没人敢接口;晚上睡不着,平时很少喝酒的人,却需要每晚两瓶烧酒才能入睡……那种状态每次都是持续好几个月,摊谁身上能不伤身伤心?又怎么可能不痛苦?”

    朴永焕等人各自张了张嘴,却都不知道该接如何接话……因为这些东西他们其实也应该都知道。

    “这其实还算好的。”金钟铭干笑了一声,倒也没因为徐贤突然揭他老底而感到尴尬。“有些戏,是真正的让人难以忍受!”

    “还有比这更过分的吗?”朴姓美女不解的追问道,这时候其余两个女生基本上已经沦为听客了。

    “当然。”金钟铭坦然答道。“那两部电影里面,毕竟都是我主导的,整个片场没人能管的主卧,而且剧情最后都还有彻底的情绪释放……刚才忙内说吸毒,讲真,最后情绪释放出来以后,身心反而会彻底放轻松,这好像还真跟吸毒挺像。可你要是万一碰上无法释放情绪的电影呢?碰上自己无法主导的和控制一切的剧组呢?那恐怕就是真的要得抑郁症了,就我的经历而言,这种压抑感比较明显的莫过于那两部电影了,一部是奉俊昊导演的《母亲》……”

    “这里面恐怕有导演的加成。”朴永焕终于再度连上了线。“奉俊昊导演不是好相与的。”

    “这倒也是。”金钟铭赞同的点了点头。“而且我当时还很年轻,经验也少了些,再加上外界一些事情影响……但是怎么说呢?那部电影的拍摄期间,整个人确实都陷入到了一种非常低落的心境中……而就是那个时候,我突然反应过来为什么崔岷植前辈会是一个如此虔诚的佛教徒了,因为我当时都沦落到去听一个和尚讲佛法来开解的地步了,何况是靠抡锤子砸人来惊艳全场的崔大炮?”

    众人沉默不语。

    “我说崔岷植前辈一定很痛苦,绝不是虚言。他是你们东国大出身,典型的学院派,也就是方法派,讲究的就是一个带入情绪。年轻时他默默无闻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从后期成名作里可以看得出来,虽然那段时间里前辈基本上是靠演舞台剧为生,可也应该是一直踏踏实实的按照自己在学校里学来的东西,也就是靠带入情绪去演绎角色的,否则后期不可能一踏入电影圈子就如此惊艳……但是所谓带入情绪,你看看他都带入的是什么情绪?有杀人狂的情绪,有暴力分子的情绪,有变态的情绪,那种不羁、狂傲、痛苦、思索、凶狠……哪种是好受的?香港电影里,张曼玉和梁家辉拍一场哭戏,张曼玉哭着哭着就停不下来了,梁家辉坐在床边死活都不敢掀被子,整个人也崩掉,这种级别的演员需要假装自己很有演技吗?金允石前辈演完变态,几个月不敢碰自己才上幼儿园的亲闺女,真以为是笑话?希斯莱杰演完小丑就抑郁到自杀,难道也是假的吗?就连我,再不济,演戏的时候也尽量窝在剧组不回家,就是为了不把一些乱七八糟的状态和情绪带给家人……”

    众人依旧没说话。

    “所以说,咱们现在离开学校,就不要说什么演技,说什么耐得住寂寞。”金钟铭继续瞥了那位朴教授一眼。“有些话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太难,演技是个手艺活,没那么简单的。所以对于年轻人而言,但凡有靠人气吃饭的途径,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整的那么难受?真要是那么简单,为什么每年这么多演员入行,然后就混出来那几个?导演全是瞎子吗?还是剧组里的所有人都是金鱼,几秒钟之后记不住人了?”

    “这倒也是。”朴永焕教授只能诺诺而答了。

    “oppa刚才说‘两部电影’,一部《母亲》,还有一部是什么?”徐贤适时的插嘴,试图把有些过火的气氛拉回来。

    “《熔炉》。”金钟铭一开口就堵住了徐贤的嘴。“其实从演员的角度来说,那部电影我其实是失败了的,因为实在是没那个心力坚持下去,以至于表演的有些浮于表面化。当然我也至于不自责什么,因为当时剧组里的所有人,从导演到演员,甚至到负责看护小演员的心理医生,所有人都撑不下去,我常常对人说那部电影拍出来本身就是胜利,有一层原因就在这里。刚才举这么多例子,再说一个,我记得当时负责演变态老师的那个演员,那是一个老戏骨了,可有一场打孩子的戏,他怎么都扇不下去……其实换成别的戏,换成现实中,十几岁的熊孩子,还是男孩子,扇下去又如何呢?但是在那种整体都带入罪恶感的气氛中,就是扇不下去,也没人怪他,导演和我都没法说什么。”

    “《熔炉》确实……”朴永焕已经跟本无法继续这个话题了。“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确实想的简单了。”

    “朴教授想简单的还不止如此呢。”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靠演技吃饭伤身伤心,难上加难,可要是靠人气吃饭呢?难道就很简单吗?”

    “徐贤这样确实也挺辛苦的。”朴永焕干笑了一声,似乎是才想明白金钟铭的这通子爆发好像是因为自己有些不顾徐贤的感受乱说,以至于引起了他的护短。

    “徐贤辛不辛苦我不知道。”金钟铭似笑非笑。“但是人气这个东西,一个靠缘分,这个没法管,也没法问;而另一个是要讲资本和运营的……朴教授真以为我今天下午说应该请李秀满会长过来讲人气是在嘲讽?我那是真心诚意的在说话!这年头,除了少数走大运的人,哪个人气明星的人气是大风吹来的?”

    “都是公司用资源堆出来的。”徐贤也再度忍不住插了嘴。“再加上严格的管理和包装,还有出色的运营手段……也就是如今过了第一期合同,我才能放轻松一些,否则想来学校多待一段时间都难。”

    “其实来不来还好了,只要不学一些艺人把来学校当做作秀,那就已经不错了……我不是在给允儿辩护,而是在变相夸你,愿意多在学校里呆着总是比允儿她们要更强一些的……别这么看我,这次真不是嘲讽,我怎么可能因为一个学生喜欢呆在学校里去嘲讽她?”

    “其实,oppa也没必要嘲讽允儿欧尼。”这下子,徐贤反而有些不好意思。“我觉得允儿欧尼没来参加你的见面会是有原因的……”

    “胡说什么呢?”金钟铭一脸正气。“见面会临时定下来的,我怎么可能会因为这个怪她?”

    “怪不得……”插不上话的朴永焕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实说到人气不是白来的这个话题,我在韩国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里会经常遇到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对方明显已经不想谈了,可金钟铭听到他的声音后倒是又来了兴致。“有些时候遇到一些举报,说哪个导演或者制片人索取性贿赂了,然后去查,然后这个导演或制片人当然会撑不住我的劲,就经常会把自己丑事挨个给倒出来,然后受害者就会变多,我们就会再去找其他受害人,可其他受害人基本上却都会反过来埋怨我们……这不是个例,而是普遍性的反应。所以到了后来,我们就只能就事论事了。讲实话,为什么这么多刚出道的女艺人心甘情愿的去陪睡?”

    “我也讲句实话,遇到金钟铭先生您这样的导演乐意陪睡说不定很多……”很久没开口的电影系美女突然僵硬着脸捧了半句。

    “是啊,说不定会很多。”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换成金基德前辈那种糟老头子说不定也会有很多,毕竟还能获奖。可现实却是,哪怕是那些没前途没水准的烂片导演,女艺人们也依旧趋之若鹜……为什么?求个机会而已!这年头,演技那条路那么难走,可人气这条路就好走了吗?哪个入行的人不想出名,可哪来的机会和舞台让你出名?平白无故的,凭什么给你机会?都说要耐得住寂寞,守得住底线,可寂寞是这么好耐的吗?底线是这么好守的吗?”

    “所以演艺圈才需要金钟铭先生这样的人去维护底线,然后给大家创造一个能耐得住寂寞的氛围……”朴永焕这时候也只能不轻不重的拍上半句马屁罢了。

    “朴教授想当然而已。”金钟铭嗤笑一声。“混到我这个地步,也最多是说一句独善其身罢了,我倒是想兼济天下,可做起来却难上加难,只能说尽力而为罢了……这些年,慢慢成长起来,见得人和事也越来越多,对这个社会和人心看的也越来越透,实际上这个社会确实险恶,而人心却又普遍浮躁,我能如何呢?”

    “是啊。”表演系美女也跟着感慨了起来。“有些东西说起来简单,道理大家也都懂,可真正身临其境却总是无可奈何的……就比如都是一个学校出来的学生,说不定还是同学和朋友,人家早早的是大明星,是知名艺人,给电视剧都不想太早碰。可自己呢?也是艺人,想找个龙套都显得遥遥无期!然后大家一起出来吃饭,相互说一下话,脸上笑的很自然,可心里真能撑得住这种劲吗?”

    随着这番话说出口,徐贤面色突变,却又马上变得黯然了起来。

    朴永焕教授也略显无奈的看了那个学生一眼,却终于没说什么。

    “我们先告辞了。”旁边两个女生中有一个突然反应了过来,作势就要离开。

    “不至于。”电影系美女稍微拉住了对方。“没什么大不了的,金钟铭前辈也是个讲道理的人,又不是前几天聊到的那个漫画里的财阀二代,一言不合就往酒桌上女演员领口里倒冰块……”

    “这是什么漫画?”金钟铭倒是为之一愣。

    “一部很火的,正在连载的政治讽刺漫画。”朴永焕赶紧出言解释道。“金钟铭先生,不瞒你说,景丽是我学生,也是我在釜山的远房堂妹,出道当了一年idol也是不温不火,本想这次是请金钟铭先生帮衬下,带她入行演戏,我也是过来敲边鼓的……不想却有些自作聪明拿捏过度,让您反过来看我们兄妹二人笑话了。”

    “不至于此。”金钟铭也摇头道。“我也确实是有感而发,不是针对和嘲讽两位。兄妹……之前我还以为是叔侄,想想朴教授三十七八岁,堂兄妹自然也是可以理解的……那个讽刺漫画听起来挺有意思的,有时间我一定去看看。”

    “犯罪题材的漫画的而已,过于夸张了。”朴永焕干笑了一声。“今天……真的是见到金钟铭先生才知道什么叫风度和气势……我们兄妹二人想偏了。”

    “不夸张的。”金钟铭依旧不以为然的答道。“往女明星领口里倒冰块的事情我没见过,可是却见过太多要女演员陪睡的导演呢,更亲身经历过一言不合就砸人车的财阀二代,这两者和漫画里的那种举动本质上有什么区别?景丽……之前说姓朴,朴景丽是吧?我记得你说是nine muses的成员?那是哪个公司的组合?”

    “明星帝国,不过我是半路出道,补上去的,nine muses出道挺早了……”

    “明星帝国……帝国之子是吧?那个组合有两个挺出彩的人物,黄光熙和林时完,前者在综艺上是把好手且不说,林时完确实是个难得的好演员苗子。”

    “就是因为他才起了不切实际的想法,然后自以为是的选择戏剧表演这个专业……”朴景丽尴尬万分。“之前当练习生的时候就挺熟的,觉得他行我也行。”

    “不用多讲了,咱们双方今天都已经说的太多了,我也就不再说什么多余的话了。”金钟铭端起桌上的水杯润了润嗓子。“本来……嗯,你们兄妹这次确实拿架子拿的有点过了,又想找我帮忙,又向防贼一样的防着我,还乱扯一气……这倒也罢了,关键是还瞒着我和小贤,所以有些事情就不要想太多了。”

    “是。”朴景丽声音显得格外苦涩,她对面的堂兄朴永焕也是无可奈何。

    “这样吧,回去告诉你们老板,让他在你们组合里再挑上两个人,然后带上你一起去tvn电视台,我会打招呼给那边,让他们在马上要开机的《请回答1994》里稍微安排几个半龙套半配角的那种角色,也算是辛苦朴永焕教授一下午帮我主持见面会的事情了。”

    “多谢前辈了!”朴景丽忽的起身道谢。

    而一旁的朴永焕略一思索也马上反应了过来,也立即跟着起身道谢。

    话说,半龙套半配角那种角色最多只能给人留点印象,但依旧是个机会,依旧有人趋之若鹜,何况是《请回答》和如今势头最猛的tvn?何况是一直没出彩的nine muses?

    然而更重要的是,朴景丽刚才说了一半就被金钟铭打断的话里,明显表示她最大的问题应该是半路出道……既然是半路出道,组合里如何相处?公司的态度如何,又会如何分配资源?恐怕这些才是最大的问题。而现在金钟铭虽然不给对方什么好机会,但却让朴景丽打着自己的旗号带着tvn最火剧作的几个小机会去找她公司老板,然后还可以带上两个组合成员一起,恐怕这才是效用最大的帮助,因为金钟铭借给了朴景丽自己的一份脸面。

    毕竟,这年头演艺圈里的人还是很少有人敢看不上金钟铭脸色的。

    “那就这样好了。”看着对方应该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金钟铭也就不以为意的点点头。

    就这样,朴景丽、朴永焕兄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选择了告辞,两名打了半天酱油的女生自然也不会多留,一时间,餐厅里很快就只剩下徐贤和金钟铭二人了。

    这顿晚餐,显得格外虎头蛇尾……当然,考虑到徐贤一开始就有些不爽,说是狗头蛇尾也未尝不可。

    而果然,站起身强笑着送走最后那两名女同学以后,徐贤一回来就啃起了之前金钟铭放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南瓜松糕。

    “你不是要管理身材吗?”金钟铭无语至极。

    “心情不好!”徐贤给的理由也很充足。

    金钟铭无可奈何,只是招呼服务员又给自己来了一份松糕。

    “oppa也心情不好?”徐贤不以为然的问道。

    “差不多吧!”

    “昨天是西卡欧尼的生日,你也没去?”

    “她没叫我……你这么一说我心情更差了,恐怕要多吃点……麻烦再额外来两份松糕。”

    说话间,两人已经各自闷闷的吃完了一份松糕。

    “oppa。”徐贤拿纸巾抹了抹嘴,俨然她虽然号称心情不好,却也没有继续陪着金钟铭吃下去的意思。“你刚才是什么时候察觉到的?”

    “察觉什么,那个朴教授和你那个叫朴景丽朋友的关系?”

    “嗯。”

    “你又什么是时候察觉到的?”

    “我没察觉什么。”徐贤无奈答道。“我只是从你的话里听出来不妥罢了,他们不主动说我恐怕一直都不知道他们是兄妹,说到底oppa到底是怎么看出来他们破绽的?”

    “嗯……接话接的太巧?那个朴永焕教授装的太过?保护那个朴景丽的意图太明显?还是说那个朴景丽的餐桌礼仪跟她两个女伴相比太出彩,显得早有准备?其实我也很难讲出什么明显的破绽。”金钟铭摇头道。“所有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将将就就的。只能说,我这是年纪大了,奔三了,所以见的人多了,社会经验更丰富一些罢了。总之,一开始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然后慢慢的就清晰了起来。当然,这俩人都显得有些刻意和幼稚倒也是实情,换成社会经验更丰富的人静来做我未必看的出。可话又说回来,真正社会经验丰富到能瞒过我的人恐怕也不会这么干,只要稍微打听一下我的性格,然后来了以后先跟你道声歉,在跟我说实话,我未必不能给他们一个更好的机会……不过这么一讲的话又显得奇怪了,他们好像怎么对你的性格这么了解呢?应该早就研究过吧?”

    “oppa这话显得过头了。”徐贤毫不客气的答道。“我是我你是你,是一回事吗?我一个idol,还算是朴永焕教授的学生,就算是骗了我又如何?我再怎么生气都没用吧?人家当然可以不用顾及。可oppa你呢?且不说他们怎么打听你的性格,就算是打听得到就敢信吗?不用点方法,万一触怒你了然后你真往人家胸口那里倒冰块……他们能怎么办?”

    “这个还真是……可是他们就没想过种方式也会激怒我吗?我可是最护短的,怎么可能会坐视他们这么欺负我们忙内?”

    徐贤难得干笑了一声,却是避开了这个话题:“总是被生计逼得没辙,然后就只能按照常规思路挑一个危险性小的方式来吧?oppa最后不也是没真的生气吗?”

    “你这话道理是对的,可这算什么被生计逼的没辙?”金钟铭摇头笑道。“唱歌的里面还有月入不到百万韩元的人(6k软妹币)呢,拿了奖就问能不能换奖金;演员里面租不起房子的也是多如牛毛,忠武路那边到处都是;搞笑艺人里更是有人一边在汝矣岛的超市里打工一边找机会上台……这些才是真正被生计所迫!而这位呢,最起码是明星帝国的艺人,还有一个大学教授的远房堂兄照应着……说白了,都是不甘现状罢了。”

    “那个朴教授似乎也在努力表现自己……”

    “似乎是如此,可倒也未必。”金钟铭微微蹙眉道。“咋一看是想表现自己,所以说那么多看似挺有道理的见解,可我总觉的是有些刻意了,话也显得浅薄了一些,不像是一个这么年轻就当上教授的人应该有的见解……说不定是在为自己堂妹做衬托?你看,他的话说完以后,朴景丽几次开口都显得格外中肯跟合适。”

    “人心真复杂。”徐贤喟然长叹道。“我完全搞不懂了……”

    “人心本来就是复杂的。”金钟铭摇头道。“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各种念头掺杂到一块的,更不要说每个人都还有多重身份和立场!所以,关键是要看你的所言所行有没有到一定线上,过线那自然就是做了,不容反驳,没过线也就万事无所谓了。所以,想这么多干吗?”

    “说起过线。”徐贤突然心里一动。“oppa之前说,很多女新人对委员会调查性贿赂的事反而会极度不满?”

    “没错……误了她们的事嘛,可能还有事情传开以后名誉上的担心。”金钟铭嗤笑道。“不过直接开口抱怨的基本只出现在委员会刚成立的时候,现在是一个都没有了。”

    “是因为委员会现在更受艺人信任了?”

    “是因为委员会现在威权日重,她们害怕表达真实态度反过来惹我和委员会不满了。”

    徐贤再度为之默然。

    “明天有事吗?”金钟铭已经在吃他的第三份,也是最后一份南瓜松糕了。

    “没事。”徐贤不解的看了对方一眼。

    “我明天准备去几个地方看看,你不是我新秘书吗?要是有时间就跟我一起去转转。”

    “我是委员会那边的秘书……”徐贤蹙眉道。

    “我正是要去视察一下那几个跟我有关系的剧组。”金钟铭从容道。“你跟着正合适。”

    忙内这才信服的点点头……但终究没有再多言。

    ps:刚发现某点有个怪异的规矩……一章不许发两万字以上……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