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347章春分(下)(三合一)10.5k

第347章春分(下)(三合一)10.5k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初珑说的自然而然,金钟铭听起来没有多大反应,周围的节目组成员也都面色如常,倒是昭妍,突然有些莫名紧张了起来,只不过在黑夜和雨水的遮盖下,没有什么人注意到而已。

    辛苦了大半天,勉强算是完成了节目组的预设任务,所以女孩们享受到了节目组之前许诺的待遇,也就是可以去节目组的房车里洗澡。但金钟铭就没这个好待遇了,他用脖子夹着雨伞,手动从压水井里取了一点干净水,就在走廊里洗了洗手脸,想了一下后,干脆又取了半盆干净水直接从背上浇了下去……反正身上已经湿透了,而雨水又不会因为这里是乡下就变得纯净无污染起来。

    然而,这一盆水浇下去,金钟铭却无语的发现自己连个干毛巾都要不来……罗英石咬死了‘自给自足’四个字,用这厮的话说他没提过的事情倒也罢了,但既然已经说好了金钟铭只能用农宅里的东西洗漱,那就不会多给任何东西。

    话说,此时正值三月份的天,大晚上还下着雨,冷飕飕的真心挺难受,一个喷嚏打过来以后逼得金钟铭不得不退回到房间里。可是,带着贝克退回到房间里以后,他马上就感觉自己更加遭罪了起来……屋子里确实有干净的被褥,但是自己浑身湿漉漉的也没法立即就睡,而手机什么的更是早早的被节目组搜刮的干干净净。

    实际上,整栋房子里除了一个座机电话之外什么电器都没有,连台电视都没有……而眼看着两个女孩久久不归,金钟铭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难免更加难熬了起来。

    房间里看来也是待不下去了,于是乎,干坐了几分钟后,金钟铭终于再度爬了起来,然后开始在房子内外各处无聊的巡视了起来,一方面是想要进一步熟悉情况,另一方面则是希望用不停的运动来抵御寒冷。不过,绕来绕去,他最终还是把关注点放在了春分身上。

    “雨不大的话应该不会漏水。”金钟铭伸手拍了下羊的脑袋,但是春分根本没有理会这个为它冒着雨辛苦做窝的人,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啃着身边的秸秆,享受着自己的生活。

    “不理我,只知道吃。”金钟铭无可奈何,但眼睛一瞟却注意到了羊圈角落里的另外一件东西,那是之前昭妍做的夹生饭,人吃不下去,只好给两只动物各自分了一碗,但是很显然,无论是贝克还是春分都不太买账,盆子里的那点米饭竟然还在山羊脚下呢。

    而仔细想想,似乎剩下的那半锅夹生饭也还是没动,依旧摆在屋子角落里……好像跟初珑带回来的南瓜放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昭妍到底准备怎么处理,莫非明早要废物利用,用来做粥?

    “你饿不饿?”一念至此,金钟铭忽然回头看向了跟在身后的贝克,并拿手揉了揉对方也有些湿漉漉的脑袋。“我记得你没怎么吃饱吧?”

    贝克一如既往的好脾气,它一声不吭,只是拿脑袋主动蹭起了主人的手。

    金钟铭笑了下:“春分能吃秸秆,你吃不了对不对?土豆片又太咸了……我给你做点夜宵吧?”

    贝克依旧一声不吭,只是老老实实的摇着尾巴跟着自己的主人往灶台那里走去,而罗英石也只好无奈的耸耸肩,算是认可了这个宵夜的‘合法性’……当然,他没有再给任何材料。

    话说,节目组将灶台砌在了屋檐下,这也是今天做饭时黑烟往屋子里涌的一个主要原因,属于典型的败笔。不过话又说回来,当时节目组这么干明显就是为了预防下雨的情况发生,也就自然方便了金钟铭此时的操作。

    洗干净手,去压水井那里取来干净的水,打开锅盖,在走廊里放好案板,金钟铭开始一个人忙活了起来,而罗英石也自然不会放弃这种情形,于是乎,节目组也跟着再度进入到了高度忙碌状态。

    没错,金钟铭是想做点热乎的东西御寒,具体而言是南瓜粥……南瓜是初珑搞来的,就摆在那里,也算是得到了节目组的认可;而另一个主要材料则来自于昭妍搞出来的夹生饭,无论如何,第一天就要把饭倒掉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且对朴昭妍的积极性来说也是一个巨大打击,能变废为宝自然最好。

    实际上,南瓜粥做起来简单而又直接,甚至可以说是毫不费力……南瓜削皮、去瓤、切片、洗干净,然后在锅里用开水煮开,这时候,再将夹生饭倒进去搅散煮沸就行了。

    不过,粥是迅速的开锅了,看起来也很诱人,可两个去洗澡的女孩却迟迟未归,就连贝克对炉火的兴趣似乎也远大于对南瓜粥的兴趣。无可奈何之下,抱怨了两句的金钟铭开始进行一种水磨工夫的操作,他搬来一个凳子放在灶前,然后打开锅盖搅起了粥……没错,搅粥!就算是生活常识再差的人也知道,粥这种食品只要一边文火一边搅,总是能够提高口感和香味的。

    只不过,金钟铭用的是灶台,又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一只手搅着锅不说,时不时的还要暂停几秒钟去加柴……确实更加辛苦一些。

    当然,辛苦也没有白费,慢慢的,整锅粥开始变得金黄诱人,而南瓜和大米特有的香气也随着饭勺的搅动彻底弥漫开来,金钟铭中间甚至听到了靠近拍摄特写的节目组VJ肚子响了一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一锅已南瓜粥都快熬成南瓜饭了,初珑和昭妍才姗姗来迟。不过,她们马上就被这顿夜宵粥给惊艳到了……贝克也是,在狗盆里给它盛了一勺后它很快就舔了个干干净净,这很能说明问题。

    “oppa加糖了吗?”初珑一口气喝完半碗后忍不住开口问了个问题。

    “怎么可能?”金钟铭不以为然道。“罗pd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还糖?所有材料都是现成的!南瓜是你搞来的,米是之前剩下的米饭,不过是熬得时间久了,南瓜和大米自己的甜度都熬出来了而已。”

    “原来如此。”初珑不以为意的点点头,然后扭头看向了身边的朴昭妍。“欧尼觉得如何,味道不错吧?”

    “确实不错。”捧着碗的昭妍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这一番话以后,她喝粥的速度明显慢了不少。

    初珑微微一怔,却又马上反应了过来,这位姐姐应该还是在为夹生饭的事情而多想,所以这边金钟铭说出南瓜粥是用的夹生饭以后就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白天还挺话痨,没想到在这种事情上还挺敏感的。

    南瓜很大,夹生饭很多(朴昭妍没谱的不止是火候,而且还包括量),于是南瓜粥也很多,三人一狗一起喝了不少,却也给一群辛苦了一整天的VJ、作家们尽量分了一些。VJ们其实倒还好说,下着雨扛着摄像机熬着夜的,算是受之无愧,可那群作家们就难免有些难堪了,要知道,这群人在之前做饭的时候从给三人几盒火柴几个碗,到给贝克用多大的狗盆都要斤斤计较,此时难免被金钟铭给当众奚落了起来。

    可甭管如何奚落和互怼,短短十分钟,金钟铭辛苦了四五十分钟熬出来的一锅粥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当然了,是奇偶奇反过来讲,正是众人这短短十分钟的满足,却也不禁让金钟铭为自己之前四五十分钟的辛苦而感到骄傲。

    所谓生活的本质,大致如此……努力——满足——再努力;努力——失落——再努力,或者放弃。

    罗英石大概是唯一一个没有喝到粥的,他不是没想过去蹭上一碗,但是金钟铭把他给硬怼了回去,所以此刻只能抱着怀靠在走廊下,然后面色呆滞的盯着一群喝粥的下属发呆。

    不过,此时这位韩国最顶级的综艺pd内心并没有像表面上那样如此平静……首先甭管如何,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他已然反应了过来,就冲这锅废物利用的南瓜粥,这个节目就已经彻底站住了脚,或者说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种要求;而金钟铭,无论是冒雨给初次见面的山羊做好窝棚,还是这锅弥补了朴昭妍过失的南瓜粥,都能说明他依旧还是那个《两天一夜》中执行力强大的男子汉,依旧浑身散发着属于他自己的特有魅力。

    这种魅力对于综艺或者工作而言当然是好事,但是,顺着这条思路想下去,罗英石却又忍不住想到了对方跳冰窟窿的事情……有些人有些地方过于强悍了,也会使人心里打鼓的。

    “钟铭,你来一下。”想到这里,罗英石突然从愣神中返回到了现实,然后叫住了正在跟女作家们争执谁该去洗碗的金钟铭。“正好有个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金钟铭当即怔了一下,因为他明显感觉到对方话里的某种情绪和态度,这不是在做综艺的意思,应该是确实有一些事情要说,于是,赶紧打着伞跟上对方。

    女作家们没了争执对象,反而不得不去各自洗碗,而金钟铭也和罗英石也一起钻进了电视台的一辆面包车里。

    “这边住宿条件比我想象的要差。”罗英石一进车门就貌似谈起了一些正事。“本来今天我想着是来适应一下情况,以后还是要尽量做到一日三餐都在一天的,可看这个情况,我觉得以后用这种方式也不错,晚餐放到前一天,然后睡一夜,第二天早餐、中餐,然后回家……你觉得怎么样?”

    “少在这里睡一晚上吗?”金钟铭不以为意的问道。“你觉得晚上会很难熬?”

    “没错。”

    “其实无所谓……不过你是pd,这种东西你说了算就行,没什么可讨论的吧?”

    “那就好。”罗英石立即点了下头,似乎也不是很在意这个问题,又或者这话本来就是他说来当开场白的。“其实还有件事情……”

    “你说。”金钟铭看了对方一眼,然后面色如常的催促了一句。“外面雨不大,雷声却挺大的,咱们俩还单独在车里,莫非这都还怕被人听到吗?”

    “是这样的,我在策划《花样爷爷》的衍生综艺。”罗英石回避着对方的视线说道。“主要是找一群年龄各异的女艺人去当背包客旅行……挑夫我定的是李胜基,你觉得如何?”

    “随便你好了。”金钟铭完全依旧不以为意的样子。“你是pd,你说了算的。”

    “那就好。”罗英石突然叹了口气,然后轻飘飘的瞥了身边这个跟自己怼了一整天的熟人一眼。“其实,原本我是受他委托向你求一个别的人情的,只是突然觉得没必要开口,就自作主张换了一个自己能做主的人情……”

    “什么别的人情?”金钟铭突然笑了出来。

    “他父亲最近遇到了一点事情。”罗英石感慨的答道。“我才知道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朝鲜日报》丑闻案的主角是他父亲,收受贿赂替人说话不提,听说最近又扯出来贪污银行公款去放高利贷的事情,估计要重判三年……”

    “板上钉钉了。”金钟铭不以为然的答道。“事情都这么大张旗鼓的闹起来了,《朝鲜日报》和银行全都放弃了他爹,李胜基莫非还觉得有什么一线希望?”

    “话是这么说了,但是当儿子的嘛!”罗英石摇头道。“他刚开始找了初丁,但是初丁说他跟他姑姑关系其实没那么融洽,反而向他推荐了你,而胜基说他老早就求过你一次了,但没用,所以一开始很犹豫。然后高利贷和挪用公款的事情又爆出来,大家就接着劝他,说这事情也只有你能起些作用,可他还是担心你不愿意帮他,就先找到了我……你怎么看?”

    “我只有一个看法,初丁是个非常狡猾的人。”金钟铭嗤笑一声道。

    “这倒也是。”罗英石也干笑了一声。

    两人笑完以后,金钟铭突然又开口了:“不过罗pd,你觉得李胜基他爹告诉过他吗?”

    “什么?”罗英石有些摸不着头脑。“告诉什么?”

    “就是……是我把他爹送上法庭的这件事。”金钟铭微微挑了下眉毛。

    罗英石怔在当场。

    许久,这位pd才深呼了一口气:“怪不得……初丁确实狡猾。”

    “你不知道?”这次轮到金钟铭显得极度诧异了。“不知道你为什么会突然觉得自己没必要开口?”

    “因为刚才看你煮粥,然后想到你之前给山羊做羊圈……突然反应过来你这人心特别硬,估计求了也没用。”

    “我煮粥、给春分做羊圈,难道不是心善吗?”金钟铭无语的反问道。

    “人的行为里能投射出一种力量感。”罗英石摇头笑道。“而力量的性质跟事情的性质毫无关系,只能通过形式作风来感觉……我是成年人,我能看得懂你行事作风中的那股狠劲。”

    “既然如此,你还要他当挑夫?”金钟铭干笑了一声,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而且……你话里话外,还是忍不住求了情的。”

    “能为什么?”罗英石没理会后面那句话。“以前不知道倒也罢了,现在知道了,自然明白胜基以往那个局面是怎么来的了。可现在,你说他突然没了那样一个能量爆表的爹,而且业内同行迟早还都会知道这件事情……那有一个挑夫跟没一个挑夫,他不都得完蛋吧?”

    “所以呢?”金钟铭有些摸不着头脑。“既然都要完蛋,你这……答非所问吧?”

    “不是这样的,钟铭你自己想想,我的意思是,如果这时候他能有一个TVN电视台的节目,面上撑得过去,里子能被人有所顾忌,那他最起码能在强撑到平安落地吧?”罗英石无奈的答道。“钟铭,杀人不过头点地,做完这个节目,以他的年纪和处境估计也只能去军队避祸了,而再回来,那基本就是个中年人了,有些事情也就无所谓了……”

    “行吧。”金钟铭摇头笑道。“我知道罗pd你节目里心黑,节目外心软,毕竟是一起在《两天一夜》里受过苦的人……总之,哪怕是为了你,我也就认了他这个挑夫的人选好了。”

    罗英石当即松了一口气。

    “不过有句话咱们要说明白。”金钟铭突然正色道。“你就告诉他是我说的,做完这个挑夫,立即老老实实去军队……”

    罗英石欲言又止。

    “怎么?”

    “其实也没什么。你看,胜基明显不知道他父亲这事是你搞的,而他父亲这时候都不说,以后估摸着应该也不会说了……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要主动承认这件事情呢?至于去军队的事情,让初丁出面带个话劝劝他不就好了。”

    金钟铭面色古怪的看了对方一眼。

    “不对吗?”罗英石有些慌张了起来。

    “听罗pd这意思,我和他莫非还有再见面的时候?”金钟铭嗤笑道。“真要是这样,我是不是该斩草除根?”

    罗英石觉得自己喉头为之一扼。

    “当然了,开个玩笑。”金钟铭继续笑道。“已经答应的事情我金钟铭绝不反悔。只是,我一步步走到现在这个地步,搞一个《朝鲜日报》副主编……难道还要遮遮掩掩的?”

    罗英石当即松了一口气。

    “而且,我今天真要是同意遮掩了,像罗pd你这样心里特别软的知情人以后到底怎么看我,恐怕不止是觉得我有人情味吧?有些事情,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遮遮掩掩的反而掉份子!”

    罗英石心情复杂的点了下头……正如对方所言,今天金钟铭真要是同意遮掩了,一转身他罗英石这个提意见的人恐怕都反而会觉得对方行事太过于阴暗,更何况是其他人?既然如此,反而显得自己的建议太过于小家子气了。

    “先回去了。”看到对方最终还是点了头,金钟铭也不再多言,而是直接拎着雨伞下车往农宅那里走去了。

    罗英石叹了口气,也拎起雨伞跟了出去。

    农家宅院那边,锅碗早就不知道被谁洗涮干净了,灶台案板什么的也都被收拾干净。可金钟铭依旧是个操心的命,他先是不放心的检查了灶台,又打开了摆在走廊下的厨柜瞅了一眼,甚至又去看了眼已经跪在秸秆上眯起眼睛的春分,确定一切都没问题以后才跟VJ和作家们道了别,然后拉开了房门。

    屋内,贝克已经躺在了硬纸壳围城的临时狗窝里,可看到金钟铭进来又主动起来偎了过去,把不知道是哪位大小姐围上的硬纸壳给直
上古神话传说最新章节
接弄的七零八落,而金钟铭干脆把这个不三不四的硬纸壳叠巴叠巴给扔角落里了。

    这下子,虽然那个木制隔板的房门已经拉上了,但此时明显又发出了一些动静。

    “两位女士都安顿好了吗?”金钟铭一边挠着贝克的下巴,一边像是打招呼一般随意的问了一句。

    “放心吧!”初珑的声音立即响了起来。

    “嗯。”嘴昭妍的声音意外的很小。

    “那就休息吧。”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

    “好。”初珑随意的应了一声,然后里间就变的安静了下来。

    金钟铭重新安顿好贝克,然后脱掉外套,熄了灯,裹上了被子……这一天的辛苦似乎就要这么过去了。

    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或许是屋外的雨声滴滴答答让心心烦,又或者说时不时想起来的雷声轰隆隆扰人清静,也有可能是地板太硬的缘故,更有可能是还在想着刚才的那些事情,总之,躺在铺陈在地板上的被窝里,金钟铭虽然很累,却久久未能入眠。

    于是,黑夜中,他忍不住翻了个身。

    而就在这时,翻过身、正对着里间木隔板的金钟铭突然感觉到了对面也有一丝不安分的动静。

    “还没睡着?”金钟铭有些无语。

    “屋檐上雨水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初珑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不过关键是打雷……oppa也是因为这个没睡着吗?”

    “没错。”金钟铭轻笑了一下。“虽然心里在想事情,好长时间没来乡下过夜也是一个原因,但最麻烦的还是打雷的声音……”

    “是吧?”初珑明显来了一点兴致。“oppa,为什么今天打雷会这么烦人?”

    “这个我怎么知道?”金钟铭虽然哭笑不得,却也耐着性子解释了两句。“不过这个时节本来就是雷电多发季节,不是有句描述春分的古言吗?玄鸟至,雷乃发声,始电……讲的就是这个时候会开始打雷下雨!”

    “还是不太明白……”初珑小心翼翼又有些撒娇似的的答道,隔着木板,竟然有一丝奶声奶气的感觉。“打雷跟山羊有什么关系?”

    “呃……春分是指今天是春分这个节气,也是屋子外面那只羊的名字来历,但不是指那只羊。”金钟铭明显有些无语。“你是在跟我故意逗乐子?”

    初珑当即清脆的笑出了声。

    笑声平静下来,又是一阵让人无语的闷雷在屋外滚过,而等雷声也停下来以后,初珑继续开口了:“oppa,今天我跟昭妍姐是不是表现的很烂?尤其是跟春分起名字的时候,表演的过了头。”

    “对,就是那样,很烂。”金钟铭敷衍的答道。“具体缘由我已经说过了,不再重复了。”

    “那后面还好吧,我是说做饭的时候?”

    “确实不错。”金钟铭随意的答道。“要的就是这种真实生活状态,今天你抱着一堆锯子还拎着一个南瓜的时候那种感觉基本就来了。”

    “真有意思……”

    “嗯,昭妍姐是不是已经睡着了?咱们这么说话会不会打扰到她?”金钟铭突然问了一句。

    “没有啊?”初珑回复的非常迅速。“昭妍欧尼刚才还一直睁着眼睛呢!不过现在我确实看不到……嗯,确实也没睡啊?”

    金钟铭再度有些无语了起来,初珑这明显是亲自去验证了一下昭妍的状态,睡着了估计也给弄醒了……当然,如果刚才开口说话前对方确实睁着眼睛的话,那么考虑到雷声、地板什么的,朴昭妍睡着的可能性也不会很大。

    “她这是害羞了吗?”想到这里,金钟铭忍不住笑出了声。“虽然想象中的嘴昭妍没出现,但是今天她抱着半锅夹生饭一声不吭却不撒手的样子还是挺有趣的……”

    没人理会金钟铭,大概昭妍依旧在害臊,实际上,回答他的是又是一阵漫长到让人无语的连绵雷声。而这一次之后金钟铭明显察觉到落在屋檐上雨点声密集了不少,这让他当即松了口气。要知道,春天的雨一旦下大了,那雷声自然会慢慢变弱。

    雷声虽然弱了下来,屋里也再没人说话了。

    不过,寂静的夜晚里,无论什么声音都挺明显的,头顶淅淅沥沥的雨声也同样让人难以安眠,偶尔翻个身也会使得地板咚咚作响。

    而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声音在金钟铭听起来似乎又不仅仅是一种声音,因为它明显是城市中你感觉不到的一种特殊东西,就好像是乡野特有的一种属性似的。

    孤独而又让人坦然;寒冷而又让人平和。

    金钟铭难免裹紧了被子,然后又翻腾了一下身子,最后干脆将铺盖九十度横移了过来,搞得他直接将脑袋顶在了身后的木制隔板上,而他这么做是其实为了能将脚连着被子伸到贝克怀里去。

    贝克大概是之前就真睡着了,而且平日里估计也习惯了被家里任何一个人当做脚垫,所以只是稍微做出了一点反应,就继续趴在那里安静的睡下了。

    然而,这一头,头顶着木隔板,脚上感觉这贝克身上温度的金钟铭却开始安静的思考起了事情……从李胜基父子的命运,到张东健夫妇的贪婪,然后是罗英石、殷志源这些人在自己面前的或小心翼翼,或狡猾聪明,还有李秀满当日和AM公司众人续约后直接黑着脸宣布三年内不会给这些人联系任何工作的事情,再然后,工作的事情、允儿的事情、Krystal前几天入学报道的事情、西卡的事情、一些流言……种种事端,宛如走马灯一样在他脑海中翻转着。

    就这样,一边想一边张开眼睛盯着漆黑的屋顶,金钟铭反而越来越精神了……可慢慢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想着想着,金钟铭似乎在雷雨声中听到了一些别的声音,急促而又杂乱……像是呼吸声?就在木隔板的后面?

    金钟铭有些无语,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你们竟然还没睡吗?”

    “睡不着。”初珑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好像是有些不大适应……也不知道oppa你有没有睡,所以也不好出声。”

    声音平稳,语气正常,没有任何杂乱和紧张的感觉。

    “那昭妍姐呢?”金钟铭心中微微一动。“她睡着了吗?而且你们俩谁睡在外面这一侧的?”

    “昭妍姐,她睡在外面的,不过她应该也没睡着。”初珑顿了一下后才重新开口道。“但是好长时间没说话,好像是有点害羞的样子……其实刚才就想说了,自从夹生饭的事情出来以后,这欧尼就好像一直很害羞。”

    金钟铭忍不住笑了一下,因为他明显感觉到脑后的那个呼吸声变得更急促和杂乱了起来,而在自己笑出来之后,这个声音更明显了……确实挺像是在害羞的。

    雨声,被窝,一个简单的木制隔板,一个害羞的女孩……关键是自己的正牌女友就在另一边,还挺刺激的。于是,金钟铭突然想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东西,很模糊,但是很贴切。

    “oppa?”感觉到这边再度变的沉寂下来,初珑忍不住再度开口问了一句。“睡了吗?”

    “没有。”金钟铭笑道。“在想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呢。”

    “什么?”

    “一首古汉词,很符合我们现在的处境。”金钟铭不以为意的答道。“但是怎么都想不起来那首词怎么背的了。”

    “是吗?”

    “是。”

    “那到底是讲什么的,怎么就跟我们的处境契合了?”初珑今天的情绪确实挺高涨的,看的出来,小镇上出身的这个野孩子来到乡村更多的是一种兴奋。“记不起来词就给我们讲讲大致意思呗。”

    “那词的主要意思是这样的……”金钟铭沉吟了一下,然后给初珑解释了起来。“说是古时候有一位诗人,有一次和一个女性同伴一起乘船,晚上睡觉的时候正好下了雨,两人隔着一层船舱木板各自缩在自己的被窝里,然后你想着你的心事,我想着我的心事……”

    “嗯?”初珑的声音再度清晰的传了过来。“确实跟我们的处境很像啊,不过听起来怎么有点像是情诗的背景,这俩人是恋人吗?oppa怎么会想不起来?”

    “你这么一打岔,好像又想起来了。”又沉默了一会后,金钟铭突然开口道。“记忆就这东西是这么有意思。”

    “那就赶紧念一遍啊,让我听听是什么样的情诗!”初珑忍不住催促道,而让金钟铭感到好笑的是,昭妍的呼吸声也明显急促和杂乱了起来,而这俩人明明知道她们是不可能听得懂汉语念出来的这首词的。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

    声音戛然而至。

    “怎么了?挺好听的啊,怎么不念了?”初珑不解的问道。

    “嗯?”一直没开口的昭妍也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声音透过隔板清晰的传了过来。

    “我刚想到这词有个地方好像有些不大对劲。”金钟铭略显尴尬的答道。“它是讲秋雨的,而不是春雨,更没打雷……挺尴尬的。”

    “是吗?”初珑有些失望的应道。

    “算了……这么晚了赶紧睡觉吧!”金钟铭略显匆忙的催促道,似乎是想急着摆脱这种念错诗词的尴尬。“明早还要起来做早饭呢!”

    “明白了。”初珑有些无奈的应了一声,然后就安静了下来。

    倒是仅隔着一层木板的昭妍,呼吸依旧显得杂乱和粗重……

    一夜无言,第二天一早三人就被节目组给叫起了床。

    话说,虽然说下了一夜雨,打了半夜的雷,金钟铭和初珑还好,基本的精神头还在,但是昭妍不知道怎么回事,整个一双熊猫眼,完全没有来这个综艺之前的那种话痨感……完全萎靡不振。

    “没睡好吗?”连进到里屋叫人的节目组女作家都忍不住先低声问了一声。

    “我有点不太适应睡在外面。”昭妍两腮通红的低声答道。“感觉来做节目以后什么都搞不好……”

    “那就试着搞好一件事情吧。”已经洗漱完毕又回到外屋的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接上了话茬。“洗漱好了姐姐你就试着再去淘点米吧,我算是看出来了,不作出一顿像样的饭来你是没法回到正常状态的……别这么急……雨还没停,小心点,衣服穿好再去。”

    “知道了。”已经和女作家一起来到外间的昭妍依旧显得有些怯生生的感觉,这让金钟铭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雨还在下,早饭注定很难搞的特别复杂,而有了昨天晚上那顿多余的南瓜粥打底,罗英石在节目分量这方面也不是很迫切的样子,就只是安排了一个什么蒸菜饭的任务……也就是将材料准备好,然后放在米饭上一起蒸,最后拌一拌就能吃。

    如此简单,金钟铭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这种菜式的专有名词……于是,俩人在走廊那里又怼上了。

    “我确定这不是我们瞎编出来的。”罗英石分外无语。“你不能什么都怀疑我们节目组吧?”

    “不是怀疑你们。”金钟铭毫不客气的答道。“实际上我从昨天来到这里以后,就一直是把你们当敌人的!”

    罗英石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你这种说法太过分了……”

    周围的一群作家pd也都纷纷谴责,大概是还记得昨晚上刷碗的事情。

    “不过分的。”金钟铭依旧寸步不让。“不说别的……我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就想问了,你们在屋子里有没有安装窃听器和夜视摄像头?”

    话音刚落,随着‘哐啷’一声,正在淘米的昭妍直接连米带盆打翻在地,然后连带着旁边给她打伞的初珑都赶紧扔掉伞一起低头收拾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走廊上正在对峙的金钟铭和罗英石二人齐齐摇头,然后……继续互怼。

    “你就说到底有没有吧?”

    “窃听器是有的……但是夜视摄像头只有外面有,里面女士睡得地方是没有的。”罗英石无奈的承认了。“讲实话,做节目嘛……女士那边不放摄像头已经很尊重了。”

    “那要是人家说梦话呢?”金钟铭紧追不舍。

    “说梦话怎么了?”罗英石愤愤然反问道。“说梦话而已!”

    “说梦话的时候人家做的是春梦呢?”

    又是‘哐啷’一声,好不容易从压水井下的青石板上大略收拢起来的大米再度被打翻在地,而这次大米直接落在了浇了一夜雨的泥地里。

    “先不说那个话题……这个样子。”金钟铭伸手指了过去。“能给换盆新米吗?”

    “不可能!”罗英石连连摇头。“不能因为搞砸了就给重新来的机会……一粒米都不多给!”

    金钟铭被气笑了,但他依然放弃了和这厮互怼的机会,而是立即顶着雨线跑出去帮着收拢烂泥地里的大米去了……再不去,早饭真没得吃了。

    “oppa……怎么办?”初珑也慌了。“真不给换吗?”

    “不给换的。”金钟铭看起来还算镇定,好像早就料到了节目组的硬心肠。“珑珑你去把房子里用来和面的大盆拿出来,我们得好好‘淘淘米’了!”

    听话的初珑转身就往屋内跑去,而由于事发突然,唯一一个在这边拍摄淘米的节目组VJ不知道犯了什么浑,竟然跟着初珑跑进屋里去了。

    一时间,只剩下金钟铭和昭妍二人在泥地里拢米。

    “昭妍姐。”金钟铭拢了两下后,看着手边又是泥又是水又是米,实在是忍不住笑了。“你这是怎么回事?一大早就状况不断,不会昨天真做春梦了?”

    “没有的事情!”昭妍面色通红的瞪了对方一眼,她知道,VJ虽然不在,可麦是开着的,这话不一定剪辑的了。

    “那是昨天没睡好?”金钟铭笑了笑,继续调笑道。

    “其实……”昭妍抬头看了下屋内,那边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很显然是初珑搞出来的动静,这引起了几乎所有屋檐下工作人员的注意。“其实我一直想问你一下,昨天那个什么词你为什么念一半就不念了?我怎么想怎么觉得应该不是因为什么秋雨、春雨的缘故吧?”

    “就为这个想了一夜没睡好?”金钟铭哭笑不得的问道。

    “差不多有一点这个原因吧,因为那是我们最后说的话,所以一直记着。”

    “那我给你念完好了。”金钟铭抬头似笑非笑的抬头盯住了对方的脸。“念完以后认真干活!”

    昭妍不满的嘟了下嘴。

    “思往事,渡江干,青蛾低映越山看。共眠一舸听秋雨,小簟轻衾各自寒。你看,念完了你也没什么反应……而且确实是秋雨和春雨不对路。”

    昭妍一边努力拢住大米不让雨水冲走,一边低头小声说道:“反正我什么都听不懂……”

    “其实我也不瞒你。”金钟铭再度笑了一下,然而低声附到对方耳旁解释道。“那首词确实不合适念出来,尤其是我猜到屋里有窃听器和摄像头的时候……”

    “为什么?”

    “因为念着念着我突然想起来,这首词确实是诗人写给自己情人的情诗,只不过这个情人不是什么合法的情人,而是他小姨子……那俩人其实是勾搭到一起的奸夫淫(防抽)妇。”

    昭妍目瞪口呆。

    PS:没大章……卡文卡的死死的……卡到什么程度……这首词,我记得是清代某位写的,但是具体内容忘了,只记得小姨子的事情……就去搜,就好像是钻了牛角尖一样的去找,最后几乎把清代有名的诗词给全部过了一遍,耗费了十几个小时。

    然而,可怕的事情是,我终于找到这首词了,却在电脑前干坐了五六个小时才把这首词给打上……而这仅仅是一首词。

    可是仔细想想,我也不是在干坐,坐在电脑前的时候,其实是在想本书最后的结局结构,电影、政治和930的穿插安排……经常一想就忘了时间,然后懒得动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