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49章人性如此(下)(2合1)

第349章人性如此(下)(2合1)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oppa怎么会想到请我喝咖啡?”三月下旬的一个上午,清潭洞某咖啡厅,刚刚放下雨伞的徐贤第一句话就充满了警惕性。 .

    “想到了就想到了。”金钟铭笑眯眯的答道。“我又不是你们李秀满老师,莫非还担心我叫你喝咖啡是想开除你?”

    话,韩国的咖啡厅多如牛毛,咖啡文化大行其道,但是这里面有个很有意思的亚文化,那就是在职场之中,如果上级突兀叫你去喝咖啡而不是下班后一起去喝烧酒的话,那十之**是没好事,甚至有很大可能是为了通知你被开除了。

    忙内当然也懂这个笑话的意思,更是知道最近公司开除了好多人,还都是西卡身边的助理,所以她歪着头仔细看了看金钟铭,迟迟不肯坐下,似乎是想这个笑话里的真正含义。

    “坐吧。”金钟铭催促了一句。“最近在忙什么?”

    “喝咖啡。”徐贤似乎也有开玩笑的意思,甫一坐下就顺着趟来了。“各种跟人喝咖啡。oppa信吗?”

    “我信。”金钟铭连连点头。“天天都能在各种狗仔杂志上看你喝咖啡……”

    “我也不知道那些记者干吗老盯着我不放。”徐贤失笑道。“但我跟泰妍姐是相反的那种人,她除了公司人员和组合成员以外基本上没朋友,我是很努力的像个普通人那样到处找朋友,所以她偷偷摸摸出来一定有料,我偷偷摸摸出来十之**只是跟同喝咖啡……当然了,也主要是大同,蛞蝓嘛,也只能在蛞蝓大里找朋友了。”

    “这都多长时间了,你怎么还能记着这件事?”金钟铭登时尴尬万分。

    “才一年而已。”徐贤理直气壮。“oppa你知不知道,就因为你那句话的缘故,现在网络上一起我们东国大的就直接是蛞蝓大,同还都误会我,我在外面抹黑校……”

    “电视剧出来以后不是专门给你发文解释了吗?”金钟铭干笑道。“黑东国大的只有我一个,你是真情流露,直接走人,典型的爱校如爱家……”

    “要是没解释的话,oppa以为我今天会来?”

    金钟铭怔了一下:“你就因为这个,所以快一年的时间都不理我?”

    “oppa以为呢?”

    “我以为你挺忙的。”

    徐贤不满的翻了个白眼。

    “这么一的话。”金钟铭所有所思。“下个月我还有一个东国大教楼捐赠仪式,虽然是去送钱,可真要是去了会不会被扔鞋子?”

    “谁知道呢?”徐贤不以为然的答道。“不定会有人找你要签名,可能除了我特别喜欢较真外,其它人未必在意吧……蛞蝓什么的,其实大家也是自我调侃着的,至于我,大概因为是当事人,所以才念念不忘的。”

    金钟铭无言以对。

    “所以呢,oppa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徐贤一边给身旁的服务员指了下饮料单,一边算是进入了正题。

    “这个问题稍等一下。”金钟铭也随意的点了杯咖啡。“我还有个客人……让我跟他完事情。”

    “工作上的事情?”徐贤面露诧异。

    “差不多吧。”金钟铭点了下头。

    “工作上的事情我旁观是不是不太好?”徐贤更加疑惑了起来。

    咖啡送上了,金钟铭拍了拍自己这边的座位:“先不这个,你先坐过来,给人家腾个位子……”

    忙内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过来,不是金钟铭刻意让她听一些东西,而应该是那个客人来早了,已经到了!果然,她一边端起咖啡起身坐到金钟铭那一侧去,一边朝咖啡厅门口望去,正好看到了一个中年男人冒雨进入到了咖啡厅……外面的雨大不大小不小,又是在工作日的大上午,进来一个人还是很明显的。

    “金钟铭代表!”来人不顾自己湿漉漉的外套,却先笑眯眯的朝金钟铭鞠躬行了一礼,然后又本能的眯眼觑向了徐贤。“没想到徐贤小姐也在?”

    “小贤算是我的新秘书。”金钟铭大言不惭道。“我有意让她在几个委员会里处理一些公益事物……”

    徐贤无语至极,只是外人在眼前她也不好拆了对方的台……而且,这边刚刚和客人行礼坐下,她也是突然想起了一些旧事,于是更加不好多言了。

    来人很是事故,几乎立马就从徐贤的神态里明白过来金钟铭在瞎胡扯……但怎么呢,人家瞎胡扯就瞎胡扯了,徐贤留在这儿也就留了,你还想如何?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对方找自己来是什么事呢!

    “给小贤你介绍一下。”金钟铭随意的指了下来人。“d社社长李明九先生……”

    之前一秒徐贤的眼睛还带着笑意,下一秒竟然腾地一下就睁开了。

    金钟铭当即失笑:“李社长的威名还真是……”

    李明九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徐贤小姐和允儿小姐相比,这性格还真的另有千秋。”

    徐贤也明白自己失态,于是赶紧尴尬的低头抱歉。

    “小贤的性格确实很有意思。”金钟铭继续跟着笑了一下。

    “无妨。”李明九摆摆手,却是主动收敛了笑容。“金钟铭代表,趁着下雨没人,咱们有事就事吧……我这么讲吧,您吩咐的事情但凡能给你办了的我一定尽力而已,毕竟我也想多跟您这种人物结个善缘。”

    “未必……”金钟铭脸上笑容未褪。“有些事情虽然对你而言没什么坏处,但如果不跟你讲透了,恐怕你也未必就乐意去做。”

    李明九当即肃容。

    “行吧,我先吧。”金钟铭微微叹了口气。“你这个d社是干什么的我一清二楚,所以,我要你把你的生意往来都在我这里报个备……”

    李明九只觉得自己眉心猛地一跳:“什么生意往来?”

    “就是你想的那种。”金钟铭端起咖啡杯轻啜了一口。“什么人要遮盖什么乱子,又准备用什么样的料来遮掩,然后什么时候发出去……你总不会以为我想要看你公司税务单吧?总之,我的意思是,我不耽误你接生意,但是接进来之后和发出去之前总是要来跟我的人知会一声的。”

    李明九一声苦笑:“金代表这可真是要了我的命了。其实,我也知道靠娱乐圈吃饭,尤其是用这种伤害性极大的方式吃饭,总是要给金代表您这个地主一些表示的,种地的都还得给农会会费呢,对不对?这样吧,只要是牵扯到cube那几位还有两位郑小姐周边的事情,我一定碰都不碰,甚至一开始就不会让人去碰她们的料……您看如何?”

    一旁一直低着头不话的忙内似乎有些明悟,话,她刚才还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但现在话到这份上,本身又是一个idol,她怎么可能还不明白这位d社社长的真正生意是干吗的?

    无外乎就是收集艺人绯闻、丑闻攒在手里,然后,如果有政商大佬出丑闻就找会他遮掩,那他就会把艺人的新闻放出去,这样才是赚的最多的。而如果没人需要他遮掩,他应该就只能作价卖给艺人本人或者是他们的经纪公司了。可要是连经纪公司也不要,或者消息本身新闻度足够高,这位李明九才会像个真正的狗仔那样在新闻失效期前主动把东西放出去。

    这种人比单纯的狗仔更可恶!

    金钟铭似笑非笑的瞥了身旁的忙内一眼,然后才回头继续盯住了李明九:“李社长这意思,的好像我今天不提这一茬,你就敢碰似的?是这意思吗?”

    “不敢。”李明九赶紧摇头。“您要是有想法,我这碗饭肯定吃不下去。但是金代表,这个行当终究是我立身的根本,我是砸掉了所有的老本,蹬开了老公司才开起来的,甚至为了这个名声都臭了!您知道吗,以前虽然是道上的,但我在娱乐圈的名声还是有的,比白昌洙强到不知道哪里去,几个合作的艺人都是称兄道妹的,结果这边一开张,就一个宋慧乔和元彬给我面子写了祝词。”着,李明九还摆手制止了服务员上前递饮料单子的意图,他现在是真的没什么心情点咖啡。“所以,如果这里面有什么讲头,还是要请金代表跟我‘讲透’的……”

    金钟铭笑了笑,却并未直接答话,而扭头是看向了店外:“李社长,你这生意应该是跟古董店一样,典型的半年不开张开张吃半年的吧?”

    “一个法而已。”李明九明显有些心浮气躁了起来。

    “倒也未必,我就觉得半年之内你恐怕很难进什么大生意……”

    “为什么?”

    “因为我不许。”

    “这就是金代表的‘透’吗?”李明九面色发青了起来。“金代表,何至于此?且不林允儿小姐的事情我给足了您面子……”

    忙内突然想起来,之前对方就过允儿和自己性格不同,俨然这位跟允儿欧尼有过足够的接触,而且还是透过金钟铭,再加上允儿前些天和李胜基的断然分手,以及李胜基父亲的案子……想着想着,忙内就不由自主的仔细盯住了身边的这位oppa,只是并未吭声罢了。

    “就算是不人情,只讲道理,这个行当也不是没了李明九就没了的!”李明九继续恳求道,而且言辞恳切。“多少年了,拿娱乐圈的新闻用来遮掩政商丑闻都是一种惯例,有我在反而会让事情更有条理一些,更可控一些,您何必赶尽杀绝呢?您打了招呼,我固然真的会半年不开张,可其他人照样会开张的!”

    “不是这样的。”金钟铭连连摇头。“我半年不开张就是半年不开张,而且不仅是你,其他人也开不了张……”

    “我真不信您有这个能耐!”李明九也连连摇头。“不是不信您的实力,而是韩国这破地方真没人能一手遮天,就连总统和李健熙会长联手不都没法让李在贤会长认怂吗?他现在都被批捕了,结果还是咬着牙不认输,两边官司一起打……”

    “别假装自己很有骨气的样子。”金钟铭被对方给逗笑了。“我又没要把你怎么样。”

    “金代表,您想想,真要是那些实权人物出了丑闻,情急之下想要遮掩,谁又能拦的住?”李明九根本没听进去对方的话,而是继续苦口婆心的劝着金钟铭高抬贵手。“就算是您手眼通天,拦住了一次,那也拦不住第二次……三五次下来,你就会得罪一大批真正的大人物……”

    “你的这些我都懂。”金钟铭嗤笑道。“我也没自己有那个能耐拦住那些人,但是我依然可以告诉你,我会让你们这个行当半年内开不了张!这不是针对你一个人,我找你来只是额外的看得起你!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半年内虽然很难开张,可半年之后你的生意不定就会好转,甚至会逐渐进入一个业务井喷期……而那时候,我也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再去搞什么限制的。”

    李明九面露诧异,他是真糊涂了,而随即,这个敏感的聪明人就忍不住试探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代表,为什么会是半年,有什么……”

    “好了。”金钟铭伸手制止了对方。“层次不同,给你听你也不懂,你记住我今天的话就行,半年时间我且容你看着,可真要是到时候如我所言,你们整个这个偏门行业都万马齐喑,那你再以后就得给我老实点了……”

    “我确实不懂。”话到这份上李明九反而放松了起来。“可如果事情真要是如金代表所言,您成竹在胸我糊里糊涂,那明我们层次差距确实太大,老老实实按您吩咐办事也不丢脸。”

    “这话‘透’了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反问道。

    “确实‘透’了。”李明九站起身来告辞道。“一言为定,半年而已我等着就是,今天就先回去了……徐贤小姐也再见,耽误二位聊天,你可以坐回来了。”

    徐贤忙不迭的点了下头,却没有像一开始那样起身鞠躬。而等对方人一走,忙内也没端起咖啡回到对面,而是直接就扭头问了出来:

    “oppa,为什么?”

    “哪一点为什么?”金钟铭托着腮坦然反问道。

    “为什么oppa这么有自信半年内能不让那些人用艺人的事情遮掩丑闻?”徐贤认真的问道。“虽然很讨厌这个李社长,但是他的道理还是对的,这种事情太普遍了,防不胜防不,而且如果一个人能动用知名艺人遮掩丑闻,最起码明那个
不朽之路笔趣阁
人能够无视那些艺人本身和艺人身后的经纪公司,这种人根本不是oppa你能轻视的……”

    “你跟那个李明九一样……”

    “层次不够我知道,可为什么?”徐贤紧追不舍。“oppa你跟他装神秘就算了,跟我这种话干吗?东国大的生蛞蝓脑袋了也听不懂?”

    “怎么又是蛞蝓那事?”金钟铭万分无奈。“其实我没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你就不能换个思路?如果这半年不会出什么大的政商丑闻呢?如果这半年我还有帮手主动维持娱乐圈的秩序呢?如果这半年,全韩国有权有势的人都不想让韩国娱乐圈出问题呢?”

    忙内更加疑惑了起来。

    “这个东西要从经济和时局同时入手分析。”金钟铭无奈的解释道。“不过经济是主因,是一切,时局则大部分是依附于经济形势的……这东西很枯燥的。”

    “来听听。”徐贤不厌反喜。“oppa找我应该是有什么事情吧,先这个再那个……”

    金钟铭看了看对方,心里一阵无力,他还真有事求着对方呢,这时候反而不好拒绝了:“这么吧,首先半年内时局应该很稳定,这就使得政治丑闻和经济犯罪丑闻本身很少出现……”

    “新总统上台吗?”徐贤猛地醒悟过来。“对吧?”

    “没错。”金钟铭点点头。“新总统和前总统是一路人,双方有默契,所以不会出现以往那种大规模清算上届权贵的场景;而且,新政府上台,无论如何,最起码第一年肯定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把柄,就算有把柄在野党也不会蠢到对方根基深厚的时候扔出来;最后,现有的几个案子,李在贤也好,还有政府最近有盯上的sk会长崔泰源也好,其实都是大局已定的案子,两家都不会蠢到以为自己还有希望,然后去扰乱视线……所谓扰乱视线,必然是觉得自己还有翻身的机会,李在贤是没机会了,崔泰源进监狱就是例行点卯,根本就不在乎了。”

    徐贤这下子更是连连点头。

    “还有财阀那边……那边正好相反,那边是闹得太过了。”金钟铭继续解释道。“首先,李健熙和李在贤这对叔侄一日不做个了断,其他各家的事情就根本不会入大家的眼。可是,这对叔侄折腾了这么长时间,手段尽出,什么招都用了出来,所有人都早就厌倦了,而且一边已经是底牌尽出,再无还手之力,另一边胜券在握却也没必要做的太过分以至于丢人现眼……现在,只是李在贤一个人耗时间展示自己的骨气罢了。”

    “所以,oppa其实是觉得李在贤会长能撑过半年吗?”

    “差不多吧!”金钟铭沉默了片刻方才答道。“那人也是被逼到了墙角,意志力想来还是有的,他父亲的身体也应该最少能撑半年……”

    “原来如此……可经济呢?”徐贤真的像是个好奇宝宝。“经济又是怎么一回事?”

    “经济不是怎么一回事。”金钟铭感慨的答道。“经济是一切!”

    “什么意思?”

    “这个话题太复杂了,一时间真不清楚。不过笼统的讲,如果经济形势好,那时局的容错率就会足够大,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而如果经济形势差,时局的容错率就自然会小,一切问题都能变成大问题!”

    “我明白了。”徐贤恍然大悟。“经济形势好,大家都在忙着发财,就没人会在意那些什么丑闻不丑闻的,可是经济形势差,社会问题多,丑闻也就容易出来……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我懂得。所以,oppa是觉得今年韩国下半年经济形势会很好了?”

    “我可没那么。”金钟铭摇头笑道。“实际上,我觉得往后两年韩国经济形势会越来越差,毕竟全球制造业和运输业都在凋敝!”

    “那oppa你还?!”

    “但是反过来,制造业凋敝,资本就会涌入其他产业,这两年,无论是韩国电影市场的急速复兴繁荣,还是韩流产业的越发膨胀,都是有深层原因的。”金钟铭继续似笑非笑的答道。“不定政府也会和这些资本一样,通过投资和扶持韩流产业来索求回报,毕竟,他们也需要一个经济上的遮羞布……人性如此,趋利避害,而财团和政府也都是人组成的。”

    忙内这次真正的恍然大悟了……经济搞不起来,只有文化产业独树一帜,那新政府自然会把这个当成遮羞布,而且不定还会跟市场上的资本一样趋利避害,反过来加大这方面的投资!而既然政府和商人们都把钱砸在了韩流市场,那自然也会尽量保护这个行业的稳定和繁荣。

    那么对应的,想要利用艺人的绯闻去遮掩什么就会成本剧增,再加上时局稳定,就算是有少许个案出现,金钟铭也能对付的了,这才是他面对李明九时信心十足的真正原因。

    只不过……

    “这种局面也只能维持半年吗?”忙内突然面色苍白了起来。

    “是啊。”金钟铭点点头。“总体经济形势越来越差,反过来导致韩流市场繁荣,但社会也肯定会越来越不稳定。所以总有一个让权贵们撑不住场面的时候。当然了,这个实际时间可能是一年甚至更久,而零星乱象却会很早就爆发……而所谓半年时间,其实是我对这届政府执政力的一个最低估量。”

    “不至于吧?不半年,就算是一年,哪有一年就丧失执政力的新政府?”忙内突然显得有些愤慨,也不知道是针对谁的。“朴总统还是挺出色的……”

    “谁知道呢?”金钟铭不以为然的答道。“朴总统如何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韩国人的耐性从上到下可都是不大好的,上一位总统一百天就因为牛肉而让农会失去了耐性,然后丧失执政力了;上上一任总统上任一年半就因为反贪使得执政党内部失去了耐性,然后内乱分裂失去执政力……现在的这位已经上台五十天了,我再加上一年,已经很了不得了!”

    忙内登时气馁。

    “你怎么还是这么富有社会责任心?”看到对方这个样子,金钟铭忍不住想笑。“不想着多拍几个广告赚钱,怎么尽关心这些事情?”

    “大概是家庭教育的缘故吧。”忙内有些兴致不高的答道。“oppa又不是不知道,我父亲是军官,他从小就跟我灌输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来oppa的社会责任感这种东西也算是其中之一吧!”

    “既然如此的话。”金钟铭稍微想了一下。“就按照之前还有刚才的法,来艺人权利互助委员会帮帮忙吧,如何?我现在管的摊子越来越大,各方面有的时候只能听听反馈……挺无奈的,你来当我的耳目,也算是为社会做贡献了。”

    忙内沉吟了片刻,明显有些意动,不过她却并没有直接答应:“oppa叫我来就是为这件事情?让我来当耳目?”

    “是。”金钟铭低头弹了下咖啡杯子。“但不止是在委员会里当我的耳目,其实我还希望你在别的方面充当一下我的耳目……”

    “什么意思?”

    “毛毛最近不怎么理我了。”金钟铭忍不住叹了口气。

    “什么?”徐贤忍不住愣在了那里。“什么叫毛毛不理我了?”

    “就是字面的意思。”金钟铭毫不知耻的应道。

    “为什么?”徐贤一脸警惕,甚至往后靠了靠。“oppa你干什么了?”

    “大概是因为她所有的助理都被我踢走的事情吧?”金钟铭突然有些尴尬了。“可能是她觉得我做的有些过分……”

    “是挺过分的。”徐贤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不知道该什么好了。“我知道有这回事,可还以为是李秀满老师受不了那些人然后狠下心来做的呢,没想到是oppa你……可为什么啊?”

    “事情很复杂。”金钟铭终于认真了起来。“你想听我就给你听,反正你好奇心足……”

    十几分钟过去了,徐贤依旧紧锁眉头:“我大概理解oppa你的意思了,西卡欧尼身边的那些人心思早不在自己的正常工作上了,然后还在一些敏感问题上插手,于是触怒你了。而另一边,oppa你虽然觉得情况非常复杂,也想到过这么做可能会有更坏的后果,但很多事情……总之,oppa你还是撵人了,可最后也果然出事了,西卡欧尼跟你翻脸了!是这意思吗?”

    “是,也不是!”金钟铭摇头道。

    “我又糊涂了。”徐贤茫然的摇了下头。“跟oppa你话真累,难道我真是蛞蝓脑袋吗?”

    “是这样的,这件事情确实可能会有严重的后果。”金钟铭假装没听到后面那句。“但这个后果却不是指毛毛跟我翻脸……”

    徐贤更加疑惑的打量起了近在咫尺的这个熟悉的oppa。

    “毛毛现在不是真翻脸。”金钟铭无奈的解释道。“况且她翻脸又如何,从小到大她跟我翻脸的次数还少吗?就连你,不也跟我置了一年的气吗?可现在叫你来不还是来了?”

    徐贤当即被气笑了:“oppa信不信我马上就走?”

    “没有开你玩笑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金钟铭赶紧安抚道。“白了,是咱们感情基础深厚,这点小事不至于伤筋动骨……”

    徐贤甚至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笑了。

    “我这么跟你吧。”金钟铭摆摆手,终于算是正经了一点。“我担心的从不是这种问题,而是一些所谓的大问题……当然了,咱们刚才就了,半年以内,韩国娱乐市场会很繁荣很太平,最多也就是资本并购这些事情,我所想的局面应该也不会这么早出现,不定要一年甚至更久。”

    一听到半年一年这个法徐贤就有些无力:“这样好了,oppa直接告诉我,你找我当耳目到底是想干什么,然后咱们再慢慢聊……”

    “替我盯着毛毛和秀英!”金钟铭倒也干脆。“先别话,先听我讲……我这也是没办法,毛毛不是跟我翻脸了吗,有些事情我就不好直接问了,所以想请你帮下忙,什么时候她不闹腾了自然就不用你帮忙了。而且这不是常理上的监视,只是希望忙内你替我留意她们的一些特殊事项!”

    “比如呢?”徐贤不解的问道。

    “比如卖眼镜啊,搞潮牌啊,投资啊,肖像权啊,续约啊……之类的。”

    忙内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她当然懂得对方的意思,这些东西全都是一个idol的根本利益所在,也是最容易出分歧问题的地方,更何况她本身就在其中,甚至秀英卖眼镜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而团队里也因为这个已经有些怨言了……所谓经济就是一切,这话哪里都适用。而趋利避害,人性如此,也同样是哪里都适用。

    “这种事情,oppa打听了是想干吗?”沉默了很久后,忙内方才开口。

    “简单地。”金钟铭认真答道。“只是希望有一天在这个问题上少犯错误而已……”

    “这又是什么意思?”

    “从我的角度来,肯定会插手的,而且肯定会以毛毛的利益为先。”金钟铭毫不避讳的答道。“而且我一旦插手,句不好听的,所有人都要靠边站,只能我了算。但如果可能的话,我依然希望尽力给所有人一个公平交代……不过这个公平有一个最起码的前提,那就是我得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徐贤沉默了下来,对方的很直接,很残酷,但却意外的很真诚。

    “如何?”金钟铭追问了一句。

    “为什么是我呢?”忙内忍不住叹了口气。“对oppa你而言,sunny欧尼、允儿欧尼、侑莉欧尼,应该全都是可以无条件信任的……为什么会找到我?就因为我曾经答应过oppa你加入委员会,然后方便传递信息吗?”

    “因为责任感!”金钟铭毫不避讳的当着不远处服务员的面揽住了对方的肩膀,然后低声答道。“趋利避害,人性如此,这种事情事关所有人的共同利益和私人利益,就连sunny也要额外占一条李秀满侄女的身份,你当然也跟其他样有着自己的利益导向……但是,我依然愿意相信你是那个最能够从公平角度描述事实的人。这还不够吗?”

    再度沉默良久之后,徐贤终于缓缓地点了下头。

    ps:现在这局势让人看不懂,真要是万一了……大家来群里,我一定写完结局。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