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9章《healing camp》(上)

第289章《healing camp》(上)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ps:第十三盟……呃,新加坡之狼的第十三盟,昨天其实很虚的趴在键盘上睡着了,但是半夜里被人搞醒以后,想到明明有了新盟主,那没理由不更新……所以熬了半宿,码了一章……万分抱歉。

    我是来自于新加坡的分割线

    十月中旬一个周六的下午,偌大的汉江江滩上,一个戴眼镜的瘦弱老头正在独自摆弄着一个烧烤架子。他的身后则是两个支好的大帐篷,而旁边,一个稍微年轻点的眼镜男也在看护着一个小火炉子,而此刻,炉子上一壶水俨然已经要烧开了。

    过了一会,眼看着水蒸气从茶壶嘴上喷涌而出,年轻眼镜男朝帐篷里招呼了一声什么,随即,一个留着干练短发的女士就拿着几个刚洗好的茶杯走了过来……

    啧啧,就这副样子,咋一看还真有点像是一家人出来秋游呢!不过,瞅着旁边极度不搭的大车小车七八辆,摄影机、话筒五六种,外加蹲在帐篷两侧的几十号各色人等……这个录节目的意思可不就要太明显了。

    “秋高气爽啊,钟铭!”就在这时,眼看着远处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的人沿着江堤慢慢踱步过来,老人家李京奎终于放下了手里的烧烤架,然后无力的招呼了一声。

    金钟铭先是皱起眉头看了看头顶阴沉沉的云层,然后又感受了一下汉江上吹来的阵阵凉风,想了想,却也只能赞同的点了下头:“哎,前辈说的没错,秋高气爽。”

    “秋高气爽就要出来吃烧烤,我们今天专门给你准备了高档韩牛和啤酒,下午还有高档茶水奉上……我们的成宥利小姐亲自泡制的。”金济东也扶着眼镜从炉子旁站了起来。

    “专门为我准备的吗?”金钟铭采用了一种略显警惕的态度。

    “你那是什么表情?”金济东有点想笑。“听说你要来,我们节目把下半年的经费全都花光了,我告诉你,哪怕是下一期少女时代要来,我们也只能给她们煮拉面了!”

    “是啊,就差改名叫做金钟铭的秋日烧烤了!”成宥利也有点无奈。“节目组从来没这么大方过。”

    “吃人家嘴短我还是懂得。”说话间金钟铭已经来到了眼前,他先朝李京奎稍微行了一礼,然后就越过金济东并直接掀开了放在帐篷边缘的保鲜盒。“还真是上好的韩牛?吃了这玩意到底要给你们交多少料?”

    “随意就好了。”李京奎煞有介事的应道。“随意就好,今天只是随便聊聊,先喝点茶吹吹风,然后到傍晚再烤肉……”

    “羊毛出在羊身上,搞得跟我没上过谈话节目一样。”金钟铭满脸的无奈,却依旧干脆的坐到了旁边预留好的座位上,看的出来,他也确实想好好休息一下。

    “腰怎么了?”在对面坐下的金济东突然插嘴问了一声,他留意到对方坐下时本能的有个保护动作。

    “最近的电影嘛,最后几场戏里面有个飞扑的动作,一不小心扭到了。”金钟铭随意的答道。

    “没问题吧?”

    “没事。”

    一番简单的问答后,金钟铭突然和金济东一起笑了出来。

    “这倒是蛮切题的。”成宥利一边冲着所谓的高档茶水一边也笑了出来。“healingcamp!回去的时候你的腰就该好了”

    “而且也省的开场白了。”李京奎也摇头坐了下来。“要不咱们直接就从电影开始?”

    “这位小姐在这里,今天的主题本来就是最近这场电影吧……谢谢。”金钟铭一边说一边接过了成宥利递来的热茶。“有她在,最起码你们提问起来的料还是很足的,对不对?”

    “别胡说。”成宥利放下茶水后终于也落座了。“我可是很有职业道德的,除非是我自己本人也很好奇的问题,否则绝不会在这里问任何关于剧情的问题的……”

    “无所谓了,只要不是在核心剧情上剧透,我倒是可以来者不拒。”金钟铭舒服的卧在了露营椅上,摆出了一副任宰任割的态度。

    “那我们开始吧。”李京奎随意的端起了茶水,却马上就被烫的放了回去。“从电影问起,开门见山……”

    “哎!”

    “以前看过我们节目吗?觉得我们healingcamp怎么样?”

    “……”

    “难以启齿吗?”

    “确实难以启齿。”金钟铭终于回过了神来,接上了这个‘开门见山’的问题。“因为真的从没关注过这个节目,这次也是在接受了成宥利前辈的邀请后,大致的在片场听她讲了一下这个节目,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前辈和济东哥全都在这里……”

    “我还真是自找难看了。”李京奎干笑了一声。

    “天气越来越明媚了。”愈发阴沉的云层下,金钟铭手搭凉棚微笑着看向了眼前的汉江江面。“烤肉的好天气啊!”

    “这个话题就不要谈了,再这么下去大家都会受伤害的……”成宥利无奈的打了个岔。“还是说电影吧?”

    “那就说说电影好了。”金济东眯着小眼睛跟上了。“听宥利说,钟铭这部电影从有了灵感到杀青,中间创作剧本、选导演、征募场地、招募演员,到包括整部戏拍完,竟然总共只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

    “不是的。”金钟铭当即摇了下头。“这部电影还需要大量的cg特效,距离整部戏拍完这个说法还差的远!”

    “但是演员的戏份已经结束了对吧,而且还包括剧本的创作和什么组建剧组的一摊子事情……一个半月确实挺吓人的!”

    “首先,这确实是一直以来我所遇到的拍摄周期最短的一部电影。”金钟铭拿下黑框眼镜揉了揉依旧显得有些疲态的眼角。“但是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说创作剧本时金英硕导演的协助;征募演员时大家愿意给面子;还有我们cube公司自己的制作和反应能力也是值得称赞的……”

    “可即便如此,一部戏一个半月拍完,也应该会很累吧?”李京奎俨然不想听对方在那里扯什么假大空,而是径直出击了。“据我所知,你在拍戏期间一直住在kbs那里……”

    “哎。”金钟铭点了下头。“这是事实。”

    “为什么不回趟家呢?”李京奎不解的问道。“kbs距离你家应该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首先是方便彩排台词。”金钟铭无奈的摇了下头。“我扮演的是个新闻主播,每一天都要提前背诵和揣摩好自己的台词……”

    “哦!”

    “然后,我在拍摄期间还稍微有点入戏,所以每次拍摄结束,整个人都还有点处在角色中的感觉,那种爆炸般的负面情绪和压力真的是黏在了身上,实在是不想让家里人看到我那个样子,尤其是krystal下个月就要高考,实际上我连runningman都没敢去,就是怕带着那种情绪不好,算算的话,我已经连续请了6期节目的假了,希望下一期能用一个好状态去面对……”

    “算错了,中间中秋节一期是没有的。”金济东稍微提醒了一下。“还有上周,安哲秀教授弃选,转而支持文在寅顾问,总统候选人开始登记,那一周周末也是没有综艺节目的……”

    “你等一下。”金钟铭突然自己忍不住笑了出来。“中秋节已经过了吗?”

    “你的状态已经糟糕到这种程度了吗?”李京奎无语至极。

    “实话实说。”金钟铭略显尴尬的答道。“哪怕是在kbs那边住宿,如果每晚不喝上两瓶烧酒的话,我干脆会睡不着的,就已经到了那种地步……这一个半月我就感觉我酒量都上来了,这种状态下哪里还会顾忌什么中秋节?”

    “真的到这种程度了吗?”李京奎这次已经不是无语,而是完全惊异了起来。“我当年拍蒙面达虎的时候,因为把所有钱都搭进去了,还跟人说电影不成功就隐退……那种压力下也不过是每晚半瓶烧酒……”

    “可能是因为前辈老了,身体不行了。”金钟铭煞有介事的评价了一句。“我反正是两瓶才能勉强睡着……”

    “你见过吗?”金济东回头向成宥利投以了征询式的目光。

    “还真见过。”成宥利略显感慨的点了下头。“从开拍三五天以后吧,早上来到片场上妆的时候,他当时一般在自己彩排,那时候就感觉他身上是带酒气的。后来等到我的戏份最多的那段时间,他的那种带入情绪也到了非常强烈的地步,然后全剧组的人就都知道了,他这人不喝酒根本睡不着……其实包括后来中秋节什么的,大家也不敢跟他说,所有那天白天都陪着他正常拍了戏。”

    “感觉好尴尬,真的对不住大家。”金钟铭略显歉意的点了下头。

    “插句话,怎么听起来剧情好像不怎么讨喜呢?”金济东忍不住问了一句。“全是负面情绪什么的。”

    “剧情是很有张力的,只是钟铭这个角色在整个电影里不停的转换情绪,
娶个校花做老婆吧
积攒情绪,到最后一刻才释放了出来……那就有点煎熬了。”成宥利无论如何要为电影辩护一下,这可是她难得的电影角色。

    “其实拍摄速度跟这种情绪是有关系的。”金钟铭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也不能说全都是坏事……首先一个演员入戏深终究代表了你能进入角色,这让拍摄很少出问题;其次,我们在拍摄时用的分幕手法,就是按照主角需要表达的情绪来划分的,我们是每周拍摄一组情绪,跟kbs员工一样,白天上班,拍摄五小时,剩下的交给自己来揣摩……”

    “这还真是新鲜!”李京奎也是拍过电影的,也不是什么外行。“不过情绪转换有这么多吗?”

    “有的。”金钟铭肯定的答道。“你看,一开始是傲慢和虚伪,然后是残忍和兴奋,接着是惊恐和慌张,再往下是悲愤和无力,到了后期就是绝望和崩溃,然后到了最后,还有一次希望和希望破灭,真好六周!不过最后又多花了三天,专门拍摄了结局里的那个长镜头……得有一分半钟的长镜头吧,在那里角色情绪得到了完全的释放,一了百了,然后我才能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像个正常人一样跟你们说话。”

    “勾起我的好奇心了…最起码这个角色非常有意思。”金济东适时的插了句嘴。“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看……”

    “钟铭这次又能拿影帝!”成宥利突然而然的冒出了一句不太像是主持人的话。“我在片场就有这个感觉,感觉的他头发丝和脸上的灰尘里都饱含着表演力度……真的是把角色那种种情绪给演绎和控制到了一个极点!”

    “能拿影帝吗?”李京奎眯起眼睛淡定的挖了个坑。

    “最起码我可以说我的这次表演是影帝级别的!”金钟铭毫不含糊的阐明了信心,却又避开了对方话里的陷阱。“个人感觉,这一次不比大叔差……”

    “你这让别人怎么活啊?”李京奎当即失笑。“话说大钟奖快了吧?”

    “月底。”

    “月底的话有想法吗?”李京奎架起腿继续蛊惑道。“后期cg什么的,努把力,月底前上映应该可以的吧?说不定月底就有新影帝入账。”

    “不可以的。”金钟铭连连摇头。“有些东西务必要精益求精,我都拼到这份上了,怎么可能会在后期制作上面松懈?我估计要再等两三个月,等到cg制作好了,等到剪辑完成,等到过了审,估计……正好大选投票前后上映!”

    “咳!”金济东突然干咳了一声。“为什么要说正好,电影跟那个没关系吧?”

    “蹭一波热度而已。”金钟铭戏谑的答道。

    “什么意思?”金济东突然注意到连成宥利也笑了。

    “不告诉你。”成宥利自然不肯多说。

    “没什么可隐瞒的。”金钟铭摇摇头笑道。“实话实说,我在电影里把国会议事厅给搞塌了……”

    金济东目瞪口呆。

    “cg制作是制作这个的意思吗?”李京奎也恍然大悟。“我就说我们宥利天天说电影是个剧情犯罪片,可我就一直嘀咕,犯罪剧情片为什么还要制作cg呢?那已经可以算是恐怖袭击了吧?”

    “电影名字就叫做恐怖直播!”金钟铭也没准备藏着掖着。“讲的就是恐怖分子炸大楼的事情,然后我演的那个角色被卷了进来……直面炸弹威胁!”

    “所以压力大到喝酒。”金济东恍然大悟。“感觉一切豁然开朗了……”

    金钟铭和成宥利对视一眼,都只是笑笑,却没再说什么。

    “那样的话,我是说既然不准备拿新片冲击大钟奖甚至年底的青龙奖了,那今年大钟奖这么多电影,钟铭看好哪部呢?又看好哪个人获奖?”李京奎人老成精,金济东还在恍然大悟呢,他就已经察觉到金钟铭和成宥利并不准备在剧情上过多介绍了,所以很自然的提了一些其他的‘份内’问题。

    “我是知道最近几部电影的,但都没看……”金钟铭略带疲惫的笑了一声。“无论是现在票房势头最好的双面君王,还是金基德导演一如既往争议巨大的圣殇,统统没看。你让我猜,我也猜不出来。而且……而且我不也准备出席最近的大钟奖,而是准备去釜山参加完釜山电影节后就回来休息一阵子,最近实在太累。”

    “可以理解。”李京奎点了点头。“但是我们专门为你准备了两期的分量……不可能就这么放过你的。”

    “早有预料。”金钟铭再度点了下头。“借着问吧,电影之外的,电影之内的,生意上的,感情上的……尽管问吧!”

    “你这叫死猪不怕开水烫。”李京奎无奈的摇摇头。

    “其实说到电影,我确实还有这么一点疑问。”成宥利突然举手插了进来。“拍摄期间就攒在肚子里了,但是当时你那个状态我是一点不敢问的……”

    “尽管说。”金钟铭随手示意道,同时端起已经变得还有点烫的茶水来……汉江上的风又大了,竟然有点冷了。

    “剧情上的。”成宥利强调了一下。

    “那也尽管问。”金钟铭没有在意的意思。

    “为什么……”成宥利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想要强调自己的语气。“为什么一定要让刘在石前辈在剧情里死掉?”

    两边的sbs工作人员一下子就骚动了起来,而金钟铭则眯着眼睛定在了那里。

    “什么玩意?”金济东愣了一下都没反应过来。

    “你等一下,这个问题很有意思。”李京奎也来了兴趣。“在电影里杀死刘在石吗?还是刘在石的角色。”

    “杀死刘在石,也是刘在石的角色。”成宥利干脆的解释道。“这部电影在背景方面是尽量真实化,其中有恐怖袭击发生在kbs然后造成死伤的情形。一开始设定的时候,刘在石前辈是死在happytogether那里的,是穿着浴袍被砸死的,我们剧组的人一直都以为那只是个彩蛋,所以谁也没在意……”

    “后来呢?”金济东终于也反应了过来,小眼睛笑的已经快消失了。

    “后来因为钟铭一直不停的强调要真实,然后就有一个剧务告诉钟铭,happytogether的澡堂不是模拟的,是真的,kbs的三个谈话节目里,只有这一个是在外景地拍摄的,所以恐怖袭击发生时,刘在石前辈是不可能穿着浴袍被砸死的……”成宥利说到这里突然有点卡壳。“然后,然后钟铭就说,他不管,他就是要刘在石死在那儿……死的不合理就想法子让他合理!”

    “哈哈哈……”金济东已经傻笑了出来。

    “再然后,剧组的大家就想到了一个通过新闻播报的方式,在电影里通过新闻描述,刘在石前辈因为正好在电视台附近被砸死……但是钟铭依旧不满意,他说他就是要看到刘在石被当场砸死,要有画面才行!”

    “最后呢?”金济东继续好奇的追问道。

    “最后就是他为了让死人更合理,强行扩大了灾难到来时的镜头规模……搞得不仅刘在石前辈死了,朴明秀前辈也死了,申东烨前辈和李英子前辈也死了……甚至在录制歌谣节目的少女时代全员也都被他给现场砸死了!几乎……所有人都被他干脆利索的弄死了!”成宥利说着说着就感觉有些口干舌燥,而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捂嘴偷笑了。“总之,我特别不能理解钟铭当时的想法是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刘在石前辈去死,而且不择手段?”

    “说说吧,怎么回事?”金济东摆出了一副质问的口气。

    “怎么说呢?”金钟铭先是低头品了一口热茶,然后浑不在意的朝那俩主持人笑了一下。“之所以想要在石哥去死,包括后来又加上少女时代全员被砸死的镜头,那其实都是因为现实中的感情被我给代入电影里去了……”

    “哦。”李京奎随意的应了一声,然后也煞有介事的扭头看向了两个年轻点的主持人。“钟铭说的对,这其实是常有的事情,入戏入得深了,角色和个人就不分太清了,不仅会出现戏后保持着角色的特征和感情,还经常会出现把实际感情带入电影的反代入,我以前见过的……”

    成宥利张了张嘴无言以对,而金济东却突然憋不住朝对方笑了出来。

    李京奎怔了一下,然后突然间目瞪口呆的看向了在观察天气的金钟铭:“你等会……你现实中就这么想让刘在石和少女时代去死?”

    “哎。”金钟铭继续打量着头顶越积越厚的云彩,头都不带回的。“虽然只是潜意识里,但是我觉得这么说也没问题……”

    李京奎倒抽了一口冷气,正准备再问下去。然而就在此时,头顶突然一声沉闷的雷声滚过,宛如蒙着一层什么东西的鼓声在云层中被敲响一般……节目组上上下下所有人当即齐齐起身,原来,聊得太尽兴,却没注意到一场难得一见的秋日雷雨不知不觉中已在眼前了。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