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读书小说站 > 网游小说> 韩娱之影帝 > 第288章演员们带来的插曲(下)

第288章演员们带来的插曲(下)

 热门推荐:{?$top_allvote?}
    郑勋拓明显也有点懵逼,仓促之下,他竟然不顾形象的从隔音间里追了出来。

    然而,随着他这么一出来,演播厅内的人立即呼啦一下分成了两派。一派是cube公司自己的人,这群人直接盯住了自己老板和郑勋拓,真要是老板有什么话说,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展示自己的能力和忠心。而另一拨人就简单多了,所谓事不关己,自然要赶紧低下头试图高高挂起。

    说实话,看着旁边那几个对自己虎视眈眈大概是场务之类的大汉,郑勋拓也有点傻眼。要知道,作为韩国电影圈内的一个人物,就算是当年金钟铭、安圣基师生把自己上司车胜载逼得提前退了休,那也是会议桌上衣冠楚楚的,又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所以一时间,他是进也不能退也不能,说也不能默也不能。

    “中午了,大家都去先吃饭吧,咱们下午继续!”大概是不想让这件事情影响到刚刚成立的剧组的状态,金钟铭眯着眼睛扫视一眼演播厅后就把人干脆的赶了出去。“楼下kbs食堂的饭菜不错,不过我好久没去了,谁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帮我带一份黑椒鸡排便当……”

    轰的一声,整个演播厅立即散开,所有人都放下了手头工作依次离开。

    不过,可能是因为落在后面的人门关的有点不及时,当众人一窝蜂的走到电梯门口时,身后就已经清晰传来了金钟铭一声怒喝:

    “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tm当我金钟铭的片场是公共厕所吗?!”

    又是轰的一声,所有cube公司外的人马上如炸开的彩带一样四散开来,然后这些人干脆利索的沿着楼道迅速逃离了现场……有些话真的没必要多听,听了夭寿。

    就这样,金钟铭和郑勋拓留在了kbs本馆十五层西北角的演播厅里,而其余人则按照那位的吩咐出现在了kbs食堂中……嗯,这里又要多说一句了,无论是成宥利还是李真又或者是金英硕、张恩赫,韩国演艺圈人士的职业素养都是没的说的,既然已经开始加入剧情研讨会了,也就没人耍大牌跑出去吃饭,所有人都按照吩咐在kbs食堂里吃起了那种像极了盒饭的快餐。实际上,临到中午,kbs食堂里满满都是人,其中绝对不乏大牌pd、mc、编剧,也不会少什么演员。

    不过话又要说回来,相比较周围人对工作餐的敷衍和急促,成宥利等人有些细嚼慢咽的样子就让人有些疑惑了……

    “欧尼你怎么看,会影响拍摄吗?”

    问话的是成宥利,坐在她对面的是李真,其实根本不用多说什么,这次专门没带助理过来的二人根本就没有理由分开。

    “不至于吧?”李真面露疑惑。“两个小孩子的角色而已,再怎么闹腾也不碍事的,最多就是sidushq和cube之间折腾一阵子罢了……”

    “我想的倒是跟欧尼你相反。”成宥利连连摇头。“现在市场这么好,正是有钱大家一起赚的时候,所以哪怕是郑勋拓今天被骂出狗脑子来,那恐怕也碍不着两家该做生意做生意,该赚钱赚钱。倒是电影角色的问题,我有点担心会出岔子……”

    “我……还是不太理解。”李真有些茫然了起来。“总共就这么几个角色,怎么可能会出岔子?而且都说了,就凭刚才那话,明显是郑勋拓后悔了,想让两个小孩回去而已……”

    “话说如此了,可欧尼想过没有,为什么郑代表又突然要不顾一切的让两个孩子回去?”说到这里,成宥利四下看了一眼,然后才压低声音提醒了一下对方。“还不是因为李璟荣前辈的事情!”

    李真面色忽的一变,直接把筷子拍在了餐盘上:“不许乱说话!”

    “是!”成宥利赶紧缩回了头,一瞬间,她还真又有点‘小乖’的感觉了。

    “英硕竟然不知道李璟荣前辈的事情?”另一边,大胡子张恩赫和金英硕的桌子上也不约而同的提及到了李璟荣。“不是你推荐的人选吗?”

    “我是真不知道。”金英硕一边吃饭一边无奈的摊了下没拿筷子的左手。“我推荐他是因为他的反面配角这几年演的挺多的……好像也不对,似乎就不是我推荐的,我也糊涂了……反正昨天的事情其实全是咱们老板在做主,他直接电话打过去了……”

    “钟铭有李璟荣前辈的电话?”张恩赫略微怔了一下。

    “是。”金英硕肯定的答道。

    “也是。”张恩赫思索了一下后马上就释然了。“这俩人中间有太多可以牵线的人物了,指不定就是谁把号码送来让钟铭帮忙照顾一下呢!”

    “是吗?”金英硕面露不解。“可为什么前辈你知道,老板也知道的人,唯独我不知道呢?”

    “大概是因为年龄正好错开了吧?”张恩赫皱着眉头道。“你现在还没到四十岁,按照你的经历,他最火的时候你在读书,出事的时候你在服兵役,然后等你退役后去大学路话剧社那里正式入行的时候,他就已经销声匿迹了……时间还真的正好错开!”

    “这么一说的话,我读书的时候好像影影绰绰的听过他的,今天第一次见了也觉得面善。”金英硕似乎是记起了一点什么。“向来当时应该确实很出名,不过那时候我心思都在学业上面,对于这些明星什么的根本不在意……”

    “他当初何止是很出名?”张恩赫感慨的摇了摇头。“他前期的经历……真要是拿个你熟悉的人做比较的话,估计也就是现在在楼上怼人的钟铭能跟他相提并论了……”

    “这话怎么讲?”金英硕的兴趣等级陡然提升到了顶点。

    “李璟荣前辈这个人呢,出道前跟你倒是很像,是电影科班出身,汉城大学电影系,然后他这个人在大学里消磨了太多时光,好像是在一心钻研演技之类的,毕业后又先去服役……所以,一直到28岁才正式出道。”

    “那这……确实跟我很像。”金英硕有些无语的答道。“跟咱们老板就没有可比性了吧?”

    “你听我慢慢说……到他出道之前当然跟钟铭没什么类似的。”张恩赫感慨的摇了下头。“但是出道后,除了钟铭我是想不到任何人能跟他相比的……出道三年,三年,你知道他三年取得了什么成就吗?”

    金英硕知机的做了个手势,请对方继续讲下去。

    “出道三年,这位李璟荣前辈就拿下了青龙和大钟的两个最佳男配,以及……大钟和百想的两个影帝!”看着对面那人面色微变的面孔,张恩赫忍不住笑了一下。“这是不是就有点像了?”

    金英硕连连点头,出道三年俩影帝,这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是只有金钟铭能跟他相比较,就这还要考虑去除掉自家老板的童星生涯才行。

    “然后,他又开始当导演,处女作就拿下了青龙最佳新人导演。”张恩赫面带感慨,继续将这位李璟荣先生的经历说了下去。“再然后,他又建立了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拍摄了韩国第一部奇幻题材的电影,成为了老板和制片人。再再然后,他又开始演电视剧,首部电视剧就达到37%的收视率,并迅速的成为了21世纪初韩国电视剧的主力……你觉得像不像?”

    “就差出个唱片拿个金唱片奖了。”金英硕干笑了一声。

    “是啊,就差拿个金唱片了。”张恩赫也跟着摇头笑了一声,不过笑容里却有些意味深长的感觉。

    “可这也不对啊。”金英硕转念一想,却又有些疑惑。“如果是这个轨迹,且不谈后来为什么我入行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起码也早该弄出点其他名堂了吧?且不拿咱们这位做比较了,就说安圣基前辈……演着演着,有些东西很自然的就到手了,对不对?”

    “这就是我想说的。”张恩赫终于收起笑意,然后还叹了口气。“钟铭毕竟是钟铭,安圣基前辈也毕竟是安圣基前辈,韩国电影都快有一百年历史了,也不过就是出了一个金钟铭和一个安圣基罢了。至于李璟荣,这个人怎么说呢?才气纵横,又是一副天生好相貌,还肯沉下心来努力,不然也不会在大学里钻研演技钻研到28岁才出道……但是相比较于钟铭和安圣基前辈,他这人身上的毛病跟优点一样明显!”

    “说来听听。”

    “其实真要说起来也没什么好讲的,无外乎就是年少得志自以为是,然后风流才子放荡不羁罢了!”嘴上如此,可张恩赫依旧放下了筷子,并将李璟荣的一些其他事迹给绘声绘色的讲了出来。

    原来,李璟荣这人虽然在演艺生涯上宛如开挂,但是在某些方面的表现依然证明他是一个凡人。

    首先一个,自然是娱乐圈年少成名艺人的通病,那就是经济状况一团糟,偏偏又自以为是,不善规划!

    其实,刚才张恩赫所说的什么成立了电影制作公司,拍摄了韩国点第一部奇幻题材电影云云,固然是大实话,但他却省略了这件事情背后的一个严重后果,那就是这部奇幻电影差点没把李璟荣的内裤都赔出去!而电影公司接着又拍了一部赔钱的艺术片以后,干脆利索的直接倒闭了,这位年轻的影帝登时就破产加负债了!

    不过,好在这种投资行为跟他的演艺生涯是并行的,所以重新签约了当时的大演艺经纪公司以后,他依旧以一年两到三部商业电影的模式,继续活跃了起来。而且债什么的也很快还完了,名望什么的也渐渐在朝着当时电影界唯一一个超级大咖安圣基靠拢……一切看起来又恢复了正常节奏。

    但是很快,所谓的风流才子放荡不羁却也来了。

    而这一次李璟荣赔上的可不只是钱,甚至他自己恐怕都说不清楚这件事情中他到底失去了多少,又得到了多少。

    话说,风流才子正当红,逢场作戏也是免不了的,但是谁也没想到,在97年那一年,所谓一发入魂,一个三流小明星突然摸着肚子找到了李璟荣,说自己怀孕了!

    呃……且不谈当时李璟荣是如何作想的,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更不知道是谁的主意,但是这俩人确实采用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处理方式:

    首先,结婚,正式的结婚,而且通知了媒体;

    其次,生孩子,孩子很健康很顺利的出生了;

    最后,孩子出生不到半年,李璟荣和这个女艺人协议离婚,所有不动产和财务归那个小明星,李璟荣带着孩子净身出户,直接去了老父亲的房子里住下了。

    “情节很曲折,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感觉都能拍电影了。”金英硕愣了半响才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但是这位李璟荣前辈的表现……起码还是称得上很有责任心吧?”

    “没人说他没责任心。”张恩赫干脆的答道。“实际上,有了孩子以后,祖孙三代住在一起,李璟荣的生活和事业反而彻底稳定了下来,也就是那个时候,他开始减少电影的拍摄,转而开始尝试电视剧……”

    “可以理解。”金英硕连连点头。“为了孩子嘛,拍电视剧怎么说都比拍电影安稳的多,电影太辛苦了。昨天我说我要陪老板拍电影,不知道什么能忙完,我老婆就嘟囔了一整晚……”

    张恩赫不置可否:“总之,我不也说了吗?他的才气终究摆在那里。所以那几年他把重心放到电视剧上以后也是很成功的,再加上有个儿子拴住他的心,也没再乱投资了,一起看起来又回到正轨上了……”

    “那么到底是出了一个什么大岔子让他一下子就消失了呢?”金英硕终于问到了最后也是最关键一个问题。

    “这点破事全韩国都知道。”张恩赫连连摇头。“当时那是举国声讨,也就是你在部队守海岛……”

    “所以?”

    “先问你个事情。”张恩赫抬头盯住了金英硕。“你知道十年前韩国清凉里的业务有多兴旺吗?”

    “那年头的清凉里,首尔的男人一年不去个几次同事那里都会丢面子……呃,离婚的中年男人。”金英硕试探性的猜度了一下。“莫非他找‘技师’了?然后被曝光了?那年头这种事情不至于多么严肃吧?”

    “没错,找‘技师’了。”张恩赫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过那个‘技师’是个未成年。”

    金英硕面色变得精彩极了。

    “我怎么记得当时是说诱防抽奸younv?”与此同时,成宥利也有些疑惑的朝李真问了出来……她们终究还是说回到了那个话题上。

    “你当时没有看电视剧的习惯。”李真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事吧……算他倒霉,就在这件事情出来前,他的一个代表性作品,叫做蓝雾,很艺术、很唯美,他跟李瑶媛小姐一起拍的,讲述的是一对相差了26岁的爱情故事,恋父情结……”

    成宥利面露恍然。

    “一出来收视率就很高,但是当时日本那边援防抽交风气刚刚兴起,很多人以为那是在为那种恶心的社会风气辩护,于是他立即就受到了很大的声讨……也正是因为如此,那边事情刚一爆出来,全民就都联想到了他的那部电视剧,根本不用媒体炒作,但是大家就私下里乱传,说他入戏太深,喜欢洛丽塔……”

    “欧尼当时传了吗?”成宥利一句话就让对面的李真卡了壳。“还真传了?也是,欧尼向来都是家教很严格的那种,所以背地里对这种八卦也就格外热衷……”

    “甭管怎么说,也不能说他无辜吧?”李真正色蹙眉反驳道。“虽然现在看来,当时的举国声讨确实有点过了,但是无论如何他也是个罪犯!”

    “这倒也是。”成宥利感慨的点点头。“咱们就事论事,隔了这么久,我今天看到他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膈应的,也就想到他应该是反面配角才忍了下来……也难怪郑勋拓代表不想让两个形象那么好的童星和他同框出镜!”

    “你的推测是对的。”李真无奈的摇摇头。“应该是刚才那个助理认出了他,所以回去一讲,郑勋拓就受不了了,毕竟俩孩子都前途无量的……”

    “但是金钟铭的脸往哪儿搁?”成宥利继续反驳道。“他之前那句话欧尼又不是没听到,粗俗归粗俗,道理却很清楚……”

    李真又一次被憋得说不出话来了。

    “当时那件事情……”张恩赫已经吃完饭菜了,此刻正端着一杯白开水消食。“可疑之处太多了。首先,那个未成年少女是标准的清凉里出身,还拍过三级防抽片,在里面当全露的龙套,据说当时已经是两年资历的专业陪酒人士了;其次,警察查到李璟荣的过程简直匪夷所思,先是那个女孩两三年没联系的家人突然跑过去报警找女儿,然后那个女技师竟然随身自带着一本所有恩客的联系簿;第三,李璟荣当时正好合约到了,电视剧又很稳,似乎是准备不再续约,而是单独成立个工作室之类的;第四,今年年初,这个女孩主动现身道歉……”

    “今年的事情先不说。”金英硕突然有些不解的打断了对方。“我倒是很好奇,他当时是怎么被处理的?”

    “能怎么处理?不管怎么样,这种事情就算是情有可原也不可能法外施恩,更不可能有人出来为他叫屈……所以,检方
沉沦魔王全文阅读
那边是干脆利索的两年刑期,韩国电影人协会这边联合了当时的九大协会也是干脆利索的直接封了4年。不过,隐性的封杀一直没有个头,一直到09年他出演了怪侠一枝梅,戏份挺多的,可上映前依旧被删的干干净净。”

    “那他是因为今年那个女孩主动现身道歉才解禁的了?我怎么印象中他已经活跃了好一阵子,而且有很多出色的反面角色,不然昨天钟铭跟我讨论人选的时候,我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能想到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三尺之冰解冻也不是一天的事情。”张恩赫再度感慨了起来。“虽然今年年初的那个道歉是个正式的门槛,但其实,06年的时候,已经出来了两年的李璟荣就已经被法庭改判为了无罪,因为怎么看从他那个角度也是不知情的……实际上,大家都明白,当年的判决也有法庭受舆论裹挟的意思在里面……你知道吗?他爹就在那场风波里死了,唯一一个孩子也送到了加拿大亲戚那里养着……五十岁白头,不是没原因的。所以,很早之前,私底下我们这些同行喝酒的时候聊到他,就已经对他同情的居多了……”

    “也是!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就因为是知名艺人吗?”

    “毕竟他当年的地位摆在那里,要不是当时42岁的他一下子就消失了9年……说句不客气的话,宋康昊和崔岷植那两位都不一定能奠定地位,张东健、李秉宪、黄政民这几位也不一定能挤上来……”

    金英硕为之默然。

    “至于你说他反面配角演的好……能不好吗?”张恩赫跟着又冷笑了一声。“从06年协会禁令到头和他改判无期算起,他就不停的找电影来演,没人敢用他,他这个双料影帝就去演烂片里的反面配角……但是依然没用,就开始演几十秒的那种龙套。然后从去年的sunny算起,他终于重回大众视野,就开始不停的演龙套,你去找吧,去年下半年那种几十秒的龙套他得有十几个!然后到今年年初那个小姐主动道歉,开始有了正式的片约,不过还是没人敢找他演主角,也没人敢找他演正面角色……而他亲口对人说自己能有戏演就不错了,只要档期不冲突,他就来者不拒……你的那个李璟荣等于反面配角专业户的印象,其实也不过就是这区区半年建立起来的而已……不专业的推测,他这半年估计也得有十部反面配角的电影!”

    “这个社会有点过了!”金英硕也干脆的挑明了自己的立场。“那年头哪个男人不嫖?一个离了婚的老男人去清凉里找演过那种片子的女人败火而已……家破人亡,9年封杀……还想怎么样?!”

    “就看钟铭怎么处理了……”张恩赫端着塑料茶杯平静的答道。“现在李璟荣的sns账号下面的留言,基本上还是两种模式,男人鼓励他,女人建议他自杀谢罪……演配角,还是反面配角当然没问题,女观众说不定还能带入感情呢!但是郑勋拓把这种事情挑明了,那钟铭就得考虑多方面的因素了……”

    就在张恩赫难得话痨一次的此时,金英硕突然面露诧异的盯住了远处的食堂窗口……而张恩赫顺着对方的目光回过头去,却也禁不住眼神一缩:

    原来,李璟荣刚刚在黑椒鸡排的窗口那里打包了一份便当,正准备独自上楼去。那一头白发的背影,在人群中极度显眼。

    “欧尼怎么看?”成宥利也面色复杂的盯着李璟荣那一头白发,然后忍不住再次提及了这个话题。

    “听天由命吧。”李真回过头来,然后略显无奈的端起食堂里免费的绿豆汤呷了一口。“他今天真走了我也不会幸灾乐祸,留下了我也不会口出怨言……虽然说从女性的角度以及我个人的价值观来说,对他始终心存一点不适,但是十年了,家破人亡的的,还是个你情我愿的‘技师’……债也该还完了。”

    “我也是这么看的。”成宥利点了下头。“不过还得看金钟铭的态度,这里最为难得其实是他和李璟荣……也难怪会对郑勋拓那么光火!”

    “郑勋拓是真的没事找事,自寻难看!”李真一针见血。

    “我真没有想给金钟铭先生你难堪的意思。”十五层的演播厅里,没事找事的郑勋拓依旧在狼狈不堪的解释着什么。“我的意思是就是让俩孩子直接退出来而已,她们俩形象那么好……”

    “然后呢?”金钟铭直接一声冷笑。“她们俩形象好,sidushq档次高,我形象自然就很差喽?刚才是谁大张旗鼓的把俩孩子送过来的?还是那句话,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真当我的片场是公共厕所?!”

    “是我考虑不周……”郑勋拓只能选择低头了。“那你……那您觉得该怎么办呢?”

    “郑代表啊,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物是人非啊,连全智贤都结婚了……可你还是这么自以为是!”金钟铭无奈的撩了撩头发。“现在问题的是,我能怎么办?”

    “什么意思?”郑勋拓听到全智贤三个字就有种脑子发胀的感觉。

    “你搞这么一出……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还拉到隔音间里说话?”金钟铭似笑非笑。“你觉得是李璟荣自己不够敏感,还是成宥利她们记不起来当初的事情,又或者是那些场务、新闻主播们察觉不到你的小心思?就算是不知道,那群人精一样的人难道还不能打听的到?”

    郑勋拓眼神散乱的四下看了几眼,没敢接话。

    “你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没事找事说的就是你。”金钟铭收起那种古怪的笑意,开始收拾了一下有些杂乱的桌面。“剧组本来好好的氛围,被你搞的人心惶惶!现在根本不是那两个熊孩子要不要五万韩元露次脸的问题,而是我金钟铭要不要因为你的捣乱而更换电影二号角色演员的问题!”

    “这不是你一句话的问题吗?”郑勋拓有些无力的辩驳道。

    “对你这种剧组外的人,我当然可以一句话让你滚蛋或者等着。”金钟铭腾开了桌面,然后百无聊赖的用手拂过了桌面。“但是剧组内的意见呢?你把这破事挑明了,指不定就会有原本无视掉那件事的人感到不舒服,他们要来找我怎么办?真要是来人说接受不了李璟荣,我是让李璟荣滚还是他们滚?”

    郑勋拓脑子有些浑浑噩噩的,他瞅了瞅金钟铭腾开的桌面,只觉得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却又始终记不起来……

    “走吧。”金钟铭又催促了一下。“有结果我会知会你一声的,但是别耍滑头……下次再给我惹事,崔泰源都保不住你。”

    郑勋拓欲言又止,却只能无奈的转身离去,所谓既是没头没脸的来,也是没头没脸的走。然而,刚一走出门来,没头没脸的他迎面就遇到了拎着一份便当走过来的李璟荣。但是,对方似乎根本不知道眼前的这人就是为了自己而来似的,竟然还很和善的打了声招呼。

    不过,当郑勋拓完全没心思回应,因为,当他的目光停留在对方手里便当上的时候,却突地想明白了一点什么刚才金钟铭收拾桌子,原来是为了等这个!

    甚至,之前一开始他把所有人都赶人走的时候也不忘叫人捎一份便当的真正缘故,恐怕也是想试探一下剧组内众人的想法吧?真要是有人有意见,那直接就可以带份便当上来阐述观点了,李璟荣自己也能知难而退,省的大家脸上过不去……还真是高!

    且不论这边郑勋拓心思忽明忽暗的离开,那边李璟荣没有在乎郑勋拓的不礼貌,而是步履从容的径直推开了演播厅的门。

    说实话,看到来人后,金钟铭忍不住愣了一下,却又直接笑了出来:“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其实,我吃完以后等了很久的。”李璟荣浑不在意的坐到了金钟铭对面,并将黑椒鸡排饭的餐盒递了过去。“看到所有人都坐在原地喝茶,就实在忍不住自作主张给你带了一份。”

    “大家都喝茶,前辈也一起喝茶多好?”金钟铭难以理解的笑道。“这样谁都省事。”

    “有些事情不能自欺欺人的。”李璟荣倒是干脆。“咱们直说吧,钟铭,之前郑代表突然想要两个孩子离开剧组是因为我的缘故吧?”

    “是。”金钟铭很干脆的点了头。“说实话,他这么忽然而然的一出还真搞得我很被动!”

    “其实可以理解的。”李璟荣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一直到昨天,我的sns账号下面也有三分之一的新留言是辱骂和劝我自杀的,上周好不容易上个谈话节目,本来以为是要谈电影的,结果也被主持人不停的问这个事情,十年了,也习惯了!”

    “那么前辈是个什么态度呢?”金钟铭摊摊手,并未打开饭盒。“大家都保持了沉默,很显然是因为大家都不是很在乎这件事情了……”

    “并不是如此,只是因为你的权威以及这部电影的吸引力超过了他们的疑虑罢了……真要是不在乎了,为什么我会一个正面角色都接不到?”

    “前辈倒也坦诚。”金钟铭稍微点了下头。“其实我是99年夏天来到韩国的,你的那次事情我从头到尾都见识过了,虽然称不上知之甚详,却也算不上是糊涂人。所以,我也坦诚一点好了……本来大家不做声,这件事情也就过去了,你上来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我只是不想让你难做罢了。”李璟荣平静的答复道。“所以想告诉你,如果真的担心影响,随时让我出局也是没有问题的。”

    金钟铭面色不变也不置可否,实际上在他看来,这种回答有恶意博同情的感觉。

    “但是……”李璟荣突然又顿了一下。“说实话,我一看到这个剧本就很喜欢,也很舍不得这个角色,这才是我忍不住上来找你的真正缘故……我怕失去这个机会。”

    “哦?”金钟铭又稍微来了点兴趣,对方最起码很诚实。

    “我很正式的向你请求。”李璟荣深呼了一口气。“如果可以的话,哪怕是真的决定让我出局了,我还是希望你能让我继续演下去……”

    “我有点不太明白了。”金钟铭确实有点糊涂了……逻辑层面上的那种。

    “我的意思是,实在不行……能不能让我当替身?”

    金钟铭眼皮忽的一跳,这种态度倒确实出乎他的预料了。

    “我的意思是……”李璟荣咽了口唾沫。“我跟白允植前辈关系很好,如果你确实决定换人,我可帮你请来他代替我。但是到时候,能不能让我先演,再让白允植前辈补拍所有露正面的戏……我俩身材相似,保证剪辑的时候不会出错。”

    “不能露脸……何苦呢?”金钟铭大为不解。

    “不是还存着能够露脸的想法吗?”李璟荣尴尬的笑了一声。“我是想尽全力既不让你难做,又可以去试着接下这部戏……这是我从去年开始到现在接的十几部电影中最为出色的角色,我是真舍不得。但是我也不想让这部电影遭遇09年一枝梅的尴尬,当时人家导演顶着压力接受我去拍戏,结果临上映我的戏份被切的干干净净……最后好多剧情都没衔接上,一直到现在都觉很对不起人家。”

    “原来是吃过这样的亏……”金钟铭这才算明白了过来。

    “是!”

    “听说前辈这些年其实拍过很多角色?”金钟铭瞥了眼墙上的挂钟,忽然又主动问及了一些往事。“而且都是一些烂片和龙套?”

    “是。”李璟荣干脆的承认了。“特别想演戏,因为除了演戏我什么都不会,我这人光是学演技就学到28岁,怎么可能放弃?所以,06年以后,我刚等到封杀令到期就去找过戏,但是电视台和电影振兴委员会那里一次次的给我删掉,能接的角色也就越来越差,最后大家干脆就都觉的能招个影帝演龙套也说不定是好事,因为如果能混过去指不定就有有很好的效果呢,混不过去删掉就好……”

    “但是龙套也没一个能通过的?”

    “是!”

    “但是你依旧演了五年的龙套,一直到09年的sunny才第一次露脸?”

    “是,当时我就跟sunny导演说,先拍背影版,再拍露脸的,不行就只露个背影……没想到最后竟然就过了,也不知道电影振兴委员会那里到底是为什么。”

    “02到11,10年了……估计是电影振兴委员会的那些人也觉得差不多了吧?”金钟铭随意的应道,好像电影振兴委员会那里他很不熟悉一样。“然后前辈又熬到了那个女人的道歉,虽然只能演反面配角,却也是算是正式解禁了……”

    “是。”

    “然而为什么只是不停的说‘是’,而不辩解几句呢?”金钟铭继续随意的问道。“从那个女人的道歉来看,这件事情从你的角度有多可以辩解的地方吧?”

    “有些事情……错了就是错了。”

    “说几个事情。”金钟铭终于低头打开了已经冰凉的饭盒。“首先,前辈的态度再端正也跟我没关系,因为作为一个成年人,我这人在私生活方面有我自己的价值观,而且稳固到了固执的程度;其次,我昨天想到前辈来演这个角色,也不是看在当初帮我们互相交换电话的瑶媛姐的面子上,而是当时我就觉得前辈你很适合这个角色,仅此而已;第三,白允植前辈确实也挺适合这个角色,但我跟白允植前辈的关系比前辈想象的要好的多,要找他根本不需要通过你;最后,我眼里现在只有电影……”

    李璟荣稍微紧张了起来,还带着一丝兴奋。

    “所以前辈……”金钟铭咽下一口凉饭后,平静的盯着对方眼睛继续说道。“我跟你说了这么多,真不是想看前辈你如何作答,而是单纯的在等着看,看到底有没有剧组成员会因为接受不了你而单独上来向我提出异议。”

    李璟荣敏感的朝身后看了过去。

    “索性这都一点二十五了,距离kbs的下午上班时间只剩五分钟了,按理说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但却还没人上来。”金钟铭突然神经质的笑了一下。“所以说权威也好,电影吸引力也好,大家从结果上还是愿意接受前辈你的……那就先拍着吧,拍不合我意,我再找白允植前辈来!”

    李璟荣一身冷汗沁出,登时虚脱在了座位上。

    三日后,还是这个座位上,两眼通红,精神勉强提起来的金钟铭上妆完毕,准备拍摄新电影恐怖直播的第一场戏。

    “怎么样,这个定妆诸位有什么感觉吗?”金钟铭坐在桌前撑住劲问道。

    一时间没人回答。

    “李璟荣前辈。”金钟铭点名了。

    “怎么说呢?”李璟荣蹙眉认真的答复道。“黑框眼镜勉强遮掩住的黑眼圈和眼球血丝,一脸的精神不振,强行擦干净的脸,和面部极为不搭配的出色发型……总体而言,给人一种这厮一定会把事情搞砸的印象……”

    “唯一的问题就是他会怎么把事情搞砸……”金英硕也在旁边附和一声。

    “这就对了。”金钟铭双目无神的应道。“让我们搞砸一切吧!”

    ps:还有书友群457160898,大家加一下。抱歉,周一让我休息一下,今晚的应该也ok了吧?