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90章《healing camp》(下)

第290章《healing camp》(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辛苦诸位了。”金钟铭有些不好意思的朝蹲在帐篷角落里的几名sbs工作人员致意道。

    “没事,没事。”

    “工作嘛。”

    一众人也赶紧客气的回应。

    原来,刚才眼看着秋雨将至,大家赶紧往帐篷里搬东西,而金钟铭因为腰的问题却一点忙都没帮上。其实这倒也罢了,只是节目组实在是不想让节目就此中止,所以,虽然大部分人都回到了车里,可几名作家、pd却依旧选择挤在了帐篷里准备继续节目。更让人感到无奈的是那几个vj和负责举打光板的场务,前者为了选取好的视角不得不披着雨布将身体的一半置于雨水中,而后者的工作量也大大增加……这个难免就让金钟铭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不用管这个。”李京奎略显心疼的看了一眼外面自己好不容易弄好的烤肉架,却也只能摇头安坐到了一旁。“今天把镜头凑够了才行,两期……需要最少三个小时的谈话记录,才刚三分之一。”

    金钟铭摇摇头又点点头,就没再说什么,正如对方所言,这时候强行说别人辛苦未必是好事,反倒有点像是帮倒忙的意思。真想早点结束,不如多扯淡……

    “那就继续吧!”金济东和成宥利对视了一眼,终于决定各就各位了。“咱们继续刚才的话题……”

    “哎,这个问题必须要认真讨论一下。”李京奎也把目光从外面收了回来。“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杀掉刘在石?说实话,有人想杀了金济东和姜虎东我倒是可以理解的……”

    此言一出,帐篷里当即响起了一阵笑声。

    “我本人也是可以理解的。”金济东收起笑意跟着点了点头。“我这个人……怎么说呢,蛮多人喜欢我的,但讨厌我的人也多的是,我是有收到过极端恶意留言的,所以真的有哪个拍电影的人潜意识里觉得我讨厌,想让我在电影里去死,我一点都不会惊讶。”

    “姜虎东就更不用说了。”李京奎也略显感慨的提及自己那个有实无名的学生。“那家伙性格一直很横,从出道到现在不知道得罪过多少人,他现实中走路上被人捅一刀我都信得……”

    “好多了。”金钟铭突然插了句嘴。“虎东哥这两年在家确实是有好好的反省了,听tvn电视台一起和他做节目的人说,他现在说话办事小心了很多……这样的话,多花点时间慢慢收拢人气,我倒是看好他过个三五年重回这个行业的顶点。”

    “是吗?”李京奎略显诧异的看向了金钟铭,他倒不是因为对方说姜虎东好话而觉得如何,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眼前的人也早已今非昔比,一个不再会龇牙的老虎对对方而言已经完全没有了意义……他惊讶的其实是对方最后那句评价。“还能登顶吗?”

    “不过想追上在石哥基本上不可能了。”金钟铭似笑非笑的补充了一句。“这就好像tara不大可能重新追上少女时代一样,不是说他们自己不努力,而对方已经越过那个可以超越的界限了……”

    李京奎停了一下,然后突然感觉抓住了一点什么:“你是不是妒忌刘在石了?人一旦妒忌起来是很恐怖的……”

    “未必吧?”成宥利当即打断了对方的话。“钟铭不需要妒忌刘在石前辈吧?他比刘在石前辈有钱、年轻,演艺成就也比对方强,就算是国民度这种东西应该也会迟早追上……”

    “这是你价值观里的东西。”李京奎撇着嘴笑了一声。“女人眼里就是这些,但是男人眼里是有别的东西的……对不对,济东?”

    “还好吧。”金济东先哭笑不得的接上了话茬。“我虽然会也因为刘在石的气度和水准在暗地里妒忌他,可我只会在梦里偷偷骂他两句而已,绝对不会在电影里把人搞死,更不会对着剧组成员说什么‘我不管,我就是要他死’……”

    “也不要五十步笑百步。”李京奎毫不客气的反驳了一句。“说到底你在梦里骂刘在石了……”

    “还不许人骂他了?”金济东无语的反驳道。“刘在石是神仙吗?在韩国,总统都能骂就不能骂他?”

    “不是说不能骂。”李京奎当即又怼了回来。“最起码早上的时候你需要反省一下,自己晚上是不是骂人了……”

    金钟铭笑眯眯的看着这一幕,却也并未着急开口。其实他心里很清楚,这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与其说是互相指责,不如说是在为自己这个还未开口的人铺桥搭路,先行开脱。省的到时候自己真的用什么负面情绪去讨论刘在石,从而引得一身骚。

    “钟铭到底是个想法?”大概是觉得差不多了,成宥利适时的插入,将话题带回到了金钟铭面前。“真的是在妒忌刘在石前辈吗?”

    “首先确实是一种类似于妒忌的劣根性情绪。”金钟铭毫不客气的承认了。“咱们实话实说,在娱乐圈里,感激和敬佩在石哥的人有很多,可是妒忌的人也绝对不少……我就遇到过几个算是他同期的搞笑艺人,当面做节目时对刘在石大加赞赏,然后一转身私底下破口大骂,嫌对方太照顾后辈,反而显得他们不能面面俱到……”

    “这是在说我吗?”李京奎突然有些不安的打断了对方。“说实话,我只是在看刘在石不停拿演艺大赏的时候有这么一点点不爽……”

    这下子,金钟铭也忍不住笑了:“其实前辈那个和济东哥那个根本不值一提,因为你们的那种妒忌心态都只停留在心理层面上,属于安全区域……甚至,连妒忌这个词都未必能称得上。”

    “这话怎么讲?”

    “我的意思是,人嘛,都是从猴子变过来的,而那种见到别人好的方面而心怀怨恨,起是藏在基因中的‘猴群心理’,是为了进化和生存而用千百万年来进来养成的东西,除非一个人有心理障碍,否则不可能不存在这种情绪。遇到这种情况,只要能够把这种情绪藏在自己的心理层面上,不要对自己的社会性行为产生影响,那就称不上是什么罪过……所以说,济东哥梦里骂人也好,李京奎前辈你在别人领奖时心跳加速也好,都是在安全范围内的。而且,如果能因为这种情绪而产生去追赶对方的正面推动力,那反而是一种正面且值得肯定的东西……”

    话说到这里,金钟铭突然停顿了一下:“然而,正是在这个环节,让我……确实是有了一些极端而失态的情绪!”

    “怎么说?”李京奎继续好奇的追问道。

    “其实很简单。”金钟铭微微叹气,然后小心的倚在了身后的椅背上。“我这个人本性上是很骄傲的,但也能耐得住性子,所以一般而言看到了有所期待的东西时,也会和两位一样,把那种情绪放在安全范围内。可从小到大,咱们的刘在石先生真的是个例外……因为我发现,他身上我所羡慕和妒忌的东西,我根本学不来!而且这种东西非但是学不来,你还根本无法通过一些别的渠道去摧毁或者战胜它!”

    “有点意思了。”李京奎稍微沉吟了一下。“先问一个问题,学不来是客观还是主观上的原因……”

    “主观上的。”

    “这对一个有野心的年轻人而言就确实很让人绝望。”李京奎点了点头。“那无法摧毁和战胜又是什么意思呢?”

    “我很久之前就发现,这个世界上的大部分东西都是不能面面俱到的……一个歌谣界当红的idol,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去演一部好电影;一个在娱乐圈呼风唤雨的全能艺人在自家老板钱面前经常瑟瑟发抖;然后一个有钱的老板却会在一个实权的国会议员面前低三下四;但是哪怕你成为韩国大统领……试问一句,韩国历任大统领目前有一个遇到了好下场吗?到了那份上,他们也要被名声、金钱、权势所俘虏……”

    金济东欲言又止。

    “所以我一度认为,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纯粹的安全行为模式,这个世界的本质在于层次和阶级,只能说你所处的层次足够高,你就可以越过足够多的领域壁垒从高视角来处理问题,然后就能够尽可能规避风险,生活的也就会更加自在……”

    “但是刘在石颠覆了你的认知?”

    “称不上颠覆,因为我知道他那种人是个特例,而且无害的。但他确实是一种……心理阴影般的存在。”金钟铭自嘲般的笑道。“不信咱们假设一下,假设李京奎前辈你是韩国总统,我是三星会长,咱们现在试着把刘在石名声搞臭……”

    帐篷里立即笑成了一片。

    “没有可能的。”李京奎想都没想就笑着摆了摆手。“哪怕我们是李大统领和李会长,可真要是和刘在石发生了直观冲突,外人只会以为咱们俩更坏一点……”

    “没错。”金钟铭也跟着笑点了下头。“实际上从我的角度来说,说句自大的话吧,李大统领和李会长我都是不怕的,甚至是有底气的,所谓鲁迅先生的阿q精神总是能对着这俩人摆出来的……前者就剩几个月的权力了,真要对付我,大不了我现在去服兵役,他什么辙都没有,然后回来后他只能在家养狗,我还能继续牵着我家的贝克自由自在;后者呢,太老了,甚至李在镕副会长和李富真女士我觉得对我而言都有点年纪过大了,而等到李在镕副会长的儿子成长起来以后,我反而觉得自己可以试着去当一下他的心理阴影!”

    帐篷里再度笑成了一团,一名屁股露在雨水中的vj更是一个撑不住,直接撒开手笑跌在了外面的雨幕中。

    “回到正题上。”成
纣王驾到之叱咤封神最新章节
宥利也颇有感触的加入了进来。“其实刚才那个假设里面,最关键的一点是,甭管我们是谁,哪怕是再看不惯刘在石前辈,却也没必要去搞臭他的……因为且不谈对方在这方面的强悍之处,更重要的是他对谁都没恶意啊?这种人为什么一定要对付他,有机会做朋友不是更好?”

    “这才是那哥真正可怕之处。”金钟铭无奈的摇了下头。“我很小的时候认识他,一开始大概是因为离得远,所谓对方的那些行为对我而言只是成长中的一个黑斑,做事情的时候,有时候还会情不自禁以他为模板去反省和思考;然后渐渐的,随着我进入娱乐圈,见识的东西越多,再回头看他的时候,就发觉他不知不觉中已经变成了一种令人畏惧的存在,但偏偏却又躲不开他,那就只好选择去当他的朋友了……这一点,其实我之前在你们sbs的强心脏里提到过的;然后到现在,随着我自己开始塑造属于自己的格局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已经成为了我的一个执念,再怎么成长也躲不开的执念……所以在这部电影里,由于存在着想摆脱自我桎梏的情绪,那就忍不住想把这块从小到大……打不败、躲不掉、甚至还本能畏惧和屈服的心理阴影给借机砸死!”

    “我大概理解你的意思了,因为自己太骄傲了,所以对唯一一个还能压制住自己的存在,或者说自己无论如何都无可奈何的存在产生了畏惧心理……然后有所挣扎和抵触!”成宥利试图总结。

    “其实更像是在夸刘在石。”金济东斜着眼睛点了下头,表情意外的显得很严肃。“其实我也想成为别人心里的阴影,然后被人在电影里砸死,因为这其实是一种认可。尤其是钟铭你这种人,你本身的价值使你的认可显得更有价值!刘在石死了也是值了。”

    “我们济东oppa又在妒忌了。”成宥利忍不住开嘲了。

    “我们宥利之前说钟铭你还要把少女时代给全都砸死……”抱着怀认真想着什么的李京奎突然间怀不怀好意的引申了一个问题。“那是不是可以认为少女时代在你心里也是有着特殊心理地位的?”

    “这么说未尝不可。”金钟铭表现的很是干脆。“一个人的心里面,有特殊地位的人多半是自幼相识的人,少女时代中我认识最晚的sunny那也05年的事情了……”

    “所以对她们厌烦了?”李京奎再度插嘴道。“是这意思吗,所以潜意识里才想把她们一口气全都砸死省事?”

    “挺有道理的。”金钟铭顿时失笑。“七年了,进入厌倦期了……”

    众人再度哄笑。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其实就是郑秀妍了。”笑声渐止,金钟铭捏了捏下巴,若有所思的继续讲道,却又引起了一阵笑声。“我觉得有些有妹妹的人应该能够理解我那种电影里砸死她的心理……妹妹有两种,一种是从小乖乖跟在你后面当跟屁虫的那种,然后你总是在内保护她的同时不断地严格要求她,这是我家二毛,是郑秀晶小姐;另一种是从小跟你反着来,总是给你惹麻烦,你明明前一秒发誓不再理她,但是后一秒老老实实为她出头、为她处理各种麻烦的首尾,然后她还会嫌你烦,惹得你接着发誓不理她……这是我家大毛,就是那个我迫切想砸死的另一个心理阴影。”

    “其实每个男人成长过程中都有这些心理阴影。”笑声之后,金济东试图来梳理一下这段谈话内容。“人格上的,事业上的,生活上的,男的,女的……”

    “济东哥有几个女性心理阴影?”金钟铭突然戏谑的反问了一句,引得帐篷里不知道是第几次哄笑了起来。

    “你可不要看不起人。”金济东强辩性的昂头答道。“哪怕是我,人生中也是有很多重要女性的……”

    “你在偷换概念。”成宥利毫不客气的揭开了对方的伎俩。

    “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金济东气得连眼镜都拿下来了。

    “你以前没有以后也没有,拿掉眼镜更没有。”李京奎继续接上嘲讽,帐篷里已经笑疯了。

    “我怎么数都能数出来八个!”金济东站起身来继续驳斥道,然而众人只是笑,却根本就没人听他的。

    不过就在这时,一声闷雷再度响起,众人瞅着外面依旧连绵不断的秋雨雨线和越来越阴沉的天色,这才强行止住了笑。

    “八个就八个吧。”李京奎也懒得开玩笑了。“烤肉做不成了,茶也亮了,今天咱们得尽快……”

    “真的有八个重要女性,已经出现的和未来一定出现的那种。”金济东也正色了起来。“你们看,首先第一个是生你养你的妈妈……”

    “我大概知道明白他的意思了,不知道从哪个鸡汤文里背下来的。”成宥利实在是没辙了。“不过让他说完吧,不然他以后能记住今天的事情……”

    “你不要管是从哪个鸡汤文背下来的,最起码很有道理。”金济东言之凿凿,而且已经搬开了手指数数了。“首先第一个是生你养你的妈妈;第二个是跟在你身后当跟屁虫又或者是总是给你惹麻烦的妹妹……我也有妹妹的;第三个是一个有着美好回忆的,且已经概念化,而且好久不见,甚至应该永远不见的女同桌……”

    “有点意思了。”李京奎跟着点了下头。

    “第四个自然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包括单相思!”

    这下子,连金钟铭都忍不住笑出了眼泪,你怎么不干脆说宋允儿的名字好了?

    “第五个是懂你的红颜知己……我有很多的!”金济东继续了下去,而他这句自吹自擂意外的没有得到反驳,金济东女人缘分为两个极端,一个是谈恋爱没人理,一个是拿他当真正朋友的多如狗,不过他一句话立即引得所有人撇嘴。“第六个是一个真真正正有着浪漫记忆的恋爱对象……”

    “很难了。”底下不知道哪个女作家都插了句嘴。

    “我明白了,第七个是老婆,第八个是女儿!”李京奎听到这里也终于听不下去了。“后三种对你而言不存在的,不要说了!”

    “未来的事情谁说的准?”金钟铭倒是认真的鼓励了一下金济东。“最起码从伦理逻辑上来讲,这个八种女人的说法确实是没问题的……”

    “我说这个的目的不是把话题往我自己身上扯。”金济东一边重新戴上眼镜一边指着自己的胸口坐了下来。“我这么说其实还是想问钟铭你一个问题……”

    “接着问。”金钟铭摊摊手,满脸的无所谓。“天气这么差,为了放送分量而努力,是帐篷里每个人的责任!”

    “你之前说刘在石太强大,招你厌,现在说郑秀妍太能折腾,招你烦,其实我都能够理解,甚至感同身受,所以你想砸死他们我都可以接受……但是少女时代其他人呢?”金济东突然抛出了自己绕这一圈子的真正目的。“她们有什么说法?”

    金钟铭怔了一下。

    “从刚才的逻辑来讲。”金济东继续压上道。“你在这部电影里投入了太多的感情,代入角色,也被角色反代入,负面情绪爆发,但哪怕是负面情绪爆发那也是身边有所谓深切关系的人被牵扯到里面……朴明秀我大概知道是陪着刘在石去死的,申东烨和李英子我也大概知道是因为借用了kbs哪个节目的问题,但是少女时代其他人呢?给她们分个类,算是八种人的哪一个?跟我一样,全是红颜知己吗?”

    “哦!”成宥利禁不住鼓起了掌。“难得我们济东oppa口才爆发啊,竟然在这儿等着呢!”

    “我口才一直很好。”金济东竟然还朝成宥利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

    “哎。”然而,金钟铭并未犹豫,而是果断的摇了下头。“不是什么红颜知己……咱们实话时候,这个少女时代九个人,去掉毛毛,也就sunny称的上特别谈的来的朋友,其余七个人更像是哥你刚才说的第三种女人……有着美好回忆的,且已经概念化的女同桌。”

    “七个女同桌?”李京奎插嘴嘲讽道。

    “老前辈不懂就不要说话。”金济东却突然认真的为金钟铭辩护了起来。“钟铭这话的意思我是理解的。这个女同桌并不是真正的女同桌,而是说少年时期就着美好印象乃至于憧憬的身边女孩,是有着一些共同的纯情回忆的人……”

    “是这个意思吗?”李京奎又扭头朝金钟铭问道。

    “是这意思。”金钟铭点了下头,然后又忍不住笑着加了一句。“济东哥的心思很细腻,可为什么就没有女朋友呢?”

    “你先别岔开话题。”李京奎赶紧制止了对方对金济东新一轮的调戏。“既然是有着美好回忆的纯……就是那么美好的女孩,为什么要砸死呢?就因为她们和你潜意识里烦得不得了的妹妹是同一个组合的人?”

    “不是……”金钟铭欲言又止。“这个问题还是让济东哥替我说吧。”

    金济东眨了眨自己的小眼睛,又点了点头:“其实我刚才就说了,这个‘女同桌’最好是概念化的,而且是分离很久没再见面的那种,这样才能把美好而纯情的回忆保存下来……可是钟铭自己也说了,连最晚的sunny都认识七年了,人生若只如初见啊,当年大家多可爱,现在大家怎么都那么成熟呢?我估计,那些美好的回忆已经被这些人糟蹋的不得了,所以钟铭心里恨死这些人了!”

    金钟铭抚掌大笑。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